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三十三章文璋奇香園露真容


    黑衣人挽起袖子口中念念有詞,莫冰兒聽不清楚他念叨的是什麼,此刻也沒有心思去細聽,莫香兒毫不含糊,掏出身上所有的鋼珠劈啪啦的一陣狂轟亂打。

    “冰兒,走!”

    姐妹倆一左一右,駕著文星魂就往外衝。

    黑衣人皺了皺眉,也沒有說話,一股強大的旋風憑空而起,將那周遭的一切盡數卷了進去。

    “好深厚的功力!”

    南宮無邪看得清楚,那黑衣人如此深厚的功力,怕是不在自己之下,可是能有如此功力的人,誰會前來相救文星魂?要知道,九天絕倫宮在江湖上絕對算是臭名昭著,沒有哪個名門正派會願意與之為伍。

    難道是梵天觀的李道長?不可能,李道長一直在黯夜銷魂穀的監視之下,想來也是來不了的,莫非是少林寺的圓覺大師?也不像,少林寺自詡名門正派,不可能和九天絕倫宮扯上瓜葛,張三豐?也不大可能,武當派向來和九天絕倫宮界限劃得很清,張三豐不可能來趟這趟渾水,還能有誰?南宮無邪盡然想不出一個可能來。

    隻是片刻之間,那蹲在房頂,院牆等地的弓箭手們,就被這陣怪異的旋風吹得東倒西歪,戰力全失,安南十八騎終於算是找著一個空擋,跟在莫家姐妹身後逃出了兵馬司的大門。

    黑衣人看著地上的屍橫遍野,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那些都是文星魂剛剛從大牢當中救出來的人,卻轉眼之間全都丟了性命。

    莫冰兒和莫香兒已經架著文星魂走遠,黑衣人收了手中的勁道,對南宮無邪說道。

    “年輕人,老夫送你一句話,善惡到頭終有報,望你不要作繭自縛才是。”

    “老家夥,你究竟是誰,有本事留下你的名號來!”

    南宮無邪咬牙切齒,眼看已經到手的文星魂,竟然被這老頭搶走,他心有不甘,但他卻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武功,絕不是這老頭的對手。

    莫家姐妹扶著一動不動的文星魂,剛闖出兵馬司的大門,便再次遇上朝這兒趕來的一群人,莫香兒都想罵娘了,心說這南宮無邪手下的走狗還真是挺多,正要出手,來人突然開口。

    “莫姑娘,神尊怎麼了?”

    莫香兒這才注意到,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們在雷公壇救出來的哥舒雨寒,再看她身後,果然都是在在雷公壇村見過的,雖然有一些生麵孔,莫香兒隻當那是昨晚在雷公壇村天黑沒看清楚的了。

    莫冰兒隻是不停的流著眼淚,一語不發。

    一個長胡子的青年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讓我看看。”

    莫香兒警覺的看著這人,莫冰兒一臉驚訝,但是她立刻就平靜了下來,有這個人出現,老大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

    “這位是江湖人稱醫死不醫活的朱丹溪朱神醫。”

    莫香兒一臉疑惑。

    “醫死不醫活?”

    朱丹溪笑了笑道:

    “這都是江湖朋友隨便給起的一個名號,讓莫姑娘見笑了,讓我查看一下神尊的傷勢吧!”

    莫香兒雖然不情願,卻也不敢拿老大的生死來開玩笑,再說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讓他瞧瞧也是唯一的選擇了。

    朱丹溪伸出一個手指搭在文星魂的手腕上,眉頭一時間擰成了一股繩。

    “神尊髒器受損,幸得他功力深厚,護住了心脈,但是也必須馬上救治,否則後果難以預料。”

    “跟我走吧,。”

    是剛才的黑衣人,不知何時他已經來到眾人跟前。

    “您是誰?”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必須馬上找個安全的地方給星魂療傷。”

    從黑衣人的口氣中,莫冰兒聽出這人對文星魂視乎十分關心,沒有別的辦法,隻能如此了,況且如果這人有惡意,他也不會出手相救。

    哥舒雨寒等在雷公壇村見過的人,不知是何原因來了大都,還有朱丹溪,莫冰兒雖然認得此人,知道他是老大的摯友,卻也不知道為何他也會出現在大都,更不用說這神秘莫測的黑衣人。

    跟著黑衣人七拐八拐,不知道在大都城中轉了多久,黑衣人突然停在了一個叫做奇香園的院子門口。

    黑衣人走上前去敲了敲門,過不多時,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打開了院門。

    “什麼人?”

    “是我,開門,有人受傷了。”

    “哦!”

    看來這黑衣人和這家院子的主人定然是舊相識,而且關係匪淺,隻憑一句話就給他打開門這一點就不難看出。

    “,背他進來。”

    從遇見這些人開始,哥舒無敵就主動把文星魂給背在了背上,他是一個有恩必報的人,在雷公壇如果沒有文星魂冒死為他們拿到解藥,恐怕他整個鬼哭嶺的人已經全都喪命在那沼澤劇毒當中了,還有那天雷陣,不是安南十八騎帶路,他們如何走得出來。

    上百個人,就此擠進了這個不大的院子當中,黑衣人取下臉上的黑布,這才將真麵目展現了出來。

    此人五十歲出頭,相貌堂堂身材偉岸,特別是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讓人望而生畏。

    開門的少年趕緊將大門關上,又上了門閂,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我說先生,你不是早就說過不再過問江湖之事的嘛?今日為何?”

    “住嘴,去請你柳姑姑環姑姑,就說我有急事兒找她們。”

    “現在?先生,現在可是大半夜的!”

    “去!”

    “去就去!”

    少年有些不高興,卻也不能違背先生的意思,隻好重新打開大門鑽了出去。

    “這位英雄,請將星魂背到這屋來吧!”

    哥舒無敵點了點頭,將文星魂背進了黑衣人所說的房間。

    莫家姐妹和哥舒雨寒緊跟其後,再後麵的人就再也擠不進來了,房間太小。

    “朱先生,麻煩你了,我先去將他們安頓一下,這一下子來了這許多人,若是鬧出太大動靜,怕是還會徒生事端。”

    朱丹溪對他點了點頭,就對莫家姐妹說。

    “莫姑娘,還麻煩你去打一盆清水過來,我要為神尊清理傷口。”

    莫冰兒莫香兒同時答道。

    “好,我這就去。”

    朱丹溪有些尷尬,他隻是叫莫姑娘,卻忘了這兩人本就是親姐妹,一叫莫姑娘,居然兩人都以為是在叫自己。

    “還是我去吧!”

    站在一邊的哥舒雨寒,自覺這沒什麼她能插得上手的,又想要為文星魂做點什麼,於是主動請纓。

    “好,不過要!”

    “嗯,我知道了!”

    哥舒雨寒離開,朱丹溪又看了看莫家姐妹和哥舒無敵,皺了皺眉。

    “你們三人可以出去一下嗎?我要為神尊檢查一下傷勢。”

    “你檢查傷勢就檢查傷勢,為何卻要我們出去?”

    莫香兒有些極不情願。

    “這個,是我們行醫之人的秘密,所以,還請莫姑娘你體諒!”

    莫冰兒知道朱丹溪和老大關係並不一般,定然不會對老大有所不利,於是便拉著姐姐的手對姐姐說道。

    “走吧姐姐,沒有人打擾,朱神醫才能靜下心來為老大療傷。”

    莫香兒無可奈何,況且他也希望老大早些醒來,故而隻好跟妹妹一起出門,哥舒無敵亦緊跟其後,出去之後還自覺的把門給帶上了。

    “好了,都走了,你也別裝了。”

    文星魂緩緩的睜開眼睛,瞄了朱丹溪一眼。

    “不錯嘛,朱神醫,你隻教了她一天就刺得這麼準,險些真的要了我這條小命。”

    “神尊說笑了,也幸得那姑娘天賦異稟,其實我隻教了她不到一個時辰。”

    “你……”

    文星魂無奈的搖了搖頭,放低聲音對朱丹溪說道。

    “你這家夥怎麼能夠如此敷衍了事,再怎麼說那也是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就不願和人家多待一會兒?”

    “不是我不願意,是他老爹韓安慶實在是看的緊,我好不容易才找得一個機會接近她,卻也隻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那萬一要她這一刀真的把我給刺死了,你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我告訴你。”

    朱丹溪嘿嘿一笑。

    “那也不錯,說不定你死了別人就會推舉我來做這個九天神尊了。”

    文星魂當然知道朱丹溪是在跟他開玩笑,昨晚他們二人在九天閑人居外的小巷當中見麵,說的就是此時。

    隻是這事兒除了他們二人之外,卻是再沒有任何人知道這當中的秘密了。

    文星魂要假裝身受重傷,擺脫南宮無邪的視線,今夜闖入皇宮去尋找那關於梵天太玄經的下落。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之聲,想是那哥舒雨寒打水回來了。

    “你躺下,不讓一會兒得露餡了!”

    朱丹溪趕緊將文星魂扶躺下,果然莫冰兒推開了門,哥舒雨寒急匆匆的端著一盆水走了進來。

    “他怎麼樣!”

    文星魂傷勢並不嚴重,隻是為了能讓南宮無邪相信,那一刀韓玉妍刺得確實很深,險些傷及肺腑。

    這倒也不怪韓玉妍,能在一個時辰的時間學會那一手,而且還有那樣的魄力何膽識在那麼多人麵前刺文星魂一刀,這姑娘也實屬不易。

    朱丹溪見哥舒雨寒如此關心文星魂,還有站在門口不停張望的莫家姐妹,不禁想著小子果真是豔福不淺,卻是不知道這幾個姑娘誰更對文星魂用心一些,莫不如我來考驗考驗她們。

    “神尊傷情不妙啊,我又是遠道而來,未曾帶有療傷的靈藥,卻不知當如何是好。”

    哥舒雨寒果然著急起來,門外的莫香兒更是一下就衝了進來,莫冰兒卻是靜靜的站在門口黯然淚下。

    “那怎麼辦,你不是神醫嗎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朱丹溪暗叫好笑,信口胡謅。

    “我聽說那武當派當中,有一種能夠療傷的神藥,喚作七絕五仙膏,此藥甚是奇特,據說能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對於一般的傷情修複,更是奇效無比,若是能得此良藥,那神尊的傷勢便能火速痊愈。”

    文星魂都想罵人了,無奈做戲就要做全套,他隻得繼續裝下去。

    莫香兒皺了皺眉,此處與武當山相聚千,這一來一回怕是就得一月有餘,如何能夠救得老大傷勢。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朱丹溪賤兮兮的眯著眼睛搖了搖頭。

    

Snap Time:2018-01-23 08:26:39  ExecTime: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