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作者:天上峽穀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  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五十六章:靈蛇水劍(18-07-30)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蠻三斧(18-07-30)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火色鱗片(18-07-30)     

第三百一十三章:核心之地(一)


    在夜孤帝第一周千秋緊隨其後衝入玉牙殿之後,常風等人行動近乎同時行動,前後腳衝入了大殿之中。

    此時的玉牙殿之內亦是破敗不堪。

    牆壁開裂、石柱破碎,玉石製作的石桌石椅摔落了一地,甚至大殿之內有著數個坑洞,可謂是滿眼的狼藉。

    先行一步的夜孤帝沒有得到率先得寶的機會,後來到來的常風等人也沒有失去機會,此刻他們全都站在大殿之中,目光所望之處是大殿的麵,依然存在著的一個完整的座椅。

    金芒閃爍的座椅之上,端坐著一位體型胖碩臉色白皙的老者,目光炯炯有神,帶著藐視天下的氣概,讓人不得不仰視。

    而在那老者的身前,則是一張不知用什麼木料製成的長桌,長桌之上放著四塊一模一樣的令牌,正在那閃動著微弱的白芒。

    進入大殿,第一眼就看到那端坐的老者,任誰都是大驚,不用多想也可以猜出了那人的身份,必然就是玉牙象福地秘境之中的主人,玉牙真人。

    看到此人,近乎本能的就想逃命。

    但大殿之中卻是沒有任何一人妄動,不是他們不想動,或者他們不想逃命,而是在他們雙腳落入大殿之時,身軀全都受到了限製無法自由活動。

    山海國李智、秦國呂壽春、蜀國周千秋、天魔宗夜孤帝、天府張家張天柄、河套李家李泰晨還有常風,七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全都一動不動的呆站在了那。

    “哈哈……”突然之間,端坐在座椅之上的玉牙真人發出了大笑之聲。

    “暈死,這還有命?”聽到這個聲音,常風等人都是大驚,後頸發涼,頓時感到了絕望。

    仙人三境修士的實力,常風等人從沒有見過,也不了解,但想想六階大妖、渡劫修士都老老實實的給仙人三境修士為奴為仆,常風等人又如何升起一點的反抗之心,就連逃命的心思都沒有。

    在仙人三境修士麵前,對方吹口氣就足以將他們攪成肉醬了。

    現在,每個人心中最不明白的就是派他們到來的仙人。

    不是說整個秘境之除了二三階金頭白象沒有任何生靈了嗎?

    可是現在的情況如何解釋?

    秘境核心之地,不但有著生靈而且還是玉牙福地象秘境的主人,仙人三境妖修,他們這些小娃娃還怎麼活?

    “哈哈……終於有人來了。”在眾人驚恐之際,那位玉牙真人一聲感慨再次發聲:“本真人遭到人族仙人圍攻,不幸戰死,但希望傳承存留,是故留下一道神念做最後的安排。”

    “四麵令牌,得到其一施以精血祭煉,即可進入本真人秘境核心之地取走傳承,有機緣,有能力之人皆有機會得到,諸位,希望你們繼承之後將本真人的傳承發揚光大,不枉本真人保存傳承之舉。”

    話音剛落,端坐著的玉牙真人身軀光影閃爍,轉眼之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類似空間通道的光影圓暈。

    到了此時,眾人方才知道那位端坐的玉牙真人之時一個虛幻的光影,並非真實的玉牙真人。

    也就在這一刻,常風等七人恢複行動的自由,而原本擺放在木桌之上的四麵令牌光芒閃動飛在了半空之中,停在了眾人麵前。

    當進入大殿看到玄晨真人之時,眾人已然震驚到了極點,自知必死無疑,但轉而卻是出現如此一幕,這再次顛覆了的見識。

    想想玉牙真人的話語,看著玉牙真人身影消失之後形成的空間通道,再看看懸浮在半空之中的三麵令牌,整個大殿之中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寧靜之中。

    顯而易見,誰能得到令牌誰就能夠得到最後的重寶完成背後仙人的交代,

    進入大殿的一共有七人,但卻是隻有四麵令牌,一番搶奪廝殺恐怕是在所難免了,但縱然令牌懸浮在麵前,卻是沒有任何一人動手。

    滿臉焦急之色的呂壽春沒有動手,實力強大的夜孤帝亦是沒有動手。

    能夠進入到最後關頭的幾人皆是心靈通透之輩,雖然限於修為緣由,他們對仙人三境修士之間的事情知道不多,但卻是對玉牙真人留下那樣的話語與令牌表示了極大的懷疑。

    他們懷疑的並不是仙人留下的傳承,而是忌憚對方妖族仙人的身份。

    做為一位仙人三境修士,既然知道自己是被人族仙人滅殺的,那麼就應該預料到自己福地秘境會被人族探索,既然如此,那位玉牙真人會這麼好心將傳承留給人族之人?

    更為重要的是,他們對仙人三境修士了解的太少,原本背後仙人告訴他們的是秘境之中一片廢墟,他們要做的就是進入廢墟之中找到重寶帶回即可,可是現在卻是出現了玉牙真人留下的一道神念?

    人妖兩族是敵視的族群,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考慮到這些,在場的眾人沒有一個敢於妄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在等待著有人做那個出頭鳥。

    氣氛有些凝滯,常風亦是沒有妄動。

    眼下的情形並不明朗,更是因為缺少見識,常風選擇了忍耐等待。

    畢竟,令牌有著四塊,雖然有著七人爭搶,但常風相信自己能夠搶到其中之一。

    雖然有著諸多顧慮,但背後仙人的等待,重寶誘惑之下最終還是有人率先跳了出來。

    “令牌就在眼前,你們不取,李某取了。”最終,李智咬牙一聲大喊,第一個跳出,身影一閃向著四麵令牌急衝而去。

    有人第一個跳出,眾人顯然不在著急,皆是望著李智等待起了結果。

    李智身影矯健,騰空一轉,探出一隻手掌就要抓向其中一名令牌,但讓眾人吃驚的是四麵令牌猶如有著靈性一般開始逃竄出來,顯然並不願意被李智得到。

    “令牌竟然能夠逃竄?”看到如此一幕,眾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四枚令牌亂竄,其中一枚甚至從夜孤帝麵前經過,若是可以,隻要夜孤帝伸手一抓就可得到,但出乎眾人意料的是夜孤帝並沒有收取那枚令牌,而是任憑令牌飛過。

    “那夜孤帝並非莽夫,而是心機沉穩之輩啊!”留意都如此一幕,常風心中不由的暗自感歎一句。

    也就在此時,一麵令牌劃過一道詭異的光影,竟然停在了常風麵前伸手可及的地方。

    “日了天的,這是逼我就範啊!”眼見如此,常風心中暗道一聲,出乎眾人意料的竟然後退了一步,這樣的一幕讓留意他人都是大皺眉頭,如此更沒有人敢輕易的收取令牌。

    常風不敢,但不代表其他人不敢。

    一番閃轉騰挪,最終李智探出手掌準確的抓住了其中一麵令牌,而其他三麵令牌則是飛到了大殿之中一個角落停在了那。

    雖然得到令牌,但李智並沒有多麼輕鬆或者誌得意滿,而是常常的出了一口氣,轉而望向了常風等人。

    “一群膽小鬼,你們不敢,李某敢。”一聲冷哼,李智一手握著令牌,另外一隻手一捏,一滴精血滴在了上麵。

    精血溶於令牌,隨後消失不見,接著一個閃爍化為一道柔和的白光將李智包裹在了中間,轉而化為一道流光,直接進入了空間通道之中,消失不見。

    常風等人目睹了整個過程,李智沒有任何危險,這讓他們沒有了任何退縮的可能。

    一聲長嘯,呂壽春率先動了起了,但這一次動的可不止他一人,在場的所有人亦是動了起來,衝向了令牌。

    

Snap Time:2018-08-22 03:17:26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