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三章木瓦郡主負氣離開(18-04-21)      第一百七十二章神尊郡主再次相遇(18-04-21)      第一百七十一章神尊喝茶偶遇山賊(18-04-19)     

第二十六章聖姑真身世初揭曉


    果然不多時,下人們就端來了熱騰騰的飯菜,莫香兒看得直流口水,按說她也的確是餓得極了,直接動手就抓了一塊雞腿到手啃了起來。

    “嗯,老大,味道還不錯,你也吃,趕緊的!”

    文星魂和莫冰兒雖然肚子咕咕叫,卻還是十分注意自己的形象,若是沒有馬一風在場,說不定文星魂和莫冰兒也會如莫香兒一般,直接動手抓了。

    馬一風親自將一雙白玉的筷子遞給了文星魂,又給莫冰兒和莫香兒送上了筷子。

    “神尊想必也餓壞了,現在天色太晚,屬下這食材又不多,還請神尊將就著吃一頓,等天亮了屬下馬上派人去買些上等的食材,好好給神尊接風。”

    “馬舵主不必客氣,本尊此次來大都是有事兒要辦,可不是打算來把你們大都分舵給吃窮的喲。”

    馬一風說是食材不多,其實這一桌子的飯菜那是相當的奢華,不但菜色不比鳳舞九天樓那一桌子遜色,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最重要的是準備這些菜肴馬一風隻花了半個時辰不到。

    而韓安慶準備那做飯菜雖然也十分豐盛,卻足足花了一個多時辰,從這,便足見九天閑人居和鳳舞九天樓比起來,高了好幾個檔次,能隨時準備著這麼多的食材,可不是一般的小地方能夠有的。

    文星魂拿起筷子正準備吃,卻注意到韓玉研自打進屋後就一直乖乖站在一旁,不由得心生憐憫。

    “你也坐下來吃一點把。”

    韓玉研受寵若驚,她沒想到自己不但能夠進入以前想了無數次的九天閑人居,竟然還可以在這吃飯,而且是跟九天絕倫宮的神尊一起,平日父親見了都要對他以禮相待的馬一風,竟成了站在一旁伺候他們吃飯的下人。

    飯菜入口,韓玉研隻覺得香味濃鬱,滿口生津,她自小也算是吃遍了山珍海味,卻從未吃到過如此爽口清潤的食物。

    莫香兒隻顧填飽自己的肚子,哪顧得上平常什麼美味,文星魂和莫冰兒也是早就吃慣了各種美食,自然是見怪不怪了。

    隻一刻多鍾的時間,一桌子豐盛的飯菜便被四人給消滅殆盡,吃得最多的當然要數莫香兒,其次平日也算是自認為見多識廣的韓玉研,也吃了不少,她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食物,不知不覺便胃口大開。

    文星魂和莫冰兒隻是吃了個適當,因為有馬一風在場全程陪同,他們二人總是有些放不開,畢竟作為九天絕倫宮的神尊,文星魂可不能在一個下屬麵前狼吞虎咽,當然這個下屬,不能把莫冰兒和莫香兒算在麵,文星魂一直當他們倆是最好的朋友。

    一頓飯吃完,已經可以看見外麵的天空中出現了幾道彩霞,卻是已經要天亮了。

    文星魂吩咐馬一風派人將韓玉研送了回去,還讓送韓玉研回去的人順便把王鯤鵬給帶過來,又給馬一風交代了一下安南十八騎的事情,他擔心安南十八騎對大都不熟悉,怕鬧出什麼亂子來。

    馬一風本來安排了三個房間給文星魂和莫家姐妹,可是文星魂習慣了莫冰兒在身邊伺候,便打發走了那些丫鬟,最後莫香兒也厚著臉皮非要跟老大住一個房間,文星魂無心與她爭論,自己還有事情要去做,便由得她也在自己房間睡下了。

    沒過多久,莫香兒就進入了夢鄉。

    “你也休息一會兒吧,就跟香兒睡一起,我怕她醒來看不見人又會生出事端來。”

    “我不累,你睡吧,我給你們守夜。”

    文星魂走到莫冰兒跟前,一把將她攔腰抱起。

    “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外麵有馬一風的人守著,你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莫冰兒整張臉紅得想個熟透了的紅蘋果,文星魂死死的盯著他的臉,盯得她恨不得找個地洞裝進去,可是她的手卻很自然的摟住了文星魂的脖子,任由文星魂將她放到莫香兒身邊。

    “聽話,你可不能累壞了,你累壞了以後誰來照顧我。”

    莫冰兒輕輕點了點頭,趕緊轉過頭去,不敢正眼去瞧文星魂。

    文星魂微微一笑,替莫冰兒蓋上被子,就走出房間去了隔壁。

    “冰兒,老大對你真好!”

    莫冰兒心中一驚,原來莫香兒根本就沒有睡著,那豈不是,剛剛的一切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姐姐,我,我隻是把他當做主子而已,你不要誤會。”

    莫冰兒自然知道姐姐也喜歡文星魂,她又怎麼會讓姐姐知道文星魂確實對她有點意思,那樣姐姐豈不是會很傷心。

    莫香兒的眼角,悄悄滑落兩顆淚珠,又被她悄悄拭去。

    “點休息吧,老大說的沒錯,你看你肯定是平日經常跟老大在江湖上走動,所以沒有休息好,身子這麼單薄。”

    莫冰兒並不比莫香兒瘦多少,卻也果真是要比莫香兒瘦一些,不過這兩人的胖瘦,卻並不影響她們那能夠迷死萬千少男的魅力。

    “嗯,你也早點休息。”

    莫冰兒閉上眼睛,果真很就睡著了,看來她是真的累了,莫香兒卻是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心中七上八下,亂七八糟,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文星魂推開隔壁的房間,卻並沒有就此睡下,他先是在房間當中走動兩圈,又重重的把門給關上了。

    關上門之後,他輕輕的打開靠床頭邊上的一扇窗戶,雙手撐住窗戶沿,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九天閑人居外的一個小巷,江湖人稱醫死不醫活的朱丹溪,單膝跪在文星魂麵前

    “屬下朱丹溪,參見神尊。”

    “朱兄請起,你我兄弟之間,不必拘泥於這些禮數!”

    “多謝神尊。”

    朱丹溪將一件東西交到了文星魂的手上,說道。

    “神尊要的東西,我已經準備好了。”

    文星魂接過那東西看了看,道。

    “多謝朱兄了,說起來,你我兄弟該有十年沒見了吧!”

    “無論多久,隻要神尊有事兒找我,我朱丹溪隨叫隨到。”

    文星魂微微一笑,又對朱丹溪說道。

    “按照原計劃進行,到時你可不能露出什麼馬腳!”

    “莫家姐妹也不讓她們知道嗎?”

    “沒錯!”

    …………

    黯夜銷魂穀

    聖姑急匆匆的走進廳堂,穀主和另外幾個手下正在商量著什麼,見到聖姑進來,便停了下來。

    “梵淨山那邊,有消息了嗎?”

    “稟告穀主,空心和尚說那梵天觀的李道長十分謹慎,不管他怎麼旁敲側擊,李道長也不肯透露關於梵天太玄經的半點消息。”

    穀主拍案而起,聲音突然變得陰森恐怖,像是來自地獄的幽靈。

    “廢物,旁敲側擊他不肯透露,難道他就不會用一點別的方式?”

    “穀主,我想空心和尚的顧慮和我們一樣,李道長雖然歸隱梵淨山多年,久味在江湖上露麵,可那武當派的張三豐和少林寺的圓覺方丈都曾經與他交好,所以不敢貿然對他下手。”

    “混賬,輪得到你來告訴我!”

    穀主怒不可遏,但他清楚,聖姑說的確實是事實,自己若不是顧忌那武當派的張三豐和少林寺的圓覺,怕是早就抓了李道長嚴刑逼供了,可是這樣坐的話,武當派和少林寺必然會為李道長出頭,到時候受到損失最大的,必然是黯夜銷魂穀。

    更何況,因為歐陽縉雲當年作為九天絕倫宮神尊時候的野蠻行徑,這些武林中強大的門派至今都對九天絕倫宮保持警覺。

    文星魂接任九天絕倫宮神尊之後,極力想要消除中間的隔閡,和中原武林各派修好,而這樣做,無疑是會讓他們一致來對付黯夜銷魂穀。

    那李道長和文星魂關係也不一般,如果出事兒九天絕倫宮定然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黯夜銷魂穀就是四麵受敵,穀主心中十分清楚,即使是單單對付九天絕倫宮,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更何況還有武當和少林。

    “穀主恕罪,屬下知錯了。”

    穀主瞧著這個自己封的聖姑,她是李道長的女兒,可她自己卻不知道,李道長也不知道,她可是自己的一張王牌,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揭開這當中的秘密的。

    “李長峰,無論如何你也想不到你苦苦尋找的女兒其實一直就待在你的身邊,還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幫我對付你,哼。”

    穀主心中這樣想,卻並未說出來。

    “你去吧,繼續監視李道長和空心和尚,還有山頂那個白寒楓,任何風吹草動都不能輕易放過,說不準他們三個什麼時候就會說出真正的梵天太玄經的所在。”

    “是,屬下這就去,隻是,穀主,屬下還有句話想要說。”

    “說!”

    “那文星魂不是在鬼哭嶺對白寒楓說過自己得到了梵天太玄經嗎?這就說明白寒楓除了他已經燒掉的那一卷之外,並不知道梵天太玄經的下落,而文星魂之所以武功那麼高,很可能是真的已經練了梵天太玄經……”

    “住嘴,我叫你做什麼你隻要照著去做就行了,別的你沒有必要知道那麼多,也不用去想那麼多。”

    “是,屬下告退。”

    穀主看著聖姑離去的背影,心中有些複雜的思緒,會不會真的像她說的那樣,文星魂已經得到了梵天太玄經。

    ‘不,不可能,如果文星魂真的得到了梵天太玄經,那麼現在怕是已經站在黯夜銷魂穀和自己決一生死了,怎麼會不遠千去大都,,你就好好待在大都玩吧,我會有更多的好禮給你送上的。’

    

Snap Time:2018-04-24 01:34:07  ExecTime: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