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四十三章神尊雨寒再相聚首

  
  文星魂轉身朝紫劍走了過去。
  “哥舒姑娘呢?”
  紫劍雙手背在身後,麵帶笑意。
  “哥舒姑娘,沒找到,我一路找來找去,也沒發現哥舒姑娘的行蹤,不過在路上打聽的時候有人跟我說看到一個年輕的姑娘好像被老虎給叼走了,所以我才回來找老大的。”
  “胡說八道!”、
  文星魂伸出一根手指在紫劍鼻尖上刮了一下。
  紫劍表情古怪。
  “你怎麼知道我胡說八道?”
  一旁的莫香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紫劍,你一撒謊就整張臉都紅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老大能看不出來?”
  “喂喂喂,都聚齊了呀,好,現在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對大家宣布。”
  竟然是朱丹溪,這家夥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的,竟然連文星魂也沒有察覺。
  紫劍抬起腳一腳就朝朱丹溪踢了過去。
  “去去去,怎麼哪兒都有你。”
  朱丹溪連連後退,文星魂倒是有些好奇,紫劍怎麼會跟朱丹溪認識,而且還知道哥舒雨寒是因為他才闖出城門去的,自己隻是讓莫冰兒傳令給她讓她半路截下哥舒雨寒,未曾告訴過她哥舒雨寒因何而闖城門出城。
  “喂喂喂,要不是我丹溪先生,怕是你們兩個現在已經凍死在那冰天雪地堣F,你不感謝我也就罷了,竟然還踢我。”
  “我踢你怎麼了,我踢死你踢死你。”
  紫劍一副凶巴巴的樣子,追著朱丹溪踢個不停,朱丹溪隻能左躲右閃。
  文星魂看著紫劍和朱丹溪打鬧,心中滿滿的感動,自己這一個朋友一個屬下,倒是還蠻般配的。
  朱丹溪與文星魂相識很早,文星魂記得清清楚楚,那時自己應該是八歲的樣子,朱丹溪比自己大一歲,是舅公歐陽縉雲從天門山帶回來的,隻是他十幾歲的時候就跟他師父羅知悌去了義烏,據說這小子勤勉好學,算是完全繼承了其師父的衣缽。
  羅知悌和歐陽縉雲是多年摯友,兩人相識在九天絕倫宮還不曾創建的時候。
  “老大,這個祥哥納吉公主,你打算如何處理呀!”
  白發女子的屍體,已經被文璋派人抬走,祥哥納吉此刻正扶在白發女子屍體上失聲痛哭,看得出,祥哥納吉確實是傷心至極。
  想來確實也是因為自己,才間接導致了這場慘劇的發生,文星魂覺得,自己似乎應該為她做點什麼。
  莫冰兒一直站在文星魂身邊,等著老大的抉擇。
  “再說吧,讓我先想一想,要是不行,就將她帶回九天崖!”
  文星魂說的再說,是想等自己弄清楚了她與梵天太玄經之間的關係之後再說,而如今這祥哥剌吉無依無靠,怕是也隻能將她帶回九天崖安置了。
  “好,那我們何時啟程回九天崖?”
  文星突然覺得莫冰兒的臉色有些不對勁,說話的口氣也怪怪的。
  “你怎麼了?”
  “我沒事兒!”
  莫冰兒有意躲避文星魂的目光,這可不像是害羞的表現,倒像是吃醋,總之女兒家的心思,文星魂覺得實在是太難猜測了,陰晴不定的,說不定什麼時候馬上就變了。
  “應該還要過兩天,我還要去找那個馬一風算賬呢,再說大都分舵的事情也還沒有處理,總不能讓那小子就如此一口將我的大都分舵給吃了吧。”
  莫冰兒輕輕點了點頭,終於紫劍不再追著朱丹溪踹了,她安靜的站在路旁,給抬著白發女子屍體的人們讓開了一條道。
  朱丹溪朝文星魂走了過來。
  “我也該走了。”
  “你這不是剛回來?怎麼又要走?”
  “這堙H這又不是你的地盤,我總是待在這兒,算怎麼回事。”
  文星魂衝朱丹溪玩味的一笑。
  “你是在諷刺我嗎?”
  “當然不是,我隻是想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去殺了馬一風,奪回九天閑人居。”
  “不是我要殺了馬一風,奪回九天閑人居,是你!”
  朱丹溪皺了皺眉。
  “我?你確定是我?”
  “不是你還能是誰?”
  朱丹溪一翻白眼,隨即搖了搖頭。
  “切,我是醫者,你怎麼能讓我去殺人呢?”
  “我打算把紫劍留給你,至於馬一風是死在你手上還是紫劍手上,又或是別人,我並不在乎,如果你實在不願意,我也隻好另想辦法了!”
  朱丹溪突然來了精神。
  “你說真的?你把紫劍留下?”
  文星魂衝他擺了擺手。
  “絕不強求,你並非我的手下,雖然在人前你叫我一聲神尊,可我卻也沒有命令你的權利,你要是實在不願意被束縛……”
  “好,我同意,不過有個前提,最多一年,你得派人過來接任,你知道,我在每一個地方都呆不久。”
  “紫劍接令!”
  在一邊和莫香兒說說笑笑的的紫劍聽到文星魂的聲音,趕緊走了過來單膝跪地。
  “屬下在!”
  “本尊命你與朱丹溪,去九天閑人居除掉叛徒馬一風,然後由朱丹溪接掌大都分舵舵主一職,紫劍務必全力保護朱舵主,並聽其調遣。”
  “他?朱舵主?”
  紫劍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對,有什麼問題嗎?”
  “屬下遵命!”
  朱丹溪在一旁笑得合不攏嘴,想想剛剛還對自己拳腳相加的紫劍,因為文星魂一個命令,就變成了自己的手下,紫劍斜眼惡狠狠的盯著朱丹溪,文星魂看在眼堙A心說這朱丹溪果真還不是做什麼舵主的材料,若是隻做個醫生,倒也還算稱職。
  文柳娘和文環娘一直站在不遠處,見文星魂沒有空閑下來,所以也就沒有過來,姐妹倆隻是靜靜的站在那堙A不知道心中千頭萬緒。
  “兩位姑姑,媊捋☆雱a!”
  文柳娘文環娘對文星魂點了點頭,姐妹倆人朝奇香園走了過去。
  奇香園據此還有數丈之遠,說那密道通往奇香園,倒不如說是在奇香園的旁邊。
  遠遠的文星魂就看見哥舒雨寒和哥舒無敵正站在門口。
  文星魂徑直朝哥舒雨寒走了過去,哥舒雨寒像是個做了錯事的小孩兒一般,頭也不敢抬,哥舒無敵趕緊出來替女兒解圍。
  “額,那個,神尊,小女這事兒,確實是太過莽撞,還請神尊大人不計小人過,您,就不要再責怪她了,我,我已經教訓過她了。”
  文星魂走到哥舒雨寒身邊,看了看她瑟瑟發抖的身軀,心中有些感動,她竟然肯為了自己要去那千堣坏~的武當山,這是文星魂萬萬沒有想到的。
  “凍壞了吧!”
  哥舒雨寒渾身一怔,不是因為冷,她以為文星魂定會對自己痛罵一頓,她不知道自己和父親的計謀是不是已經被他給看穿,如果是那樣,恐怕自己將再沒機會見到他了。
  可是現在,他卻問自己是不是凍壞了,他這是在關心自己嗎?
  哥舒雨寒激動萬分,他關心自己,就說明自己的計策果然成功了,那麼如果自己趁著現在,求他像帶莫家姐妹那樣把自己帶在身邊,他會答應嗎?
  哥舒雨寒突然跪在文星魂麵前,帶著哭腔道:
  “我不怕冷,我隻想跟隨在你身邊,哪怕是隻能做一個端茶倒水的婢女,求神尊準許我留在您的身邊。”
  又是要做婢女,這不禁讓文星魂想起了昨夜的韓玉妍,這兩人的口氣盡然那麼相似。
  “救命,神尊,求你救救我。”
  突如其來,一個女子急匆匆的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當中,文星魂轉頭去看,那人竟然是韓玉妍。
  莫香兒一見韓玉妍,二話不說掏出一顆鋼珠就打了過去。
  韓玉妍來不及躲閃,當即被那鋼珠打中膝蓋,吧唧一聲摔倒在地。
  眼見莫香兒第二顆鋼珠又要打出去,文星魂趕緊出口阻止。
  “住手!”
  朱丹溪趕緊將韓玉妍從地上扶了起來,一臉關切的問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怎麼會跑到這堥荂H”
  “老大,是她將你刺傷的,為何不讓我打她?”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那是我和朱丹溪設的一個計策,所以這事兒和她沒關係,她那是在幫我們演戲,如何能夠怪她?”
  韓玉妍急促的呼吸著,努力平複自己的心緒,過了好一陣,終於好像平靜了一些。
  “馬一風和我爹,為了得到神尊的諒解,想要神尊饒過他們的性命,所以,所以他們要殺了我,還說要將我的頭拿來獻給神尊!”
  朱丹溪驚訝萬分,他定定的看著文星魂。
  “神尊,你看這事兒鬧得。”
  “你先扶她進去休息一下吧,看樣子她是一口氣從鳳舞樓那邊跑過來的。”
  朱丹溪點了點頭,扶著韓玉妍進了其中一個房間。
  “冰兒香兒,你們現在馬上去鳳舞樓看看那邊的情況,如果馬一風想要對韓安慶家人下手,你們盡力阻止,他現在是一隻慌了神的瘋狗,見了誰都會想上去咬上一口,注意不要打草驚蛇,我還要用他幫我找出南宮無線。”
  “是!”
  莫家姐妹轉身離去,文星魂又看了看韓玉妍和朱丹溪離去的背影,心中感慨萬千,沒想到那韓玉妍幫了自己,到頭來還差點因此害得她丟了性命,最可恨的是那想要要她命的,竟是她的親身父親。
  不難想象,韓安慶認為女兒刺傷了神尊,而神尊必然會因為此事而報複韓家,再被那馬一風一挑唆,韓安慶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竟然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也能下得了手。
  

Snap Time:2018-10-16 07:35:32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