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一百九十九章木瓦中毒命懸一線(18-05-26)      第一百九十八章文星魂識破假和尚(18-05-26)     

第四十二章公主母妃密道猝死


    文星魂雙手一合,接住拉成砍過來的一刀,然後用力一推,這一推文星魂用上了五成的內力,拉成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將他身後正在湧入的侍衛們砸倒一大片。

    “給我上!”

    拉成一聲大喊,侍衛們拔刀就往密道口衝,文星魂麵沉似水,這可如何是好,密道麵過於狹窄,不利於自己施展,更何況祥哥剌吉和她母親還在密道當中,若是沒有這二人,他倒想帶著冰兒香兒直接殺出皇宮去就是了。

    “香兒,你的霹靂彈還有嗎?”

    “霹靂彈?”

    莫香兒尷尬的笑了笑。

    “老大,這次出門忘了帶霹靂彈。”

    文星魂一挑眉,想說你平日身上亂七八糟的玩意兒不是挺多嘛,想想還是沒說,誰知道突然莫冰兒衝文星魂揮了揮手。

    “老大,霹靂彈,我有!”

    莫冰兒將一枚霹靂彈丟給了文星魂,文星魂接過遲疑了一下,還是一把就給丟了出去。

    轟隆一聲巨響,整個密道的入口竟然坍塌了,文星魂滿身塵土,若不是他在講霹靂彈丟出去的那一瞬間就往密道深處跑,怕是自己也被埋在麵了。

    “這東西比內力好使啊,還不費勁。”

    莫香兒一轉身見老大一身塵土,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老大,你知道你這樣子像什麼嗎?”

    “像什麼?”

    “像隻灰土雞!”

    “你才灰土雞呢,口不擇言,趕緊走吧,再耽擱一會兒他們就把那洞口給挖開了。”

    “哦!”

    莫香兒信以為真,趕緊當先繼續前進,密道當中,沒有火把,莫香兒手上隻有一個火光微弱的火折子,根本照不亮多遠的地方,她一路跌跌撞撞,跟在她身後的人也不盡相同,他們一路按照白發女人先前的提示,終於,前麵已經無路可走。

    “老大,沒有路了,怎麼辦?”

    “看看有沒有機關什麼的!”

    “哦!”

    莫香兒拿著火折子照了又照,卻不見什麼像是機關開關的東西。

    “找不到啊老大,怎麼辦,再出不去不用侍衛們挖洞追過來,我們也得憋死在麵。”

    文星魂皺了皺眉,擠到白發女人身前,抬手伸出兩個手指點中白發女子的穴道,白發女子輕咳一聲,醒了過來。

    “前輩,把機關的開關找出來吧!”

    路是這白發女子指的,她又清楚這條密道的結構和通往的地點,自然知道密道機關在哪。

    果然,白發女子先是眯著眼睛適應了一下環境,就歪歪扭扭的朝莫香兒走了過去。

    “你讓一下!”

    莫香兒給白發女子讓出位置,白發女子蹲在地上扒開一層泥土,下麵竟然是光滑的石板。

    揭開那塊石板,機關的開關就出現了,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青銅獅。

    白發女子手握青銅獅用力一轉,在她前麵的地方突然發出一陣轟隆的聲響,泥土不停掉落,終於出現一麵石門。

    “糟了,剛才我還沒有來得及拿鑰匙,你們誰就把我打暈了?”

    “鑰匙?”

    文星魂撓了撓頭。

    “額,沒有鑰匙,難道打不開這石門?”

    “是的,這石門有一尺多厚,重達千斤,沒有鑰匙打開機關,是打不開這石門的。”

    文星魂撇了撇嘴。

    “讓我來試試。”

    莫冰兒知道文星魂要使用暴力拆除了,忙不迭的將白發女子和祥哥剌吉公主拉著退後了好遠,直到覺得安全了,才停了下來,白發女子和祥哥剌吉一臉茫然,不知道莫冰兒是何用意,卻也很是配合,如此境遇之中,她們母女除了依靠著三個人,別無他法。

    “香兒,你也退遠一點。”

    “沒事兒,老大,我不怕!”

    文星魂微閉雙眼調動真氣,在他身後的幾個人看得清楚,一股橙色的光芒慢慢從他全身往丹田集結,終於,那光芒越來越亮,甚至有些刺眼,文星魂忽的瞪大眼睛雙掌齊齊的向前推出,一股強大的勁流將躲在後麵一丈多遠的四個女人帶得栽倒在地,即便是莫冰兒,也沒有預料到老大完全爆發時候的力量能夠有如此巨大,所有的勁流化作千萬隻豺狼撲向石門,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石門似乎毫發未損。

    文星魂疾步往後倒退,莫冰兒和莫香兒趴在地上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情景,文星魂所用的這招式之前她二人從未見過。

    祥哥剌吉宮主呆呆的坐在地上,根本不敢相信她看到的一切,白發女子瞪大了雙眼,口中含糊不清的說著什麼。

    “是,是,是他,是……”

    白發女子的聲音戛然而止,祥哥剌吉趕緊轉過身去看母親,母親表情呆滯,血色全無。

    “母妃,你沒事兒吧,母妃!”

    祥哥剌吉隻是輕輕一碰,那白發女子的身體跟著就倒了下去,祥哥剌吉大驚失色,伸出兩根手指放在白發女子鼻子下麵,已經沒了呼吸。

    “母妃!”

    祥哥剌吉失聲痛哭,文星魂和莫家姐妹這才注意到異常,轉過頭去看,看到的隻有已經倒在地上不再動彈的白發女子和撲在她身上哭得死去活來的祥哥剌吉。

    也就在此時,那石門隨著千萬隻豺狼拚命的啃咬,竟化作一堆細細的粉末,一下子全塌了下來。

    文星魂竟用自己的功力,將這千斤重,一尺餘厚的大石頭,全部震成了粉末。

    即便是莫香兒和莫冰兒姐妹,也沒有見過老大傾盡全力的時候會是什麼樣,難道這就是老大傾盡全力的樣子?千斤巨石也能轉瞬間化為齏粉?

    莫冰兒心中隱隱覺得,老大真實的力量,怕是遠比剛剛展現的還要厲害許多。

    祥哥剌吉本來沉醉在剛剛見到四年未見的母親又轉瞬天人永隔的悲痛當中,卻忽然被刺眼的眼光喚醒。

    她這才發現那原先擋在前麵的千斤巨石已經不見了,隻是地上多了一大堆白色粉末。

    “你究竟是人是鬼?竟然能將這千斤巨石打碎,還碎得這般徹底?”

    換誰,也不會相信這世界上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可它就發生在你麵前,你信是不信。

    這一天,祥哥剌吉所經曆的匪夷所思的事情,怕是比她從小到大見過的還要多,先是詭秘莫測出現在她閨房當中還說要將她偷走的莫香兒,再是消失四年的母親突然出現,還有眼前這個謎一樣的怪人。

    能憑一己之力將千斤巨石化為粉末,不是怪人是什麼?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還是先出去吧!”

    密道的出口,一個人影突然進入了幾人的視線,很顯然那人也看見了密道當中的文星魂等人。

    “星魂?你怎麼會在這?”

    來人正是文星魂的四爺爺,文天祥的弟弟文璋。

    “四叔,是星魂嗎?”

    是柳娘的聲音,柳娘環娘二位姑姑在,看來這就是奇香園無疑,文星魂心中暗想。

    “老大,我終於找到你了。”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穿著一身紫色長袍,外搭一件沒有袖子的短貂,頭發像男子般紮了個發髻,就像是個俊俏得有些過分的獵手。

    “是紫劍!”

    眼尖的莫香兒一眼就認出了紫劍,高興得當先衝了出去。

    紫劍出現在這,想必哥舒雨寒肯定已經沒事兒了,隻是一晚上不到的時間,紫劍就能找到她並將她帶回大都,可見她的能力也絕不簡單。

    文星魂衝紫劍眨了眨眼,又舉起手對她做了個厲害的手勢。

    “老大,我們幫公主把這老前輩給抬出去吧!”

    莫冰兒見到紫劍,似乎並無任何表情,或許她除了見到老大和莫香兒,見誰都是這幅表情。

    祥哥剌吉在發現石門粉碎之後,短暫的出了一下神,又抱著母親的屍體暗自流淚。

    她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這三個人,正是他們的出現,才讓自己有機會見到了闊別已久的母親,可也是因為這些人,母親才會……

    對,就是他打碎石門的時候,母親好像說了什麼!

    祥哥剌吉努力的去回憶,是他,母親臨死的時候說的,是他!

    可這是什麼意思?母親的樣子,倒像是受到驚嚇,才突然暴斃,她是被文星魂嚇死的,或者說是被文星魂打碎石門的過程嚇死的,這麵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

    祥哥剌吉想得入神,沒有注意到文星魂和莫冰兒已經來到她的身旁。

    “走吧,先出去吧!”

    祥哥剌吉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莫冰兒便幫她一起把白發女子的屍體從地上扶了起來,文星魂本來要幫忙,卻無從插手。

    “這是?”

    文璋想是已經認出了白發女子,他臉上的表情十分的不自然,卻假裝不認識的樣子,看著文星魂問到。

    “你不認識她?”

    文璋有些不自然的點了點頭。

    “可她卻認識你,宋朝的舊臣!”

    文璋一臉尷尬,宋朝的舊臣,不正是指的自己嗎?

    “看來她什麼都跟你說了!”

    文璋臉上的表情愈發不自然起來,甚至當他的目光接觸到白發女子的屍體和祥哥剌吉的時候,竟本能的躲避。

    “是什麼都說了,要不然,你覺得我們怎麼能從這出來,四爺爺,您說對嗎?”

    文星魂那四爺爺三個字,咬得有些重,文璋怎會不明白他的用意。

    突然,文璋將嘴巴湊到文星魂耳邊輕輕說到。

    “星魂,這件事情,決不能再有別人知道!”

    “這個恐怕很困難,因為我們幾個都知道。”

    文璋瞪大了雙眼,驚訝的看著文星魂,想想也無大礙,自己不是已經打算將明花卉交給文星魂了嘛,如此一來,那個秘密也在沒有保密的必要了,文璋重重的吞了一口口水。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你現在該明白為什麼明花卉能夠在大都站住腳步了吧,我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文星魂與文璋四目相對,他想看清楚文璋內心深處真實的想法,卻怎麼看葉覺得這件事情實在耐人尋味,文璋這樣一個老謀深算之人,為何會願意將自己的心血拱手送給自己?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難道真的就如他說的那樣,因為我是文家子孫?

    “容我再想想!”

    “好吧,不過你要盡給我答複!”

    

Snap Time:2018-07-21 11:57:02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