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一百九十九章木瓦中毒命懸一線(18-05-26)      第一百九十八章文星魂識破假和尚(18-05-26)     

第十七章文星魂離開雷公壇


    哥舒無敵卻率先看見了文星魂,安南十八騎已經給他講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以及他們已經投靠了九天絕倫宮,原本哥舒無敵是打算當場就要跟安南十八騎拚命,為被雷擊致死的兄弟報仇的,可是一想到哥舒雨寒還跟文星魂在一起,怕文星魂知道了這件事兒後會對女兒不利,才暫時忍了下來。

    “屬下哥舒無敵,參見神尊。”

    隨著哥舒無敵的帶頭,一大堆亂七八糟十幾個門派或是幫會的帶頭人,都走到文星魂麵前。

    “屬下張三、李四、王五、宋六……,參見神尊,多謝神尊派來安南十八騎,救得我等性命。”

    “各位都起來吧,這件事兒本就因我九天絕倫宮而起,救出你們本就是我分內之事,你們不必謝我。”

    神尊可以跟他們客氣,可他們卻也知道自己何等身份,這事兒雖說是安南十八騎借了神尊的名義導致,嚴格說起來有怎賴得上他。

    “神尊,事情的經過,安南來的朋友都已經給我們解釋清楚了,本來這樣的小事情實在不該勞神尊大駕親自前來營救,都是屬下等無能,所以還請神尊恕罪。”

    說話的是柳葉門掌門人柳青山,柳青山這一開口,眾人皆異口同聲,再次跪地請求文星魂原諒。

    “眾家兄弟這是說的哪話,你們對我九天絕倫宮的忠心,本尊心明白得很,若不是因為你們對我九天絕倫宮忠心耿耿,此次也不會被小人給利用,不過大家放心,不管是誰在背後使壞,星魂定將那幕後指使之人揪出來,給在這雷公壇村中遇難的兄弟報仇雪恨。”

    文星魂的一番話,說得在場之人無不對他感恩戴德,各個九天絕倫宮屬下的門派,皆對這位年輕的神尊唯命是從,無所不遵,當然,這絕不僅僅是因為文星魂的這幾句話,這不,柳葉門的掌門人柳青山,就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話。

    “神尊仁慈,乃是江湖之大幸,想當年歐陽神尊,為了統領我等依附在九天絕倫宮之下,讓我等各派的掌門人都服下了七絕五香丹,逼迫我等聽從九天絕倫宮的調遣,每年定時給我等服用解藥,若敢反叛,就會毒發身亡,而新神尊掌管九天絕倫宮之後,就為我等全部解除了七絕五香丹的毒,說句實話,我柳青山是打心眼敬重這位年輕的神尊,神尊年紀輕輕,就有如此的胸襟和雅度,敢問天下何人能及,所以,我柳葉門勢必永遠追隨九天絕倫宮,我柳青山也永遠追隨九天絕倫宮。”

    柳青山的話,說得在場的人一陣激動,竟然全都齊呼起來。

    “我等願誓死追隨神尊!”

    這時候,莫冰兒恰到好處的從文星魂身後走了出來,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局麵,她要再推一把,也好讓這些人真心實意的永遠忠於文星魂。

    “各位英雄,神尊得知各位進入雷公壇村,被天雷陣所困,又全都中了沼澤沼氣的劇毒,於是便命安南十八騎將各位從那陣中帶了出來,還親自冒險下到雷澤潭,采集了這沼澤毒氣的解藥,為了這個解藥,神尊險些被那雷澤潭底的冰原黑風豹所傷,幸得神尊武功高強,才得以殺了那冰原黑風豹取回了這沼澤毒氣的解藥斷魂香,現在我來說說這中了沼澤毒氣之毒的症狀,如果有中毒的,就請到此領取一片斷魂香的花瓣,花瓣一片即可解毒。”

    天雷陣?文星魂也為之一愣,隨即便明白了莫冰兒所謂的天雷陣是指什麼了。

    “冰兒,休要再胡說了!”

    “老大你別管,你看這些人現在看你的眼神,想必以後必對你唯命是從。”

    “他們已經對我唯命是從了,要不然也不會因為接了九天絕倫令就來了這雷公壇村啊。”

    “也許有少數人是真的對你忠心的,可是多數人,卻是因為礙於九天絕倫宮的勢力,才會聽命於你,而經過了這次的事情之後,這些人隻會對你這個神尊更加的尊敬和敬佩,所以我們的敵人與其說是想要借此削弱我九天絕倫宮的力量,倒不如說他誤打誤撞的倒是幫了你一個大忙。”

    莫冰兒和文星魂的小聲交談,其他人自然是不可能聽得見的,文星魂當然也明白莫冰兒說說的是什麼意思,收心,不錯,經過了這次的事情,現在這些人的心,可以說全都已經被文星魂給收走了。

    莫冰兒又詳細的介紹了中了沼澤毒氣的症狀,當然多半是她在聽了那老者的一些描述後瞎編的。

    眾人皆驚,好多人甚至都還不知道自己竟然已經中毒,好在文星魂和莫冰兒帶回來的斷魂香夠多,待到所有人都領到斷魂香的花瓣,天已經完完全全的黑了下來。

    已然天黑,想要離開確實不可能,入夜,眾人將唯一的小茅屋讓給了文星魂,若不是他還有事兒,他自不會推遲,也沒有必要跟這些江湖人客氣,與眾人短暫道別,文星魂帶著莫冰兒莫香兒姐妹又回到了老者所在的木屋。

    老者的木屋黑漆漆的,大門緊閉,柵欄的門卻還是如他們離開時那樣半開著。

    “老人家,老人家,你在家嗎?我是文星魂。”

    站在院子當中叫了許久,沒有人回答,想來怕是老者已經睡下了,文星魂隻好帶著莫冰兒和莫香兒又離開了老者的木屋。

    ‘如果就這樣離開這雷公壇村,怕是永遠也搞不清楚那天雷的秘密,更何況那老者還與莫冰兒結下不解之緣。’

    文星魂心中如此想到,已經走到柵欄外麵的他又轉身回到了老者的院子。

    “老人家,星魂還有一件事情想要請教您老人家,還請老人家賜教,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星魂定馬上離開雷公壇村。”

    還是沒有反應,文星魂眉頭一皺,感覺似乎有些不對勁,按理說這麼大的聲音叫了這麼久,即使老者睡著也該被吵醒了,而按照這老者的性格來說,定然不會一言不發才是。

    文星魂又想起了離開老者家之時老者塞給他的東西,可是冰兒和香兒還在身邊,這個時候看這東西方便嗎?老人家為什麼要悄悄將這東西給自己?

    轉念一想,莫冰兒和莫香兒都是從小跟著自己,比自己的親人還要親,沒什麼可隱瞞的,於是便打算將老者給他的東西拿出來看看,當他四下看了一眼之後,又改變了這個念頭,伸手不見五指,拿出來又能看見什麼。

    文星魂突然伸手就去腿老者的木門,木門嘎啦一聲應聲而開,居然沒有關。

    莫冰兒走上前來拿出火折子吹亮,送到文星魂跟前。

    “老大,該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正如莫香兒所說,剛踏進去一隻腳的文星魂,一眼就看見趴在地上的老者。

    “老人家,老人家。”

    文星魂趕緊蹲了下來,當手接觸到老者的皮膚的時候,他知道這老者已經再也不可能跟他們說話了,老人渾身冰涼,顯然已經死去多時了。

    “老人家,仙遊了。”

    文星魂皺著眉頭,一臉的肅穆,莫香兒和莫冰兒一言不發,談不上傷心,卻也心中不是滋味。

    莫香兒以為自己又說錯了話,便自己待在一旁,不再打擾文星魂和莫冰兒,還有地上的老人。

    “老大,我們把他埋了吧!”

    文星魂點了點頭,將老者的屍體翻了個麵,替他清理了嘴角的血跡,又整理了一下亂糟糟的衣服。

    “他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還將一身功力全都傳給了你,我們卻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文星魂這樣說,莫冰兒自然明白,歐陽老神尊在世的時候,怕是也不曾在文星魂麵前提起過這位老先生,要不然文星魂也不會說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說起來他也算是我的師父,這,確實是一件十分遺憾的事情。”

    文星魂重重的歎了口氣。

    “這荒郊野外,也找不到什麼可以挖掘的工具,我看,不如將他火化了吧!”

    莫冰兒點了點頭,少時,三人找了些木材在老者的院子架起了一個木架子,將老者的屍體放在架子上,又在周圍堆上一些幹柴,由莫冰兒點火,火化了老者的遺體。

    老者屍體燃盡的時候,已是深夜,三人懷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老者的木屋。

    來到小茅屋外,守夜的哥舒無敵趕緊站起來迎了上去。

    “神尊,你看這天寒地凍的,冷得很,我這就將小女叫出來,把這木屋騰給您休息休息,你看這您也為我們的事情勞累了一天。”

    看來現在在這屋的,定是那哥舒雨寒!

    “不必,我等現在就要離開,你們等到天一亮,也馬上離開這詭異的村子,說實話,這村子詭異的地方直到現在我也沒弄清楚,原本想去問問那老人家關於這個村子的一些傳說,卻不想那老人家卻已經仙去了。”

    文星魂又是一聲歎息。

    小茅屋內的哥舒雨寒,是時已經醒來,聽到爹爹與神尊在外麵交談的聲音,她趕緊起身下床想要出去。

    “現在天色已晚,我看神尊還是等天亮再走吧!”

    “不了,你與哥舒姑娘,多多保重。”

    他要我多多保重!看來在他心中,還是有我的!

    哥舒雨寒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腳步卻停在了小茅屋門口,她不知道這時候如果出去,該怎樣去麵對他。

    “不知神尊此去,是要去往何處?”

    哥舒雨寒。

    文星魂回頭看了哥舒無敵一眼,看得哥舒無敵有些心虛,終於文星魂還是說出了兩個字。

    “大都!”

    哥舒雨寒聽得十分專注,她很想知道文星魂將會去往何處,或許,這個地方便是她與神尊能夠發生點什麼的地方。

    安南十八騎,自始至終都沒有睡覺,自發的承擔起了守夜的責任,況且這天寒地凍,即便是想睡,又哪睡得著,就像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一樣,橫七豎八的到處躺著是人,可又有誰是真的睡著了的,與其這樣躺在冰天雪地,到不如站著走動來得暖和。

    見文星魂似乎要離開,安南十八騎那帶頭的大哥趕緊走了過來,單膝跪地詢問到。

    “神尊,您要走了,那我等!”

    “你們隨我一起走吧,到了大都興許能幫上點忙也說不定。”

    “屬下遵命!”

    

Snap Time:2018-07-21 12:00:48  ExecTime:0.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