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三十四章哥舒雨寒出走武當

  
  冬日的大都城,異常寒冷,特別是今年本來就比往年更加寒冷,守城的兵士一個個瑟瑟發抖,瑟縮在城牆上。
  “王二狗,聽說你家媳婦昨天生了?”
  “是啊,生了個大胖小子。”
  王二狗一臉幸福,臉上的笑容如同一朵燦爛的小花兒。
  遠處,傳來一陣淩亂的馬蹄聲。
  “兄弟們注意點,看看是什麼人這大半夜的竟然還在騎馬。”
  “將軍,那人好像朝城門來了。”
  “給我攔下!”
  哥舒雨寒自腰間抽出軟劍,把那韁繩一扯,馬兒長鳴一聲便停在了當下。
  守城的兵士們見來者不善,趕緊將丟在一旁的兵器拿起操在手中,守城的將軍大喝道:
  “什麼人?還不下馬受降更待何時?”
  哥舒雨寒眉頭一皺,回應了一聲。
  “我有急事兒必須馬上出城,不想死的就把城門給我打開。”
  守城將軍哪見過這麼橫的主兒,平日奡N算是大都城的商賈巨富,達官貴人,也對他這守城的將軍禮讓三分。
  “荒唐,這城門豈能你說開就開,小姑娘,我看你不像是壞人,不如就此離去,本將軍定不會為難於你!”
  “得罪了!”
  哥舒雨寒一跨馬,那馬兒嘶叫一聲忽的朝城門衝了過去,守城將軍趕緊往邊上一閃,手中的槍已經丟了出去,那槍不偏不倚,正插飛馬的喉嚨,飛馬撲通一聲趴到了地上,哥舒雨寒卻是憑空而起,軟劍的劍鋒朝著守城將軍就刺了過去。
  哥舒雨寒這一招出得突然,守城將軍沒想到她一個孱弱女子竟然武功如此厲害,是自己大意了,若非如此,就算這女子著實武功不錯,也決計不是自己的對手,可現在人家的劍已經架在自己脖子上了,哪媮晹釩嵼洩瑣鷛|。
  “開城門,否則我就殺了他!”
  兵士們頓時便慌了神,他們何時見過這番光景,將軍被人家拿劍挾持著,隻要人家稍微一用力,便能血濺當場。
  這守城將軍看來也是久經沙場,雖說命已經到了別人的手上,卻也是不卑不亢。
  “不能打開城門!”
  守城將軍對著手下爆喝一聲,轉身毫不示弱的盯著哥舒雨寒。
  “你敢和我再打一次嗎?若是你還能剩我,我便放你出城!”
  “閉嘴,你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若不是剛剛的出其不意,我哪有勝過你的機會,你休要逼我殺了你!”
  哥舒雨寒竟然急得眼淚都下來了,說話已經帶著哭腔。
  “姑娘,闖關出城可是大罪,若是來日被抓回來,那是要被滅九族的,你可要想清楚!”
  “你再不讓他們打開城門我現在就滅了你!”
  哥舒雨寒嘶聲力竭,握著寶劍的手也開始發起抖來,守城將軍的喉嚨處已經冒出點點血紅。
&ems; “你不要衝動,你告訴本將軍,你為何要深夜闖城門出城,隻要你給本將軍一個合理的解釋,本將軍可以放你出城。”
  “混蛋!”
  哥舒雨寒沒了耐心,一劍刺向守城將軍的大腿,她之所以沒有直接殺了他而是刺他大腿一劍,是因為如果殺了這個軍官,那麼她就真的別想出城了。
  那將軍發出一聲慘叫,雙手捂住自己的傷口,冷汗刷的一下就下來了,他沒想到這女子竟然真的敢動手傷他,原本他以為這隻是哪家叛逆的姑娘想要離家出走或是與人私奔,絕不會膽子大到敢殺守城的將軍。
  “開不開,我數到三,你若再不打開城門,我下一劍定取你狗命,一,二……”
  “開!”
  守城將軍終於堅持不住,哥舒雨寒整個一瘋子,如若再不開怕是她真的會要了自己的命。
  驚呆了的兵士們趕緊打開了城門,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給我牽匹馬過來,!”
  “哦,好!”
  王二狗趕緊丟了手中的兵器,前去牽馬。
  片刻之後,哥舒雨寒縱身上馬駕的一聲,便衝出了大都城的順承門,朝著官道一路向著西南飛奔。
  …………
  九天崖,絕倫宮。
  九天絕倫宮自神尊以下,分烈火旗,寒冰旗,百花旗,聖獸旗,四主旗下分為八個總壇,六十四個分壇,每個分壇下又分數個分舵,全國上下共有四百四十八個分舵。
  四大旗主分別是烈火旗旗主歐陽定,寒冰旗旗主陽頂天,百花旗旗主郭大路,聖獸旗旗主風無涯,除了新晉的旗主歐陽定之外,其餘三人全都是歐陽縉雲在世時就已經任命的,三年前烈火旗老旗主肖瀟瀟突然從烈火旗總壇失蹤,九天絕倫宮眾人尋之不得,無奈之下文星魂才任命老神尊的兒子歐陽定為烈火旗旗主。
  “神尊對歐陽定過於信任,我九天絕倫宮長此下去,恐會生變啊。”
  郭大路意味深長的看著跟他圍在一張桌子上正在喝著熱酒的陽頂天和風無涯。
  “神尊是覺得老神尊將神尊之位傳給了他,所以他覺得自己對歐陽定虧欠太多,才會破例提拔他為烈火旗旗主,若是論資排輩,怎麼也輪不到他歐陽定來做這個總旗主。”
  一直以來,陽頂天都對歐陽定做了烈火旗的旗主感到十分的不滿。
  “陽兄啊,你也不要這麼說,神尊之所以有這樣的安排,那也是出於多方麵的考慮,老神尊傳位給神尊之時想必二位也清楚,歐陽定雖不敢對老神尊的安排有什麼不滿的情緒,心堳o是十分記恨老神尊和神尊的。”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神尊才不該輕信歐陽定,如今整個九天絕倫宮的大部分力量都握在他歐陽定的手上,而現在神尊又不在九天崖,若是生出變故,我等如何應對。”
  郭大路一拍桌子,桌子上放著的幾隻酒杯險些掉落到了地上。
  “郭兄,你看你,一說起這事兒你又要激動,來,消消氣,消消氣,雖說那歐陽定做了烈火旗旗主,但是他要想翻起什麼大風大浪,還得問過我們幾個不是?”
  郭大路瞪著牛大的眼睛,想想風無涯說得也對,單憑歐陽定自己的力量,想要鬧出什麼動靜來確實是不大可能。
  “但是也絕對不能大意,神尊太過信任歐陽定了,這樣下去遲早要出事兒。”
  “知道,知道,等神尊回來了我們一起去跟他說,神尊雖說年輕卻並不糊塗,相信他能明白這其中的道理的。”
  “目前看來,也隻有這樣了!”
  郭大路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門外的歐陽定,瞧瞧的離開了,三人的談話他聽得清清楚楚,歐陽定咬牙切齒,暗自在心中咒罵自己那糊塗的父親歐陽縉雲。
  回到烈火旗,歐陽定大發雷霆,把大廳堣j大小小的東西摔得是亂七八糟,手下和丫鬟們躲在門外七嘴八舌,議論紛紛,誰也不知道旗主為何會突然狂性大發。
  “歐陽縉雲,你個老糊塗,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將九天絕倫宮交到一個外人手堙A你個老混蛋,你把我坑得好慘你知道嗎?我歐陽定,作為你老神尊的兒子,如今卻要看人臉色,看文星魂那小子的臉色也就罷了,別人也敢瞧不起我,一個個都瞧不起我歐陽定,都是你,這一切都是你歐陽縉雲造成的!”
  …………
  大都,奇香園。
  兩個三十歲左右的婦女,在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引領之下,來到了奇香園。
  走到奇香園門口,少年衝著園內學了兩聲鳥叫,不多時,文璋親自打開了園門。
  “來了,隨我進屋。”
  少年將柳娘環娘帶來,路上隻說是先生有急事兒找她們,具體是什麼事兒呢,少年隻字不提,叔叔有事兒找,柳娘環娘自然不會推辭,當年父親遇害,若不是叔叔從中周旋,姐妹倆怕是早已不在人間。
  “叔叔,到底出了什麼事兒?”
  柳娘非常好奇,按理說雖然此前文璋也經常找她二人前來奇香園議事,卻沒有一次是大晚上的,更何況是如此寒冷的冬天晚上,在外麵行走若是走得慢了,怕是都能被凍成冰棍。
  環娘也一臉疑惑的看著文璋,文璋表情有些焦急,環娘柳娘知道,若非十分重要的事情,叔叔也不會急成這般。
  “你們還記得當年在行軍途中你們那失蹤了的哥哥嗎?”
  柳娘環娘驚訝無比。
  “叔叔有了哥哥的下落?”
  “那倒不是,是他的兒子,現在九天絕倫宮的神尊,我們大哥唯一的後人,文星魂。”
  柳娘環娘瞪大了雙眼,環娘當先衝進了房間當中,莫冰兒莫香兒姐妹正焦急的守在床頭,朱丹溪坐在一旁默默無語,見此情形,環娘自然知道文星魂肯定是躺在床上的那人了。
  “星魂!”
  環娘衝到床前,看著昏迷不醒的文星魂,激動之情溢於言表,她竟渾身發抖,說不出一個字來,她努力的平複自己的心緒,轉過身文文璋。
  “叔叔,他果真是哥哥的後人?”
  文璋點了點頭。
  “我曾親自去過梵淨山,那李道長親口告訴我,星魂就是大哥的親孫子,你們那失蹤的哥哥的兒子。”
  柳娘也跟著叔叔走進了屋內,一進門,她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她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朱丹溪,又看了看莫香兒和莫冰兒,卻又不覺有何不妥。
  柳娘仔細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這件事情太不平常,哥哥的兒子,柳娘記得哥哥當年失蹤之時並未婚配,何來的兒子。
  “叔叔,哥哥當年!”
  柳娘欲言又止,近日關於九天絕倫宮宮主,九天神尊夜闖皇宮殺死皇後的消息,她也曾聽說過那麼一點,難道就是這少年,入宮殺了當今皇後?
  一時半會兒這複雜的事情也無法理清楚,還是先將他救醒再說吧,無論此人是不是哥哥的兒子,他敢闖入皇宮刺殺元朝皇帝,就是文家人甚至宋人人人都應該去敬佩的大英雄。
  柳娘走進床前,翻看了一下文星魂的眼皮,稍微鬆了口氣。
  “看來應該並無大礙。”
  文星魂心中暗道不好,也不知這二人是不是果真就是自己的親姑姑,可無論是與不是,若是這二人也精通醫術,豈不是自己精心策劃的事情就要露餡。
  

Snap Time:2018-10-16 08:10:32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