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一百九十九章木瓦中毒命懸一線(18-05-26)      第一百九十八章文星魂識破假和尚(18-05-26)     

第十六章到底誰做他的女人


    回去的速度比來時了許多,回到老者的木屋的時候,莫香兒和哥舒雨寒已經等在門口。

    還有老遠,莫香兒就朝文星魂衝了過去。

    “老大,你可算是回來了!”

    在莫香兒眼中,似乎隻有文星魂一個人的存在,她直接蹦到文星魂身上,一把摟住了他的脖子。

    原本文星魂是想躲開讓她來個狗啃泥的,想想還是沒有那麼做,雖然這丫頭做事兒總是那麼不靠譜,而且出手也沒輕沒重,可她對自己卻是真心的。

    莫香兒也不顧周圍還有別的人,就直接摟著文星魂的脖子在他額頭上親了一口。

    “老大,你可想死我了,下次不管去你什麼地方,可不要再丟下我了!”

    說著,莫香兒眼眶居然泛起了淚花,文星魂心想,幸好沒讓她摔地上,要不然她還不得傷心死了。

    可平心而論,莫香兒總是對他這樣過分親密,讓他有些難以接受,其實在他心中,莫冰兒才應該是那個和自己廝守一生的人,隻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去和莫香兒說這件事情。

    “好了,你看你,沒羞沒臊的,這還有這麼多人。”

    “怕什麼,況且也沒幾個人,嘻嘻!”

    文星魂有些無可奈何,這丫頭向來如此,就像以往自己每次離開九天絕倫宮回去時一樣,她也要如此這般的糾纏一番。

    “行了行了,這不是絕倫宮,讓別人看見,多不好,你呀,一點姑娘家的樣子也沒有。”

    雖然他貴為九天絕倫宮的神尊,即使是同時娶個十個八個,也定然不會有誰說什麼,可他的心,好像根本容不下別人。

    “人家都這麼想你,你倒好,每次都隻帶妹妹去玩,從來都不帶我,回來了也對人家凶巴巴的。”

    莫冰兒被莫香兒說的臉上微微泛起了紅暈,不禁又讓她想起了和文星魂在雷澤潭中的種種。

    “年輕人呢,是應該激情澎湃,不過,我老人家也覺得你個姑娘家家的,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唉!”

    老者歎息一聲,自顧自的朝木屋走去,要說心最不是滋味的,怕是還要屬哥舒雨寒,自打那個頑皮的小道士,在鬼哭嶺將自己戲弄一番,她整顆心已經被她所填滿,可他卻說那隻是玩笑。

    哥舒雨寒也不傻,她自然看得出莫莫家姐妹怕是早已鍾情她們的老大,特別是莫冰兒。

    從他們去雷澤潭之前的那一通請求,與其說是請求,倒不如說是表白更加貼切,那表白雖算不上是感天動地,卻也讓人能夠深切體會文星魂這個所謂的老大在她心目中的位置,那麼自己呢,自己又算什麼?

    這對姐妹不但武功高強,更是從小跟文星魂一起長大,據說還受過文星魂的救命之恩,而自己,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土匪,論武功,論美貌,和這對姐妹比起來,自己都遠遠不及。

    哥舒雨寒心,很是不甘心,他太優秀,甚至可以說是天下萬千少女心中的夢中情人,他帥氣,陽剛,武功高強,名滿天下,可是自己,不甘心又能如何。

    哥舒雨寒從來沒有如此的瞧不起過自己,在以前,她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自己雖算不上是傾國傾城,卻也算得上是青春靚麗,而且也有一身很好的武功,可是這一切和莫家姐妹比起來,都顯得那麼不值一提。

    文星魂有意無意的躲避著哥舒雨寒的目光,她已經有所誤會,他不想讓這誤會更深,深到難以名狀,他又當如何麵對莫冰兒。

    “我,我們把斷魂香給帶回來了,現在,可以給你解毒了。”

    “噢!”

    簡簡單單的回答,她本來想對他說聲謝謝,可是她說不出口,她其實內心深處,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要對他說,可是一句也說不出口。

    “你們,沒出什麼意外吧!”

    過了許久,哥舒雨寒終於從嘴巴擠出了這幾個字,她眼睛定定的看著他,她想從他的目光中都到些什麼,可他總是躲著自己,目光還沒接觸到一起,就已經移開了。

    文星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不知道在雷澤潭和莫冰兒的擁吻,還有深切的告白,算不算是一個意外,平日口若懸河,此刻竟然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莫冰兒又怎會看不出哥舒雨寒的心思,她也是一個女孩子,她能深切體會哥舒雨寒現在的心情,就如同以前的自己,可她也有自己的私心,她也想老大隻屬於她自己,莫說是這個見麵不久的哥舒雨寒,就算是自己的姐姐,她也不可能大大方方的把老大給讓出去,但是她能挑明嗎?顯然不能。

    “雨寒姑娘,我和老大,在穀底遇到了一隻黑豹,不過一切還算順利,我們殺了黑豹便趕緊采著這些斷魂香趕回來了,想來也怕你們等得著急,所以我們一上來就立馬跟老人家一起趕回來了。”

    文星魂很感激莫冰兒善解人意的替他解圍,他知道,自己虧欠這丫頭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以後一定要好好補償。

    哥舒雨寒沒有說話,莫冰兒的回答簡直太聰明了,她找不到一個可以為自己扳回一分的突破口,她知道,莫冰兒在他心的地位,更加提升了。

    “丫頭,你還叫我老人家呢!”

    莫冰兒自然心領神會,趕緊給老者磕了個頭。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慈愛的笑容。

    “丫頭啊,從現在開始,你就不再是這小子的婢女了,他的舅公是我的師弟,而你是我的徒弟,這樣算起來,他可就得叫你一聲師叔了,哈哈哈哈。”

    莫冰兒和文星魂的臉上,同時露出了一絲尷尬的表情。

    “不過這個倒是不重要,就他是九天絕倫宮的宮主這一點來說呢,你隻要身在九天絕倫宮一天,那就是他的下屬,就像我老人家一樣,我老人家雖是他的長輩,卻同樣是他的下屬,這個嘛,其實也不重要,現在我老人家要說重點了,你們可要仔細聽著。”

    老者做出一副十分嚴肅的表情,接著說道。

    “老人家我看得出,這小子絕對不是一個什麼好人,他呀,就是一個花花公子,隻要是漂亮的姑娘,他看見一個就會喜歡一個,就比如他明明心有你,還有你那個姐姐,而當他看到那個姓哥舒的漂亮姑娘之後呢,又對人家起了歪心思,我敢肯定,這小子喜歡的姑娘啊,遠遠不止你們三個。”

    老者說得眉飛色舞,文星魂尷尬的說不出話來,那誤會還沒解開,這老頭再來火上澆油,怕是更加難以解開了,文星魂此刻真是有一種一掌劈死這老家夥才好的衝動。

    “不過這也沒有關係,男人嘛,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況他身為九天絕倫宮的宮主,在江湖上擁有超高的聲望和權威,身邊多幾個女人還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所以我要告訴你們幾個丫頭,如果你們三個要是都喜歡這小子,就好好的跟著他,千萬不要心生嫉妒,做出讓自己悔恨終身的事情來。”

    “老人家,過了,啊,這篇在您這兒就翻不過去了是吧!”

    文星魂實在不敢想象,如果再讓著老家夥說下去,會導致一個怎麼樣不可收拾的局麵。

    “我說錯了嗎?哦,也對,你們還要去救人的,我老人家差點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

    老者摸了摸自己長長的胡須,若有所思的說。

    “這樣吧,你們先去找你們的朋友,然後這個事情,你們各自自己考慮清楚,反正我老人家作為下屬,好像確實是操心過頭了。”

    老者似乎有些不悅,文星魂的表情卻恢複了正常。

    “這一路已經很勞煩您老人家了,現在解藥拿到了,您老人家就待在家,等我們救了被困的其他人之外,星魂定登門拜謝再離開雷公壇村。”

    “嗯,那倒不必,老人家我已經沒什麼可以幫你們的了,能做的,我也全都做完了,娃娃,去吧,這三個姑娘都是好孩子,一定要照顧好她們!”

    老者突然眼睛瞪得老大,好像有什麼話要說,卻又終究沒有開口,他轉身走進了自己的木屋,進屋之前,老者將一件東西不動聲色的交到了文星魂的手中,進屋後就將屋門重重的給關上了。

    “走吧,走,救了人就離開這村子,不要再回來了,老人家我,不送了。”

    文星魂看了看莫冰兒,又看了看莫香兒和哥舒雨寒,沒人知道剛剛突然發生了什麼變故。

    “老人家,你……”

    “走,記住我說的話,救了人就馬上離開,不要再回來了。”

    “可是……”

    文星魂還想說些什麼,老頭卻開始罵人。

    “滾啊,我叫你們滾,聽到沒有,好好跟你們說你們又不愛聽,非要老人家我罵人。”

    老者打開門瞪著他們一頓臭罵,眾人不解,這老人變化實在太,剛才還跟他們有說有笑,可這轉瞬之間,如同是變了一個人。

    “那晚輩,告辭了。”

    文星魂對三個女孩使了個眼色,三個女孩兒跟著文星魂離開了老者的院子,朝來時的路走了回去。

    他們要回到他們進村的時候發現哥舒雨寒的地方去,卻是不知道安南十八騎有沒有將被困的人全都帶出來。

    老人看著文星魂他們離開了,輕輕的關上房門,自言自語的說起話來。

    “歐陽老賊,想不到啊,想不到。”

    老者突然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栽倒在地上,眼睛慢慢失去了那最後一點光彩,終於,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老大,我說那老頭是不是瘋了,剛剛還好好的,然後就要趕我們走。”

    文星魂和莫冰兒一樣百思不得其解,還有臨別時老者給他的東西,那究竟是什麼?文星魂真是很想現在就看看,可是既然老者要悄悄給他,自然是有他的原因,終於,他還是不動聲色的把那東西揣入懷中。

    “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老人家先後對我們的態度反差太大,等我們救了雨寒爹爹他們之後,我定要回去問個明白。”

    還有老遠,哥舒雨寒就看見自己的父親哥舒無敵正站在小茅屋的門口,似乎在焦急的等待著。

    “爹!”

    哥舒雨寒拔腿就向哥舒無敵衝了過去。

    

Snap Time:2018-07-16 05:05:17  ExecTime:0.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