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神》全文閱讀

作者:恩賜解脫  百煉成神最新章節  百煉成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神最新章節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禁止通過(18-09-06)      第三千四百三十章四靈門(18-09-06)      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調查(18-09-05)     

第兩百零三章凝煉

  
  將寶劍放好後,羅征順手關上了煉器爐的門,隨後才走到了上,也就是徐剛才煉器所在的地方,這個地方正好對準煉器爐的火口。
  等到羅征坐定之後,自他手中就出現了一團天魔真元。
  那一團天魔真元將的手整個包裹住。
  天衍精華事關重大,讓章無縣幫忙拍賣,一方麵是章無縣本人他信得過,再則除了章無縣羅征的確沒有更好的途徑將天衍精華出手,不過他擁有天衍精華這種事情,除了自己和章無縣,不想再讓第三個人知道。
  至於眼前十七院的這些弟子,羅征當然不會讓他們知道。
  為了達到這個效果,羅征隻能夠做一個小小的手腳,天魔真元的顏色厚重,乃是紫黑色,他將天魔真元包裹住自己帶著須彌戒指的手,隨後就從戒指之中取出一批天衍精華。
  這些天衍精華都夾雜在天魔真元的中間,從外麵看便是看不見的。
  準備好了後,羅征就催動天魔真元朝著煉器爐的火口之中噴射過去,而天衍精華則包裹在天魔真元中間,這樣做無法保證天衣無縫,真正的高手還是能夠看出來。
  但是羅征卻相信,十七院麵的這些弟子絕對沒可能察覺。
  天魔真元就形成一道粗線,源源不斷的將天衍精華一滴滴的輸入煉器爐中。
  看到那紫黑色的天魔真元,徐的眼皮也是跳了一跳,難怪方才他感覺到羅征的真元十分厚重,他這紫黑色的真元的確非同小可,這羅征雖然隻是先天一重境界,但是實力絕對不可小看。
  不過這紫黑色的天魔真元雖然特殊……但是對於煉器來說,一點用都沒有啊。
  徐看的清清楚楚,這真元中沒有絲毫天衍之道,這羅征對天衍之道本身沒有任何領悟,這如何能夠用來凝煉?
  幾位十七院的弟子,也都是歎了一口氣。
  唉,看樣子這羅征的確是鬧著玩兒,可惜了一把好劍……
  羅征懶得理會他們如何想,此刻正在專心的凝煉。
  羅征不懂天衍之道,實際上他現在並不能算是凝煉,隻能算是用天衍精華進行澆灌,就看最後能夠澆灌出一把什麼品階的寶劍出來。
  其實羅征心中也有一些沒底,畢竟他也是第一次利用天衍精華,對武器澆灌,說不定最後因為方法不對,弄出一件玄器,甚至廢品也是有可能的。
  將天魔真元輸入到煉器爐中後,羅征就操縱著天魔真元朝著那把寶劍覆蓋而去。
  地下火脈中的岩漿緩緩煉器爐下方挖掘的通道流過,通過導熱,將高溫源源不斷的輸送上來。
  寶劍放置在爐中,被岩漿散的熱量烘烤,凝煉的過程之中需要保持一定的溫度,而煉器爐中的溫度不高不低,非常適宜。
  天魔真元覆蓋上去之後,第一滴天衍精華也被真元托住,滴在了寶劍的劍身之上。
  當那一滴天衍精華滴上寶劍劍身的一瞬間,在那光潔平滑的劍身之上,便是形成了一道金屬色澤的漣漪,漣漪擴散的範圍並不大,隻有寸許的距離便停了下來,在那劍身上留下了一朵妖異的花紋。
  緊接著第二滴天衍精華同樣也滴落在劍身上,同樣也留下寸許大小的花紋。
  隨著天衍精華越來越多,便如同雨滴一樣,紛紛散落在劍身上,而劍身之上也綻放出一朵又一朵的花紋。
  此刻羅征戒指之中的天衍精華,沿著天魔真元形成的管道正源源不斷的朝著煉器爐中輸送。
  如果此時,有一些成名的煉器師看到羅征這般使用天衍精華,恐怕會氣的吐血。
  天衍精華是何其寶貴的東西?
  一般來說,用天衍精華凝煉兵器,都是用在一把武器最為關鍵的部位,正所謂好鋼用在刀刃上。
  如果他們去用天衍精華凝煉一把劍的話,天衍精華可能隻會用在劍身之上,倘若天衍精華的數量不夠,更是有可能將天衍精華精確的投放在寶劍的劍鋒一側。
  雖說這樣會讓天衍精華的效果大打折扣,但這也毫無辦法的無奈之舉。
  可是羅征絲毫沒有節約的意識,他幾乎是讓天衍精華隨意滴落,所以天衍精華不僅僅隻是鑽入劍身中,就連劍柄之上,同樣也滴滿了天衍精華!
  不過即便是這把寶劍,也不能無限度的吸取天衍精華,它存在一個限度,這個限度便是取決於煉器師煉器的造詣。
  羅征一口氣將數百滴天衍精華送入了煉器爐中,這把寶劍整個都被天衍精華給包裹起來,整個劍身,劍柄,劍尖,該吸收的部分都已完全吸收,可以說天衍精華已經趨近於飽和!
  直到這時候,羅征再將那些沒能吸收的天衍精華從煉器爐中撤回來,回流進羅征的須彌戒指中。
  凝煉到此刻,便基本算是完成了,前前後後耗費的時間並不,加起來還不到一炷香的功夫。
  看到羅征漸漸的扯開天魔真元,十七院中的弟子們還是覺得莫名其妙,徐更是愣了愣神問道:“這就凝煉完畢了?”
  根據他們所學的煉器知識,凝煉的時間有長有短,但羅征這實在是太短了,短到不符合常理的地步!
  光從這一點上,徐就能夠確定,羅征這家夥,完全就是逗人玩兒呢!
  羅征麵帶微笑,“已經凝練完畢!”
  “那請羅征兄開爐,讓我們看看成果,”徐倒是沒有什麼惡意,他是真的好奇,好奇羅征倒地想要幹什麼。
  羅征這就走到煉器爐跟前,當他打開煉器爐的爐蓋瞬間,從煉器爐的內部猛然竄出一道銀白色的光芒!
  “嗡嗡嗡!”
  那道銀白色的長芒從爐口直接射出,打在了十七院旁邊的牆壁上,那牆壁頓時被那銀白色的光芒硬生生的消掉了一層。
  等到羅征伸進煉器爐中,把那寶劍從爐中取出的瞬間,自那寶劍上的銀光更是衝天而起,一道無形的波動以寶劍為圓心朝著周圍不斷地擴散!
  “嗡……”
  這一刻,整座蘸火峰上的人都察覺到了異樣!
  在蘸火峰的側後方,從煉獄山上延伸至此的那條地火支脈,最終匯聚在此處,形成了一口一丈見方的深潭,不過這深潭之中所盛的可不是水,而是翻滾的岩漿,所以此處可以稱之為一座火潭。
  在火潭的周圍,便有兩位煉器師坐在旁邊,不斷地召喚出自己體內的真火,與火潭之中的岩漿進行夠用。
  這兩位煉器師便是蘸火峰上的導師,這兩位煉器師一位叫做嚴介,另外一位叫做蔣敏,這兩人的實力都達到了先天七重,本身的實力雖然不高,不過在煉器的造詣上也算不錯,雖然與宗師級別相差甚遠,不過在蘸火峰上做一位導師便是綽綽有餘了。
  煉器師為了讓自己的真火更加精純,往往會選擇觀想火焰。
  火焰有很多種類,從地底噴出來的岩漿算是一種,隻是岩漿之中的火焰,太過於狂暴。
  通過觀想之後,的確可以大幅度增添本命真火的威力,但是本命真火也會因此變得狂暴,從而難以操控。
  所以他們兩人在觀想這一口火潭的時候,每隔一炷香的時間,便會吞下一顆“清心丹”,那清心丹入口,就會產生一道陰涼的氣息。
  其實煉器師多修煉火屬性功法,對於這種涼物乃是大忌,不過那一道陰涼氣息卻是能夠遊走全身,幫助他們抑製岩漿中的狂暴氣息,安撫他們的心緒。
  就在他們專心觀想火潭中的岩漿之際,忽然之間,一道銀色的波動從他們身上掠過,並且迅的傳遞到遠方。
  兩人的臉色頓時為之一變。
  “這股波動……這是有人煉製的武器出爐了!”嚴介的臉上露出極為慎重的表情,但是遲遲卻不肯給出他的判斷。
  旁邊的蔣敏卻是率先說了出來:“這是法寶出爐產生的餘波!”
  一般來說,凡是入階的武器,即便是下品玄器在出爐也會產生小幅度的餘波,隻是那餘波十分輕而已,常人難以察覺。
  而靈器產生的波動就比較客觀了,即使是常人用肉眼也可以看見,不過傳播的距離僅僅隻有方圓數丈而已。
  嚴介和蔣敏所在的火潭,距離蘸火峰雖然距離算不上遠,但是靈器的餘波自然是不可能傳播到此的!
  除非是仙器出爐,才有可能釋放出如此劇烈的餘波!
  看這餘波的架勢,蔓延到火潭這邊依舊沒有絲毫停歇的樣子,朝著遠方擴散出去,這把武器的品階到底如何,這兩人卻判斷不出來了。
  “到底是何人,竟然是在蘸火峰上煉製仙器?”嚴介皺著眉頭問道。
  “難道是千鈺在煉製仙器?”蔣敏想了想去,也想不出來,隻有這般猜測道。
  煉器並非青雲宗的長項,從蘸火峰的情況便能夠看出來,偌大一個青雲宗幾十萬弟子,肯走上煉器道路的不過區區千人而已。
  青雲宗這些年來僅僅隻出了一位煉器宗師,也是焚天王朝三大煉器宗師之一,他便是千鈺。
  蔣敏剛剛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嚴介立刻就給否定了,“不可能,千鈺堂堂煉器宗師,如何肯來蘸火峰煉器?”
  蘸火峰上那些弟子們使用的煉器爐,自然入不了千鈺的法眼,青雲宗給千鈺準備的“九紋地龍爐”可是花費了大價錢,那九紋地龍爐在煉器師眼中可是不下於仙器的寶貝。
  用慣了九紋地龍爐的他,如何甘心在蘸火峰上用那普通的銅爐?
  蔣敏也說道:“我也覺得不可能,可是青雲宗內能夠煉製仙器的,僅僅也隻有千鈺一人,其他人怎麼可能煉器出仙器?”
  “既然想不明白,我們去現場一看不就知了?”嚴介說完就起身朝著蘸火峰趕去,蔣敏也是緊隨其後,兩人雖然是煉器師,但本身的實力也有先天七重,度自是不慢,幾乎是頃刻之間就到了蘸火峰上。
  十七院之中。
  此刻羅征手中的那把寶劍已經完全變了一副樣子。
  雖說寶劍的形狀沒有絲毫變化,但是在熔煉之前,外表還是十分普通。
  但是此刻,整把寶劍都洋溢著一道道奇特的銀色光芒,倘若細細凝目望過去,在那寶劍劍身上隱隱約約還有一絲絲符文。
  徐以及十七院的那些弟子們,此刻已經完全傻眼了。
  雙眼瞪的滾圓,目光牢牢的粘在羅征手中的那把寶劍之上,喉嚨想要出聲音,但一時間又震驚的實在說不出話來,隻能展露出這般滿臉呆滯的模樣。
  

Snap Time:2018-12-10 13:12:24  ExecTime: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