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五章祥哥剌吉死神臨近(18-04-24)      第一百七十四章方豔青欲幫歐陽定(18-04-24)      第一百七十三章木瓦郡主負氣離開(18-04-21)     

第五章莫香兒毒閹薛無命


    梵淨山東北,天賜山莊。

    “穀主,屬下該死,沒有能夠盯住薛無命,讓他私自去找文星魂,被文星魂手下一個叫做冰兒的女子抓住,屬下拚死才逃了回來,請穀主賜罪!”

    “哼,還敢跑回來見我,若非他有意放你回來,你覺得你逃的回來嗎?”

    聖姑心中充滿了恐懼,穀主的手段她是知道的,這次隻怕不會輕饒自己。

    “也罷,既然他把你放了回來,我也不怪你了,我早就跟你說過,這文星魂不是那麼好對付,要你處處小心,你卻讓他發現了你的行蹤。”

    “穀主,屬下知錯了,可現在我們該如何是好?”

    “你先出去吧!”

    “是!”

    聖姑退出了穀主的房間,雖然她身在黯夜銷魂穀已經兩年多了,卻到現在也沒有見過穀主的真麵目,更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每次穀主的出現,都戴著一個狼人麵具,每次說話的聲音也不一樣,時而男聲,時而女聲,時而蒼老,時而嬌嫩。

    穀主,一直是一個神秘的存在,沒有任何人見過他的真麵目,也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底細。

    這一點,九天絕倫宮的神尊文星魂也一樣神秘,天下人隻知道九天絕倫宮宮主叫做文星魂,可那個少年,他真的就是九天絕倫宮宮主?聖姑心中疑惑萬分。

    “你的手下看來是吃了虧呀,黯夜銷魂穀也不如傳說中的那麼厲害嘛!”

    說話的是一個粗壯的男人,聖姑走出去之後,他便從屏風後麵走了出來。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和你們一起對付九天絕倫宮了吧,如果你還認為九天絕倫宮的存在對朝廷構不成什麼威脅,那就當我們從未謀麵吧。”

    “穀主,你口口聲聲說要和我們合作,可是我似乎並沒有見到你的誠意,跟你在這房間當中談了這麼久,我卻連你長什麼樣都不知道,更不要說你姓甚名誰,你讓我怎麼回去說服皇上,讓他配合你們去消滅九天絕倫宮。”

    “奧尕先生,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規矩,你身為大蒙古第一勇士,想必這點你也是明白的,你隻管將我的提議帶回去,稟報給你的皇帝老子,看看他會不會向你那麼的不在意。”

    “你說吧,什麼提議,我一定據實稟報給大汗!”

    “大汗?你剛剛不是稱呼他為皇上嗎?”

    “什麼狗屁皇上,那是你們漢人的叫法,我們蒙古人習慣叫我們的首領可汗,總首領就是大汗!”

    “我不管你們叫他大汗還是皇上,總之如果不消滅九天絕倫宮,他的江山怕是難以坐穩,因為現在九天絕倫宮的宮主,就是當年寧死也不肯為你們蒙古人賣命的文天祥的後代。”

    “文天祥的後人?怎麼可能?”

    “有何不可能。”

    “當年,文天祥的長子誓死反抗,後來被我軍徹底消滅,挫骨揚灰,他次子在常年征戰中病死,而他剩下的後代,都隨他一起被俘虜到了大都,除了他三兒子為他殉葬外,其他的男丁女眷全都被發配為奴為婢,時時刻刻都被監視生活,怎麼可能突然冒出來個什麼九天絕倫宮的宮主是他的後代,你這是妖言惑眾,隻不過是想讓我們幫你鏟除九天絕倫宮而已,我不會上你的當。”

    “我與九天絕倫宮的宮主,九天神尊文星魂齊名,你以為沒有你們蒙古人的幫助,我就拿他沒有辦法了嗎?我看你們也是怕了他九天絕倫宮,所以想讓我為你們出力去消滅他們,然後你們坐收漁利,你們想必是忘了那文天祥兩個弟弟,這二人一人如今在你們的朝廷當中為你們賣命,而另一人,你可曾見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麼狗屁的江湖排名,並列天下第一,這都是你們這些中原武林人物自娛自樂一下妄自尊大而已,我們蒙古人從來不曾把你們這些所謂的江湖人物放在眼,文壁對我大元朝廷忠心耿耿,文璋當年也是隨他一起臣服於我大元,雖說他不肯為我朝廷賣命,卻也未有謀逆之心,你這斯與我說這許多,無非是想我大元出兵幫你達到你想要的目的,正好,今天就讓我奧尕來領教領教你這個中原武林的第一高手。”

    話畢,奧尕朝著帶著麵具的黯夜銷魂穀穀主撲了過去。

    那穀主臉色一變,抬手射出一根銀針,銀針被穀主使內力驅使,猛地紮進了奧尕的胸前,奧尕膘肥體壯,並沒有感覺到些許疼痛,卻才走出去兩步,就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你對我使了什麼妖法,把我放開。”

    “哼,你不是那麼有本事麼?自己想辦法吧,蠢貨!”

    穀主離開了房間,來到門外,聖姑和另外幾個手下正恭恭敬敬的站在那。

    “穀主,我們就這麼和蒙古人鬧翻了,這!”

    “我自有主張,走吧。”

    “是!”

    幾個人跟著穀主離開了天賜山莊。

    …………

    九天崖,絕倫宮。

    這是一座修建在數十丈高的懸崖上麵的宮殿,宮殿四周都是懸崖,沒有任何可以攀爬或是行走的地方,文星魂和莫冰兒手中各抓著一根蔓藤,在懸崖絕壁上速上行。

    “老大,你看我的輕功可有進步?”

    “還不錯,不過要想跟得上我,你還得勤加練習才是。”

    話音一落,文星魂運動真氣,整個人化作一縷鬼影,轉瞬便已消失在了莫冰兒的視線當中。

    “老大的輕功就是天下第一!”

    莫冰兒心中如是想到,然後也運動真氣跟了上去。

    莫冰兒上到九天崖,踏進絕倫宮大門的時候,卻見文星魂此刻正和姐姐莫香兒開心的坐在藤椅,似在說著什麼開心的事情,走近了,才聽見他們正在討論的是莫香兒如何逼供薛無命之事!

    莫香兒和莫冰兒兩個人,生得都是國色天香,都有著精雕細琢的臉龐,絕倫精妙的身材,怕是天下任何男人見了都會大流口水,想要一親芳澤。

    文星魂微笑的欣看著身邊的莫香兒,聽她講述審訊薛無命的經過。

    “那家夥,一開始還顯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說什麼也不肯說半個字,後來我就把他給放了,讓他跟我打架,打贏了我就放了他,他一開始倒還顯得有些興奮,叫我不許讓手下幫忙,我莫香兒是什麼人啊,給我一頓胖揍,這小子就不再說話了,可是卻也還是不肯交代關於黯夜銷魂穀的任何信息。”

    “那後來你是怎麼讓他開口的?”

    文星魂顯得有些好奇。

    “後來嘛,我就在他身上放了一點小玩意兒,他就乖乖的說了。”

    “是十香腐骨散?”

    “還是老大了解我!”

    “文星魂伸出手指輕輕的在莫香兒鼻子上碰了一下。”

    “下次下手別再這麼狠了,他是少了一條胳膊還是少了一條腿呀?”

    “老大,我保證,這次我沒有讓他少條胳膊也沒少條腿,隻是,隻是……”

    “隻是什麼?兩條腿兩條胳膊都沒了?”

    文星魂的表情有些誇張。

    “沒有,那王八蛋一直色眯眯的盯著我,我,我就讓人在他的命根子上撒了些十香腐骨散。”

    文星魂雙腿一緊,差點沒從藤椅上跌下來。

    也是這一晃,他才發現莫冰兒已經來到身邊,看來自己真的是聽莫香兒講得太入神,居然都沒有發現莫冰兒是什麼時候到的。

    “還是冰兒乖巧可愛,現在你知道為何每次我出去辦事兒都不願意帶你而是帶她了吧?”

    莫香兒一頭霧水,嘟著個嘴巴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為什麼?”

    莫冰兒笑而不語,剛才他們的對話,她幾乎全都聽見了,她也未曾想到,自己這個姐姐下手如此毒辣。

    文星魂想想也是一陣後背發寒,十香腐骨散遇血則入,遇肉則腐,遇骨則化,怕是薛無命就算留下了一條小命,下半輩子也要生不如死了,想來他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莫香兒這丫頭下手也未免太重了些,他都有些後悔把薛無命交給莫香兒了。

    “下次我再讓你審問別人的時候,你絕對不可以把人折騰到致殘,知道了嗎,你要幹脆殺了人家也就罷了,這樣摧殘別人有所不妥!”

    “這次我沒讓他致殘啊,我保證,這個薛無命的手腳全都完整著呢,也沒有缺耳朵少眼睛什麼的,看上去絕對跟正常人沒什麼兩樣的。”

    一時間,文星魂竟找不到可以反駁莫香兒的話語了。

    “總之,總之下次這招也不許用!”

    文星魂已然心生怒意,隻是莫香兒卻領會不出。

    “為什麼呀?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想出來的新玩法!”

    “還新玩法,你如此行事,與那旁門左道有何區別?”

    “好嘛,不許就不許嘛,大不了我再想一個更加新奇一點的玩法。”

    莫香兒一臉委屈,文星魂苦笑不得。

    “我不管你下次用什麼方法,使用之前必須先來向我匯報,我同意你這麼做之後才可以實施,知道了嗎?”

    “噢,知道了啦!”

    “那薛無命他都跟你交代了些什麼?”

    “薛無命交代說他們穀主每次出現,都戴著一個奇怪的麵具,而且每次跟手下交代任務時聲音也都在不停的變化,所以就算是黯夜銷魂穀的人,也沒人知道他到底長什麼樣,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搞得這麼神秘,你有沒有問他是什麼樣的麵具?”

    “問了,他說是一個狼人麵具!”

    莫冰兒一語不發,她不想在這個時候再去惹老大生氣,文星魂皺著眉頭想了一想,又問道。

    “他還有沒有說點別的,比如,他們這次去梵淨山的真實目的。”

    “這個也問了,好像是為了一本什麼經書!”

    “梵天太玄經!”

    文星魂眼睛忽的一亮,果然是為了惡梵天太玄經,隻怕現在江湖上在尋找這梵天太玄經的人,遠不止黯夜銷魂穀和自己。

    “對對對,就是這個名字,他還說這經書其實一開始並不是梵天觀所有,是李道長不知道從哪給弄來的,後來就成了梵天觀的鎮觀之寶了。”

    文星魂一邊聽一邊想,那白寒楓就是為了這梵天太玄經,不惜背上了個欺師滅祖的罪名,可是他得到的梵天太玄經定然不可能是真正的梵天太玄經,可這梵天太玄經,它又究竟在誰手上。

    

Snap Time:2018-04-25 11:12:42  ExecTime: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