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十二章要分別冰兒顯真情


    從老者大手輕輕一揮,就能將木柵欄移開,便不難看出這老者功力之深厚,怕是不在自己之下,而自己之所以有如此深厚的內力,普天之下也難逢敵手,除了自己自小的努力修行,主要得益於舅公歐陽縉雲仙遊之前,將其畢生功力傾囊相授。

    而眼前這老者,論年齡,如果舅公歐陽縉雲尚在人間,這兩者之間怕是也不相上下,可論功力,這老者怕是比已經仙遊的歐陽縉雲有過之而無不及。

    進到屋內,果然比外麵暖和許多,雖說這是個四麵透風的木屋,可那屋中燒著一堆炭火,將那寒冷刺骨的感覺驅散得幹幹淨淨。

    眾人圍著炭火席地而坐,而這老者,卻獨獨盯著哥舒雨寒看了又看,讓文星魂大惑不解,終於文星魂問到。

    “老人家,我這丫頭似有所不妥?你為何一直盯著她看?”

    “她不是從九天絕倫宮下來的吧!”

    要說這老者也確實眼光獨到,一眼便知哥舒雨寒並非真正的九天絕倫宮之人。

    “嘿,我說老頭兒,哦,不,老人家,你為何這也知道那也知道?先前你見著老大便知他是九天神尊,這回又知哥舒姑娘並非來自九天崖,你是神仙嗎?你是不是會算卦,或者那叫什麼?哦,占卜,是也不是,是也不是!”

    “香兒,休得無禮!”

    文星魂瞪了莫香兒一眼,莫香兒嘟著小嘴極不情願的哦了一聲。

    “無妨,無妨,先前老夫沒有想到你們是從九天崖而來,所以對神尊多有冒犯,還請神尊恕罪呀!”

    說著,老頭兒便要下跪。

    “老人家,萬萬不可,就算你是九天絕倫宮的下屬,可在我麵前您是長輩,怎可如此啊!”

    “非也非也,你乃九天絕倫宮的神尊,我是九天絕倫宮的下屬,對你行禮,就如同那,哦,對,如同那皇上的叔叔,上了朝堂之上,不也得要給自己的侄子下跪嗎?”

    “我九天絕倫宮又不是朝廷,不興他那一套,不用說您老人家了,自從晚輩接掌九天絕倫宮,便免去了一切世俗的禮法,現在九天絕倫宮上,任何人都不用對我下跪。”

    “噢!”

    老者有些吃驚的說到:

    “這倒算是一件稀奇事兒了,,你果然和那歐陽老賊不是一樣的人,很好,很好,很好啊!”

    “嘿,老頭兒,你既是九天絕倫宮的下屬,卻怎敢對歐陽老神尊不敬?”

    雖然莫冰兒多次對他出言不遜,這老者卻似乎根本就不生氣。

    “雖然在絕倫宮他是神尊,可是私底下,他還得叫我一聲師兄呢,況且,就算是歐陽老賊還在,我也一樣叫他歐陽老賊,他又敢不承認嗎?小丫頭,過去的事情你並不知道,所以,你也不必為他辯解。”

    莫冰兒雖然也對這老人家的話有些不滿,說話的方式卻和莫香兒有著天差地別。

    “老爺爺,說了這麼多,還不知道您老人家到底與歐陽老神尊有什麼樣的過節呢,您老人家能跟我們說說嗎?”

    老者眼睛一亮,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莫冰兒,說到:

    “你這娃娃倒是和這小子有些相似,懂得尊敬我老人家,哈哈哈哈,我看你們倆倒是挺合適的,不像那有些人!”

    老者口中的有些人,自然是指莫香兒,莫香兒想要發作,卻被文星魂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這丫頭出言冒犯前輩,請前輩大人大量,不要跟他計較,說起來這事兒也都怪我,是我平日對她疏於管束,待這次辦完事情回到九天崖,我定好好懲治懲治她給您老出氣,現在,還是請您說說她的事兒吧!”

    文星魂的眼睛看向了哥舒雨寒。

    “我?我有什麼事兒?”

    哥舒雨寒被老者看得莫名其妙,渾身不自在。

    “小姑娘,若非你自己就沒有感覺到你的身體有何不對之處?”

    “我,我就是自從昨天晚上暈過去,再到今天醒來,確實感覺渾身異樣,可是,卻也不知道究竟是哪異樣。”

    老者輕輕的眯起了眼睛。

    “這就對了,你這是中了雷公壇底沼氣的寒毒!”

    文星魂也有些疑惑了起來。

    “老人家,此話當真,她若是真的中了你說那毒,怎會臉色看起來完全正常,而且我看她除了精神不怎麼好,似乎也並無大礙!”

    “並無大礙?,中此毒者,如果超過十二個時辰不能解毒,便會長睡不醒,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在這村子的入口寫上擅入者死那四個字來阻止路人進入這雷公壇村?我其實是不想讓他們白白丟了性命!”

    原來那塊石碑是這老者所立,四人相互看了一眼,文星魂覺得這老者不像是在說假話,可若按照老者的說法,超過十二個時辰不能解毒,便會長睡不醒,那哥舒雨寒和她鬼哭嶺的人,豈不是已經岌岌可危。

    而據那安南十八騎所說,被其騙至此處的還不止鬼哭嶺一家,這該如何是好,如今,至於為何非得是這雷公壇村,也不言自明,有了沼澤毒氣和那詭異天雷的協助,又何須除了安南十八騎之外的力量,僅憑那兩樣便能將被騙來的人一網打盡了。

    “既然老人家知道這沼澤毒氣,我想您必然也知道解毒之法,還請老人家施以援手!”

    “本來神尊親自開口,我老人家自當不可推辭,可此事,我老漢卻是無能為力。”

    “那當如何是好,據我所知,恐怕中此毒者還非她一人!”

    聽老者說無能為力,文星魂不由得激動了起來。

    “您總不可能一點辦法也沒有吧!”

    “辦法是有,能解那沼氣之毒的,隻有雷澤潭潭底的斷魂香,可是這雷澤潭,卻是常人去不得的,那雷澤潭深不見底,連我也不知下麵到底有多深,所以,即便是知道了這解毒之法,卻也是無能為力。”

    “雷澤潭在哪?”

    文星魂表情堅定,那意思是不管雷澤潭有多凶險,我也要去闖他一闖。

    “雷澤潭就在這雷公壇村,要去此處倒是不難,不過那雷澤潭上終年都罩著有毒的沼氣,人隻要接觸,便會犯困,然後昏迷,隻有極少數人會醒過來,就像你這丫頭一樣,而即使能夠醒過來,如果得不到解藥,也是過不了十二個時辰。”

    “這你不用管,你隻要帶我去便是了。”

    “老大!”

    “老大!您不能去冒險!”

    莫冰兒和莫香兒異口同聲,雖然她們知道文星魂武功高強,可是麵對那未知的自然事物,卻是難以預料。

    哥舒雨寒感動得定定的看著文星魂,我與他隻是萍水相逢,至多也就是在鬼哭嶺見過一麵,而且自己還對他很不友善,可他貴為九天絕倫宮的神尊,卻願意為自己去冒險。

    “你不用去,我,我們又不是很熟,所以,你不用為我去冒險。”

    看來哥舒雨寒是誤會自己了,自己之所以要去尋那解藥,並非單單是因她,再怎麼說那些被騙來的人,也是九天絕倫宮麾下,更何況還是被安南十八騎以他的名義將其騙來嗎,他怎能見死不救,卻不想哥舒雨寒誤會了他的這一舉動,竟讓他隻覺好生尷尬。

    “我並非為你去冒險,據目前情況來看,中毒之人絕非隻你一人,更何況他們都是因為認為是我將他們召喚而來,才來了這,既然他們叫我一聲神尊,我又怎能見死不救。”

    哥舒雨寒欲言又止,她想問他,你若對我沒有半分感覺,那你我頭一次相見之時,你為何非要問我名字?或是因為現在有別人在場,他不願表露吧,哥舒雨寒隻好如此安慰自己。

    “你決定了?”

    老者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著文星魂!

    “我決定了,既然你知道那潭底有解藥,那必然有人曾經下去過,而且還平安的回來了,否則,又怎會有人知道如何解毒,我說的沒錯吧,既然別人能夠下得去回得來,我又有何不可。”

    “你說得沒錯,但你可知那成功下去有回來之人他是誰?”

    “這並不重要,總之隻要有人能夠去得,我也就去得。”

    老者很是讚賞的點了點頭。

    “雖然你已下定決心,我還是要告訴你,據我所知,那個成功下到雷澤潭潭底並取回解藥的,乃是武當派的開山祖師張三豐,你可知張三豐此人功力十分深厚,而他下到雷澤潭雖然成功拿到了解藥,卻也元氣大傷。”

    老人家不必再說,我身為九天神尊,若是眼睜睜看著他們喪命,今後又如何再去號令天下群雄。

    號令天下群雄,老者眼睛一亮,心道此人並非池中之物啊!

    “求神尊帶我一起下雷澤潭!”

    莫冰兒突然跪在文星魂麵前,表情卻比文星魂還要堅定。

    “冰兒,你起來,你也知道那雷澤潭有多凶險,況且剛才老人家也說了,當年張三豐老前輩下去尚且元氣大傷,你若跟我一起下去,豈不真是前去送死?”

    “神尊,冰兒的命是您救的,平時您不要冰兒叫您神尊,可是在冰兒心中,您是冰兒的一切,沒有神尊就沒有冰兒,自打冰兒跟隨神尊的那一天就發誓,無論神尊去到哪,冰兒也要跟隨在您左右,這些年更是如此,無論您去哪都會帶上冰兒不是嗎,冰兒不知道能不能從雷澤潭活著回來,但是冰兒絕對後悔,況且多一個人的力量,我們也多一份把握,所以,請神尊準許我跟您一起下雷澤潭。”

    莫冰兒一邊說,淚水一邊就滑落了下來,似乎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老大,我也要去!”

    莫香兒不合時宜的也跑出來湊熱鬧,哥舒雨寒心中暗想這姐妹二人手段可真是高明,如此一來,文星魂豈不是對其更生愛憐。

    “好感人,好感人,真是太感人了,這一個為義,兩個為忠,可真是把老人家我感動的一塌糊塗啊!”

    

Snap Time:2018-01-24 10:03:15  ExecTime: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