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三十七章馬一風火燒鳳舞樓

  
  文星魂這一動作,不僅僅是要讓這幾個西域女子清楚自己的實力,更是在向在場的所有人展示自己的實力,那意思再明顯不過,既然做了我的手下,就必須無條件聽命於我。
  “你們幾個,隨我過來。”
  文星魂將那幾個波斯女子帶至一個無人的角落,對她們說了些什麼,那幾人便出門去了。
  和在場的人寒暄了一番,文星魂帶著莫家姐妹也出了門,文璋本來還想勸說文星魂,讓他不要進宮,終於還是放棄了,他知道,即使他使用他那爺爺的身份,也是改變不了文星魂的任何決定的。
  三人出了奇香園,徑直朝著皇宮的方向進發,奇香園在大都城東,現在他們則是自東向西。
  大街之上,無人能有夠察覺正有一男兩女速從他們身邊走過,與其說是走過,倒不如說是鬼影一閃,文星魂在九天崖的時候就就將自己的獨門輕功絕影留香教給了莫冰兒和莫香兒,還有他親自培養的二十四劍。
  二十四劍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絕對的秘密,就算是莫家姐妹也隻認識其中的紫劍而已,至於另外的,她們也從未見過,更是不知道其存在。
  那是文星魂自己的秘密,普天之下,除了二十四劍自己和文星魂之外,無人知曉。
  絕影留香的輕功也算是個秘密,此輕功並非歐陽縉雲所傳,甚至歐陽縉雲生前也並不知道文星魂有這樣神秘的輕功,至於他的來曆,除了文星魂,無人知曉。
  從奇香園到皇宮蕭牆足足有五婺禲A三人卻沒有用到一刻鍾的時間,當他們爬上皇宮那厚重的蕭牆踏進宮門之時,守衛皇宮的侍衛們也隻是見到鬼影一閃,隻當是自己眼花了。
  越過城牆不多遠,就是大元皇宮的禦花園,大元皇宮的禦花園秉持了曆朝曆代皇宮禦花園的建造格局,各大宮殿以太夜池為中心,中間有吊橋相連。
  “香兒,你那身上還有些什麼寶貝?”
  莫香兒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老大指的是什麼?”
  “能讓那傻皇帝明天早上起來發現他養在太夜池中的這些魚蝦什麼的全都仰麵朝天的東西,還有嗎?”
  莫香兒嘻嘻一笑,從懷堭ルX一個小瓶子來。
  “老大你好壞哦,你要把皇帝養的這些魚蝦全都給他毒死對吧,這是從四川唐門送來的銀砂蠍子淚,隻要一滴便能毒死幾十頭牛,我把這一瓶給他倒進去,保證讓老大滿意。”
  “慢!”
  莫冰兒趕緊阻止莫香兒將那劇毒毒液倒入河中。
  “老大,這太夜池直通金水河,而金水河又與大都城大大小小上百條河相通,若是將這毒液倒入河中,能毒死皇帝養的魚蝦自是不用說,怕是大都成所有的老百姓也要跟著遭殃了。”
  “對,幸好冰兒提醒,險些釀成大錯,那就放過這些魚蝦了,走,隨本尊去偷那傻皇帝的公主玩玩。”
  “偷公主?”
  莫香兒眼睛瞪得銅鈴一般大,莫冰兒也是不明所以。
  “老大,您這次來都,不僅僅是為了找出真正刺殺皇後的人吧?”
  “還是冰兒冰雪聰明,什麼也瞞不了你,若是隻為那件事情,那剛才我直接將南宮無邪抓住就好,何必如此大費周折假裝受傷。”
  說著,文星魂掏出一張地圖來,鋪到二人麵前。
  “我們現在所在的位子是延春閣,我已經打聽到傻皇帝海山妹妹祥哥剌吉長公主就住在瓊華島上的廣寒殿,不過這瓊華島位於太夜池上,太夜池西邊是太子府和皇太後的寢宮,東邊是大明殿,也就是傻皇帝批閱奏折和休息的地方,這兩邊的宮殿中間有一座吊橋相連,香兒的任務就是將公主偷出廣寒殿,冰兒去一趟大明殿,給那傻皇帝送份大禮。”
  說著,文星魂自懷中掏出一枚九天絕倫令交給莫冰兒。
  “萬事小心,注意安全。”
  “是!”
  文星魂竟然自己先走了,隻留下莫家姐妹目瞪口呆。
  “冰兒,你看清老大是怎麼離開的了嗎?”
  莫冰兒搖了搖頭,文星魂這次走得太,連她也不知道老大是怎麼離開的,不過她才不會覺得這有什麼稀奇,老大的輕功本來就比他們好上數倍。
  “可他還沒說他要去做什麼呢,就不見了,真是的。”
  莫香兒似乎對文星魂隻交代她們姐妹倆去做什麼,沒有告訴她們她自己要去做什麼很不高興。
  “好了,姐姐小心,不要被守衛的侍衛給發現了,老大做事兒,自有他自己的打算,我們就不必瞎操心了。”
  莫冰兒拍了拍姐姐的肩膀,已經準備好去執行自己的任務。
  “放心吧,誰發現了我就把他們丟到太夜池當中去喂王八,嘿嘿。”
  莫冰兒也走了,莫香兒撅了撅嘴,就在心堳鉿珚虓磽p何去偷公主,這偷一個大活人可不比其他,自己得好好想想。
  可是無論如何費勁腦子去想,卻實在也想不出一個好的辦法來,莫香兒一咬牙,走一步算一步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嗯,就這麼辦。
  …………
  大都,鳳舞九天樓
  “如何,那文星魂是死是活,有消息了嗎?”
  韓安慶一臉焦急的看著剛從外麵火急火燎趕來的細作。
  “韓老板,打聽到了,據說文星魂其實根本就沒受太重的傷,他被那些人救走後沒多久就醒了過來,現在,好像在一個叫做奇香園的地方落腳。”
  “奇香園?那不是明花卉的地盤嗎?他怎麼會在那堙C”
  韓安慶焦急的目光投向一邊坐著的馬一風,馬一風雙眉緊鎖,道。
  “明花卉是大都最大的幫會,想不到竟然也跟神尊有關係,這些課真是麻煩了。”
  “南宮無邪呢?你點讓他想辦法呀,現在文星魂沒死,找我們報仇是遲早的事情。”
  馬一風惡狠狠的瞪了韓安慶一眼。
  “你還敢去找南宮無邪?若是讓他知道文星魂還活著的消息,怕是他現在馬上就會要了我們的命!”
  “那當如何是好?馬舵主,你得趕緊想想辦法呀。”
  “你先別急,讓我好好想想。”
  馬一風在房間當中不停的踱步,韓安慶也不敢打擾,萬一把他給惹惱了,怕是文星魂還沒來找自己算賬,馬一風便會先殺了自己。
  過了良久,馬一風終於不再走來走去了,他在韓安慶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想到了!”
  “說,什麼辦法?”
  韓安慶整顆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對他來說,現在沒有任何事情能比包住自己的命重要。
  “現在擺在我們麵前的,隻有兩條路!”
  “那兩條路?”
  “第一,就是無論想什麼辦法,讓文星魂真正的死去,如此一來,南宮無邪非但不會怪罪我們,反而會對我們刮目相看。”
  韓安慶哭喪著臉。
  “這怎麼可能,莫說他現在在奇香園和明花卉的人在一起,就算是隻有他和他那兩個丫鬟,我們也不可能殺得了他,你是沒有見過,那兩個丫頭的武功也是非常厲害,怕是整個大都的道上也很難找出一個武功如此厲害之人。”
  “那就隻剩下第二條路能保住你的性命了。”
  馬一風微眯著雙眼定定的看著韓安慶。
  韓安慶被馬一風的眼神,嚇得後退了兩步。
  “這,這第二條路,又是如何?”
  韓安慶渾身竟然開始發起抖來。
  “殺了我,再殺了你女兒,將我們二人的人頭,送到文星魂的手上,他興許會饒你一命。”
  “啊!”
  韓安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馬舵主你是在說笑吧,我我我怎麼能為了我自自己活命來加害馬舵主呢,不可不可,這這這萬萬不可。”
  “那就殺了你女兒,然後你親自將她的人頭給文星魂送去,應該也能保住你一家老小的性命,而且說不定因為主凶已死,他也會饒我一命。”
  房門口,一隻腳剛剛踏進來的韓玉研聽到馬一風的這句話,微微愣了一下,心道不好,她轉身就跑。
  卻好巧不巧的還沒跑出去兩步就撞上前來奉茶的丫鬟,丫鬟手中的茶盤嘩啦掉到地上,茶壺和茶杯摔得粉碎。
  馬一風幾大步從房間當中竄了出來,韓玉研才剛剛從地上爬起來。
  “站住。”
  韓玉研完全沒想到馬一風竟然會有這麼,她趕緊拔腿就跑,這下子是直接往大街的方向跑去的,馬一風發足狂追,眼看出大門,馬一風一把扯住了韓玉研的衣袖,韓玉研見掙脫不得,轉身就是一腳,踢向馬一風的褲襠。
  馬一風大驚失色,趕緊後退兩步,險險避開,可手中抓著的韓玉研又再次逃走。
  眼看韓玉研已經出了鳳舞樓的大門,外麵一片漆黑,若是讓她鑽進那個小巷子當中,怕是再也難以找到。
  馬一風跟著追出了鳳舞樓大門,可哪媮晹麥玉研的蹤跡。
  回到鳳舞樓,馬一風破口大罵。
  “好你個韓安慶,剛才你為何不幫我抓住你女兒,如今她跑了,你我都將性命不保,媽的,既然橫豎都是個死,老子先殺了你。”
  馬一風掏出一把匕首,一刀捅進韓安慶的肚子,韓安慶哼哼兩聲,倒在了地上,沒有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他哪媟Q到自己竟落得如此下場。
  丟下匕首,馬一風拿起燭台上的蠟燭往地上一丟,揚長而去。
  

Snap Time:2018-10-16 08:27:01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