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作者:天上峽穀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  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七十五章:幽火磷粉(18-09-06)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本王心安,你們也心安(18-09-06)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求援果然來了(18-09-06)     

第四百四十三章:常家的叛徒

  
  “你父親得到山海氣運鼎之後將其放在了我們常家祖祠之中,卻是不想被常光遠意外得知,為了當上常家家主,那常光遠當了叛徒出賣了你父親進而讓整個常家陷入了萬劫不複之地。”
  “常光遠?”聽到這樣一個名字,常風盡量的回想自己九歲之前的記憶,但隻是依稀記得有這樣一個名字和一個模糊的身影。
  顯然看到常風緊皺的眉頭,常齊江對著常風說道:“算起來那常光遠是你的大伯,他與我們是叔伯兄弟,常家被滅之前他一直擔任常家的外事管家,和我、你二叔一樣,都是你父親的左膀右臂。”
  常齊江如此一說,一個影像在常風腦海之中逐漸清晰起來,一皺眉頭之後,常風隨即說道:“六叔,你說的那個常光遠可是長得矮胖,滿臉慈祥之色?”
  常風曾經記得那常光遠麵相頗為喜相整天樂的,在他小時候見到他都會捏捏他的臉蛋,樂的說上兩句笑話,顯得異常慈祥。
  “呸,假的,那常光遠看似一臉慈祥之色其實有著豺狼之心。”恨恨的說了一句之後,常齊江隨後說道:
  “那常光遠一直覬覦家主之位,但你父親的存在讓其希望破滅,為了搶奪家主之位,他在常家暗中發展自己的勢力試圖推翻你父親的統治,直到知道了氣運鼎的事情轉而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朱家,說到我們常家覆滅,那常光遠是直接導致者。”
  “常光遠,該死。”聽到六叔講述到這,常風猛然站起,拳頭攥的咯響,眼神之中都瞪出了血色,顯然憤怒到了極點。
  常風清楚,任何一個強大的勢力之內都有著派係的爭奪,但派係之間如何爭奪都有著一個底線,那就是不能危害他們賴以生存的勢力,可是那常光遠卻是喪心病狂,不惜以常家覆滅來搶奪家主之位,這已然遠遠突破了一個勢力的底線。
  “六叔,那常光遠現在何處?”常風一臉寒霜之色問了一句。
  “常家被滅之後,常光遠那一支卻是保留了下來,現在常光遠是南星城城主,常家的家主,已然淪為了朱家的走狗。”
  恨恨的說了一句之後,常齊江轉而說道:“這些消息就是從常光遠最疼愛的兒子小兒子口中得知的,而且根據消息,那常光遠已然來到了康居城,顯然也想著從北胡大戰之中搶奪一些資源。”
  “該死,六叔,那常光遠該死,我們斷然不能再讓他活著。”聽到常光遠竟然來到了康居城,常風大怒,直接說明要將其滅殺。
  常齊江顯然更為老道,拍了拍常風的肩頭讓常風坐下之後然後說道:“那常光遠擁有化神中期修為,就是六叔也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六叔……”聽到這,常風再次站起。
  “常風,你先坐下,憤怒解決不了問題。”常齊江的一句話語讓常風意識到自己今天是被憤怒與仇恨衝昏了頭腦,有些失去理智與冷靜了。
  “在我們得到常齊江來到康居城的消息之後,就已然做了大量的準備,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其活著離開康居城,離開北胡之地。”給與常風一個肯定的答複之後,常齊江隨後說道:
  “常風,常光遠也知道我們常家還有著漏網之魚,是故這些年來行動一直小心翼翼,想要滅殺他我們需要好好合計一番,走,我先帶你去見見我們常家在鬼方的族人。”
  常家被滅之前是一個實力直逼朱家的大型世家,縱然被滅,但還是有著不少修仙族人逃了出來,超出常風預料的是,除了常齊江之外,竟然還有一位叫做常盛輝的渡劫中期老祖、一位叫做常飛堂化神中期修士以及三位元嬰層級的叔伯長輩。
  那位叫做常盛輝的渡劫老祖是從朱家和山海國圍殺之中死命逃出的,遭到不可恢複的重傷,雖然有著渡劫中期的修為,但真實戰力最多隻有渡劫初期,饒是如此,已然是常家在康居城的最高戰力。
  至於那位叫做常飛堂的化神中期修士,情況也是不好,雖然他避開了常家被滅的那個夜晚,但還是遭到常光遠以及朱家修士的追捕,遭到重傷,一條臂膀和一條腿都被斬斷,雖然憑借著天地靈物和化神層級的修為得到恢複,但一身修為和實力也是大打折扣。
  至於另外三名元嬰修士,情況相對好一些,已然是常家留存的骨幹力量,他們都經曆過常家被滅的那個夜晚,知道常家的苦難與仇恨,對重整常家充滿了期盼。
  常風是常家的少主,但卻是一個絕對的隱秘,與他的會麵就限定在幾人之中,至於常家另外一些族人若是知道常風依然活著必然士氣高漲,但出於安全考慮,暫時不能讓他們知道這樣的消息。
  雖然早就從常齊江口中知道了常風活著,但真正見到常風之時,常家剩餘的幾位高層還是一陣激動,尤其看到常風已然擁有結丹後期修為知道常風在玄天宗的地位之後,對常家複興充滿了期盼和希望。
  ……
  離開“長茗樓”之時夜空之中已然升起了一輪明月和滿天星辰。
  出於安全的考慮,並沒有任何人送一送常風,就像正常顧客一般,常風獨自一人走了出來。
  秋夜的康居城依然有著冰冷,常風卻是沒有絲毫的感覺,站在康居城的主街之上,仰望了著滿天的星辰,常風眼中閃過一股濃鬱的殺氣,心中發狠暗暗發下了誓言:“此生必報常家之仇。”
  “滾開,滾開,不長眼啊!沒看到王子殿下經過嗎?別站在道路中央,滾一邊去。”
  “說你呢?一邊去,滾開,看什麼看?再看給你一鞭子。”
  正當常風心中發誓報仇之時,一陣噪雜的怒罵之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收攏心神,常風望向了前方,隻見一對鬼方修士士兵正在罵罵咧咧的驅趕著擋在道路之上的眾人,在他們後邊則是一輛裝飾華麗的車駕,就連拉車的都是六匹純白的龍鱗馬,這些無疑都在昭示著車上之人的地位。
  雖然現在鬼方兵鋒強勁,在大戰之中占據了優勢,但縱然是鬼方將領王族也很少有人在自己的都城之中如此高調招搖過市,這不禁讓常風大皺眉頭。
  但當常風看清車駕之中乘坐之人時,沒有任何的猶豫,速的退到了路邊之上。
  車駕之中落座的是他的“老朋友”,鬼方王子呼落泉。
  對於這位鬼方王子,常風可是記憶猶新。
  從西戎月氏蜜水城開始到燕國雁門城,常風與其有著諸多過節,這位王子對他可謂是苦大仇深,若是在鬼方城之中發現常風,這位王子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滅殺已報自己當年對他的羞辱之仇。
  除了呼落泉之外,在這位鬼方王子車駕之上,常風還發現了另外一人,從麵容之上常風亦是瞬間分辨出了那人的根腳,正是出賣常家的叛徒常光遠。
  常光遠竟然和呼落泉混在了一起,而且還一臉堆笑的與呼落泉在交談著什麼,這不禁讓常風大皺眉頭。
  雖然知道常光遠是常家覆滅的大仇人,但常風卻是清楚那常光遠實力不俗,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絕對不能打草驚蛇。
  雖然易容出行,但常風卻是不想找什麼麻煩,呼落泉二世祖一般,狂妄自大不足為慮,常風擔心的是那常光遠,此人既然能夠隱忍能夠為了一己私利出賣常家,那就說明是一位陰狠隱忍之人,往往這種人極為小心,常風可不想因為自己讓六叔他們的計劃泡湯。89
  

Snap Time:2018-10-23 19:37:43  ExecTime: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