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二十八章為太子張送好禮


    大都,九天閑人居。

    文星魂微微睜開雙眼,外麵已然是天光大亮,莫冰兒正坐在床前的凳子上打著盹,桌子上放著一個臉盆,想是莫冰兒早已為文星魂打來了洗臉水,隻是看文星魂還未醒來,就放在桌子上自己也打起盹來。

    文星魂慢慢起身,走到莫冰兒身邊,將一張毯子披在她身上。

    洗過臉,文星魂正打算推開門把洗臉水倒掉,就見馬一風帶著兩個丫鬟正站在門口,差點一盆洗臉水潑到他們身上。

    “神尊,您起來了!”

    “嗯!你在門口作甚?”

    話剛出口,文星魂就看見那兩個丫鬟手中端著的臉盆,便什麼也明白了過來。

    莫冰兒被他們的說話聲驚醒,抬起頭來卻見文星魂已經起床,她趕緊站起來想要過去給他洗臉,這才發現自己身上蓋著的毯子,心中頓時暖意橫生,她知道,這毯子必是老大給自己蓋上的。

    再一看桌子,哪還有臉盆的蹤跡,她這才發現那臉盆此刻正在文星魂手中端著,莫冰兒趕緊走過去將那臉盆接了過來。

    “你醒了!”

    莫冰兒一臉尷尬,自己本來是給老大洗臉的,卻不想趴在桌子上就睡著了。

    “老大,我……”

    莫冰兒想要解釋,文星魂打斷她的話說道。

    “無妨,你也是太累了,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馬一風怎會看不出文星魂已經洗過了臉,他靈機一動,趕緊吩咐身後的丫鬟。

    “你們兩個,還愣著幹嘛,還不伺候莫姑娘洗臉!”

    丫鬟正要行動,莫冰兒說道。

    “我已經洗過了,你們先下去吧!”

    想來馬一風這麼早等在門外,絕不僅僅是為了給老大端來一盆洗臉水那麼簡單,莫冰兒懂事的端著洗臉盆走出房間,倒了臉盆中的水,便去了隔壁的房間。

    “馬舵主,你這一大早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是,神尊,那國公府的張,久聞神尊大名,一直想與神尊見上一麵,這不今日他聽說您到了這,一大早就準備了些許禮物,說是要獻給神尊!”

    “張圭?他是什麼人?”

    “噢,這張圭乃是前齊國公張弘範的兒子,當朝的三品大員平章政事!”

    張弘範之子,文星魂怎會忘記,自己的祖父文天祥,當年就是為張弘範所擒,如今張弘範的兒子來找自己,卻不知所為何事。

    “他在何處?”

    “稟神尊,我讓他在後花園中等候。”

    “你沒有問他為何要來見我?”

    “這個倒是沒有。”

    文星魂若有所思,他倒想要看看張圭找他,卻是為何。

    “帶他來見我吧!”

    “是!”

    馬一風轉身離開,文星魂回到屋,過不多久,馬一風帶著張圭匆匆趕來。

    “在下張,久聞九天神尊武功蓋世,英雄少年,今日有幸得此一見,實乃三生有幸。”

    張早就聽說過九天神尊是個年紀輕輕的青年,卻不想居然這麼年輕,原本他以為文星魂最起碼也是三四十上下,否則怎麼做得那九天絕倫宮的神尊。

    張站在門口拱著手,彎著腰,文星魂卻也不聲不響,就那樣定定的看著他。

    文星魂不開口,張隻好一直拱手彎腰站在那,心中卻是已經想要罵人了,你這小子好生傲慢,我堂堂朝廷正三品的官員跟你問好,你卻理也不理。

    場麵十分尷尬,馬一風想要提醒一下文星魂張在跟他問好,終於還是放棄了。

    他知道文星魂是故意不理張的,如果自己這個時候開口說話,萬一惹怒了文星魂,那可是得不償失。

    九天神尊在整個九天絕倫宮,就如同朝堂上的皇帝一般,手握所有九天絕倫宮下屬的生殺大權,更可怕的是他的武功,馬一風作為九天絕倫宮大都分舵的舵主,自然是見過文星魂出手的。

    “你,就是張弘範的兒子?”

    文星魂明知故問,張一臉茫然,他不知道文星魂如此一問是為何意,卻也乖乖回答。

    “正是!”

    文星魂也不叫他進屋,也不叫他起身,就讓他拱著個手站在那,張圭心中怒火中燒,卻也不敢有半分動作。

    他自然知道,能夠輕而易舉闖入皇宮殺了皇後,想要他的命,那也隻是看人家願不願意額事情?

    “說吧,找我所為何事!”

    不管了,既然他已經問我找他何事,想來我進去他也不會再說什麼,張圭起身便一隻腳踏進屋,一邊走,一邊麵帶微笑的說道。

    “在下此來,是來給神尊送禮物來的。”

    “喔,是何禮物,拿出來我瞧瞧!”

    文星魂聽他說禮物,假意裝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他倒想看看張圭到底會給自己送何禮物,若是這禮物還不錯,那自己收下又有何妨。

    張圭淡淡一笑,心道果然,不論他是九天神尊亦或是誰,也不會拒絕送上門的好處,可他卻是不知道,文星魂喜歡收禮物是真,但收了禮物卻不見得什麼事情都會答應。

    “稟神尊,在下的一個門客,近日從波斯小國一個珠寶商人處,帶來了一顆名叫光明之山的稀世寶鑽,據說此寶物原產於天竺國可拉礦山,此鑽一經挖出來,便引起天竺王室之間的爭奪,據一個天竺得僧人說,此鑽千年難得一遇,得此鑽著可得天下。”

    “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張大人堂堂朝廷三品官員,竟也會信這無稽之談,若是得此鑽石可得天下,你張大人又怎麼舍得將它送我。”

    張圭一臉諂媚的笑容,莫冰兒何莫香兒姐妹倆人靠在隔壁房間的牆角聽著這邊的一切,她們知道這張圭今天,定然是要被老大給戲弄一番了。

    “神尊有所不知,我張乃是俗人一個,更是胸無大誌,怎配擁有此物,非得神尊這樣的英雄人物,方可配得上那寶物的絕世芳華。”

    啪啪兩聲響,這是張圭在拍自己的巴掌示意外麵的人進來,文星魂早注意到門外,已經站著好幾個人影。

    幾個穿著暴露,美豔動人異域女子,一個接一個的走了進來,乍一看,倒是別有一番風景。

    “見過神尊大人!”

    隔壁的莫香兒眉頭一皺。

    “這張圭不會也要學那韓安慶,把她女兒送給老大當禮物吧!”

    可是又一想,這是好幾個女子的聲音,這張圭怎會同時生出好幾個女兒來送給老大。

    “冰兒,走,瞧瞧去!”

    莫冰兒當然看得出,姐姐這是吃醋了,她又何嚐不是,在聽見那幾個女子聲音的時候,她已猜到張圭的禮物到底是什麼了,可她對老大十分了解,隻怕張圭的下場,會比韓安慶還要慘上許多。

    “當然,這鑽石隻是其中一寶,還有這第二寶,這幾名女子乃是我那門生在波斯國精挑細選而來,可以堪稱是極品中的極品,與我中原女子比起來,卻是別有一般滋味!”

    文星魂的目光,速在那幾個女子身上掃過,果然不出所料,這王八蛋說什麼獻寶,卻是沒安好心。

    莫香兒不知什麼時候衝了進來,一腳踢在張圭屁股上,張圭哪想到會突然生出這等變故,一不小心直接被莫香兒踹得趴在了地上。

    “什麼人踹我?”

    文星魂其實早看見莫香兒進屋來了,馬一風當然也有看見,隻是文星魂不動聲色,馬一風也不敢給張圭提醒。

    莫香兒眼睛瞪的老大,像是要一口把張圭給吃掉。

    “好你個老王八蛋,姑奶奶我忍了你許久,你這臭不要臉的老色鬼,居然想以美色來迷惑我們老大,看姑奶奶不要了你的狗命。”

    莫冰兒站在門口忍不住想要笑,終於還是忍住了,姐姐好不容易忍了那麼久,可真是難為她了。

    文星魂微笑著看著莫香兒把張圭從地上拉了起來,又是一巴掌向張拍了過去,他當然知道莫香兒不會真的要了張的命,至多也就是被她修理一頓。

    至於那波斯來的美人,文星魂並不在乎,隻是張所說的鑽石,他倒想先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樣子,興許拿來送給莫冰兒,是個不錯的選擇。

    莫香兒一耳光過去,張躲閃不及,臉上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

    “嘿,我說哪來的這瘋丫頭!”

    張想要發作,舉起手來就要還手,文星魂咳嗽了一聲,張大驚,趕緊將手放了下來,張哪受過這種侮辱,心中怒火不由得騰一下就升了起來,可礙於文星魂在此,卻也不敢發作,特別是文星魂的那一聲咳嗽,那明顯是在提醒他別想輕舉妄動。

    俗話說得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好漢不吃眼前虧,這文星魂武功高強而且他的九天絕倫宮實力強大,隻要他跺跺腳,便能要了自己的命,張哪能想不通這個道理。

    “打得好,打得好,在下不該擅自揣測神尊的心意,該死,實在是該死!”

    張突然把舉起的手打到了自己臉上,文星魂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若不是因為祖父當年是被這張的父親所擒,還送給了忽必烈,文星魂絕不會覺得羞辱一下張心情如此之好。

    雖然已經如此,可文星魂卻也還沒有能夠完全解氣,他恨不得挖出那死了的張弘範,將他挫骨揚灰。

    “張大人,說說吧,你今天來找我,不會就是給我送寶物和美人的吧,也罷,寶物和美人,本尊全都收下,現在說說你的事情吧。”

    送上門的好東西,不要白不要,文星魂哪會跟他客氣,至於他的要求,那還得看自己高不高興滿足他了。

    

Snap Time:2018-01-24 10:03:22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