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三十八章明月山莊主花明月

  
  明月山莊,明月樓。
  明月樓是中原武林近年來新晉崛起的一大殺手組織,他位於洞庭湖的湖心島上,專門為各門派解決自己不好出麵解決的問題,其收費價格高昂,當然,辦事兒效率在江湖上也是響當當的,隻要他敢接了你的定金,成功率百分之百。
  明月樓樓主,自稱名叫花明月,以暗器最為著名,在江湖上雖不及九天神尊,黯夜穀主那般世人皆知,也令江湖人人人聞風喪膽。
  花明月接定金殺人隻問錢有多少,從來不問目標是誰,也從來不會和你討價還價,他的規矩是見麵你必須得報上價格,人名,他覺得可以就接受定金,覺得不可以便不收取定金,當然也不接受你的任務。
  明月樓,觀景亭中,花明月身穿一襲純白色的上等絲綢錦袍,對於他這等身份的人來說,這樣的穿著打扮沒什麼不妥,隻讓人奇怪的是他臉上蒙著一塊麵巾,據說隻有將要被他所殺的人,才有機會看見他的真麵目,然後帶著那看見過他真麵目的眼睛去地獄報到。
  如此一來,江湖上沒有任何人知道其真實相貌如何,有人說其定然其醜無比,否則為何不願讓人見其真麵目,也有人說是為了職業需要,不讓任何人知道其真麵目是為了躲避仇家追殺,你想,他作為殺手殺了那麼多與他無冤無仇的人,想要他命的人自然也是多不勝數。
  “五千兩黃金,我想這怕是比你之前殺過的所有人的酬勞一起還要多,怎麼樣?”
  一個戴著狼人麵具的人,坐在亭子堛嵷月的對麵,端起石桌上放著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後端起來一飲而盡。
  花明月一雙明亮通透的眼睛盯著來人,也不言語,他不覺得今日這位來客,是真心來找自己做生意的,莫不是以前所殺的某個仇家,前來尋仇了不成。
  “九天絕倫宮宮主,文星魂!”
  來人從袖中拿出一疊銀票放在石桌上。
  “你有收定金的習慣,我知道,一兩黃金十兩白銀,這是兩萬兩白銀的銀票,也就是兩千兩黃金,事成之後,我將親自為你送來剩下的三千兩黃金。”
  戴著狼人麵具,出手如此闊綽,買的還是九天神尊文星魂的命,花明月不難猜出此人身份。
  “穀主果真是大手筆,這麼一大筆買賣,的確是花某生平所有生意加起來也比不上的,但是九天神尊的命,在你眼堳o隻值區區五千兩黃金麼?”
  花明月猜出穀主的身份,穀主一點也不驚奇,這是在情理之中的,若是花明月連他的身份也猜不出來,穀主倒是要懷疑他的能力了。
  “莫不是你也怕了他,不肯接這單生意。”
  穀主明知故問,他自己尚且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戰勝文星魂,花明月更是如此,花明月再是要錢不要命,也不會明知是死還要跑上去送死。
  “好吧,既然你花明月也不敢接這單生意,怕是天下也無人可以接了,隻是你應該明白,這天下,沒有人能夠拒絕我。”
  穀主話畢,一拳砸在石桌之上,百十斤重的圓盤石桌轟然倒塌,花明月整個人,已經往後飛出去一丈有餘,隻是他卻不是被穀主的內力震出去的,而是發現穀主者不善之後,很自然的往後一躲。
  石桌上的茶具連同銀票一起跌落廢墟之中,穀主大怒,自己竟然忘了先把銀票給收回來再出手,這一拳竟也毀了那兩萬兩的銀票,自是憤怒不已。
  穀主隨手一抓,吸起剛剛被他一拳砸碎的一塊雞蛋大的石頭,便朝花明月丟了過去,花明月身子一斜,輕而易舉的躲過了穀主的石頭,他嘴巴一張,數根毒針自嘴媯o出,直取穀主命門,穀主抬手用衣袖一掃,那幾根毒針盡數紮進他身邊的亭柱當中。
  隨即,花明月手中稀媦M啦射出數枚飛刀,穀主如法炮製,隻是用自己的袖子就將其一一阻擋,花明月心知這穀主並非善類,武功更是詭異至極,自己怕是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為今之計,隻有舍棄明月亭,待到退回明月山莊,任他武功如何高強,也難以抵擋明月山莊中詭異莫測的機關暗算。
  “穀主武功蓋世,花明月不是你的對手,恕不奉陪了。”
  花明月手中拋出一粒橙色球狀物,穀主很自然的一把接到手中,又馬上將其丟到地上,再去看剛剛拿那東西的手,自掌心數條黑線正迅速往周圍擴散,穀主大罵一聲:
  “王八蛋,竟然暗算老子。”
  一掌擊打在明月亭的亭柱上,亭柱隨之斷裂,整個亭子就那樣塌了下來,穀主順著花明月消失的方向追了兩步,卻並不見花明月的蹤影,不想這花明月的輕功並不遜色於自己。
  穀主深知明月山莊機關重重,再加上剛剛受了花明月的暗算,卻是不敢貿然闖入了。
  “花明月,等我一統江湖之時,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花明月此刻正在不遠處,穀主的一舉一動他看得清清楚楚,黯夜銷魂穀竟然盯上了明月山莊,他知道自己的安穩日子怕是不多了,可想想這些年漂泊江湖,又何曾真的安穩過。
  …………
  大都,皇宮,瓊華島。
  莫香兒小心翼翼的接近著立在瓊華島正中心的廣寒殿,一路上,她將太液池吊橋上的數個守衛一一丟進了太液池,倒也輕鬆自在,除了將他們丟進太液池中,她實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地方。
  廣寒殿門口有兩個太監在值守,想必除了這兩個太監之外,就隻有殿內的宮女了,這些人就好對付多了,莫香兒四下堿搕F看,遂在地上撿起幾顆如那彈珠一般大小的石子,沒辦法,彈珠用完了,隻好拿這玩意兒將就將就。
  莫香兒眯著眼睛盯著門口的兩個太監自言自語。
  “哼哼哼哼,讓你們嚐嚐姑奶奶的彈石子神功!”
  話一出口,一粒石子已經彈了出去,緊接著是另一粒,兩粒石子分別擊中兩人的穴道,兩個太監撲通栽倒在地。
  想是兩個太監栽倒的聲音驚動了殿內的祥哥剌吉公主和她身邊的侍女,隻聽媊捅ヮ茪@個女子的聲音。
  “外麵發生什麼事兒了?”
  卻不知道這聲音是侍女的還是長公主的,莫香兒趕緊躲到一顆萬年青後麵,眯著眼睛從縫隙之中觀察情況,不多時,殿門緩緩打開,一個侍女裝束的女子探出頭來,一眼便看見地上躺著的兩個太監。
  莫香兒見機不可失,趕緊打出一粒石子,石子準確命中那侍女的穴道,那侍女還不及開口說話,便也跟著前麵那兩個太監一樣仰麵倒了下去。
  “不好了公主,有刺客。”
  想是宮中前不久才有帝後遇刺皇後身亡的先例,這侍女首先想到的竟是來了刺客,可就在她一句話剛出口,詭秘莫測的莫香兒已經在她肩膀上拍了一巴掌,這侍女也應聲倒地,不省人事。
  聽到侍女說有刺客,祥哥剌吉公主趕緊從閨床上爬了下來,她白天聽說高麗國的使者今日剛剛進貢來許多奇珍異寶,得了兄長的允準之後就前去挑選寶物,高麗進貢的寶物雖多,卻隻讓她選中一件,帶回廣寒殿收藏,由於回來得晚,這會兒剛剛沐浴過後躺上閨床。
  四下堿搕F看,這閨房當中雖說是一切事物一應俱全,是個生活享受的絕妙之地,如今來了刺客卻找不著一個藏身之處,祥哥剌吉正在發愁該往哪婺,莫香兒已經掀開簾子進來了。
  “公主殿下,本姑娘這廂有禮了,本姑娘此次前來,是要來偷走你的,你看你是自己跟我走呢還是!”
  也隻有莫香兒這丫頭,才會把劫持綁架這種事情說得如此順理成章。
  “你是什麼人?為何要將我偷走?”
  莫香兒撓了撓頭,這可怎麼回答,總不可能直接告訴她是老大叫自己來的吧,至於為何要將她偷走,老大卻是沒說清楚,他隻是說要把南宮無邪給弄過來。
  “我叫莫香兒,至於為何要將你偷走,其實我也不知道,嘿嘿。”
  莫香兒一步步像祥哥剌吉公主靠近,這公主隻好步步後退,終於退無可退了,公主突然靈機一動,捏起兩隻粉拳胡亂揮動了一番。
  “你不要過來,本公主可是跟著將軍們練過武功的,你再過來我就對你不客氣。”
  莫香兒假裝驚訝,心堳o是興奮不已,在九天崖除了自己和姐姐,剩下的女子就是那些完全不會武功的婢女,而找那些男子打架,總會被老大痛罵一頓說自己沒個姑娘的樣子,這次隨老大下得九天崖,豈不是正是找刺激來的嘛,隻可惜前麵雖然也和別人交了幾次手,卻還沒有真正的和武功高強的女子打過架,想來定是十分好玩。
  “你真的練過武功啊,正好,我也跟著我家老大學了幾招,你是大元朝的公主,武功肯定厲害得不行,正好,我們倆來比試比試。”
  莫香兒聽說祥哥剌吉會武功,卻是真的想要和她好好比試比試,沒有半分別的用心,就連老大的任務是讓她把這公主給偷走都給忘了。
  祥哥剌吉尊為大元朝長公主,哪堹u的學過什麼武功,就連普通蒙古女子所熟悉的騎馬射箭,烤羊女工也不曾學過,她唯一的愛好就是收集天下寶物,她本是胡謅一句想要嚇跑莫香兒,哪媟Q到莫香兒卻要跟她比武。
  

Snap Time:2018-10-16 07:46:41  ExecTime: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