《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五十章文星魂懸崖救張振


    大都郊外,礦場。

    雖然說這算不上是大元皇朝最黑暗的時間段,可活在這的人,卻無時無刻不在遭受非人般的虐待。

    北風烈烈作響,漫天鵝毛般的大雪,將那整座礦場裝束成一片銀裝素裹。

    那些身上隻有幾塊破布條的奴隸們,卻還在拚命為大元朝的統治者們開礦淘金,十數個手持犛牛皮鞭的甲士,圍聚在一個大火堆旁烤火,可即便是那火堆燒得火光衝天,他們還是一個個冷得發抖。

    可是,倘若那正在工作的礦工有誰稍微偷一下懶,那手臂般粗壯的犛牛皮鞭,便會無情的落到他的身上。

    所有的奴隸,無不是滿身傷痕累累,但是,他們也不得不在這鵝毛大雪當中賣力工作。

    突然,一個礦工倒下了。

    那圍在火堆旁邊的一個甲士,忽的站了起來,提起手中的皮鞭便朝他走了過去。

    “起來,不要裝死,再裝死老子就打到你真死!”

    那甲士揮起皮鞭,忽的就是一鞭子揮了過去,皮鞭落在那倒地之人身上,發出一聲響亮的脆響,那倒在地上的人,卻還是一動不動。

    “真的死了?”

    甲士走到近前,一把抓起那人的頭發將他的頭提了起來,看樣子卻是是死了。

    “真他媽倒黴,又要給你收屍。”

    甲士就那樣揪著那人的頭發,將他拖到了一個大坑旁邊,一腳踢了下去。

    大坑當中,橫七豎八的躺著數百具屍體,每一具屍體身上,都擠滿了橫七豎八的傷痕,看得出來,全是活著的時候,被皮鞭打出來的。

    甲士重新回到火堆旁邊,又衝著那正在賣力淘金的奴隸們大罵一聲。

    “你們這些賤種,別他媽給老子偷懶,敢偷懶老子一個個全部打死你們,還得大爺們天天在這陪著你們吹西北風,真是該死。”

    不遠處,一陣馬蹄之聲由遠而近逐漸傳來。

    “將軍們來巡查了,兄弟們都打起精神來,過去看著那些賤奴。”

    圍在火堆旁的甲士一哄而散,全都提起皮鞭朝那些奴隸走了過去。

    “點幹,幹這麼慢,打死你。”

    一個甲士手中的皮鞭,啪的一聲落在一個枯瘦青年的身上,那青年隻穿著一條破不溜丟的褲衩子,上身完全赤裸著,已經看不清哪有一片完好的皮膚,滿是被皮鞭抽打出來的血印。

    青年被那皮鞭一抽,一個踉蹌栽倒在地,他拚盡全力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卻終於是無濟於事,他是真的爬不起來了,三天隻喝了一碗糠粥。

    他仿佛看到了他的父親,母親,兄弟姐妹,他們在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那風景秀麗,山川河流川流不息。

    母親拿著一隻油膩膩的燒雞正朝他走了過來。

    “孩子,餓了吧,來把這隻雞給吃了,吃了你就不餓了。”

    青年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居然有雞吃,這正是太好了。

    甲士瘋狂手中的皮鞭瘋狂的在他身上抽打,他毫無感覺,他隻感覺到那隻香噴噴的肉雞,那肉雞真是太美味了,這輩子也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他卻來不及細細品嚐它的美味,一口就咽了下去。

    青年的眼睛終於閉上了,甲士蹲下來看了看,罵了句倒黴,用先前那甲士一樣的辦法,把他拖到那個大坑旁邊,一腳踢了下去。

    馬蹄聲,越來越近,終於能夠看得見了,甲士們趕緊迎了上去。

    “今天死了幾個?”

    “回稟將軍,死了七個了,總共還剩下四十五個,恐怕過兩天,又得去監牢當中帶一批過來。”

    突然,一個奴隸撿起一塊石頭朝那將軍丟了過去,將軍措不及防,被那石頭打了個正著。

    “兄弟們,最後的機會了,大家一起上,誰能搶到他們的馬匹,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各安天命吧。”

    十幾個奴隸放下手中淘金的工具,撿起地上的石頭開始瘋狂的往那幾個甲士和將軍身上招呼,甲士們一時間慌了神,隻能東躲西藏。

    “一群廢物,給我殺了他們。”

    將軍一聲令下,他身後的十幾個騎兵舉著長槍開始衝擊丟石頭的奴隸,訓練有素的騎兵對付這群手無寸鐵還被上了腳鐐手銬的奴隸們,優勢實在是明顯得很,隻轉瞬之間,那些反抗的奴隸就被屠殺殆盡,原本潔白的雪地,就在轉瞬間變成一片血紅。

    就在此時,其中一個青年一把抓住了那騎兵手中的長槍,用力一拽,騎兵腳下一空從馬背上跌落了下來。

    青年舉槍便刺,一槍紮進那個騎兵的胸膛,旁邊的另外幾個騎兵和將軍頓時警覺起來,全部朝著他為了過來。

    青年趕緊翻身上馬,可無奈那腳上的腳鐐束縛了他讓他無法正常乘騎已經到手的馬匹,他隻好將一雙腳連同那鎖鏈一起放到了馬鬃之上,其他的騎兵已經圍了過來,他想要一隻手去牽韁繩,另一隻手握槍反抗,可手銬中間的距離太短,他隻好丟了韁繩雙手握槍,將最近的一個騎兵一槍挑下馬去。

    “馬兒跑,我張振的性命就交到你的手上了。”

    那馬兒似乎是能聽懂張振所說的話,竟然真的嘶鳴一聲邁開步子開始瘋狂的跑了起來,一個甲士見張振騎馬逃跑,想要上去攔住他,卻不想被那發了狂的黑馬撞飛出去幾丈遠,重重摔在地上吐血而亡。

    黑馬發足狂奔,竟然轉瞬之間就衝出了騎兵們的包圍,將軍勃然大怒。

    “給我追,,追。”

    “駕!”

    十數個騎兵猛地追了上去,在那漫天一片的白茫茫當中掀起陣陣白霧,那是被馬蹄濺起來的雪花。

    騎兵們越追越近,越追越近,將軍也在後麵已經跟了上來,看來這家夥今日,注定難逃一死。

    距離已經很近了,那將軍舉起手中的長槍一把丟了過去,將軍對自己扔槍的手法非常滿意,這一招在戰場上百試不爽,每次都能成功將對方穿一個透心涼。

    眼看那將軍丟出去的長槍就要刺中馬背上的張振,可張振胯下那匹大黑馬,卻突然前足陷入一個深坑當中,馬兒哀鳴一聲栽倒在地,張振也被那馬兒栽倒的強大衝擊力丟出去好幾丈遠,卻陰差陽錯的躲過了將軍丟過來的長槍。

    可當張振看清楚了前麵的狀況之後,頓時心如死灰,沒有路了,前麵竟是數丈之高的懸崖。

    文星魂帶著莫家姐妹,還有那安南十八騎,西域梨花妹,哥舒雨寒和祥哥剌吉公主,正各騎著一匹馬往那崖下經過,剛剛張振那一摔,險些就掉下崖去,發出一聲震天的巨響,將崖邊的積雪全都推了下去。

    那被推落下去的積雪,正好掉落到了文星魂的頭頂,文星魂頓覺奇怪,便抬頭去看,那懸崖之上竟然有一個光著身子的人。

    文星魂皺了皺眉頭,如此寒冷之天氣,竟然能夠光著身子,可真是個怪人。

    正要離開,就聽頭頂傳來一個猖狂獰笑的聲音。

    “哈哈哈哈,老子看你往哪跑,你們這些漢人,全他媽的都是賤骨頭,還想跑,老子打死你。”

    若是那將軍不提漢人二字,張振定然是會被他打死,可他這句話,是完全把文星魂給激怒了,他腳下一登馬鐙,整個人便從馬背之上彈起,竟然上了那數丈之高的懸崖之上。

    就在此時,那將軍手中的長槍已經到了張振的胸口,張振已經閉目等死了。

    可他等了好久,那期待已久的感覺卻並沒有來,耳中卻傳來那將軍憤怒無比的聲音。

    “你是何人,竟敢攔我。”

    那將軍應該是不知道文星魂是從懸崖下麵的官道上飛上去的,若是知道,哪還敢用這種口氣和他說話。

    文星魂沒有理會他的話,隻是握住槍杆一動不動。

    張振這才睜開了眼睛,他離文星魂近在咫尺,他看到,文星魂瞪得老大的一雙眼睛當中,似要噴出火來。

    “老子在問你話,你是聾子還是啞巴。”

    將軍用力想要抽回被文星魂抓住的槍,可無論他如何用力,文星魂就那樣一隻手握著那槍杆紋絲不動。

    將軍開始有些心慌了,他已經用盡了全力,可文星魂隻是一隻手,他卻撼動不得半分。

    突然,文星魂猛地一把將那長槍從將軍手中拉了過來,將軍連同他身下的馬匹,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好大的力氣,竟然一隻手就能將一匹馬給拉趴下。”

    張振心中暗歎,看來自己是有救了,真是蒼天有眼。

    “給我上,殺了他們兩個。”

    騎兵們聽到命令,一擁而上,文星魂將那長槍丟在地上,抬手集結一股強大的真氣一掌揮出,頓時卷起地上漫天的雪花,非但是雪花,就連地上的石塊,也盡數被卷了進去,猶如平地起了一陣龍卷風,就那樣不停飛的往騎兵們推了過去,所過之處,地麵上的石塊積雪盡數被掃得幹幹淨淨。

    終於,那被卷起的積雪和石塊全都砸向那十數個騎兵,竟直接將那些騎兵連同馬匹一起給埋了進去。

    “啊!”

    將軍大驚失色,轉身就跑。

    可文星魂哪可能放過他,隻見他輕輕踢了一腳他腳下的長槍,那長槍就朝著將軍飛了過去,噌的一聲穿過將軍額胸膛,釘在了前麵的石壁之上。

    張振整個人都看得傻了眼,父親張詳鳶在世之時,也算是武藝高超,屢立戰功,可要是和眼前這人比起來,不,眼前這個哪是人,應該是神仙才對,肯定是上蒼垂憐我張振這可憐之人,派了神將前來搭救。

    “多謝神將軍救命之恩。”

    張振一下子跪在文星魂麵前,給他磕了兩個響頭。

    “你說什麼?”

    文星魂一臉疑惑的看著張振。

    “你能有如此神力,還會仙法,不是神仙又是什麼?”

    文星魂暗自好笑,看來他是把自己的九天絕倫印當中神仙的仙法了。

    “我不是什麼神仙,我叫文星魂,你是什麼人?”

    

Snap Time:2018-01-24 10:03:59  ExecTime:0.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