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五章祥哥剌吉死神臨近(18-04-24)      第一百七十四章方豔青欲幫歐陽定(18-04-24)      第一百七十三章木瓦郡主負氣離開(18-04-21)     

第十一章雷公壇初遇怪老頭


    “那些沒有被天雷給劈了的人,是不是就會像剛才我們一樣中了你等的埋伏,喪生於你們的暗箭之下?”

    文星魂一雙眼睛瞪得血紅,嚇得那安南十八騎渾身發抖。

    “原本的計劃是這樣的,不過,我們還沒有成功一次!”

    “沒有成功一次是什麼意思?”

    “就是,我們這不第一次行動就遇上您了嘛!”

    “原來如此,那可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也虧得是不知哪個無聊至極的人弄了那麼一塊大石頭放在來這村子的入口,如若不然,怕是我們已經到了大都了,又怎麼可能知道你們這陰毒的計劃。”

    “神尊饒命,我等在安南的時候就久聞神尊大名,都是我等一時糊塗,從此以後我們願追隨神尊左右,隻求神尊饒過我等性命!”

    “你既知道本尊的厲害,又怎敢和我九天絕倫宮為敵?”

    “我們,我們都是被那個黑衣人給騙了,求神尊饒命!”

    安南十八騎的頭領這時候,哪還有一個江湖大佬該有的姿態,跪在文星魂跟前連連磕頭!

    “饒過你們也不是不行,本尊的要求是你們現在馬上去把被你們給騙到這雷公壇村的所有人,無論他們是何門派的,按照跟你接頭人告訴你們的路線,把他們統統給我安全的帶出來,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如果他們這些人還有一個人出現任何意外,那本尊就殺掉你們當中的其中一個,若是有兩個人因此喪命,本尊也殺你們兩個。”

    “是是是,我們這就去將他們全部找回來。”

    “滾吧,如果你們要是敢逃,本尊定讓人追到你們安南國的皇宮,將你們全部碎屍萬段,滾!”

    名字聽起來響當當的安南十八騎,這下子到好似變成了十八條喪家之犬,連滾帶爬的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在事情基本算是清楚了,想是你父親哥舒無敵中了這安南十八騎的奸計,認為是我命令他們來這雷公壇村要交代什麼任務,才會不辭辛勞千趕來!”

    文星魂的臉上一臉凝重,這事情跟九天絕倫宮扯上了關係,他還非管不可了。

    莫香兒突然湊到文星魂身邊,她被剛才文星魂在安南十八騎麵前那幾個冷酷的本尊迷得是神魂顛倒,那是她在九天崖永遠也見識不到的,九天絕倫宮的人,文星魂都把他們當做兄弟姐妹,自然不必要在他們麵前自稱本尊。

    但是這隻是她湊到文星魂身前來的其中一個原因,雖說剛才打鬥的時候哥舒雨寒把她的寶劍給了自己,莫香兒對她卻還是沒什麼好感。

    “老大,你剛才對那安南十八犬說的那幾個本尊要怎麼樣,本尊要怎麼怎麼樣簡直是太酷了,我都愛死你了!”

    文星魂瞪了莫香兒一眼,莫香兒趕緊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再說話。

    “接著你的故事說吧,你怎會到了那茅屋的地洞當中!”

    文星魂表情嚴肅,就算是沒有和他相處過的哥舒雨寒看了,也不禁心生寒意,他的樣子,實在是讓人不得不害怕。

    “我不知道,我隻記得我們不能前進,也不能後退,於是就隻好原地停下來休息,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我好像就失去了意識,然後,然後當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躺在……”

    哥舒雨寒本來是想說躺在你的懷,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雙頰又泛起了一絲紅暈。

    “是這樣!”

    文星魂若有所思,卻怎麼也想不明白哥舒雨寒怎麼會莫名的暈倒,而按照哥舒雨寒的說法來看的話,怕是其他人也在那個地方全都以一種奇怪的方式暈倒了。

    詭異的天雷,還有離奇的暈倒,文星魂緊緊的鎖起眉頭,他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哎呀,剛才也忘記問那安南十八犬這村子還有沒有別的人家能夠讓我們今晚有個落腳之處,眼看著就要天黑了,我們今天晚上不會就要在這雪地當中過夜吧!”

    莫香兒的聲音本來就那麼尖利刺耳,再加上她故意要在文星魂和哥舒雨寒之間製造障礙,這聲音聽起來就格外的讓人毛骨悚然,配上她說話時那無比誇張的表情動作,怎麼也和女孩子的形象相隔了十萬八千。

    “姐姐,這不是還有一間小木屋嘛,我們剛才已經打掃得差不多了,隻要再稍微的收拾一下就可以住人了。”

    莫冰兒左右看了看,以前自己和文星魂一塊兒出門,為了方便照顧文星魂,她倆總是共住一個房間,可是今日,多了姐姐和這個叫做哥舒雨寒的女子,這可如何是好。突然,冰兒腦海當中靈機一閃。

    ‘對,可以讓老大睡床上,我們幾人坐在地上一夜也就是了!’

    莫冰兒的心中,永遠隻為老大著想。

    “姐姐,我們去收拾房間吧!”

    “不用收拾了,你覺得我們今天晚上還能安安穩穩的睡覺嗎?那個想要對付我九天絕倫宮的人,不出意外的話,想必就是黯夜銷魂穀的穀主,就算不是他本人親自出麵,替他出麵的人和他定然關係匪淺,他處心積慮的將我九天絕倫宮的屬下全都騙到這雷公壇村來,絕不僅僅是安排了安南十八騎在這這麼簡單,走吧,我們再往麵走走,興許就像香兒說的那樣還能遇上一戶人家,也好打聽打聽這雷公壇村究竟是個什麼詭異的村子,為什麼會憑空生出天雷來。”

    “還要往前走啊,老大,我,我怕被雷劈!”

    莫香兒本來是故意想說笑,文星魂卻笑不起來。

    “我走前麵,你們都跟著我,那雷要劈也是先劈我!”

    文星魂大步流星的朝著來時小路相反的方向就走了過去。

    “老大,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生氣呀,還是讓我走前麵吧!”

    莫香兒也緊跟著文星魂大步跟了上去。

    “不是有句話說的是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被雷劈嘛!”

    文星魂其實並不是生氣,隻是他知道這條路上根本不可能出現什麼天雷,所以才會帶著大家徑直走去。

    “如果真是像你說的這樣,那我覺得你還是躲在最後最安全,你一天天的做的虧心事兒還少啊,小心那天雷一會兒第一個就劈了你。”

    “嘿,我說老大,我什麼時候做過虧心事兒了,你倒是說說,你不能冤枉好人啊,我莫香兒可是天底下最最最最最好的好人了,你們說對不對?”

    莫香兒轉頭去問莫冰兒和哥舒雨寒,哥舒雨寒不明所以,莫冰兒衝她做了個鬼臉,什麼也沒說,那意思是你讓我說點什麼好呢,這天底下恐怕也隻要你這樣的人,經常不是把人家胳膊給卸了就是腿打折了的,還說自己是好人。

    莫香兒一邊走,一邊在心有打起了鬼主意。

    ‘這個叫做哥舒雨寒的女子,竟然想要靠近,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讓你知道我老大不是什麼女人想靠近就能靠近的。’

    莫香兒又想起了哥舒雨寒躺在文星魂懷的情景,一股強烈的醋意油然而生,冰兒和老大親近她可以接受,那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妹,可哥舒雨寒想要親近老大,她決不允許,但是當著文星魂的麵,卻又不能表現出來。

    一行四人又往前走了兩路,果然前麵出現了幾間破舊的房屋。

    “你們看,我就說這村子應該有人居住的吧,我們過去看看。”

    幾個人都看見了那不遠處的房屋,房屋雖然看上去老舊,卻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有人居住的。

    “有人嗎?請問有人在家嗎?”

    文星魂站在院子門口朝麵呼喊了幾聲,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從房間當中走了出來。

    “何人在此喧嘩?”

    “晚輩文星魂,這幾位是我的朋友,我們是從南方過來,要去大都做生意的路人,卻不想走迷了路,走到了這個村子當中來了,請問老人家,此處去大都,該往何處走?”

    “你們從哪來,便從哪去!”

    “什麼意思?老頭,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我們要是找得著路,又怎麼會來找你問路!”

    “香兒,不得無禮!”

    文星魂最頭疼的就是莫香兒這不知天高地厚,口無遮攔的樣子。

    “老人家,您不要生氣,我這丫頭她不懂什麼禮數,還請老人家見諒!”

    “年輕人,我再提醒你一句,你們從哪來,就回哪去,不管你們來到這有什麼目的,這都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既然老人家知道我們來這是有目的的,那在下也不拐彎抹角了,我們朋友,被一些別有用心之人騙到了這雷公壇村,現在生死不明,而我們對這雷公壇村又知之甚少,所以,還請您老多多指教。”

    “你們既然知道這叫雷公壇,卻不知關於這個村子的傳說?”

    “確實如此,所以,請老人家多多指教才是!”

    “不要總是叫我老人家了,哈哈哈哈,年輕人,雖然我老人家年紀確實比你大了不少,卻也不得不在你麵前低你一等,你說這是不是十分的不公平啊?”

    老人的話,讓文星魂有些摸不著頭腦,明明文星魂見他一把年紀,對他尊敬有加,雖說莫香兒那句話確實有些對他不敬的意味,可這老者卻說不得不比文星魂低一等,卻不知這是何意。

    “老人家何出此言?”

    “雖然老漢我已經老眼昏花,可大名鼎鼎的九天絕倫宮神尊,我卻還是認得的。”

    “老人家認識我?這倒是奇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說起來,我老頭子也算是半個九天絕倫宮的下屬,十年前在九天崖絕倫宮,我老頭子十分榮幸,與神尊有過一麵之緣!”

    “原來如此,如此還請前輩恕罪了,十年前晚輩年紀尚小,就算是見過您,也是記不得了!”

    “你們先進屋來說話吧,這外麵天寒地凍的,我老漢可沒有你們身子骨硬朗,能夠挨餓受凍!”

    老者搖了搖頭,又把手一揮,那院子的木柵欄便似乎受到一股吸力,順著老者的手移動緩緩打開。

    “好深厚的內力!”

    文星魂心中暗想,卻沒有說出來。

    

Snap Time:2018-04-25 11:13:01  ExecTime: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