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一章小道士出山抓叛徒

  
  樊城北,一條長滿雜草的官道旁邊坐落著一個茅草棚,草棚的門柱上掛著一塊招牌,招牌上書著“鬼哭嶺茶棚”。
  “這堿O鬼哭嶺,趕緊走,據說鬼哭嶺有一夥強盜出沒,隻要是敢往這條路經過的,不論是江湖人物還是官府衙門,這些強盜統統都敢下手。”
  矮個子的男子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心中泛起一絲涼意。
  “難怪這條路上一個人都沒見到,路的兩旁還都長滿了雜草,原來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鬼哭嶺!”
  “都是那個臭道士,居然騙我們說這條路去襄陽最近,這下麻煩了!”
  身後不遠處,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這聲音忽遠忽近,似就在身旁又似遙不可及。
  “你們兩個小混蛋,你們向我問路,大師傅我出於好心告訴了你們一條近道卻還要埋怨我。”
  疾步行走的兩人停下腳步來回頭去望,卻哪埵酗偵礞H影。
  兩人對望一眼,心中的怯意更濃,但在此刻,也都不敢再言語,他們心知那先前給自己指路的道士怕是並非常人,能來到這鬼哭嶺,要麼是這鬼哭嶺的強盜山匪,要麼邊是武功絕頂之高,連官府人員都不敢涉足的地方他都敢過,可見一斑。
  而眼下這道士,難道就是傳說中鬼哭嶺山匪中的一員,那我二人今日豈不是要喪命在此了嗎。
  心中這樣想著,二人腳下就已經不聽使喚了,明明想的是要趕緊離開這堙A卻是怎麼也挪動不了半分了。
  “兩個廢物!”
  老道士的聲音由遠及近,明明隻有短短的四個字讓人聽起來卻明明白白知道是從很遠的地方開始,又突然來到身邊的。
  一襲青衫,頭上紮著個發髻,手中一縷拂塵,下巴下烏黑發亮的胡須尤其引人注目,雖然胡須不濃,卻有一尺來長,編成一個麻花辮垂於胸前,須末的地方已及胸腹之間。
  “你,到底是人是鬼?”
  高個子的男子從來沒有見過人的運動速度能有如此之,他隻見到眼前一閃,那道人已經到了二人身邊。
  道人臉上露出一抹不可捉摸的笑容。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
  道人的口氣,聽起來有些調侃的味道。
  “貧道白寒楓,江湖朋友瞧得起,送了個不怎麼好聽的外號,名曰:白老仙人!”
  “白老頭,果然是你,師父他老人家隻說你年近六旬,不想現實中的你,看起來倒是年輕許多呀,莫非你是真成了神仙,練就了不老神功!”
  草棚當中,走出來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也穿一身道袍,隻是手中空無一物。
  “小兔崽子,你一路跟蹤我,幾次三番給我使絆子,不要以為仙人我真的怕了你,雖然輩分上你是我師叔,可你初出茅廬,我白老仙人在江湖上也算是一號人物,你覺得憑你的能力真的能夠打得過我嗎?”
  “白老怪,你竟敢對師叔無禮,哦,我想起來了,也似乎沒有什麼事情是你不敢做的,連殺害自己的師父,偷盜太玄經這樣欺師滅祖的事情你都得出來,又怎麼會把你師叔我放在眼堙I”
  叫做白寒楓的道人怒火中燒,自打自己毒死那老不死的空靈道人,偷到道家至寶太玄經之後,自己也算是江湖上響當當的一號人物,何時受過這等鳥氣。
  “找死,這就讓我送你去見空靈那該死的老家夥去!”
  青衣道人話沒說完,身體已經開始移動,他手中的拂塵猶如一條靈敏的靈蛇,已經纏繞上了小道士的右手手臂。
  一旁的兩個行路男子,也終於回過神來,卻是張大了嘴巴再也合不上了,眼前這兩人武功奇高,特別是那個年輕的道士,雖然看似青衣道人的拂塵限製住了他,原本這樣的情況下常人必會後退以掙脫束縛,小道士卻不退反進,隨手一揮,纏著自己手臂的拂塵竟化作一絲絲殘絲敗絮四散紛飛,青衣道人也不曾想到小道士年紀輕輕卻有如此功力。
  “你這是什麼武功?”
  “自然是你夢寐以求的梵天太玄功!”
  “你放屁,太玄經我記熟之後就一把火給燒掉了,你怎麼可能還有太玄經,況且,我在太玄經上麵怎麼沒有見過你使的這招式。”
  “那是你悟性不夠,悟不出這樣上乘的招式,你能從太玄經當中學到的,隻是一些皮毛的武功而已,現在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太玄功。”
  “你先告訴我你的太玄經是從哪堥茠滿A難道我當年得到的太玄經並不是真正的太玄經?”
  “好,我告訴你,這太玄經分為七七四十九卷,你拿到的,隻是其中的一卷而已,還有剩下的四十八卷你見都沒見過。”
  “怎麼可能!”
  “既然你如此的執著,那我也不能讓你失望,我就把餘下的四十八卷太玄經上麵的武功一一使出來讓你見識見識。”
  話畢,年輕道士左手一揮,道路兩旁頓時飛沙走石,憑空起了一陣詭異的旋風,隨著小道士手臂的揮動,周遭的沙石塵土在旋風中不停的遊走,卻又不偏離原本的軌跡,跟著小道士的手型原地打轉。
  “這難道就是太玄經當中最上乘的內功?居然能夠飛沙走石操控身邊的事物。”
  如果說年輕道士能夠輕易毀壞青衣道人的拂塵青衣道人並沒有感到驚訝,那麼現在,青衣道人也不禁心中起了一陣寒意,他記得眼前的情景,當年師父也曾有這樣的功力,但那是上百年的修行才得來的,而眼前這個小道士,看麵目最多不過二十歲,難怪他能被祖師爺李道長選中,成了他的弟子。
  “你不能殺我,你隻有四十八卷太玄經,還差一卷,雖然那經書已經被我燒毀,可我卻還記得一些內容,所以你不能殺我。”
  還沒有繼續往下打,青衣道人便已然認輸了,他心中十分清楚,雖然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上也能排上前十,可要和眼前這個小道士交手,怕是一成的勝算都沒有。
  “誰說我隻有四十八卷太玄經?你不要忘了,太玄經是師父他老人家帶到梵淨山的,即使你偷走了其中一卷,難道他就不能再寫一卷嗎?”
  青衣道人整個人癱軟在了地上,他知道,眼前這個小道士就是李道長派來清理門戶的,無論如何今日自己是難逃這一劫了。
  “我不會殺你,師父隻是讓我來帶你回去!”
  “師公他老人家他不殺我?我殺了他最心愛的弟子,還偷了太玄經,他居然不殺我?”
  “師父乃我道家在梵淨山的開派祖師,道行何等的高深,怎會製造殺業,若不是師父再三叮囑讓我不要傷你性命,我肯定一巴掌拍死你。”
  “是是是,師公他老人家仁慈,感謝師叔和師公的不殺之恩,我今後一定痛改前非,終身在師叔和師公麵前侍奉。”
  “走吧,跟我回梵淨山去見師父,至於師父要怎麼處置你那是他的事兒,反正我是不會希望讓你這麼個沒用的東西留在我身邊的。”
  這一句沒用的東西,說得青衣道人心堮慾ㄛO滋味,剛剛自己還在教訓過路的倆小子沒用的東西,不想這麼這句話就給了自己。
  “你們二人,跟我們走吧,你們是被白老怪這沒用的東西給帶進來的,我就算是做好事兒了,帶你們走出這鬼哭嶺。”
  “想要走出這鬼哭嶺,哈哈哈哈,談何容易啊。”
  一個彪形大漢,肩上扛著一把大斧頭,攔在了四人跟前,高個子矮個子兩個男子見狀連忙躲到了青衣道人和小道士的身後,青衣道人和小道士卻是麵不改色,似乎根本沒把彪形大漢放在眼堙C
  “怎麼樣,白老怪,要不我再表演表演?讓你再瞧瞧剛才你沒瞧完的?”
  “這等貨色怎需師叔出手,我去收拾了就是,我聽江湖朋友說這鬼哭嶺的山匪當中有四大高手,名曰四大天王,其中就有個使大斧頭的,叫什麼劈鬼天王蓋天虎,想必就是眼前這黑神了。”
  說著,白寒楓便作勢要出手去對付眼前的大漢,一揮手中的拂塵,才想起來自己拿拂塵上的須發已經被師叔給毀了,可是這個時候自己又不能在師叔麵前丟人,白寒楓一咬牙,隻好拿著根無毛的光棍就向前衝去。
  彪形大漢一聲大喊,揮動著手中的巨斧虎虎生風,白老怪憑借自己靈巧的輕功也算是應對自如,還不時用那無毛的光棍捅捅大漢的後背,又捅捅大漢的麵門,大漢也不躲閃,任由白老怪捅來捅去,其實並不是他不想躲閃,雖然白老怪的這種攻勢不能對他造成什麼有效的傷害,卻也擾得大漢渾身不舒服,可他由於體型龐大身形笨拙,卻也無可奈何,隻能和白老怪周旋了起來。
  再看白老怪這邊,雖然是憑借著靈巧的身形左躲右閃,並未受到大漢直接的攻擊,卻也實在是難以對大漢造成什麼有效的打擊,這二人便這樣堅持不下了。
  “你們幾個也都出來吧,躲在林子堿搕ㄡM楚,況且我看這二位也怕是一時半會兒難以分出勝負了。”
  樹林堙A走出來四個人,兩男兩女,兩個男的也都身形十分的龐大,其中一人手持博浪錘,一人手持狼牙棒,和正在跟白老怪糾纏的那位一樣,都是重型兵器。
  兩個女人一老一少,老的看上去四十出頭,似乎並沒有隨身攜帶什麼兵器,著一身綠衣,年輕的女子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也是赤手空拳,穿著一件七彩長袍,映襯出玲瓏的身段,臉上的表情卻如同是死了爹娘一樣,一臉愁容。
  

Snap Time:2018-10-21 16:02:44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