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作者:天上峽穀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  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五十六章:靈蛇水劍(18-07-30)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蠻三斧(18-07-30)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火色鱗片(18-07-30)     

第三百八十九章:三層探索(六)


    遇到越國王爺楊弛顯然超出了常風的預料,根據從贏滿口中得到的消息,此人絕非善類,看似浪蕩遊俠實則是梟雄一般的角色,容不得他有著絲毫的懈怠,隨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應對起來。

    因為是認識之人,簡單寒暄之後,雙方隨即進入了正題,常風隨即將雙方爭執的過程講述了一遍,最終說道:“殿下,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此事的爭執因為不盡木而起,現如今我們兩家都出現了傷亡,如何處理還請殿下拿個注意?”

    “大人……”眼見常風將主動權交給了楊弛,孟航也是大急,但常風卻是伸手示意保持冷靜。

    聽了常風的講述之後,楊弛轉而詢問那越國的元嬰修士,兩名元嬰修士不敢隱瞞什麼,如實的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不過強詞奪理的成分多一些。

    “你們退下。”聽完兩名元嬰修士的講述之後,楊弛轉而望向了越國那名負責資源交易的結丹修士,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殺機。

    “王爺,屬下一心為國,絕對沒有任何私心,屬下……”顯然看到了楊弛眼神之中的殺機,那名結丹修士連忙解釋起來。

    可是楊弛卻是一聲冷哼:“通天地淵的法令是父皇親自擬定的,任何人都不準違反,你的做法無異於是挑戰父皇的權威,該死。”

    話音未落,楊弛一拳轟出,那名早已遭到重傷的越國結丹修士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飛起十丈之遠落在了草叢之中,定然是再無生機。

    這樣的一幕遠遠超出了眾人的預料,誰都沒有想到楊弛會有著這樣的舉動。

    滅殺那名屬下之後,楊弛轉而望向常風拱手說道:“常兄弟,通天地淵有著固有的法令,本王馭下不力,還請見諒。”

    “現在本王已然懲治了違反法力之人,至於這一次爭執,鑒於雙方都有傷亡,此事就此揭過如何?”

    若非親眼所見,在場的所有人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越國之人不相信,這可不是他們往常所見那位王爺的作風,玄天宗之人更是不相信,自己吃虧不找回不說還主動認錯,這可是不符合常理,何況對方還是一位地位尊貴的王爺。

    常風心中亦是有著吃驚,但結合他對楊弛的了解,對方做出這樣的舉動倒也符合常理。

    楊弛是一位有著極高智慧的梟雄角色,現在他如此處理更多的是為了維護通天地淵的法令,甚至這樣做就是為了給其他人看的,讓其他人知道他是堅決執行飆帝法令之人,最好能夠傳到飆帝耳朵之中,為他未來之路增加助力。

    可是縱然如此,常風卻是不相信楊弛會就此罷手,梟雄之人沒有一個吃虧的主,今天的事是揭過了,但日後楊弛定然會想法召回,甚至十倍百倍的找回。

    不過,那些都是日後的事情,眼下楊弛如此說了,常風自然沒有不應成的道理:“王爺虛懷若穀,常某敬佩至極,此事本宗承情越國,定然會多加宣揚王爺的胸襟氣魄,多謝王爺體諒我等江湖之人,王爺,再會。”

    說完之後,沒等楊弛回應,常風示意玄天宗之人抬起張辰的屍體帶領眾人就此離去。

    “常兄弟慢走,大荒城之中再聚。”對著常風等人離去的背影,楊弛呼喊了一句。

    “王爺,那可是一株五千年歲的不盡木,就這樣讓他們走了?”玄天宗眾人離開之後,陪同楊弛的一位隨從拱手說了一句,顯然不肯就此罷休。

    “哼,不放他們走,還能如何?”一聲冷哼,楊弛眼神之中閃過一道殺氣冷冷的說道:“通天地淵剛剛開啟十幾日,我們就與玄天宗死磕,這將對我們十分不利,我們的主要對手是其他五國,若是在招惹了江湖組織,那我們可就四麵樹敵了。”

    “王爺苦心,屬下受教。”其他幾人連忙表示認可。

    顯然,放過常風等人楊弛有著一些無奈,不過這位王爺顯然不是一個吃虧的主,望了一眼常風等人消失的方向,兩眼一斜,自言自語的說道:“若是運作好,或許可以捎帶上一些江湖組織,就是不知道那常風敢不敢進入第四層了?”

    另外一邊,遠遠離開越國修士之後,常風帶領著眾人來到一條河流之處的開闊之地,示意眾人休息的同時指揮眾人將張辰的屍體處理了一下然後就地掩埋。

    看著張辰的屍體漸漸被土層覆蓋,常風心中也是一句感慨:“生死無常,凡人如此,修士更是如此。”

    修仙之人高高在上,可以隨著修為境界的提高而不斷延長壽元,有著遠比凡人多得多的生命力,可以活的更久更長,但修仙界更是一個弱肉強食自然淘汰的世界,依然有著極高的死亡率。

    對煉氣、築基低階修士是如此,結丹、元嬰修士也是正常,就是高高在上的化神、渡劫修士也不例外。

    “張兄,一路走好。”最後看了一眼張辰,常風後退幾步坐了下來望向了遠處。

    張辰死了,它能夠做的是就地掩埋他的屍體,這是對死去同伴最好的尊敬,至少不會讓張辰的屍體落入妖獸口中,成為妖獸的一頓美餐。

    “大人,屬下無能,沒有保護好張辰。”眼見常風麵色凝重,羅玉良來到近前連聲告罪。

    “羅長老,張辰的死不怪你,能夠拚著重傷從對方兩名元嬰修士手中搶到不盡木,對宗門你是有功的。”擺了擺手示意羅玉良無需自責,常風轉而歎息了一口氣苦笑著抒發了一句感慨:

    “我沒事,隻是回憶起諸多與張辰的過往,心生感歎,或者哪一天,我們都會有著這樣的下場。”

    如此一句話語,讓眾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之後,眼見眾人的情緒得到了穩定,孟航開口問道:“大人,今天事情實在有些讓人意外,真是沒有想到那楊弛竟然如此大度?”

    “不,那楊弛不是大度,像他那樣的梟雄角色就沒有大度的心理,今天如此對待我們隻是迫不得已的舉動而已。”

    搖了搖頭陳述了自己的觀點,眼見眾人眼神之中充滿了不解之色,常風轉而解釋道:

    “雖然沒有明麵之上的反對,但其他五國對現在的越國極為排斥,一旦有機會,其他五國都會打壓越國勢力,以這樣的方式向山海國,向飆帝陛下來表示他們五國對待越國問題之上的態度。”

    “大荒城如此,通天地淵之中應該也是如此,越國要麵對其他五國的聯合打壓,除了山海國之外他們不想在與我們江湖勢力為敵,是故那楊弛方才忍了先前的事情,若是剛才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與山海國之間,那一場血戰恐怕難以避免了。”

    聽到常風如此講述,孟航和羅玉良都是大驚,顯然沒有想到常風有著這樣的見解。

    尤其是羅玉良,心中連聲感歎:“這常風真是不一般呀!難怪能夠與其他五國王爺稱兄道弟呢?僅僅這份見識就是孫陽生堂主都不一定擁有啊!”

    驚訝之餘,孟航轉而頗為擔心的問道常風:“大人,那就是說越國不會善罷甘休了,而且很有可能招來山海國對我們的敵視?”

    “山海國對本宗的敵視就從沒有停止過,不過這是通天地淵,合作抗衡看的是利益資源,而且山海國和越國也不會輕鬆的,我們小心一些就是了。”常風點了點頭,隻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大人,接下來我們該做什麼?”點了點頭,孟航請示起了常風。

    眉頭微微一皺,常風隨後站起果斷的下達了命令:“到約定地點與趙有信他們匯合,然後趕到最近的地淵出入口,將最近一段時間得到的資源連同羅長老一同送走。”

    

Snap Time:2018-08-21 15:38:02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