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作者:天上峽穀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  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五十六章:靈蛇水劍(18-07-30)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蠻三斧(18-07-30)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火色鱗片(18-07-30)     

第九百四十章:本該如此


    議事大殿是商議關於整個齊國命運大事的地方,田文柏的一切全都寄托在這,原本商議到了關鍵時刻,卻是不想被楊幻靈給打斷。

    而且楊幻靈打斷的方式可以說是石破天驚,以一種超出眾人想象方式著實震驚了眾人。

    田文柏憤怒到了極點,滅殺魏飄雲本就不對,前前後後,無論是言語還是行動,楊幻靈就沒有拿他當回事。

    目前他是需要山海國的幫助,但他手中亦是有著不俗的實力,尤其是在招攬古月峰的右軍之後,縱然沒有山海國的幫助他也能夠掃滅田文海。

    雙方是合作關係卻不是隸屬關係,至少現在不是。

    楊幻靈嫁給了他,因為有著山海國的背景是目前的王後,但就算是他親爹楊飆到來也不能對他如此無視啊!

    楊幻靈的舉動徹底激怒了田文柏,加上最近半月田文柏可謂是沒有一件順心事,忍無可忍得到田文柏再也忍不住,當場爆發。

    手指的楊弛,目光之中顯露著滔天的憤怒之色。

    若是尋常時候,田文柏如此楊弛絕對會好好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知道如何做人,誰才是山海大陸的老大,但今天這事卻是他的小妹做的不對。

    田文柏的舉動已然算好的了,若是換做他,管它什麼山海第一美女,管他什麼背後有著山海國的背景,先教訓一頓再說,定然要讓楊幻靈知道知道什麼為王者威嚴。

    但那楊幻靈卻是他的妹妹,楊弛也不能不護短,但動了動心思實在不知說些什麼了,萬不得已,目光望向了同樣臉色鐵青的田鴻宇。

    讓山海國眾人都滾自然是不能,但此事就這樣不聲不響的全當沒有發生什麼顯然彰顯了他們齊國太過無能,而且他今天也算看出來了,若是不對那楊幻靈加以懲罰,日後這位山海國小公主還指不定搞出什麼大事。

    “焱王殿下、九王子,幻靈王後剛才之舉著實太過分了,若是不加懲戒文柏臉麵何存?我齊國臉麵何存?”一句話語算是表明了態度。

    眼見如此,楊焱目光閃動與楊弛和史天書等人眼神一陣交流隨即說道:“老王爺、王上,幻靈小公主一貫驕橫慣了,今天如此舉動確實不妥,我看這樣好了,我們安排人送幻靈小公回大荒城反省一段時間,等到她明白自己的錯誤之後在回來如何?”

    麵對如今的局麵,這是楊焱等人商議出的唯一解決之法。

    “不行,本王不同意。”

    卻是不想,未等田鴻宇回應,田文柏卻是一句拒絕,然後直接說道:“楊幻靈已然是本王王後,做出如此惡事自然由本王懲戒,關入冷宮,立刻關入冷宮,齊國什麼時候一統什麼時候還她自由。”

    經曆了先前的憤怒,田文柏已然冷靜了下來,能夠在諸多不利局麵之下擁有如今的實力,他也不是傻子,留下楊幻靈就是留住山海國的幫助。

    田文柏此話一出,楊焱和楊弛臉色都是一變,雖然知道縱然楊幻靈被關入冷宮也不會受什麼罪,但山海國小公主剛剛下嫁就被打入冷宮這樣的事情傳出去著實不怎麼好聽。

    原本還想周旋一番,可是未等他們兩人說什麼,極少說話的飄香酒館大統領田百齡卻是突然開口說道:“本該如此。”

    “關一段時間也好。”

    “也該讓小公主清醒清醒了。”

    緊隨田百齡之後,史天書和崔百泉兩人也是做出了表態。

    山海國三大重臣意見如此一致,倒是超出了齊國一應重臣的預料,也讓他們見識了山海國王室與重臣之間不同的行事之風。

    眼見如此,楊焱和楊弛倒沒有在堅持什麼,楊弛直接做出表態:“既然如此,那就按照齊王的意思辦,另外,煩請齊國找兩個人好好教導一下小公主讓她知道何為敬畏何為天下大勢,免得日後在做出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失禮惡事。”

    三大重臣尤其是田百齡的意思基本上就代表著楊飆的意思,既然懲處楊幻靈的事情已然成為了定局,楊弛自然也不會在堅持什麼,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彰顯一下自己的大義。

    一場議事會議被楊幻靈打斷著實給在場眾人添了不少堵,但如今田文柏一方麵臨的局麵著實不怎麼樣,他們還是不得不重新回到議事軌道上來。

    隻是經過楊幻靈如此一鬧,在討論事情夾雜了太過的情感,尤其是田文柏鼻子不是比鼻子臉不是臉的,問什麼都是不表態,搞得沒有絲毫議事的意思,多數人也不在順著史天書的意思去討論,甚至有著重新開吵的意思。

    最終田鴻宇帶著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說道:“諸位,此次議事先到這吧!田大統領,煩請飄香酒館加一些進度,查清到底是什麼人在搞鬼,我們也好有著應對之法。”

    “嗯。”田百齡少有的點了點頭。

    可就在眾人準備散去之時,一支傳信玉簡從虛空之中飛出紛紛落入到了田百齡手中,掃過玉簡之中的內容,田百齡臉色也是大變。

    未等田百齡說些什麼,又有幾支傳信玉簡飛入,分別落入了田鴻宇、史天書、崔百泉等人手中。

    麵對這樣的一幕,眾人臉色都是一變,傳信玉簡近乎同時到來,這也就意味著齊國和山海國的情報人員同時得到了一個天大的消息。

    掃過玉簡之中的內容之後,幾人全都站起匯聚到了大殿中心一副以齊國為中心的水幕地圖之前,即便沒有得到玉簡的幾人亦是如此。

    與琅琊城王宮之中的地圖一樣,這幅地圖標明了齊國所有勢力的布局,其中齊國三軍的行動最為明顯。

    示意著地圖,史天書皺眉介紹道:

    “古月峰所部右軍沒有按照我們安排的路線直逼琅琊城,一部百萬由副帥賀翔和譚理帶領出現在了齊國和山海國邊界,距離遊複龍元帥的右軍人馬不足千,扼守齊國斷龍山穀,阻斷了他們進軍齊國的路線。”

    “另外一部百萬由古月峰親自帶領,從西部直逼青淄城而來,目前距離這不足兩千,兩日之內必定到達。”

    “中軍鍾鐵生一部百萬人馬由副帥崔天雄率領從東部直逼青淄城,避開了南下的左軍人馬目前已然到了摩天峰一代,不出一日就可到達青淄城。”

    幾句話語之間從史天書口中說出,但足以震驚眾人,田文柏也顧不得在想什麼楊幻靈的事情,臉色狂變連聲說道: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之前所有消息都表明鍾鐵生的中軍人馬全都龜縮在了琅琊城周圍準備等待與左軍和右軍人馬決戰,他們怎麼會出現在摩天峰一帶,這絕對不可能,百萬人馬不是一個兩個人。”

    “右軍,對,古月峰的人馬怎麼會直逼青淄城,這怎麼可能?他可是明確表態支持本王的,法錚,聯係法錚,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雖然在硬撐,但是人都可以看出田文柏此刻的慌亂。

    其實不止是田文柏,在場的眾人麵容之上都顯出了一絲慌亂之色,中軍人馬和右軍人馬向著青淄城直逼而來,任誰都可以想到對方的目的。

    現在聯係不聯係法錚已然沒有什麼意思,事實已然表明,古月峰根本就沒有導向他們,而是利用生死不知的法錚戲耍迷惑了他們。

    如果說之前他們還有時間在商議大事,如今卻是不得不被迫應對了,最主要的是他們還不知道隱藏在幕後的對手是誰?

    

Snap Time:2018-08-21 15:38:59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