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一百九十九章木瓦中毒命懸一線(18-05-26)      第一百九十八章文星魂識破假和尚(18-05-26)     

第十八章銷魂主威逼相生寺


    梵淨山,相生寺。

    “方丈大師,我的提議,你考慮得怎麼樣了,隻要你肯幫助我拿到梵天太玄經,我黯夜銷魂穀便能助你相生寺在這梵淨山上站穩腳跟,想必你也明白,千百年來,這梵淨山都是道家聖地,雖然說近年來寺廟林立,甚至把山名都改成了梵淨山,可如果九天絕倫宮的勢力日益強大,是什麼樣的結果你不會想不到。”

    “老衲已經多次告訴施主,這山不管叫不叫梵淨山,也不管是道家的山還是佛家的山,從根本上來說,佛道本是一家,老衲豈會在乎它是道山還是佛山。”

    “老和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總拿你那套沒用的大道理來敷衍我,哼,即使沒有你相生寺,同樣會有其他寺廟會和我合作,不要告訴我什麼出家人四大皆空,你要真能四大皆空,那好,我來給你講一個故事如何。”

    空心大師盯著穀主看了一會兒,似乎猜到了什麼,卻不言語。

    “當年,少林寺中有個和尚叫做空明,有一日,那空明和尚在下山化緣之時,巧遇一年輕貌美的姑娘,姑娘十八九歲,生得嬌俏玲瓏,美豔動人,空明和尚,自小在少林寺中長大,哪見過這番光景,自從見了那姑娘的第一眼,他便已經動了凡心。”

    穀主用一種陰毒的眼神看著空心大師,想要看到空心大師的妥協,空心大師卻隻是皺了皺眉,並未理會穀主的故事,穀主有些不甘心,他要繼續將那故事講下去。

    “動了凡心的空明和尚,先是將和自己一同下山的師弟騙到一農戶家中,就開始實施他自認為十分完美的計劃,他先是到集市上買了假發和衣服,打扮成一個翩翩美少年,前去和他心中的女子相會,但是他卻不知道,那女子卻已是有夫之婦,於是,空明和尚怒火中燒,一氣之下就在半夜放火燒了那女子的家,可憐女子與丈夫還在家中熟睡,那空明和尚再英雄救美,去將那女子救了出來,任由女子的丈夫被活活燒死!”

    空心大師依然是一言不發,口中不停的念叨著阿彌陀佛。

    “這小和尚的計策十分完美,成功將那失去丈夫的女子感動,讓其以身相許,可那女子哪知道,那把自己從火海當中救出來的大英雄,竟就是放火燒死她丈夫的真凶,空心大師,你說這是不是一個非常精彩的故事。”

    “你究竟是誰?”

    穀主的聲音,這個時候突然由一個蒼老的老人的聲音,變成了一個芊芊少女。

    “我就是我啊,空明,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粟子啊,我是你的粟子,你怎麼能把我給忘了,哈哈哈哈……。”

    穀主那少女般的聲音一陣肆意的狂笑,空心大師的冷汗都已經流了下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

    穀主沒有回答空心大師的問題,而是再次變了聲音。

    “空明啊,你好讓為師失望啊,空明啊,你怎麼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啊,你對得起我嗎?”

    空心大師當然清楚,那穀主剛才的聲音,就是自己年輕時候的相好,秦粟子,而現在的聲音,卻又和自己的師父至誠大師一般無二。

    穀主見空心大師已經漸漸有些失控,又火上澆油的繼續變身。

    “師兄,我死的好冤啊,明明是你偷了師父的梵天經,你為何要栽贓陷害給我,師兄,師弟死的好冤啊,你知道嗎?”

    空心大師再也控製不住,如果這些事情真的被穀主傳播到江湖上,別說是做不成這相生寺的方丈,怕是天下再也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空心大師暗自運動內力,趁著穀主不注意的時候,一招大力金剛指直插穀主的心髒,穀主帶著麵具,隻是肆意狂笑,卻看不見他臉上到底是何表情,空心大師心明白,即使是穀主武功再高,隻要被自己的大力金剛指直戳胸口,那也決計是活不成的。

    眼看著空心大師的手指已經接近了穀主的胸口,那穀主卻還是沒有躲閃,空心大師心中突然生起一種不祥的預感,這黯夜銷魂穀穀主和那九天絕倫宮宮主,在江湖上齊名,都說這兩個人是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二,卻沒有人知道他們兩人誰的武功更加厲害,可是能有如此名號之人,能這麼輕易被自己所殺嗎?

    空心大師心中一緊,硬生生的收回了那馬上就能直抵穀主心髒的手指。

    “喲喲喲喲喲,空心大師,你這我可就瞧不起你了,這吐出來的口水,豈有再吸回嘴的道理呀,你你你你你,實在是讓我瞧不起,實在是讓我瞧不起呀,我現在也算是終於明白你為何這麼多年一直鬥不過梵天觀的那老道士了。”

    “說吧,你到底要我怎麼做。”

    空心大師憋著一肚子怒火,卻又不敢輕易發作,他在心暗暗發誓,一定會讓這個威脅自己的家夥死的很慘。

    “你說你,這是何必,非要把簡單的事情變得這麼複雜,難怪一輩子隻能做個和尚,哈哈哈哈,空心大師,名字不錯,你說你這空心二字,是說你沒心沒肺呢還是狼心狗肺呢?”

    穀主的嘴巴,已經差不多貼在了空心大師的耳邊,空心大師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這正是穀主想要看到的效果,穀主心中十分的滿意。

    雖說雷公壇村的事情,沒有起到實質是的效果,不過也好,最起碼進一步的摸清了文星魂的實力,同時也給自己提了個醒,不到萬不得已或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是不能跟九天絕倫宮硬拚的,也不能暴露黯夜銷魂穀的更多實力給文星魂。

    隻要一步步的按照計劃進行,徹底消滅九天絕倫宮,隻是時間的問題,到時候,自己就是名正言順的天下第一,穀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森的微笑,隻是那微笑掩藏在麵具後麵,旁人窺而不見。

    “別這麼多廢話,說吧,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穀主在空心大師的光頭山用力的敲了一下。

    “你是真的老糊塗了,還是實在是傻得不行,我已經跟你說過好幾遍了,隻要你肯和我合作,不但你不會有任何的損失,而且我會讓梵天觀從梵淨山消失,到時候相生寺,就是西南和唐門並列的大門派了,你不覺得這是你揚名立萬的機會嗎?”

    “我相生寺乃佛家正宗,怎會和唐門那等歪門邪道並列。”

    “空心大師啊,你說我到底是應該瞧不起你呢,還是看得起你呢?都這個時候了,還在給我裝清高。”

    空心大師還想說什麼,終於還是沒有開得了口。

    “聽著,我知道你和那梵天觀的李道長一直交好,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無論你使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拿到他手中的梵天太玄經。”

    “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你這是強人所難。”

    穀主說話的聲調突然變得陰森了起來。

    “我就強人所難,你又能奈我何,你難道忘了那梵天經,可是你從少林寺拿出來的,你去問他要也是理所應當不是!”

    空心大師忍無可忍,但他又仔細的思考了一下厲害,先答應他也無妨,至少可以給自己一個月的時間準備,據傳那梵天太玄經乃是天下第一武功奇書,如果自己真的能從李道長處得到這書,那到時候又何懼他,可是現在,如果與他正麵交手,別說殺了他滅口,恐怕自己能夠全身而退的幾率也十分渺茫。

    “好,我盡量試一試,不過你要答應我,如果我能助你拿到梵天太玄經,你必須保證哪些事情永遠也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穀主有肆意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你早這麼配合,不就什麼事情也沒有了嗎?”

    穀主轉身向大宏寶殿門口走去,臨近門口,又轉過身來對空心大師說到。

    “老和尚,你雖然有時候不夠聰明,有時候卻也夠聰明,你的大力金剛指剛才若是沒有收回去,說不定我真的就死了,你怎麼就不願意賭一把呢?”

    穀主抬手一掌揮出,一股強大的勁氣將大宏寶殿門口的一口銅鍾擊得當一聲巨響,那銅鍾竟化作一堆碎片,散了一地。

    空心大師的冷汗再次流下,他終於明白自己和這惡魔之間的差距了,就憑他隨手一掌,就將那銅鍾擊碎,已不難看出,這惡魔的內力高出他不知多少個層次,空心大師也慶幸自己剛才及時收手,如此看來,如果剛才自己沒有收手的話,怕是此刻那一條手臂也已經沒有了。

    看來這個人能與九天絕倫宮的神尊文星魂齊名,卻也不是浪得虛名,能有這種功力的,恐怕普天之下,不出五人。

    空心大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佛祖麵前的蒲團上,再也靜不下心來念那南無阿彌陀佛,心中暗暗發誓。

    ‘梵天太玄經,我一定要得到你,有了你,我就不信我還會怕這個混蛋。’

    當年自己從少林寺中將梵天經帶了出來,卻不知這天下還有太玄經,一日李道長前來借走了梵天經,卻從此就未歸還,他也去梵天觀中問過李道長,那李道長卻說是被白寒楓給偷走了,從此了無音訊。

    

Snap Time:2018-07-21 12:01:14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