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四十九章回程前的準備工作

  
  “如此說來,這黯夜銷魂穀穀主與九天神尊二人武功究竟誰更厲害,你也不知道?”
  “莫說是我,就連神尊本人與那穀主本人,怕是也未可知。”
  花明月冷笑一聲。
  “哼,我看那二人武功怕是都不及傳說中的厲害吧,隻是徒有虛名罷了。”
  陽頂天笑了笑。
  “那黯夜銷魂穀穀主究竟有多厲害我不知道,不過神尊,怕是兩個陽頂天加起來也不是其對手。”
  花明月還是不認為文星魂真有那麼厲害,因為在她看來,這陽頂天隻不過是輕功比自己好而已,若是沒有這身輕功,未必是自己的對手。
  趁著陽頂天不注意,花明月迅速打出一根飛釘,他要叫那陽頂天知道自己的厲害。
  另花明月吃驚不已的是,陽頂天竟然不躲不閃,隻是待到那飛釘到跟前的一瞬間,右手手腕一翻,一股真氣瞬間散發出去,與那飛釘在空中相擊,叮當一聲脆響,飛釘落到了地上。
  花明月皺了皺眉,果然和那雙子神刀比起來,厲害了不知道多少倍。
  “文星魂也會你這招嗎?”
  陽頂天輕笑一聲。
  “你若真想知道神尊武功有多厲害,親自去九天崖見識見識豈不更好,我已經說過,我的武功比起神尊,相差太遠,根本沒有可比性,你拿我來衡量神尊的武功,永遠不會有你想要的結果。”
  花明月重重的吸了一口氣。
  “那你告訴我,若是我在神尊麵前使用暗器,他會如何應對。”
  “他會把你的暗器變成他的暗器。”
  花明月定定的盯著陽頂天看了好久,終於,她像是妥協了。
  “好,我就跟你去九天絕倫宮,哼,我倒要看看他文星魂那個老王八蛋是不是真的天下第一。”
  ‘老王八蛋?’
  陽頂天心中暗笑,不知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在見到神尊乃是一個翩翩少年之時,會作何感想。
  …………
  大都,九天閑人居
  “我之所以要去皇宮之中把你給劫出來,是因為這個東西。”
  文星魂將那兩枚月牙從懷堭ルX來,放到了祥哥剌吉麵前的桌子上。
  “你看看,有人說,這東西與江湖上消失多年的梵天太玄經有關,可是我自打得到這兩件東西,是看了又看,卻無論如何也看不出這其中的門道來。”
  祥哥剌吉將那月牙拿到手中仔細觀看。
  “我未曾見過這東西,也未曾見過與之相似之物,你何以認為我會認得此物?”
  文星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停的轉動著眼珠。
  “我可沒說你一定見過,隻是有人跟我說,想要找那梵天太玄經,就必須先找到你。”
  “何人所說?”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想知道你與梵天太玄經究竟有何淵源。”
  “我連聽都沒聽過什麼梵天太玄經,何來什麼淵源,想必是你的消息來源出了問題,如果沒有什麼別的事情,那我就要告辭了。”
  祥哥剌吉說罷起身就要走,文星魂看得出,她說自己不知道那月牙究竟為何物,應該是沒有撒謊,可後麵再提到梵天太玄經之時,她的表情卻明顯有些不自然。
  如此看來,師父說的果然沒錯,看來這祥哥剌吉定然是知道或者和梵天太玄經的秘密有關。
  “皇宮你已經回不去了,你還能去哪堙H”
  祥哥剌吉突然轉過身來看著文星魂。
  “那你覺得,我該去哪堙H”
  “我希望你能跟我去九天絕倫宮,我會專門安排人照顧你的飲食起居,就像在皇宮當中一樣,你一樣做你的公主!”
  祥哥剌吉輕笑一聲。
  “九天絕倫宮是皇宮嗎?”
  文星魂當然知道她問這話其中包含的深意。
  “當然不是,九天絕倫宮,永遠也不可能成為皇宮。”
  “那我為何要去?再說我與你有無任何瓜葛,我想去哪堙A那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
  文星魂微微閉上了眼睛,看來隻有如此了。
  他已經下定決心,祥哥剌吉既然自己不願去九天絕倫宮,那就隻能強製將她帶去了,總之絕對不能讓她落入黯夜銷魂穀手中,現在拉黯夜銷魂穀穀主沒有注意到祥哥剌吉,並不代表以後他也不會注意到,萬一祥哥剌吉落到黯夜銷魂穀手堙A那將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紫劍,陪祥哥剌吉公主回去收拾一下,吃過早飯我們就啟程返回九天絕倫宮。”
  “是!”
  “文星魂,你以為你是誰?你憑什麼非得讓我去九天絕倫宮?”
  “我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你以後會明白的。”
  祥哥剌吉突然轉過身來指著文星魂的鼻子,可終究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走吧,公主,我去給您收拾您的行禮。”
  祥哥剌吉剛一出門,莫香兒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不好了老大,朱丹溪帶著韓玉妍走了!”
  文星魂微笑的看著莫香兒,似乎並沒聽見她說的話一般。
  “老大,你聽見沒有啊。”
  “聽見了,朱丹溪昨天晚上已經跟我道過別了,不要什麼事情都大驚小怪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文星魂慢悠悠的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走出房間,院子堙A西域梨花妹正和安南十八騎一起在準備著回九天絕倫宮要帶的幹糧行禮,來的時候就文星魂和莫家姐妹三人,不曾想這回去的時候,卻是浩浩蕩蕩的好大一支隊伍。
  莫冰兒正有條不紊的指揮這這兩撥人準備這準備那,想想自己數次離開九天絕倫宮到江湖上行走,卻沒有哪次如這次般收獲滿滿,不但得到了兩枚月牙,還收獲了安南十八騎與那西域梨花妹。
  “冰兒,讓他們自己收拾吧,我們出去走走,好不容易來一次大都城,我們都還沒來得及好好看看這都城之中的盛世繁華。”
  “你和姐姐去逛吧,我還是盯著一些才放心。”
  文星魂走過去一把拉起莫冰兒的手,拖著她就往門外走。
  “走吧,他們又不是小孩子了,這點事情都辦不好我還要他們有何用。”
  也不知那安南十八騎和西域梨花妹是否能聽懂文星魂和莫冰兒的對話,見文星魂拿著莫冰兒的手出了九天閑人居的大門,他們隻是站在那媔抾怉熊菕C
  “誒,老大,等等我啊,我也要去。”
  莫香兒三步並做兩步,大步流星的也跟著衝了出去,臨出大門,險些被那門檻給絆了一跤。
  哥舒雨寒正在房間當中收拾自己的行裝,哥舒無敵來到門外輕輕的敲了敲門。
  “雨寒,我是爹爹,我可以進來嗎?”
  “進來吧,爹!”
  哥舒無敵推門進入,哥舒雨寒把收拾好的包裹放到床頭,給父親倒了一杯茶水。
  “爹,我這一走,我們父女不知道何時才能再次相見,你在大都一定要多多保重,這大都不比鬼哭嶺,凡事你不要過問太多,能撇掉的就盡量撇掉,讓那文璋去處理就好。”
  哥舒無敵端起女兒給他倒的茶水,一飲而盡。
  “放心吧,我知道,神尊對我,還是有所顧忌,所以才會臨時改變主意讓我與那文璋共同做這大都的分舵主,畢竟那文璋與他祖父是親兄弟,神尊更信任他也是理所應當的。”
  哥舒雨寒搖了搖頭,有些擔憂的看著父親。
  “爹,我看這事情沒那麼簡單,如果說在你與文璋這二人當中做出抉擇,我想神尊更願意你來做這舵主,隻是那文璋紮根大都多年,神尊之所以讓你和他共同做這分舵主,是想你們之間相互製衡。”
  “相互製衡?”
  “沒錯,那文璋與文壁父子自恃是神尊的長輩,很多時候根本不把神尊放在眼堙A神尊何等精明的人,怎會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若是讓那文璋做了分舵主,難保他文璋成為另一個馬一風,但若是不讓他做這個舵主,又恐明花卉的人心有不甘,所以才會讓你們兩人一起來做這個分舵主。”
  哥舒無敵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看來這舵主,可沒有鬼哭嶺的山大王好做啊。”
  哥舒雨寒機智的看著父親,繼續說道。
  “那是當然,要不然你以為神尊為何會還要從寒冰旗把那四大龍王給調派過來,我聽說寒冰旗的四大龍王個個武功高強,怕是任何一個都比我們鬼哭嶺的四大天王厲害許多。”
  “那你的意思是?”
  “調那四大龍王來大都協助是假,監視你與文璋才是他的真實目的,所以爹爹,你在大都當中,隻要與那四大龍王搞好關係,便什麼也不用愁了,如果有什麼事情,你就去請教那四大龍王,讓他們與文璋一道去做決定,這樣一來,無論這邊出了什麼事兒,都與你沾不上關係。”
  哥舒無敵點了點頭,他還真是沒想到其中的這層關係,經過女兒一番解釋,頓時豁然開朗。
  “你也要處處小心,那九天絕倫宮可不比鬼哭嶺,況且還有莫家那對姐妹時刻待在神尊身邊,她們將會是你最大的障礙,你千萬出不得任何差錯。”
  “爹爹放心吧,我會小心應對的!”
  哥舒無敵點了點頭,起身離去。
  哥舒雨寒也站了起來,行禮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離出發的時辰還有一段時間,她想去街上走走,這是她頭一次來到大都城,都還沒有抽出過時間逛逛大都的集市。
  哥舒雨寒獨自一人走出了九天閑人居的大門,街上人聲鼎沸,來來往往的行人無不彰顯這大都這座大元朝都城的繁華景象,雖說這並不算是天下最繁華的城市,與那長安洛陽比起來,還相差甚遠,卻也是人頭攢動,熱火朝天。
  哥舒雨寒漫無目的的穿梭在滿大街的行人中間,一會兒看看這個小攤位上的手鏈,一會兒又看看那小攤位上的耳環,雖然這些都隻是一些便宜的小配飾,她卻一口氣買下了十多件,突然,一個人影映入她的眼簾。
  ‘那不是神尊嗎?他怎麼也在逛街。’
  哥舒雨寒定睛一看,在文星魂身邊,還跟著莫香兒和莫冰兒,莫香兒正津津有味的吃著一串冰糖葫蘆,莫冰兒與文星魂有說有笑。
  ‘這莫家姐妹若是不除,怕是永遠也輪不到我哥舒雨寒,不行,我一定要好好想個辦法,若能除掉這莫家姐妹,那麼大事可成。’
  

Snap Time:2018-10-16 08:03:13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