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七章莫香兒發明新玩法


    梵淨山,金頂峰。

    百無聊賴的白老怪實在耐不住寂寞,隻好抓了一隻蛤蟆和它講起了心事兒。

    “小賴呀,你說我心苦不苦,我一心想成為江湖上一流的高手吧,那倒黴的師父卻不肯傳我絕世武功,最後竟便宜了那麼一個小兔崽子,還搖身一變變成了我的師叔。”

    白老怪鼓著腮幫子圍著地上的蛤蟆不停的轉著圈,那蛤蟆也似乎專注的聽著白老怪的訴說,時常還回應他一聲。

    “嘎嘎!”

    “你說什麼?”

    “嘎嘎!”

    “哦,我明白了,你是說我做得對是不是,我也這樣想啊,其實我也不是有意給那老東西下毒的,我,我,我有我的苦衷你知道嗎?”

    白老怪皺起眉頭嘟起嘴。

    “你肯定不知道,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能告訴別人,要不然我這條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白老怪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輕歎一聲。

    “唉,我想了一想,還是不能說,隻是我就不明白了,那文星魂怎麼就得到了全部的梵天太玄經,竟然還練成了,要知道師公他老人家苦苦修行了一輩子,也沒能參透那梵天太玄經,這可真是奇了怪了。”

    不遠處,隱藏在一堆草叢中的青年心中一動,這不正是穀主想要探聽的消息嘛,原來梵天太玄經在文星魂的手中。

    心中這樣想著,青年悄然的離開了金頂峰,沿著山路一路往下。

    “稟告聖姑,屬下打探到了梵天太玄經的下落!”

    “噢?說,在什麼地方。”

    “在文星魂手上。”

    “白寒楓告訴你的?”

    “白寒楓告訴蛤蟆的!”

    “白寒楓告訴蛤蟆的?你敢耍我!”

    “聖姑饒命,屬下所言句句屬實,這話確實是白寒楓對蛤蟆說的時候,屬下躲在一邊偷聽到的。”

    “你是想告訴我白寒楓他在對著一隻蛤蟆說話?”

    青年抓了抓自己的腦殼。

    “可是事情真的就是這樣。”

    聖姑想了一想,這樣回去稟告穀主,至少比什麼消息都沒有打探到要好,這都守在梵淨山半個多月了,如果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傳回去,怕是穀主又要大發雷霆。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稟告穀主,你去繼續監視著白寒楓,看那老家夥究竟在耍什麼花樣。”

    “是,屬下告退!”

    兩天後,梵天觀,三清殿。

    “你還是不死心!”

    “你一日不交出梵天太玄經,我就一日不會死心。”

    “無論貧道怎麼說你也是不相信,貧道根本就沒有什麼梵天太玄經,梵天太玄經早在數年前就已經被白寒楓偷走了。”

    李道長顯得有一絲無可奈何,蒼老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了,倒不是因為他懼怕眼前這個人,隻是他真的太老,已經老到骨瘦如柴,手無縛雞之力。

    “白寒楓得到的梵天太玄經,不是隻是其中一卷嗎?還有剩下的四十八卷,一直都在你的手中,而被白寒楓偷走的那一卷,你也重新寫了出來,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幾次三番的糊弄我,不要以為我真的不會對雨沫下手,你不想看著你女兒生不如死的樣子吧,她這個月可是還沒有得到解藥的。”

    “你!”

    李道長有些激動了起來。

    “老道長雖然出家多年,卻也還是放不下凡塵俗世,我知道,雨沫在你心還是有一定的分量的對不對,拿她來換梵天太玄經,這筆買賣你不覺得是你賺了嗎?”

    “我要怎麼樣你才肯相信我真的沒有梵天太玄經。”

    “那你告訴我,文星魂那小子在鬼哭嶺所用的武功,到底是何路數,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這和你的得意門生,當年威震武林的空靈道人武功路數怎會如此相近。”

    “我又沒有看到文星魂在鬼哭嶺到底用了什麼武功招式,我又怎麼能知道他使用的是什麼功夫,況且,他的舅公歐陽縉雲也算是一代武林宗師,文星魂九歲就跟他上了九天崖,他得到歐陽縉雲的畢生所學,武功神鬼莫測又有什麼奇怪。”

    “一派胡言,那文星魂在鬼哭嶺說得明明白白,梵天太玄經一共有七七四十九卷,被白寒楓偷走的隻是其中一卷,剩下的四十八卷一直都在你的手中,而且你還重新寫了被偷走的那一卷將整部經書給了文星魂,他正是因此才習得梵天太玄功。”

    “梵天太玄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麼梵天太玄功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你不是想知道梵天太玄經的秘密嘛,那我今天就告訴你,這所謂的梵天太玄經其實就是佛家的梵天經和我道家的太玄經的結合體,隻是一部普通的經書而已,我甚至都不知道它何時就成了天下第一武功秘籍了。”

    “老牛鼻子,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好好想想,一開始我對你禮待有佳,看在你當年為大宋盡職盡忠的份上,一直都把你當前輩尊敬,你卻如此不知好歹。”

    李道長卻是不再言語,閉起雙眼盤膝坐地誦起經文來。

    “哼,既然你決定跟我頑固到底,我也不會再來找你了,你好自為之。”

    拂袖而去的黯夜銷魂穀穀主走出三清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文星魂,文星魂,總有一天我要讓你知道,運氣不會跟著你一輩子。”

    九天崖,絕倫宮。

    “啟稟神尊,據大都的分舵來報,前些時日有人在夜間闖入了皇帝寢宮,刺殺了當今皇上的皇後。”

    文星魂眉頭一擰。

    “刺殺皇後?可有打探到是什麼人做的?”

    “大都的兄弟經過多方打探,據說是一個黑衣人,衝入皇帝寢宮殺了皇後,臨走的時候還在皇帝的龍榻上留下了九天絕倫令。”

    文星魂忽的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九天絕倫令?確定嗎?”

    “確定,而且行刺皇後的刺客還留下了一句話,說是為自己的祖父報仇,要一個個殺光元朝皇家的人。”

    “這擺明了是要往我九天絕倫宮身上扣屎盆子,我的身世現在江湖上幾乎人人都已經知道了,這一定是那些別有用心之人想要挑起我九天絕倫宮與朝廷之間的紛爭。”

    “屬下也是這樣認為,所以,屬下覺得,神尊當初決定去幫助李道長抓回白寒楓,而且還暴露了您自己身世這個決定,是有些欠妥的。”

    文星魂擺了擺手。

    “話不能這麼說,無論我文星魂是誰,若是在江湖上連我的真實身份也不敢提起,那混跡這江湖又有何意義。”

    “是屬下多嘴,請神尊恕罪。”

    “你先下去吧,去替我安排一下,我要親自去一趟大都。”

    “是,屬下告退。”

    九天崖,絕倫宮,監牢。

    歐陽縉雲作為九天絕倫宮神尊的時候,關在這的都是那些與九天絕倫宮作對的犯人,自從文星魂繼承了神尊之位以後,這就改成了專門懲罰那些做了壞事兒之人的場所了。

    莫香兒此刻正用一雙筷子夾著一條五彩斑斕的大蜈蚣。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我來告訴你,這叫雪域七彩蚣,嘿嘿,是我命人特意從西域雪山上抓捕回來專門對付你這種嘴硬的家夥的,你要是告訴我你到底為什麼要殺了你嶽父方一虎,我就不讓它鑽進你的肚子麵去,如果你要是還不肯說的話,它可就會從你的嘴巴慢慢的,慢慢的爬到你的肚子,它一邊爬,就會一邊釋放含有劇毒的毒液,這些毒液能夠讓你從嘴巴開始到肚子,隻要是它爬過的地方,全都爛得稀嘩啦,一塌糊塗。”

    文星魂站在牢房外麵帶微笑的欣賞著眼前的這一切,在這之前他已經叮囑過莫香兒,叫她不能真的把這雪域七彩蚣塞道人家嘴巴去。

    莫香兒見那人還是不肯開口,還轉過頭去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頓時心生一計。

    “來人,去給我拿塊豬肉來。”

    片刻,一個手下捧著一塊豬肉走進牢房,放在了犯人和莫香兒之間的一張桌子上。

    “嘿嘿,先讓你看看這塊豬肉的下場,要不然啊,你是不知道這雪域七彩蚣的厲害。”

    說罷,莫香兒將那五彩斑斕的大蜈蚣往豬肉上一放,豬肉與之接觸的地方瞬間化作一灘膿水,那五彩斑斕的大蜈蚣也不急於向前爬行,竟停留在那濃水當中,滋滋有味的吃了起來。

    犯人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原先鎮定自若的樣子有了一些動容,卻還是不肯開口。

    來人啊,給我掰開他的嘴巴,小姐姐我沒耐心再陪他玩下去了。

    “是!”

    一聲應喝,兩個壯漢走進牢房來到犯人跟前,一人抓著犯人的頭發把他的頭死命往後一按,另一人就去掰他的下巴,任憑犯人奮力反抗,卻也無濟於事,嘴巴硬生生的被掰開,莫香兒笑眯眯的拿起筷子重新夾起那隻大蜈蚣,向他走了過去。

    文星魂也不禁皺起了眉頭,他還真是擔心莫香兒沒了耐心,要對這家夥下下死手,正要開口阻止,就見那犯人終於不再堅持。

    “我說,我說,是,是我那嶽父的小妾叫我對他下毒的。”

    “你嶽父的小妾為何要讓你對你嶽父下毒?”

    “因為,因為我和她,我們!”

    “噢,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和你嶽父的小妾有私情,對不對,所以想要殺了你嶽父你們兩個好在一起。”

    “對對對,就是這樣的,我求求你不要讓我吃那玩意兒,這一切,這一切都是我嶽父的小妾策劃的,我隻是被她給蒙騙了而已,求求女俠你放過我吧。”

    犯人的臉都已經發青了,看來確實是被嚇得不輕。

    “香兒,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莫香兒一聽是文星魂的聲音,頗覺有些意外,卻是喜從中來。

    “老大,你看我厲不厲害,這次真的是沒有把他弄殘疾了,真的沒有。”

    文星魂看著一臉天真爛漫的莫香兒,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們出去說吧,這的氣氛,不適合說開心的事情。”

    莫香兒一聽文星魂要跟她說開心的事情,自是樂得意忘形,竟忘了手中的筷子還夾著那隻劇毒的蜈蚣,就隨手一丟,那蜈蚣被拋向空中劃起一條漂亮的弧線,朝著犯人的方向飛了過去。

    犯人睜大了眼睛張大了嘴,三魂七魄已經丟了兩魂六魄,連躲避掙紮都忘記了。

    危急時刻,文星魂運動真氣,一掌揮出,將那就要落到犯人身上的大蜈蚣生生定在了空中,然後隨手一揮,那蜈蚣便改變了方向,朝著牆角掉了下去。

    “你這丫頭,老是這樣冒冒失失的,我真擔心這次帶上你出去會給我找麻煩。”

    “老大要帶我出去玩!”

    莫香兒像是個沒有長大的孩子,竟歡呼雀躍的跳了起來,然後一下向文星魂撲了過去,抱著文星魂在他臉上就親了一口。

    “耶,太好了,老大這次終於要帶我出去玩了。”

    

Snap Time:2018-01-22 08:46:47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