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一百九十九章木瓦中毒命懸一線(18-05-26)      第一百九十八章文星魂識破假和尚(18-05-26)     

第四十四章哥舒雨寒任聖旗使


    “哥舒雨寒聽令!”

    文星魂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

    “本尊現在任命你為九天絕倫宮聖旗使!”

    聖旗使!,這個職位,凡是稍微對九天絕倫宮的體係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這是多大的權力,四大總旗是整個九天絕倫宮的權力中心,她卻成了神尊和這中心溝通的橋梁。

    哥舒無敵也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他渾身都在發抖,他不知道這是女兒的幸運,還是不幸,俗話說高處不勝寒,聖旗使這個職位可以說是非常之高,卻也容不得出絲毫差錯!

    “多謝神尊厚愛,屬下領命。”

    更讓他們父女難以想象的是,文星魂竟然會將那麼重要的職位一下子任命給了哥舒雨寒,看來自己的計謀是非常之成功的,無論神尊是出於何種考慮而任命哥舒雨寒聖旗使的職位,都是他們父女的機會,隻要上了九天絕倫宮,那自己的機會將會大把大把的有。

    就如同那莫冰兒莫香兒姐妹,九天絕倫宮又有何人看不出她們與神尊之間那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因此,九天絕倫宮自神尊一下人人都對她們二人以禮相待,甚至都把這二人當做是神尊夫人一樣的對待。

    柳娘環娘姐妹竊竊私語,卻是一臉欣慰,看得出,原本對文星魂身份存有疑惑的柳娘,經過這一晚上的時間,或許是文四爺文璋對她說了什麼,已經完全接受了文星魂是自己哥哥兒子,父親文天祥自下唯一男性後人這一事實。

    紫劍突然走到文星魂身邊,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神尊,屬下,屬下有個建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講!”

    “哥舒前輩,雖說在鬼哭嶺做的算不得什麼正當的勾當,卻也還算是一方梟雄,若是讓他來做這大都分舵的舵主,怕是比那一天沒事兒隻會耍嘴皮子的朱丹溪有用許多,所以屬下懇請神尊,讓哥舒前輩來做這大都的分舵主!”

    原來自己在她眼,是個隻會耍嘴皮子沒什麼大用的家夥,剛從房間走出來的朱丹溪眼珠子轉了幾圈,對文星魂做出一個無奈的表情。

    文星魂突然噗嗤笑了出來。

    “你這提議到也不錯!”

    嘴上這樣說,心卻不由得對紫劍說,紫劍啊,你這得有多恨那朱丹溪,可憐了人家的一片良苦用心了!

    文星魂當然看得出朱丹溪對紫劍,有那麼一點意思,可紫劍似乎卻並不領情。

    也罷,這樣的事情,是強求不來的,既然紫劍提出了這個建議,說明她還是更願意留在九天絕倫宮或者是自己身邊,看來以後,自己也隻能盡力撮合朱丹溪與紫劍了,若是紫劍完全對朱丹溪沒有感覺,那自己做什麼也是無用的。

    文星魂用眼神征求朱丹溪的意見,朱丹溪對他點了點頭。

    “那好吧,就這麼決定了,哥舒無敵,即日起就任我九天絕倫宮大都分舵舵主,你原來的手下,也一並歸入大都分舵,你的四大天王如今隻剩兩人,想要在這魚龍混雜的大都立足下去,比在鬼哭嶺怕是難上許多,紫劍,傳令給陽頂天,讓他把他手下那四大龍王給暫時派到大都來協助哥舒舵主!”

    “是,屬下這就去傳令!”

    文星魂沒有堅持讓自己和朱丹溪來留守大都城,對她來說就是最好的事情了,如此一來,那麼自己自然就會繼續留在神尊身邊,這確實最好不過。

    “屬下多謝神尊對屬下的信任,屬下定當竭盡所能,做好這大都分舵的舵主,請神尊放心。”

    哥舒無敵也是一陣激動,沒想到自己的這個計策居然還能雙管齊下,不但讓女兒成功進入九天絕倫宮,自己也落得大都分舵的舵主一職,可實在是天助我也。

    文璋給白發女子設下了靈堂,又派那叫自己先生的少年前去請廟的師傅前來超度,處理好了那邊的事情,就匆匆趕了過來。

    “星魂,你可是要打算除掉馬一風?”

    “這還用說,四爺爺有何妙計?”

    “妙計倒是沒有,不過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找些人手。”

    明花卉是整個大都最大的幫會,雖然相比中原別的幫會而言,明花卉實在是顯得微不足道,可在大都地界上,它卻可以算得上是地頭蛇。

    所以說找一點人手這件事情對於名花卉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事情,文璋也希望能夠因此,讓文星魂真正的對名花卉有所了解,如此一來,自己想讓名花卉並入九天絕倫宮的事情,沒準文星魂便會同意了。

    明花卉的成員大多是前朝大宋的舊臣,而文璋,正是這明花卉的主人,當初建立明花卉的初衷,文璋本來是想將大宋舊臣們聯合起來,等待有朝一日時機成熟就舉起義旗反抗元廷,後來朝廷當中為了爭奪皇位明爭暗鬥,眾多王公貴族因為宮廷爭鬥喪命,文璋和那白發女子,便是那時候相識。

    而如今,朝廷似乎已經注意到了明花卉的存在,不管是海山還是愛育黎拔力八達,都定然不會任由名花卉發展壯大,但倘若明花卉能夠依靠上九天絕倫宮這顆大樹……。

    “多謝四爺爺一番好意,不過目前的局勢,星魂還能應付,就不勞四爺爺費心了!”

    文璋欲言又止,他想不到此時此刻,文星魂居然還不願意答應讓明花卉並入九天絕倫宮,文璋都有些搞不懂文星魂了,為什麼自己願意將明花卉送給他他居然還不想要,這實在是有些奇怪。

    “難道你對明花卉就一點興趣沒有嗎?”

    “我說過,那是你和文壁還有文升共同擁有的東西,光是你同意還不行,你得問過他們父子,倘若他們父子能夠同意,那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文璋暗道文星魂果然機敏得很,他竟然能夠猜到文壁和文升不大願意,可自己何嚐不知道他們父子不願意,實際上說到自己真正想要把明花卉並入九天絕倫宮的原因,正是因為文壁父子,因為有這對父子在明花卉當中,而且這對父子在朝廷當中又深的皇帝信任,如今的明花卉,已經把當初建立時說的誓詞都給忘掉了。

    文璋絕不能允許自己為光複大宋而建立的明花卉,最終竟然成為元廷的工具,即使說九天絕倫宮的宗旨不在推翻元廷,可最起碼它是敢於和元廷對抗,而元廷又拿它絲毫沒有辦法的。

    文璋下了好大的決心,終於鼓起勇氣來,他要把這一切都告訴文星魂。

    “好吧,那我就實話告訴你,正是因為我無法說服文壁父子,也正是因為文壁父子也在這明花卉當中,而且日益改變了明花卉的初衷,我不想看到明花卉有一天成為元廷欺壓漢人的工具,所以才要你來接手,我希望你知道了真相,能改變你的想法,就算你不願意幫助我,你也想想那些顛沛流離的老百姓!”

    “你不怕我殺了文壁父子嗎?”

    文璋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隨即又笑了笑。

    “我想你不會這麼做的。”

    “為什麼?”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二爺爺為何會降元,我又為何歸隱不出嗎?”

    “你是打算要告訴我真相了?”

    文璋點了點頭。

    “走吧,等到了地方,你就什麼都明白了!”

    …………

    大都,鳳舞九天樓。

    莫家姐妹受了文星魂的命令,很便趕到了鳳舞樓。

    一進門,姐妹倆就看見韓山童和母親王金華正在嚎啕大哭,在他們麵前,躺著一個男人的屍體,正是韓安慶。

    莫冰兒左右看了看,這鳳舞樓中除了這對母子之外,竟然沒有任何人,她對姐姐說。

    “看來我們還是來晚了一步。”

    莫香兒卻似乎不以為意。

    “誰叫他們這一家人太壞了,這叫報應,哼。”

    王金花和韓山童聽到莫家姐妹的聲音,嚇得渾身發起抖來。

    “求求女俠,放過我兒子吧,他還小,再說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跟他沒關係,刺殺神尊是我家老頭子和馬一風他們二人的主意,而且真正動手的人也是韓玉妍,和山童毫無關係,我求求你們放他一條生路!”

    看來這王金花是把莫家姐妹的到來當作是因為韓玉妍刺殺文星魂的報複了,她已經爬到了莫冰兒的麵前,死死的抱住莫冰兒的一條腿,一邊哭一邊磕頭。

    “韓夫人,你先起來,我們不是來殺你們的,你誤會了!”

    “不是來殺我們的?你可不要騙我!”

    王金花似乎並不相信莫冰兒的話,韓山童更是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隨手操起一把寶劍就朝莫冰兒衝了過來,抬手一劍刺向莫冰兒胸口。

    “冰兒小心!”

    莫香兒一顆鋼珠打出,正好打在韓山童手腕上,韓山童手中的寶劍掉到地上。

    “冰兒,沒事兒吧!”

    莫香兒焦急的看著莫冰兒,剛才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韓山童手的寶劍險些就刺入了莫冰兒的身體,韓山童是突然襲擊,莫冰兒又在跟王金花說著話,所以根本就沒注意到韓山童的動作。

    莫香兒一顆鋼珠打過去,韓山童手中的寶劍掉落卻不想擦傷了莫冰兒的手臂,還好莫冰兒隻是手臂上受了一點輕傷,腥紅的血液已經開始流出來,染紅了她的衣袖,虧得莫香兒出手及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莫香兒接著又是幾顆鋼珠打出去,全都招呼在了韓山童的身上,那韓山童縱然渾身肥膘,也挨不住莫香兒鋼珠接連的打擊,往後踉踉蹌蹌退了幾步,終於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啊,山童,你怎麼樣了,你沒事兒吧!”

    王金花見兒子被打到,這才放開抱著莫冰兒的手,急切的朝韓山童跑了過去。

    “我們好心好意來看你們這邊發生了什麼情況,你卻想要殺了我們,哼,姑奶奶我想殺了你們。”

    莫香兒見莫冰兒因此受傷,頓時火冒三丈,她拾起地上的寶劍。一劍就朝韓山童給刺了過去。

    

Snap Time:2018-07-21 12:00:10  ExecTime: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