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三十五章哥舒父女導演好戲


    不過即便是如此,想來問題也不是很大,自己馬上便要進宮,再裝下去也無必要,即使是有人想要去給南宮無邪報信,怕是也來不及了。

    念及此處,文星魂便緩緩睜開了眼睛,見環娘正定定的看著他,柳娘也正朝他走了過來。

    “你是?”

    適才文璋與他們的談話,他全都聽得清清楚楚,自然知道這二人便是自己的姑姑,文柳娘和文環娘,卻也隻好假裝裝作不認識,因此有此一問。

    “星魂,你先別動,我是你姑姑!”

    莫家姐妹見文星魂醒了過來,興奮得不知所以,莫冰兒倒是沒有什麼過激的表現,可莫香兒就比較誇張了,險些撞到正走過來的文柳娘。

    “老大,你終於醒了,這可真是太好了。”

    文星魂衝香兒笑了笑,又看了莫冰兒一眼,莫冰兒微笑著看著她,她雖未開口說話,卻把所有的情緒全都寫在了臉上,文星魂也覺得讓這兩個丫頭擔心了,心有些過意不去。

    莫香兒一把推開站在床邊的文環娘,猛的趴到床上吧唧在文星魂額頭上親了一口,將文星魂緊緊摟在懷中,不肯鬆手。

    文環娘險些被莫香兒推得跌倒在地,幸好正走過來的文柳娘一把將她扶住。

    “這!”

    “妹妹沒事兒吧!”

    “沒事兒,多謝姐姐,這孩子!”

    看著莫香兒猛的朝文星魂撲過去,這姐妹二人先是麵麵相覷,後又相視一笑。

    “老大,你可嚇死香兒了,香兒還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

    說著,莫香兒的眼眶中,竟然不停的滑下眼淚來。

    莫冰兒也是眼含熱淚,文星魂看得出,這倆丫頭是真的很在乎他這個老大的生死,不禁感動不已。

    “香兒,別鬧,這還有人在呢!”

    “我不,你好不容易才醒過來,我才不管有沒有人在呢,我就要這樣抱著你。”

    這時候的哥舒無敵,突然想起自己的女兒來,如此重要的時刻,女兒怎麼能夠不在文星魂身邊,若是雨寒也如莫香兒那麼表演一番,豈不是最容易在這時候俘獲神尊的心,四下看了一圈,卻沒有發現女兒的身影。

    “這死丫頭,關鍵時刻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哥舒無敵暗罵一聲,趕緊走出門去找哥舒雨寒。

    “行了,聽話,乖,我還要帶你去皇宮當中玩耍一番呢,你就這樣抱著我,我怎麼帶你去皇宮啊!”

    莫香兒一聽要去皇宮,興奮勁又上來了,一把擦幹了臉上的淚花,表情誇張的問道。

    “真的呀,我們現在就要去皇宮?”

    文星魂衝她點了點頭,又對她笑了笑。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莫香兒終於放開了抱著的文星魂,站了起來,文星魂也同時從床上坐了起來,就要下地穿鞋。

    “老大,你剛剛受了那麼重的傷,還是躺著吧,不要起來了。”

    文星魂衝莫香兒一笑。

    “我沒事兒。”

    文璋和柳娘環娘也投來關切的目光,正想阻止文星魂下床,就聽朱丹溪開口說道。

    “他呀,他受那點傷根本就算不得什麼,對他來說,就如同是被小螞蟻咬了那麼一下下而已。”

    朱丹溪的話不禁讓眾人驚愕不已,他們都是親自看到文星魂胸口那巨大的傷口和染紅了好大一片衣服的鮮血的,這怎麼可能算是像小螞蟻咬了一口那麼簡單。

    文星魂見大家不明所以,便示意站在門口的朱丹溪把房門關上,還留在屋子的人,除了莫家姐妹,文家姐妹,就是朱丹溪和文璋了,他便如實相告。

    “我今日原本打算是要去一趟皇宮,可那南宮無邪自打我一進入大都,就把我盯得死死的,想必他的目的和我相同,既然現在這都是自家人,我也不妨告訴大家。”

    文星魂頓了頓,繼續說道。

    “皇後遇刺身亡,我一點也不關心,我關心的是南宮無邪為何會刺殺皇後,並且還留在大都當中不肯離開,還在九天崖的時候,我就接到密保,說是南宮無邪之所以待在大都不肯離開,是得到了關於梵天太玄經的線索,所以我便和朱兄弟商量著設下了這個局,香兒冰兒,現在你們知道我為何要帶著你們往鳳舞樓經過了吧,其實那韓玉研,早就已經是朱兄弟的弟子了,她與朱兄弟一樣醫術精湛,熟悉人身體的每一個組成部分,所以她那一刀,雖說是刺中我胸口,卻傷無大礙!”

    文璋緩緩的點了點頭。

    “所以,你是想讓南宮無邪放下戒心?”

    “沒錯,隻有這樣,他才能安心的去幫我把我想要的東西給找出來。”

    “你這孩子,這樣做也太冒險了,萬一那刺傷你的人把握不好,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文環娘對這個剛見麵的侄子,可真是又愛又恨,愛的是他聰明睿智,膽大心細,恨的是也太不拿自己的身體當一回事兒。

    “既然你想讓那南宮無邪幫你把東西找出來,你又為何還要親自進宮?”

    “四爺爺有所不知,除了那梵天太玄經是我的目標之外,還有當今皇上的妹妹,祥哥剌吉公主!”

    文星魂的話,越來越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難道說祥哥剌吉,也與那梵天太玄經有關?”

    文星魂一提到祥哥剌吉公主,文璋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不正常。

    “這我倒是不清楚,不過有這種可能。”

    “朱丹溪,你個王八蛋,你給我滾出來!”

    門外,突然傳來一個焦急的聲音,眾人循聲望去,卻是哥舒無敵。

    “說,你個混蛋究竟是何居心?”

    哥舒無敵不由分說,衝進來抓著朱丹溪的臉皮就是一陣狂撓,似乎是想要將他的假麵具給撕扯下來。

    “哎呀,你別扯,你別扯了,再扯我肉都給你扯下來了。”

    朱丹溪被哥舒無敵一陣亂抓亂撓,頓時臉上就多了幾道血紅的抓痕。

    “我女兒是不是被你所騙,去了什麼狗屁武當山。”

    “什麼?她果真去了武當山?”

    “說,你為何要騙我女兒去武當山?”

    “哎呀,都怪我,怎麼會這樣,我原本隻是想看看你女兒和莫家這兩位姑娘到底誰對神尊更真心一點,卻不想她還真要去武當山拿七絕五香丹啊。”

    文星魂狠狠的瞪著朱丹溪,心說叫你小子多事兒,這下搞出事兒來了吧。

    “你先不要著急,慢慢說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哥舒無敵雙目圓瞪,惡狠狠的盯著朱丹溪。

    “剛才我突然發現小女雨寒不在這房間當中,頓覺奇怪,小女對神尊仰慕已久,見神尊受傷更是傷心不已,我這個做爹的看在心,自然知道她是對神尊動了心,可我也多次提醒於她,要記得自己什麼身份,我這山野匹夫的女兒,哪敢高攀神尊……”

    朱丹溪已經看出,這哥舒無敵是要再文星魂麵前好好為女兒說說好話,好討得文星魂的歡心,可這老小子太不是個東西,一進來就又抓又撓,害得自己臉上被他抓出好幾道血紅的印子,現在還在火辣辣的疼著。

    哼,你不仁,可不要怪我不義了,原本自己那一番話導致哥舒雨寒出走武當山,倒是給你家女兒創造了一個絕佳的表現機會,你卻還要來怪我,我定不讓你得逞。

    “喂喂喂喂喂,老爺子,扯遠了啊,扯遠了,神尊問的是你女兒去武當山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是怎麼知道的?”

    …………

    那日,哥舒雨寒把朱丹溪對她說的那番話,全都轉述給了哥舒無敵聽,並據實告知哥舒無敵,自己喜歡文星魂,想請父親幫她。

    哥舒無敵與女兒商議良久,於是定下計策,想來九天神尊在江湖上的朋友眾多,大都當中也不少,就如那文璋還有朱丹溪,都不是泛泛之輩。

    想要救得他的性命,哪需要去什麼武當山找療傷的神藥?

    “爹爹,你的意思是?”

    “這樣,你假意前去武當山尋藥,出了城就找個地方先住下來,想必神尊很就會醒來,等他一醒來,我就跟他說你為了他強闖城門出城往武當山去了,神尊定會派人將你追回,這時候我再派人給你送信,你收到信後就順著官道一直往西南方向走,那是去武當山的路,然後裝作巧遇神尊的手下,再跟他一起回來,大事可成。”

    “就這麼簡單?能騙得過他們嗎?”

    “這樣,這大都城西城門的守城將軍,為父與他有些交情,我去與他打個招呼,你到時候就從西城門闖出去,而且還要把動靜鬧得大一點,讓所有人都知道,如此一來,就算神尊聰明過人,也難看出這是我們父女間演的一場戲,隻要讓神尊對你刮目相看,讓他看到你對他的真心,我想,事情就成功一半了。”

    …………

    哥舒無敵回想當時自己和女兒的這出計謀,不禁覺得成功就在眼前,可這些事情,他又那會真的說出來。

    “我就是剛才沒見到我女兒,便出去找人打聽,外麵的兄弟說方才西城門那邊有個姑娘打傷了守城的將軍闖出城去,我就懷疑那人便是雨寒,果不其然,待我去她房間當中一看,就發現了這個。”

    說著,哥舒無敵從懷中掏出一封信來。

    “那上麵寫的什麼?”

    朱丹溪問到。

    “你自己看吧!”

    “爹爹在上,女兒不孝,女兒自打那日鬼哭嶺中與神尊相遇,便被其英俊的外表,英雄的氣概,還有那高超的武藝所迷倒,發誓此生非神尊這樣的英雄人物不嫁,可天不遂人願,今日神尊深受重傷,朱先生說唯有那武當派的七絕五香丹能救神尊性命,所以女兒必須去那武當山,為神尊取回七絕五香丹,無論神尊心中是否有我,我也要盡力去挽救他的性命,也不枉我與他相識一場,勿念,待我拿到那七絕五香丹便會火速趕回。”

    朱丹溪將那信中的內容給念了出來,眾人皆是目瞪口呆,隻有哥舒無敵暗自得意。

    

Snap Time:2018-01-23 08:27:08  ExecTime:0.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