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四章莫冰兒客棧露身手


    “各位不要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們,況且你們此行,不正是來找我的嗎。”

    文星魂一臉的無所謂模樣,看得薛無命渾身不自在,在他看來,文星魂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特別是那句,看來你們穀主手下的人也不全都是酒囊飯袋嘛,更是深深的刺激了他。

    “小子,你不要太狂妄了,我們在江湖上,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今日你身邊就這麼一個小黃毛丫頭,而我們有好幾個人,未必你就能占什麼便宜。”

    文星魂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果然,他的目的達到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冰兒就好,正好考察考察冰兒的武功有沒有進步。

    他不緊不慢的走到台階跟前,看也不看眾人一眼,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冰兒,讓我看看你的功夫有沒有長進哈,記得別把人全給打死了,還得留個回去給他們穀主送信。”

    文星魂居然就這樣找了個還算幹淨點的台階坐了下來,他對冰兒的武功很有信心,雖然冰兒的武功和自己比起來,差距根本不在同一個檔次,可是眼前的這幾個人,他早就根據幾人的氣息,走路的步伐等多方麵了解了他們的武功,他們不是冰兒的對手。

    “是,神尊!”

    薛無命對文星魂對他的無視感到莫大的屈辱,文星魂居然叫這麼一個小丫頭來打發他們這一群人,其中不但包括他薛無命,竟然還包括黯夜銷魂穀的聖姑,簡直是狂妄到了極點,欺人太甚啊,不僅是在侮辱他薛無命,更是在羞辱穀主,是可忍孰不可忍。

    揮動大刀,薛無命並沒有去理會在他身前的小姑娘冰兒,而是直接朝文星魂撲了過去,他帶來的幾個手下也是眼疾手,知道他們老大的用意,毫不含糊,抽出腰間的佩刀緊跟薛無命身後去助陣。

    那個叫做聖姑的女子沒有料到薛無命會失控,心中先是有一絲慌亂,待到看清了幾人是要襲擊文星魂,倒是心中為文星魂捏了一把汗,這幾個人的武功他是知道的,雖然不及江湖一流的高手,也都不是普通之人,就拿這薛無命來說,若是發揮一切正常,怕是能和武當派的大弟子宋遠橋達到一個檔次。

    文星魂卻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依舊坐在台階上麵帶微笑,似乎根本就沒看到幾個正朝他撲將過去的大漢一般。

    那個被文星魂稱作冰兒的女孩兒,雙手一抬,數條彩色的絲帶從他的袖口飛出,幾條彩色絲帶分別擊中幾個正朝文星魂衝過去的嘍,幾個嘍哎呀一聲全都跌倒,另外一條直接纏在了薛無命的脖子上,冰兒握住絲帶往回一扯,薛無命往後倒退幾步,卻並沒有跌倒。

    聖姑心清楚,這個時候倘若自己再不出手,怕是他們這些個人就要全軍覆沒了。

    她一咬牙,抽出了隨身的佩劍,便要上前助陣,她知道,自己隻要幫助薛無命拖上個一盞茶的功夫,自己的手下便能從客棧當中衝出來,到時候他們人多勢眾,最起碼想要逃跑還是沒有問題的。

    文星魂忽然大笑起來。

    “,有點意思哈,就讓小爺我瞧瞧你這妖女的真麵目。”

    聖姑根本沒有瞧見文星魂是何時從地上站起來的,是隻感覺一陣勁風撲麵,頭上的鬥篷已經不翼而飛。

    另一邊,被彩色絲帶纏住脖子的薛無命後退幾步,勉強穩住了身形,他揮刀就去砍纏住他脖子的彩色絲帶,冰兒眼疾手,另一隻手先他一步拋出了另一條絲帶,那絲帶正好纏繞在了薛無命揮刀的手腕上,隨後又將纏住薛無命脖子的絲帶拋了出去,絲帶猶如是一支利箭,竟射入客棧對麵一顆大柳樹的樹幹當中。

    冰兒如法炮製,將薛無命雙手雙腳都給捆了起來,然後在各個方向找了能夠固定的地方,將絲帶一一定入牆體或是樹幹上,可憐這個五尺高的大漢,就在轉瞬間被幾股力量的牽扯拉著懸在了空中。

    文星魂和聖姑卻是鬧得歡騰,聖姑武功不弱,雖然內功不行,和文星魂打起來占不到絲毫的便宜,但是劍法招式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文星魂也樂得陪她多過了幾招,也不急於製服她,短短十幾招,文星魂就發現這女子竟然使用了至少五個門派的劍術,這倒是世間少有。

    冰兒知道主子這又是在故意挑逗這女子了,便站在一旁自顧自的欣賞了起來。

    “小丫頭,劍法不錯,是你們穀主教你的嗎?不如來我九天絕倫宮吧,嘿嘿,本尊也封你做個聖女什麼的,怎麼樣!”

    “不想大名鼎鼎的神尊居然是個好色之徒,哼,我才不要做你的什麼聖女,看劍!”

    那女子抽回被文星魂兩個手指捏住的寶劍舉劍又刺,文星魂輾轉騰挪,應對自如,劍法雖好,卻也傷不到他分毫,女子自然知道文星魂是故意在挑逗自己,卻也不急不躁,她心中暗道,這樣也好,至少可以爭取時間等自己的幫手前來,可她哪知道,她那些個手下早被文星魂點了穴道,此刻正被困在客棧當中,動不得分毫。

    又是十來個回合過去,女子似乎感覺到了自己的手下已經不可能再來幫助自己,可是眼下薛無命被製住,另外幾個家夥更是爬都爬不起來,還能有誰能夠幫到自己。

    不管了,拚盡全力,說不定能就此逃走,等到自己搬來救兵,再去救薛無命這頭腦簡單的家夥。

    女子突然改變了招式,一劍朝文星魂左肩劈了過來,文星魂腳下生風,騰空而起,往後推出去了五尺開外,不行,這個距離還是太近了,這家夥輕功太好,如此近的距離,自己怎麼可能從他手底下逃走,怎麼才能迫使他遠離自己,給自己一個逃走的機會呢。

    女子心頭一動,從袖口突然射出三支袖箭,這袖箭卻並不是射向文星魂,而是朝著毫無防備的冰兒射了過去,女子心中想到,既然這小女子與這魔頭同吃同住,那關係肯定很不一般,文星魂勢必會分心去救那女孩兒,這個時候就是自己逃走的絕佳機會。

    文星魂果然中計,回身去一把拽起還站在原地的冰兒,往旁邊跨出兩步,躲過了那三支袖箭,待到回過身去,那女子已騰空而起,飛上了對麵的房頂,迅速隱遁在了夜色當中。

    冰兒被文星魂抓著右手握在手中,心中暖意橫生,腦袋不由得輕輕的靠向了文星魂。

    文星魂頓覺異樣,趕緊放開了握住冰兒的手。

    冰兒這才回過神來,在她身邊的男子不是別人,而是九天絕倫宮的神尊,自己,隻不過是他撿回來的一個婢女而已,怎敢生了這等非分之想。

    “神尊恕罪,神尊都是為了救我,才讓這女子得以逃走,還請神尊責罰。”

    “誒,我說莫冰兒,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老是叫我什麼神尊啊,宮主的,這都是糊弄那些江湖人物的狗屁稱號,人前的時候叫叫也就罷了,私底下可不許再叫,記住了嗎?”

    “我,我,冰兒記下了,那這女子,我去追她回來!”

    莫冰兒說著就要朝那女子逃走的方向追去。

    “別追了,你再把她追回來,誰去給他們的穀主傳信啊!”

    “你是故意放她走的?”

    “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跟她纏鬥那麼久?要說這丫頭倒是沒有你這麼機靈,這麼長時間才想到這麼個傻傻的脫身之計!”

    被文星魂誇讚自己機靈,莫冰兒心中可是樂壞了,要知道在九天絕倫宮,文星魂可是從來不輕易誇別人的。

    “謝謝老大誇讚!”

    “對嘍,這樣叫可比叫神尊我聽起來舒服多了!”

    莫冰兒也開心的笑了起來,在莫冰兒心中,文星魂開心,她莫冰兒也就會跟著開心,文星魂煩惱,她莫冰兒也會跟著煩惱,有時候她甚至在想,自己可以和他同住一室,伺候他的飲食起居,這難道不是九天絕倫宮當中最幸運的婢女了嗎?

    “那,老大,這幾個家夥我們該怎麼處理呀!”

    文星魂瞧了一眼還被吊在半空的薛無命,對莫冰兒說道。

    “飛鴿傳書給最近的分舵,讓他們派人把他們押回九天崖交給你姐姐,讓你姐姐給我好好的審審,讓他們把他們知道的關於黯夜銷魂穀的一切,都老老實實的說出來。”

    “是,我這就去辦!”

    “嗯,你去吧!”

    莫冰兒離開了,文星魂的目光,又轉向了梵淨山的方向,他要再去一次梵天觀。

    黑夜,文星魂的身影,如同一隻虛幻的精靈,隻是半柱香的功夫,他已經悄然來到了梵天觀門口,梵天觀還是大門緊閉。

    如果我翻牆進去,萬一給師父撞見,可有些不好意思,可這事兒又不能直接去問他,而且就算去問他,恐怕他又要以什麼出家人慈悲為懷之類的鬼話來搪塞自己,想了想,文星魂還是決定悄悄進去探查一番。

    翻過外牆,文星魂很輕鬆的便進入了梵天觀中,前麵就是三清殿,三清殿後麵是觀道士們的居所,而李道長的居所,卻是在三清殿旁邊的廂房當中。

    文星魂憑著記憶悄然來到了西廂房外,房間還點著燈,文星魂湊到窗前,隻能看到一個人影,像是坐在床上打坐,看上去並無異樣。

    “師父為何不殺白寒楓?難道真的隻是因為他是出家人?不,想必這事兒定然不會如此簡單!”

    文星魂疑惑不解,皺了皺眉,他又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Snap Time:2018-01-24 10:02:35  ExecTime: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