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作者:天上峽穀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  一棍碎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棍碎天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七十五章:幽火磷粉(18-09-06)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本王心安,你們也心安(18-09-06)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求援果然來了(18-09-06)     

第二百五十七章:吃不了兜著走?

  
  “這朱兆玉竟然能夠如此速的找到我,而且死追不放?情況不對,情況不對。”雁門城之中,常風在四通八達的街道之中疾馳,不遠之處始終跟隨著朱兆玉等人。
  從歸香坊出來之後沒有多久,朱兆玉就帶人追了過來,而且鎖定了他,死死追著不放,無論如何奔逃,常風都是無法擺脫。
  唯一讓常風慶幸的是,不知道是有意的遮掩,還是太過自信,朱兆玉身邊並沒有跟隨結丹期修士,隻有四名築基後期的隨從,不然常風恐怕早就被抓了。
  眼見無法擺脫,常風瞬間想到了其中緣由。
  如此情況,多半是靈獸袋的緣故。
  靈獸的主人一般與靈獸有著精血禁止牽連,通過法力的感應,修士一般能夠鎖定靈獸的位置,這一點,常風也是可以做到,隻是現在修為不高,能夠施展的距離有限而已。
  想到這些,常風一把拿出朱兆玉的靈獸袋,恨恨的一咬牙,法力運轉,接連幾道攻擊打在了靈獸袋之上隨後將靈獸袋遠遠的拋了出去。
  靈獸在靈獸袋之中無法自由行動,若是遭到攻擊隻能被動挨打。
  對於朱家之人,常風可不會有著什麼心慈手軟一說,如此幾道攻擊足以將麵的靈獸滅殺,讓朱兆玉失去靈獸,足以消減他一半的戰力。
  繼續奔逃,可是令常風失望的是,撿回靈獸袋的朱兆玉仍然死死的追著他不放,這讓常風苦惱至極。
  更為主要的是,雁門城之中已然有駐軍活動的聲音,被朱兆玉一番呼喊,全都將他當成了賊,都在拚命的向他追來。
  “雁門分堂恐怕是回不去了。”麵對如此情況,常風心中一個思量,速的做出了決定,向著城外疾馳而去。
  眼見雁門城的士兵都在追捕他,若是沒有朱兆玉的追擊,他完全可以憑借玄天宗弟子的身份躲過這一劫,可是朱兆玉就在身後追擊,一但被雁門守軍抓住,就算不被朱兆玉滅殺,他剛剛得到的兩位副堂主恐怕也要被搜出。
  韓當等人早已言明,在玄天宗燕國分堂這場災難之中,必然有著燕國影子,而且種種跡象都是表明,燕國也是一個參與者。
  如此推論,落入燕國手中也就等於落入了敵人手中,這可是常風萬萬不能接受的。
  麵對如此困局,常風別無選擇,唯有逃到城外,然後在找尋機會逃脫,而且拖得時間長久一些,燕國分堂的高階修士得到欒青枝消息之後必然會找尋自己。
  雁門城雖大,但歸香坊在那,總會有些蛛絲馬跡留下,玄天宗絕對能夠找到自己。
  想到這些,常風調轉方向,向著城外疾馳而去。
  常風在前麵拚命逃竄,朱兆玉在後咬了牙的死追。
  今天這事,朱兆玉可是羞人丟大了。
  **被賊偷了,**竟然被賊偷了。
  雖然雁門城不是他們朱家的永寧城,但朱家在雁門城之中可是有著不俗的勢力,上到燕國寵妃、王妃,下到一些燕國官員眷屬,朱家可是有著不俗的實力,甚至到了影響燕國國政的層級。
  在山海大陸之上,有兩個地方他朱兆玉的安全絕對沒有問題,一個就是朱家的永寧城,另外一個就是燕國的雁門城。
  可是在這樣的地方,竟然有人趁著他**之時偷走了他的儲物袋和靈獸袋,害的他赤身裸體暴漏在大庭廣眾之下,著實讓人欣賞了一番。
  可以想象,明天整個雁門城之中就會知道,他,堂堂的朱家少主一絲不掛的在歸香坊之中遭遇了盜賊。
  那會是一番什麼樣的場景。
  燕國人,雁門城之中的所有人都會將這樣一番事情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若是這樣的消息在傳回朱家永寧城,傳到他的家人耳中……朱兆玉幾乎不敢想象那會是一番什麼樣的場景?
  在朱家長輩麵前,他費盡心機,經營多年的聲譽和形象將會毀於一旦,他會遭到諸多有競爭力兄弟的嘲笑和奚落,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必然會受到巨大的影響。
  這樣的一番經曆將會成為他一生之中的一個汙點,想抹也抹不掉。
  現在,朱兆玉已然萬分的後悔,當時真的不應該赤身裸體的衝出來大喊大叫,至少應該穿個衣服,謀劃一番再說。
  可是當時事情太過突然。
  前邊剛剛與呼落泉完成交割,事關機密,後邊就發生了儲物袋與靈獸袋被盜的事情……由此帶來的後果,讓他失去了理智。
  無暇顧忌其他,朱兆玉想都沒想衝了出來……現在想想,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若是足夠理智,若是能夠在穩重一些,他絕對不會從房間之中衝出來。
  **一事必然會給他帶來十分不好的影響,但現在朱兆玉所擔心的卻是玄天宗那兩位燕國堂主被盜之後帶來的連鎖反應。
  **一事暴漏,他最多就是丟丟臉麵,以後成為眾人談笑的焦點,但若是那兩人的事情曝光,他可就是朱家的罪人,會給朱家帶來太多的麻煩,這已然遠遠不是他這樣層級之人可以擺平的了。
  現在朱兆玉最為關係的就是到底是誰偷走了他的儲物袋和靈獸袋。
  鬼方修士?
  玄天宗之人?
  燕國決策層?
  還是單純的盜賊?
  朱兆玉最希望的就是最後一種,對方隻是一個不知道他是誰的單純盜賊。
  “不管你是誰,抓到你定然將你扒皮抽筋。”望著已然拐過一條街口常風的背景,朱兆玉心中的憤怒和仇恨到了極點。
  丟失玄天宗燕國分堂兩位堂主可能帶來的懲罰,讓朱兆玉不敢向駐守在雁門城之中的朱家高層求救,何況今晚朱家高層還有著另外的行動?
  朱兆玉唯一希望對方是普通的盜賊,而他能夠將其抓住。
  “少主,那賊子向城外逃去了?”一名護衛示意著常風的背影提醒了朱兆玉一句。
  “追,抓住他,本少主保你們進階結丹。”麵對著前方奔逃的常風,朱兆玉對跟在身後的四名侍衛許下了重獎。
  雁門城太大,當天光微亮之時,常風已然逃到了雁門城南門之處。
  燕國國都,繁榮之城,有著修士軍隊駐守,城門自然不會隨便關閉。
  隨著早起的人群,常風直接衝出了南門走出了城外。
  沒用多久,朱兆玉帶領四位隨從亦是出現在南城門之內,追尋著常風的蹤跡急速的向外奔去。
  可就在此時,城門之上駐守的修士兵將卻是突然關閉了南城門,將朱兆玉等人關在了城門之內。
  發現城門關閉,常風大喜的同時也是大驚,連聲暗道:“我的運氣不會那麼好吧!”
  抬頭看了一眼城門,目光上移,卻是看到一名銀盔銀甲的青年將領正站在城頭望向了他,雖然距離遙遠,但常風卻是可以確定對方看的就是自己。
  “看來不是運氣好,而是有人相助啊!可是燕國駐軍之中有玄天宗弟子嗎?他又怎麼知道我在這個時間段出城的?”心中充滿了疑問,常風百思不得其解。
  六國最忌諱的就是江湖勢力在他們廟堂朝廷和軍隊之中安插自己的人,每年都會明察暗訪,一旦發現直接處死,這一點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他可不認為自己的蹤跡已然被人掌握,若對方是玄天宗之人,掌握消息之後完全可以告知燕國分堂啊!
  “先不管其他了,到城外處理一下,然後在伺機返城。”眼見對方站在城頭對著自己微微一笑,隨後轉身帶領一隊兵將下城去了,常風心中一個思量,轉身繼續奔逃而去。
  雁門城南門突然關閉,準備出城的人自然大呼小叫,尤其以朱兆玉等人為最。
  若是這在朱家永寧城之內,守城之人阻攔的話,他絕對敢會出手滅了城門守將,但這卻是不行,燕國國都,六國之一的大國,還不是他朱兆玉撒野之地。
  “開門,開門,我們要出城,我們有急事要出城?”
  “天光剛剛放亮,你們為何要關門,開城門,今日大爺還要趕路,開城門。”
  “城上是哪位將領,老夫孫家長老,還請開城門,老夫有要事要盡的趕回孫家。”
  ……
  大門關閉,想要出城之人立刻喊叫起來,但卻是沒有一人敢於怒罵叫囂。
  顯然,守衛修士手中那明晃晃的刀槍和手中的羽箭可不是吃素的,而且這是在燕國國都,燕國威嚴凝聚之地,誰敢放肆?
  就在眾人吵鬧之際,一位將領現身高聲喊道:“昨日雁門城之中出現了大批刺客盜賊,而且有多人公然違反燕國法令,在城中鬥法,現丞相府有令,城門關閉,禁止任何人出城,一切待事情查清,刺客盜賊抓住之後再開城門。”
  聽到這樣一句話語,朱兆玉當真是急瘋了,若是再不出城,盜賊絕對會脫離他的視線,就此逃掉。
  想到這,朱兆玉也是顧不得其他,走到那位將領之前小聲說道:“這位將軍請了,在下黑水朱家少主朱兆玉,貴國麗妃是在下姑母,今日奉姑母命令出城,還請這位將軍行個方便,在下感激不盡。”
  說完之後,示意身邊隨從奉上靈石。
  可是那位將領卻是冷眼一橫,高聲說道:“朱家少主怎麼了?今日就是朱家家主在這,本將也不允許他出城。”
  “你……這位將領,說話可要注意分寸,得罪了本少主,本少主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聽到那將領如此一說,朱兆玉大怒。
  他不敢挑戰燕國尊嚴,但懲治一個小小的看門將領還是有些把握的。
  可就此時,城牆之上響起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吃不了兜著走?哼,朱兆玉,你可是好大的口氣啊!”
  

Snap Time:2018-10-24 05:05:04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