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四十五章九天神尊收明花卉


    廣西,三合派。

    “穀主大駕光臨,正乃讓我三合派蓬蓽生輝呀!”

    三合派的掌門人,名曰謝三合,三合派表麵上,算是廣西最大的幫派,如果不算桂林的苗氏家族的話,嚴格意義上來說,苗氏家族是一個盤踞在桂林一帶龐大的家族,而三合派,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門派。

    “謝掌門真是太客氣了,我黯夜銷魂穀與貴派一向交好,今日前來,一來是來看望謝掌門,這二來嘛,想必謝掌門也知道,這九天絕倫宮若是不除,始終都將是武林一大禍害!”

    從黯夜銷魂穀的穀主也對其彬彬有禮,不難看出謝三合在南方武林當中地位。

    看望自己,哼,你無非就是為了那梵天太玄經和讓我三合派幫你對抗九天絕倫宮而已,謝三合心中明白的很,聽聽也就罷了,不必當真。

    隻是他們相互之間各自有自己的目的,那倒是真的。

    “穀主可是已有了周詳的計劃?”

    謝三合年近七旬,頭發胡子都白得不能再白,卻依然是紅光滿麵,意氣風發。

    穀主那狼人麵具背後藏著的,是一張笑的陰險無比的臉,隻是眼睛表露出的,卻是對謝三合的無比崇敬。

    “周祥的計劃不敢說,不過卻是能重挫九天絕倫宮的銳氣,隻要中間操作得當的話,一舉將其消滅也不是沒有可能!”

    他竟沒有提及梵天太玄經,謝三合心清楚,所謂的重挫九天絕倫宮的銳氣,無非是想自己的三合派充當炮灰的角色而已,他才不傻,不過麵子上,也不能直接給駁了他。

    “穀主親自設定的計劃,想必定然是奇妙無比,這次大都不就是這樣嘛,穀主都不用親自出麵,就讓那文星魂和南宮無邪鬥了起來,穀主這一招一箭雙雕,老夫佩服得很!”

    “謝掌門說笑了,說到謀略,在下哪敢和謝掌門相提並論。”

    這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看起來倒真的像是多年的摯友一般。

    “還是說說你的計劃吧,若是可行,老夫定然會全力配合!”

    對謝三合來說,即便是做炮灰,若是三合派有利可圖,那也未嚐不可。

    “九天絕倫宮,自歐陽縉雲伊始,便以暴力和七絕五香丹來控製天下各大門派,因此各門派均對其恨之入骨,若是文星魂沒有給這些門派的人解掉七絕五香丹的毒,這些貪生怕死之輩倒也不敢與九天絕倫宮為敵,可如今,文星魂竟自作聰明的給所有人解了毒,這不是自掘墳墓嘛!”

    “你的意思是?”

    “謝掌門在江湖上,威望頗高,若是有謝掌門出麵,去遊說那些門派的人聯合起來,一起去討伐九天絕倫宮,豈不是再好不過!”

    穀主計策是好,可要去遊說那些得了文星魂恩惠的人起來反叛他,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謝三合也不容易做得到。

    這老人卻也沒有當即拒絕,也沒有立刻就答應,如果這件事情坐下來對他三合派有很大的利益的話,那也未嚐不可一試,他在等穀主給他開出好處。

    “隻要謝掌門能成功挑起各大門派的人聯合起來一起討伐九天絕倫宮,那麼拿下九天絕倫宮之後,三合派將成為西南最大的幫派,還可以獲得一大筆的黃金,如何!”

    兩人互相對視,那眼睛當中,都藏著自己的算盤,確是相視一笑。

    …………

    文璋帶著文星魂等人,很便到了一家名叫回春堂的藥鋪,穿過藥鋪大廳來到後堂,這確是別有洞天,已經有好些人聚集在了這。

    “星魂,你看,這些年我們都不曾忘記亡國之恥,時常聚集在此共同商討反元大計,若是你與九天絕倫宮能夠加入進來,想必推翻大元朝廷重建我漢人江山,隻是時間問題了。”

    席間坐著的一個精瘦的男人突然站了起來,他眼光犀利的看著站在文璋身邊的文星魂。

    “這想必就是四弟所說的大哥的後人?”

    文璋趕緊給文星魂介紹。

    “星魂,這是你二爺爺,文壁!”

    他就是文壁,文星魂上下打量一眼,卻未曾叫他,而是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好生無禮的小子,看我這做叔叔的不好好教訓你!”

    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猛地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大步走到文星魂跟前,抬手就要給他一記耳光。

    莫冰兒突然出手,她將袖中的彩色絲帶用力拋出,正好打在中年男子胸前,中年男子被這絲帶打得悶哼一聲,往後退出去好幾步。

    誰也沒有看清楚莫冰兒是如何出的手,除了文星魂和莫香兒。

    這就是九天絕倫宮的武功,到你什麼也看不見。

    在座之人無不為之震驚,當然,一方麵他們沒想到會突然發生這種變故,而另一方麵則是為中年男子竟然輕易被這小小年紀的丫頭給擊退。

    莫冰兒依然平靜的站在文星魂身邊,一語不發。

    “你是文升吧,你我本為同宗同族,你若就此發誓遠離元廷,無論你去到哪,我也不會為難於你。”

    “星魂不要!”

    文柳娘突然從後麵走上前來,拉著文星魂的手。

    “星魂,姑姑給你看樣東西。”

    文柳娘從袖中掏出一手絹,收卷寫著兩行字,文星魂疑惑了一下,還是接過那手絹看起了上麵的內容。

    汝生父與汝叔,姑全身以全宗祀,惟忠惟孝,各行英誌矣!

    文星魂輕輕閉上了眼睛,淚水忍不住滑落而下。

    世間傳聞祖父寫給他繼子的血書,原來是真的,他看到了上麵的內容,心卻掩飾不住那錐心痛楚。

    “老大!”

    莫冰兒本想安慰安慰文星魂,文星魂卻衝她擺了擺手。

    文星魂睜開雙眼,拂袖拭去眼角的淚痕,朝文升走了過去,文升身體有些發抖,他不知道文星魂會把他怎麼樣,柳娘和環娘已經完全成了淚人,卻隻是黯然淚下,未有出聲。

    文璋和文壁十分緊張的看著文星魂的一舉一動,他們知道,不管他想做什麼,即便是自己想要阻止,也是阻止不了的。

    文星魂竟將文升從地上扶了起來。

    “請叔叔原諒,既是祖父的意思,是星魂錯怪你們了!”

    文升哪想到,文星魂竟然會給他道歉,他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顫顫巍巍,他本是一個讀書人,不曾練過武功,剛剛被莫冰兒的彩色絲帶那一擊,險些要了他的性命。

    “沒關係,你明白了就好,明白了就好!”

    平日擺慣了官架子的文升,就是和他生父文壁在一起,也是朝廷當中的那一套,他哪嚐過這種苦頭,不禁心生膽寒,對文星魂產生了一種恐懼。

    文星魂把文升扶回他原來的位置,並扶他坐下,眾人也都稍微舒了一口氣,好在誤會是解開了。

    “好了,既然誤會已經解開,星魂也知道了真相,那我們現在就來說說我們下一步的計劃!”

    文璋緩緩的走了過來,剛才莫冰兒的出手,已經為他將要說的事情做了一個非常好的鋪墊,這卻是他沒想到的,原本以為怕是還要費一番周折,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會十分順利。

    “星魂,我文氏後人,大哥的親孫子,如今已是天下最大的幫派九天絕倫宮的神尊,他通靈九天絕倫宮上上下下數萬人之眾,其目的和我們基本上是一致的,所以我經過深思熟慮,打算將我們的明花卉,合並到九天絕倫宮之下,與九天絕倫宮的大都分舵共同進退,諸位可有意見?”

    果然如他所料,沒人出來反對或是有什麼意見。

    “那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麼我們就如此說定了,但既然我們加入了九天絕倫宮,就必須如同九天絕倫宮的其他分舵一樣,對神尊絕對的服從。”

    說完,文璋雙手抱拳單膝跪在文星魂麵前。

    “屬下文璋,參見神尊!”

    所有人,包括文壁,柳娘環娘還有莫家姐妹,都緊跟著文璋的步伐。

    “屬下參見神尊!”

    “各位英雄請起!”

    文星魂知道,雖說文璋與文壁都是自己的長輩,可現在,他們是以下屬的身份對自己行禮,這是不可拒絕的。

    文星魂親自將文璋扶了起來,雖說對於九天絕倫宮來說,明花卉這一點點勢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可若是不收了這些個人,怕是會寒了別的想要歸附九天絕倫宮的門派的心。

    況且明花卉在大都,也還算是有些實力的,做別的不行,負責收集收集情報應該是沒什麼問題,更何況那文壁和文升還在朝廷當中為官,若是朝廷當中有什麼新的動向,也好第一時間獲知。

    “想必各位知道,我九天絕倫宮大都分舵,近日出現了些許狀況,那馬一風竟然公然反叛本尊,投靠到了昆侖山的南宮無邪門下,所以本尊就命隨我而來的鬼哭嶺眾人,重建我大都分舵,哥舒無敵接任大都分舵的舵主,並順便清理掉那些口是心非,反複無常之小人,可如今明花卉加入了進來,這舵主之位一職,應由明花卉的人來擔任才好,可本尊的命令又已經下達。”

    文璋突然接口道。

    “此事神尊無須煩惱,我們既然加入九天絕倫宮,從此大都再無明花卉,我等願誓死效忠九天絕倫宮,效忠神尊,聽從哥舒舵主的調遣。”

    文星魂微微皺了皺眉,文璋無論是武功與才識,都勝過哥舒無敵不知多少,可朝令夕改確實也實在欠妥,何況先前已經鬧過朱丹溪的烏龍,此時更是萬萬不可再換人選。

    也罷,看來也隻好先這樣了,等以後有了合適的機會,再將哥舒無敵調離,到時再名正言順的讓文璋來做這大都分舵舵主。

    

Snap Time:2018-01-22 08:46:19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