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二十五章文星魂怒殺多倫那


    “什麼狗屁將軍,他也配做將軍,他不過是本將軍的槍下之鬼而已!”

    “張將軍,是死在你的手上?”

    “哈哈哈哈,現如今你該知道本將軍的厲害了吧,爾等豎子,還不束手就擒。”

    文星魂頓時臉色大變,扭動了一下脖子,手中已經集結起了一股真氣。

    多倫那突然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壓力,他整個人竟渾身開始顫抖,他極力想要穩住自己的身形,無奈那股吸力太強,終於支撐不住,手中的飛龍雨花槍生生被文星魂用內力給吸了過去。

    文星魂手腕一翻,將來到手的飛龍雨花槍一掌拍出,強大的內力帶著飛龍雨花槍一起朝多倫那砸了過去,多倫那隻能愣愣的站在原地,哪移動得了半分,飛龍雨花槍直接穿透了他整個身體,文星魂人已經到了多倫那身後,手中握著那把渾身占滿鮮血的飛龍雨花槍。

    自己的將軍就這樣被人家殺了,巡邏的幾個小兵趕緊丟下手中的武器跪地投降。

    “大俠饒命,不關我們的事兒啊,原本我們也是宋人,隻是出於生計才不得不做了朝廷的兵。”

    “我大宋正是有了你們這種人,才會有今天的國破家亡,滾,別再讓我看見你們。”

    士兵們連滾帶爬,轉瞬間跑得無影無蹤。

    “老大,你!”

    莫冰兒驚訝萬分,文星魂竟就這樣殺了多倫那。

    “好耶,好耶,老大好厲害。”

    莫香兒興奮不已,唯獨韓玉研還躲在牆角,悄悄的探出頭來瞧了一眼,見滿地的鮮血被嚇得趕緊捂住了眼睛轉過頭去,繼續躲在那角落當中。

    事已至此,莫冰兒知道自己已無需多言,說多了隻怕又要惹老大生氣,也怪那將軍自己倒黴,本來文星魂就對有人殺了皇後再嫁禍於他之事耿耿於懷,他竟還在文星魂麵前侮辱前宋的將軍,文星魂定然饒他不得。

    若非他把張詳鳶說得一無是處,還說是他親手給殺了的,文星魂怕是也不至於要了他的命。

    “出來吧,走了!”

    韓玉妍渾身打著哆嗦,她哪真正的見過殺人,更何況是以這樣犀利無比的方式,飛龍雨花槍直接穿過多倫那的胸膛,給他來了個透心涼,多倫那就那樣如同一條死狗般的躺在地上,鮮紅的血液流得滿地都是,而文星魂手中的飛龍雨花槍,卻沒有沾上絲毫血跡。

    “你,是不是殺過很多很多的人啊?”

    韓玉研怯生生的問了一句,慢慢的從那角落中渾身顫抖的走了出來,她本以為父親說文星魂會殺了他們一家隻是想逼她跟文星魂在一起以此達到他的目的,可現在親眼看到多倫那的下場,她已是被嚇得心膽俱裂。

    文星魂的目光對準了韓玉研,雖說他眼中殺氣已消,在韓玉妍看來卻是十分滲人,那毫無表情的臉和那犀利無比的眼神,讓人望而生畏。

    很明顯,雖說是殺了多倫那,可他心中的怒火卻似乎還沒有完全消退。

    莫香兒哪見過老大如此的樣子,不禁也被嚇得後背一陣發麻,莫不是老大是因為我與那韓玉妍的大鬧,才突然生了這麼大的氣。

    “老大,都是香兒的錯,惹你生氣,香兒知道錯了,求老大不要生氣。”

    莫香兒撲通一聲跪在文星魂跟前,眼中已經泛起了一絲淚花。

    “我不是生你們的氣,起來吧!”

    文星魂長長的籲了一口氣,彎腰將莫香兒拉了起來。

    “好了,我不是說過沒有外人在的時候,你們不許給我下跪的嘛,你們怎麼又忘了。”

    韓玉研眼珠一轉,他說沒有外人在的時候不用給他下跪,可是自己還在,難道,他不把我當外人?

    可剛剛的一幕自己也看見了,他,也太恐怖了,話不投機立馬要了人家的命,這樣的人,實在是可怕得很。

    對了,難怪爹娘想讓我去接近他,就像這兩個姑娘一樣,如果自己也能和她們一樣,那豈不是?

    那他必然不會再想殺了自己的爹娘,我該怎麼做,真的隻能如此?可是我該怎麼辦,我真的要一直跟著這個殺人魔頭?

    韓玉研心中矛盾萬分,終於還是鼓起了勇氣,走到文星魂身邊。

    “我,如果我,如果!”

    文星魂眉頭一皺,眯著眼睛問到。

    “你想說什麼?”

    “我,我,那如果我,答應你做你的女人,你可以不殺我爹娘嗎?”

    韓玉研吞吞吐吐好半天,才說出了這句話。

    文星魂當她要說什麼事兒,原來她還是沒弄明白那隻是她父母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自己又何曾真的想過要殺了韓安慶一家呢,他隻好再次跟她解釋。

    “那都是你爹娘一廂情願的想法,我本就和他們無冤無仇,為何要殺他們,隻是你爹娘的做派,我實在是看不慣,剛才叫你帶路,也是怕你爹會因此為難與你,你回去吧,自己要小心,說不定你爹娘下次還會把你賣給別人。”

    文星魂整個人,似乎已經恢複了平靜,莫冰兒終於鬆了一口氣,莫香兒乖乖的站在妹妹旁邊,一語不發。

    “我!”

    韓玉研想要替爹娘辯駁,可事實不就是這樣嗎?為什麼會這樣呢,從小疼愛自己的爹娘,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韓玉研實在想不通。

    “你回去告訴你爹,就說我還給他一次機會,但是不可再心術不正,否則我定找他算賬。”

    “你會殺了他嗎?”

    “會!”

    “那我還是跟著你吧。”

    “為何?”

    “這樣你就不會殺我爹了!”

    文星魂不覺有些好笑,這姑娘不知道是應該叫做傻呢,還是叫做笨,竟還認為自己會殺了韓安慶。

    “你不要生氣,我會讓我爹他變成好人的,我不會讓他再開妓院了,我要叫他給那些姑娘們一筆錢去成家,然後關了鳳舞九天樓。”

    文星魂一挑眉。

    “你爹會聽你的?”

    “我會告訴他是你要求他這樣做的,他不敢不聽。”

    文星魂心說你也不傻嘛,這樣的辦法也能想得出來,臉上卻是露出了些許笑容。

    “這樣也好!”

    “那我先帶你們去九天閑人居,完了我就回家告訴我爹讓他把鳳舞樓給關了。”

    文星魂衝她點了點頭,韓玉妍又恢複了那張笑臉,走在幾人前頭帶起路來。

    “那我做你丫鬟的事兒?”

    文星魂以為她又後悔了,況且自己也沒真打算讓她給自己當丫鬟,有莫冰兒在身邊,他也不再需要什麼丫鬟。

    “一筆勾銷!”

    “啊!”

    韓玉妍驚訝的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怎麼,你還真想給我做個端茶倒水的丫鬟不成?”

    “要是換做別人,那我肯定不答應,可你不一樣,你是個大英雄,所以,我願意跟在你身邊給你做丫鬟。”

    “大英雄?你剛才不還罵我是臭流氓來的嘛,這會兒怎麼就變成大英雄了。”

    “剛才是人家以為你想,你想……”

    一提到那件事情,韓玉妍不禁又開始臉紅心跳起來,她那時是以為文星魂就是為了想要睡她而去的那鳳舞樓。

    不知不覺,他們已然來到了路口的一個交叉處,此處有一座紅漆黑瓦的閣樓,那閣樓高大醒目,和周圍低矮的普通建築比起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閣樓門頂上掛著一塊大大的牌匾,牌匾上書‘九天閑人居’五個大字。

    “這便是九天閑人居了,隻是這大半夜的,怕是沒有人會來開門。”

    莫冰兒從袖子拿出一支短笛,放到嘴邊便開始吹起了曲子,文星魂和莫香兒靜靜的聽著,隻有韓玉研覺得甚是奇怪。

    不多時,九天閑人居的門緩緩打開,十數個精壯男子在一個中年男人的帶領下,從麵魚貫而。

    原來莫冰兒吹的那曲子,是九天絕倫宮神尊駕臨的一個標誌,無論在任何一個九天絕倫宮的地盤上,隻要這首曲子響起來,便是代表神尊來了。

    “屬下馬一風參見神尊,不知神尊深夜駕臨,有失遠迎,還請神尊恕罪。”

    “起來吧。”

    馬一風和文星魂在九天崖絕倫宮當中見過,所以彼此認得,當然,馬一風自然也認得神尊身邊的莫家姐妹。

    文星魂一把將手中的飛龍雨花槍丟給了馬一風,當先走進了九天閑人居,韓玉研驚歎不已,她以前偷偷的跟著爹爹來過這,想要混進去結果被人家抓住給丟了出來,好幾次都是這樣,從來沒有成功進去過一次,他竟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了。

    當她想到文星魂隻是在轉瞬之間就將那多倫那將軍給殺了的時候,就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了。

    走了幾步,文星魂就發現韓玉妍還傻傻的站在門口,便轉身對她說道。

    “你也進來吧,現在這麼晚了,外麵天又那麼冷,今晚就在此住上一夜,待天亮之後,我讓馬舵主派人送你回去。”

    韓玉研根本沒想到文星魂還會回過頭來叫自己,她本以為自己怕是隻能獨自一人就此回去了。

    “我,可以進來嗎?”

    韓玉研有些得意的看著馬一風和他的手下假模假樣的問了一句,以前每次來你們都不讓進,這次看你們還不讓我進。

    馬一風自是早就認出了韓玉妍,卻是不知道她與神尊到底有何淵源。

    “既是神尊讓你進來,你當然可以進來。”

    “神尊從早上到現在還不曾用餐,馬舵主現在方便馬上安排一桌飯菜嗎?”

    莫冰兒說出了文星魂現在最關係的問題,可他作為堂堂神尊,這樣的事情叫他如何開口,文星魂向莫冰兒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

    “屬下這就去辦,請神尊與三位姑娘稍等片刻。”

    “去吧,記得速度一點,今天可把姑奶奶我給餓慘了。”

    莫香兒大大咧咧的毛病又犯了,文星魂怒氣已經消了,也不去管,好在馬一風見多識廣,知道這幾位和神尊關係都不一般,自然不會在乎是不是做了他的姑奶奶。

    “是,屬下馬上命人準備!”

    馬一風對身邊的幾個手下吩咐一聲,自己帶著文星魂四人進了內屋,馬一風親自搬凳子請幾位坐下,又趕緊命人奉茶,自己彎腰站在一旁伺候著。

    

Snap Time:2018-01-23 08:25:34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