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作者:天上峽穀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  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七十五章:幽火磷粉(18-09-06)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本王心安,你們也心安(18-09-06)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求援果然來了(18-09-06)     

第九百四十五章:圍殺圍殺(三)

  
  望著漫天混亂的戰局,站在那堛漸苳戭f懊惱的極點。
  他已然看清了想要殺他的那些人,看到了南通海、文泰、駱河等等,不少人都是齊國的忠良重臣,現在卻是將刀劍對準了他。
  “田文海死了,本王是齊國氣運的承載者,本王才是正統齊王,本王才是正統齊王。”
  心中帶著憤怒,田文柏高聲狂呼,但卻是沒有人理會他,這讓他更為惱怒至極。
  “鶴前輩、魚前輩,你們也去助戰,既然他們不肯屈服那就全都殺了。”惱怒之中,田文海對著留在身邊護衛的兩名渡劫護衛下達了命令。
  但兩名渡劫護衛並沒有離去,那位鶴前輩冷靜的說道:“王上,我們還是留在這堛漲n,對方陣營之中有十幾位渡劫之修。”
  聽到這樣的話語,田文柏著實無奈,雖然他有著化神初期巔峰的修為,但對上渡劫之修顯然不是個,田文海就是死在渡劫之修手中的,這讓他著實無言以對。
  “田文柏,受死。”這邊田文柏還處在懊惱之中,那邊趙凝陽卻是一個閃爍出現在了田文柏十丈之外,手掌一揮,天地變色,一塊黑色巨石攜帶著萬鈞之力從天而降。
  “護衛齊王。”眼見如此,魚前輩猛然衝出,雙手打出一個法訣,一顆巨大的紅色火球淩空出現,轉眼之間與趙凝陽的術法對碰在了一起。
  “轟。”的一聲,黑色巨石和巨大火球近乎同時消失,但那魚前輩卻是一聲悶哼,身軀一個踉蹌臉色狂變。
  “渡劫巔峰……這是什麼術法?”雙方一個對碰,即便擁有渡劫後期的修為,那魚前輩還是吃了大虧,差點落了個神魂震蕩。
  “老鶴,幫忙。”那魚前輩也是不傻,僅僅一個對碰就知道自己不是趙凝陽的對手,轉身呼喊起了幫手。
  “王上,小心,老夫會分身護衛你的。”先前還要隨身護衛,但眼見那魚前輩不敵趙凝陽,鶴前輩一聲囑咐也是不得不急身衝出,轉而與那魚前輩攻向了趙凝陽。
  “,兩個打一個,我還就不怕這樣的。”卻是不想看到兩人共同向他進攻,趙凝陽不怒反喜,手中劍影一閃,與兩人激戰在了一起,一邊打一邊還喋喋不休的奚落著對手:
  “你們兩個老頭,別磨磨蹭蹭的,有什麼壓箱底的法寶神通全都使出來,讓本座看看你們到底有著多強大的實力,嘿嘿,千萬不要讓本座失望啊!”
  聽到趙凝陽如此話語,鶴、魚兩人著實氣的不輕,兩人都是渡劫後期大修,仙人三境之外最為強大的存在,當真是太不尊重他們了,當下兩人法寶齊出全力攻向了趙凝陽。
  “對嘛,這才有點意思。”趙凝陽嘿嘿一笑轉而也是重視起了兩人。
  兩名渡劫護衛被趙凝陽引開,田文柏身邊頓時沒有了高階修士護衛,雖然鶴、魚兩人還有其他幾位渡劫之修都在留意著田文柏,但卻是無法向之前那邊盡在咫尺。
  也就在此時,一名化神之修身影一閃催動一柄長槍急速的攻向了田文柏。
  “化神初期,哼,真當本王你紙糊的了。”手中靈劍一閃,田文柏撥開了那長槍的進攻,麵對著那劫匪打的殺手心中也是暴怒不已。
  田文柏知道自己不是渡劫之修的對手,他也不會強行出手去挑戰強大的渡劫之修,但好歹他也是齊王,天賦、修為、戰力、法寶、靈獸在同輩之中都是最為強大存在,別說化神初期之修,即便是化神後期之修他也敢於迎戰。
  所有人都陷入了大戰之中,作為齊王的他也不能袖手旁觀,既然來了個化神初期修士要殺他,那他就展現展現自己的實力,讓所有人都看看齊王的威嚴,看看齊王的戰力。
  心中帶著怒火,田文柏手中靈劍脫手,一道法訣打在上麵,那靈劍光影閃動散發出萬道劍芒直逼攻擊他的劫匪。
  然而那劫匪顯然不是尋常化神之修,麵對著那萬道劍芒,一收手中長槍,胸前光影一閃,藍影閃動卻是催動了一麵防禦法寶,光影閃爍之間形成了一道水雲霧牆,牢牢的將自己護衛在了中間。
  轉眼之間,萬道劍芒與水雲霧牆轟擊在了一起道道光影炸裂,最終水雲霧牆消失不見,萬道劍芒也是不負存在。
  “嗯,到有點手段?”剛才一擊田文柏想著以殺立威,催動了自己最為趁手的人階法寶卻是不想還是被那劫匪擋了下來,不由的也是一驚,同時也是清楚眼前這個對手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斬殺的。
  心思急轉之間,田文柏揮劍與那劫匪激戰在了一起,而那劫匪似乎也十分的配合,揮舞著長槍與其展開了對戰。
  你不動法寶我也不動,似乎在和田文柏鬥氣一般。
  雖然與趙凝陽大戰在一起,但鶴、魚兩人卻是一直暗中留意著田文柏,生怕有著什麼渡劫之修給他一擊,但看到田文柏和一名化神初期的劫匪纏鬥在一起之後反而放心下來。
  兩人你來我往,看似殺的驚心動魄,但兩人卻是清楚,僅憑那化神初期的劫匪是殺不了田文柏的,反而給了田文柏一種掩護,畢竟漫天都是大戰,田文柏自己站在那堣]就成為了眾矢之的,參與大戰反而是最好的掩護。
  如此之下,鶴、魚兩人也就收攏了一些心思,全力與趙凝陽激戰在了一起,心中對趙凝陽的戰力則是充滿了震驚,他們兩人精通合擊之術,同階之中罕有敵手,但他們對麵這位從交戰到現在可是一直未催動全力,這讓他們不得不十二分的小心。
  專門保護田文柏的鶴、魚兩人收攏了一些心思,環繞在田文柏周圍的一些護衛也是被劫匪們纏住,但都看到了田文柏與一名化神初期劫匪纏鬥在一起的場景,都是有著鶴、魚兩人的心思,放鬆了對田文柏的關注。
  而幾十個回合之後,田文柏心中卻是憤怒到了極點。
  他可是齊王,對方隻是一個劫匪,偏偏他還無法將其拿下斬殺,這對他的威嚴可是不小的打擊。
  “小小劫匪,真當本王拿你沒辦法了,給我死。”心思急轉之間,田文柏也是懊惱至極,身影一轉避開那劫匪攻擊之時,手腕一番,一枚五階火龍符淩空激發,瞬間化為一頭三丈多長的火龍虛影向著那劫匪急功而去。
  “看你還不死。”激發火龍符還不夠,田文柏身影一閃緊隨火龍符之後直接奔向了那劫匪,顯然想著一舉將其滅殺。
  火龍符疾馳而來,但那劫匪卻是毫不驚慌,手中長槍脫手而出,法訣催動,槍影閃爍轉而化為一頭金毛猛虎直接衝向了那頭火龍雙方廝殺在了一起。
  “給本王死。”劫匪手中法寶長槍脫手去抵抗那金毛猛虎,這讓田文柏也是大喜過往,猛然一催手中靈劍,劍影閃爍,嗡鳴之聲大作,頓時化為了九道劍芒向著那劫匪急速殺去。
  速度飛,九道劍芒閃爍不辨真假,瞬間就殺到了那劫匪麵前,那劫匪根本是避無可避,就連催動法寶和術法防禦都沒有時間,隻能硬著頭皮硬抗田文柏這必殺的一擊。
  電光火石之間,田文柏的靈劍殺到了那劫匪的身前,“噗”的一聲,九道劍芒之中的八道最後時刻消失不見,但其中的一道卻是準確的此種了那劫匪的丹田。
  丹田受擊,那是必死無疑。
  “哈哈,狂妄劫匪讓你不知天高地厚。”心中大笑,田文柏望向了那劫匪的雙眼,但卻是看到了一雙冷漠憤恨的目光,瞬間心中浮現一陣慌亂。
  

Snap Time:2018-10-21 09:33:02  ExecTime: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