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四十章海山駕崩冰兒脫困

  
  “哼,想要抓住我,怕也沒那麼容易。”
  莫冰兒隨手操起龍案上的一樣東西就砸了過去,南宮無邪本能的一躲,那東西當一聲掉落在地上,盡然粉碎。
  “啊,朕的玉杯,這可是世祖皇帝用過的玉杯,,給朕抓住那妖女!”
  莫冰兒這才發現皇帝盡然也藏在這大明殿中,看來還真是給自己埋下了天羅地網啊,不止皇帝,那讓人不經意的暗處,竟還藏著許多身穿鎧甲的侍衛,想必外麵的侍衛們隻是幌子,這堛漱~是真正的高手。
  海山一聲令下,眾侍衛一擁而上,南宮無邪滿臉奸笑的閃到一邊看熱鬧,文星魂啊文星魂,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詭計。
  大明殿外,得了命令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也不能進入大明殿的拉成心媟t自嘀咕,不知道皇上究竟在幹什麼。
  太子愛育黎拔力八達,此刻正帶著一隊親兵朝著大明殿的方向趕過來,如果計劃一切順利,他今晚便能夠借著九天絕倫宮的手殺了海山,如此一來,自己便可名正言順的繼承皇位。
  即便是被數不勝數的侍衛圍攻,莫冰兒絲毫沒有怯意,多年來跟隨文星魂所見過的風浪,也沒有哪次比這次更加凶險。
  海山滿臉愁容的正朝被莫冰兒摔碎的玉杯奔過去,莫冰兒隨手又抓起龍案上大臣們的奏折當作暗器使用,當先衝上來的兩個侍衛不幸中招。
  本來憑借莫冰兒超強的內力,要對付這些侍衛也非難事兒,隻是莫冰兒對自己新得來的那一身內力幾乎完全掌控不了,能使用的,隻是她原本就有的那一身武功,即便是如此,侍衛們也占不到絲毫的便宜。
  龍案上的奏折丟光,冰兒突然發現龍案邊上竟掛著一把寶劍,想來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天子之劍。
  冰兒憑空躍起,一腳踢翻了擋在前麵的龍椅,順勢踩到龍椅之上,天之劍已經到了她的手中,她回手一劍刺向衝上來的一個侍衛,那侍衛被穿了個透心涼,定然是活不成了。
  南宮無邪湊到窗邊往外麵瞅了瞅,心媟t罵太子做事兒拖拖拉拉,如果此時再不來,天賜的良機就會稍縱即逝,到時候別說是登基做皇帝,就是保命怕也困難。
  “護駕,,進去護駕。”
  離大明殿老遠,愛育黎拔力八達便已經聽到殿內傳來的打鬥聲,不用多說,千載難逢的機會,就在眼前,隻要趁著侍衛們蜂擁而入,一片混亂的時候除掉自己的兄長,那自己便是大元朝的天子了。
  “稟告太子殿下,皇上有令,無論大明殿中發生任何事情,我等也不能進入大明殿中。”
  “什麼?媊挩x騰得這麼厲害,想來怕是已經進了刺客,皇上若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本宮定饒不了你。”
  “這!”
  拉成想了想,前些時日此刻闖入宮中行刺殺了皇後,自己身家性命差點不保,如若是真的又來了刺客,那自己豈不是真的要做陪葬品了,可如果說不是刺客,那這打鬥的聲音?又是從何而來?
  拉成的冷汗都下來了,無論是太子,還是皇上,他都得罪不起,都捏著他的命門。
  “你還愣著幹什麼,沒聽本宮的話嗎?”
  “是是是,兄弟們,隨我進殿護駕。”
  拉成帶著侍衛們衝進大明殿,愛育黎拔力八達有些心緒不寧起來,如此真的能夠殺了兄長讓自己登基稱帝?可萬一要是這事情的真相傳了出去,那自己如何麵對天下人,如何麵對自己的列祖列宗。
  ‘這個窩囊廢!’
  南宮無邪暗罵一聲,他準備親自幫助愛育黎拔力八達一把。
  莫冰兒揮劍一陣亂刺亂砍,雖說也算應對自如,可那侍衛數量實在是太多,慢慢的她便有些難以為繼了,莫冰兒心知如此下去,怕是情況不妙,卻是找不到好的脫身之法。
  文星魂到大明殿外的時候,算是有少許的驚訝,按說冰兒這丫頭平日媬鴩い鈳怓O靠譜,何為這次盡然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聽到大明殿中傳出的打鬥聲,在透過窗戶看到媊悎怌戔y悠的人影,發生電費一切他已經了然於胸,隻是他萬萬想不到南宮無邪此刻,也會在大明殿中。
  身影一閃,文星魂依然到了大明殿堙A一眼便看見正被圍攻的莫冰兒,這丫頭雖然未曾受傷,身上卻沾滿了侍衛們的鮮血,累的氣喘籲籲。
  看到莫冰兒這副模樣,文星魂心中心痛不已,轟的一掌,擋在文星魂身前的數個侍衛還沒弄清楚什麼狀況,已經飛出去一丈有餘。
  “老大!”、
  冰兒心中暗叫一聲,一腳踢飛一個進前的侍衛,南宮無邪不想文星魂竟來得如此之,若再不動手,怕是機會稍縱即逝,他瞅準海山的位置拿出一枚毒針飛射了過去。
  文星魂心中隻想著冰兒千萬不能受傷,也管不了許多,踩著一個侍衛的肩膀就已然到了冰兒身邊。
  “你沒事兒吧?”
  文星魂關心的問到,莫冰兒原以為自己今天怕是凶多吉少,老大的到來不光是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更是讓她感動不已,特別是老大看到她之後緊張的樣子。
  文星魂突然看見了站在一旁的南宮無邪,皺了皺眉,他竟然也在這堙C
  他隨手抓住一個侍衛刺過來的長槍,一腳將那侍衛踢飛,手中的槍就向南宮無邪丟了過去,南宮無邪一閃身,躲過了文星魂丟過去的長槍,發出去的毒針不偏不倚,正好射中抱著被摔碎的玉杯坐在地上唉聲歎氣的海山,海山圓圓的眼睛一瞪,整個身子便倒了下去,見血封喉,南宮無邪對這個效果非常滿意。
  南宮無邪轉過身衝著文星魂做了一個挑釁的手勢,轉眼間人已經消失在大明殿中。
  文星魂暗罵一聲該死,發動內力一掌轟出擋在前麵的十幾個侍衛,對莫冰兒說道。
  “走,此地不宜久留。”
  莫冰兒點了點頭,當先沿著文星魂清理出來的通道衝了出去,這時候,已經有人發現皇上沒了動靜,上前一看,皇上臉色發黑,身體僵硬,顯然已經去黃泉之下與皇後相遇了。
  “不好,皇上駕崩了。”
  發現皇帝已經沒了氣息的侍衛大叫一聲,周圍的侍衛全都失去了主心骨,皇上都已經給人殺了,你還能做什麼?
  愛育黎拔力八達也聽到了皇上駕崩的消息,心知南宮無邪已經得手,他懷著一顆忐忑的心衝進大明殿中,邊衝邊喊。
  “皇兄,皇兄!”
  文星魂和莫冰兒正要離開,也被皇上駕崩的消息震驚了一下,難道南宮無邪的目標,不光是那件東西?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皇帝海山,文星魂輕歎一聲。
  “走吧,想不到他們夫妻竟然都死在了南宮無邪手上,不過他也隻是別人的一顆棋子而已,隻是這趟大都,我們算是白來了。”
  “他與太子共同嫁禍老大,你會放過太子嗎?”
  事到如今,他們如何還會看不懂這其中的一切,皇帝皇後如今都死了,皇帝的兩個兒子年紀尚小,最大的受益者,除了太子還能有誰。
  “殺了太子天下必然大亂,如今皇帝死了,大元朝若是再沒了太子,苦的將是天下的老百姓!”
  “老大,我不懂,海山雖然死了,不是還有海山的兩個兒子嗎,我們可以幫幫他們啊!”
  “海山兩個兒子都還太小,成事也是在將來,現在就算做了皇帝,也隻能是傀儡皇帝而已,再說你我江湖中人,不能隨便插手宮廷中的爭鬥,走吧。”
  老大都這樣說了,冰兒還能說什麼,說到底,隻有黯夜銷魂穀和南宮無邪才是九天絕倫宮的敵人。
  文星魂和莫冰兒趁著混亂,輕而易舉的離開了大明殿。
  一到暖香閣,莫香兒就拱著公主跑了出來。
  “老大,現在我們去哪兒?”
  “出宮!”
  “這麼就要出宮?我還沒玩夠呢!”
  “放我下來!”
  說話的是莫冰兒背上的祥哥剌吉公主,她竟然在這時候醒了過來。
  莫香兒把祥哥剌吉放了下來,那祥哥剌吉看起來臉色不大好,看起來有些憔悴。
  “皇上是不是出事兒了?”
  公主竟直接問文星魂這樣一個問題,文星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根據他掌握的情況,這公主和皇上關係非常好,平日堨S妹二人也最是親近,若是讓她知道海山已死,怕她會傷心難過。
  “是太子對不對?”
  文星魂不說,公主竟也自己猜到了,可文星魂卻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的。
  “是,太子勾結刺殺皇後的凶手南宮無邪,謀殺了皇帝。”
  “你們不是太子的人?”
  “當然不是,我乃九天絕倫宮神尊,為找出那冒我之名刺殺皇後之人而來,卻不想我剛一進入大明殿,你們的皇帝就被人殺死了。”
  “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憑什麼不相信我?”
  “你這賊子,都這個時候還要說謊,若是真如你說的那樣,那你綁我又是為何?”
  “說什麼呢你,不準對我們老大無禮。”
  文星魂皺了皺眉,不想這公主竟然如此伶牙俐齒,可自己又如何能夠告訴她自己是為梵天太玄經而來。
  

Snap Time:2018-10-21 16:01:16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