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神》全文閱讀

作者:恩賜解脫  百煉成神最新章節  百煉成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神最新章節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禁止通過(18-09-06)      第三千四百三十章四靈門(18-09-06)      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調查(18-09-05)     

第二十三章我不服

  
  羅征爆發出來的氣勢,頓時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就連距離比較遠的那大群士族子弟們,也抱著看戲的心態,望向了這邊。
  “,這王衡之越來越無聊了,帶著人馬竟然去針對一個小小的草根,卻不知狗急了也會跳牆,”一位穿著白衣的士族子弟搖著一柄玉羅扇,輕聲說道。
  “那又如何?有些狗急了,也沒有跳牆的實力,這小子才是煉髒境,想跳也沒法跳啊,不過王衡之的確無聊,竟然花心思對付一個煉髒境的家夥……”另外一位士族子弟點點頭。
  不過這位士族子弟身旁的護衛卻拱手說道:“霍公子,一會兒您參加血色試煉,一定要注意此人。”
  “嗯?此話怎講?”那位姓霍的士族子弟清楚他身邊的護衛不會亂說話,這護衛是先天秘境的強者,而且是從修羅戰場上回來的,識人斷物很有一套。
  那護衛接著說道:“屬下也不知為何,此人雖然隻是煉髒境,但是給我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能夠得到他這護衛如此評價,霍功子眉毛揚了揚,饒有興趣的說道:“如此說來,王衡之這次怕是有點小麻煩了。”
  這些士族子弟之間,也並不是鐵板一塊,甚至有些士族之間的矛盾非常大,所以霍公子也犯不著去提醒王衡之,當然,就算他的護衛給予那小子很高的評價,,他依舊認為對於王衡之來說,隻是一個小麻煩而已。
  隻有士族才清楚,同為士族的王衡之擁有多大的能量。
  麵對羅征如此甩臉的話,羅沛然以及那一群士族子弟臉色都有些難看。
  蝴蝶玉佩在王衡之的手指間靈巧的翻來覆去,他依舊是那副風輕雲淡的模樣,但是他的眼中卻閃出一抹殺意,“其實死對於你來說,是最為輕鬆的一種解脫,我有很多辦法讓你生不如死,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不用了!我羅征雖然賤命一條,不過沒那麼容易死!”羅征厲聲笑道。
  “七哥,跟這小子廢話幹什麼?直接宰了他就行了!”王衡之的後麵衝出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已然按耐不住,掄著拳頭就當頭朝羅征砸過去。
  這青年的實力不錯,煉髓境巔峰!
  而且他的雙拳之上,隱隱有細密的符文流動,顯然是修煉一種極為厲害的拳法。
  麵對如此威勢的一拳,羅征不避不讓,同樣也是一拳,竟然要與之硬碰硬!
  在場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搖了搖頭,心想這羅征倒是有三兩骨氣,但也就是嘴巴厲害了,以煉髒境的實力去跟一位煉髓境對撼,人家還是一名士族子弟,修煉的功法自然要比羅征厲害得多。
  就這樣硬頂上去,這一拳恐怕能把羅征的手臂都打碎了。
  不遠處的莫燦也長大了嘴巴,眼中全是擔憂之色,莫燦知道羅征的實力絕非看起來這麼簡單,但他昨日畢竟沒有看到最後那一幕,心想就算羅征再不簡單,也不可能跟一位煉髓境巔峰的強者硬撼,這一下恐怕羅征要吃大虧。
  不過眾人猜想的那一幕,卻並沒有出現。
  兩拳相接,發出一聲悶響。
  羅征站在原地,雙腿牢牢的釘在地上,身形紋絲不動,體內暖流一陣流轉,已將對方的拳力化解。
  而那位身材高大的青年,卻蹭蹭蹭的後退了好幾步,差點還摔倒在地上,那隻手聳拉在一邊,顯然已經受傷了,一張臉也是漲的通紅。
  絕大部分人都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臉上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再望向羅征的目光,隱隱也帶著一絲敬佩,以煉髒境的實力正麵對撼煉髓境,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特別是在場這一千多名草根,看到羅征教訓了那些張狂的士族子弟,心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痛。
  王衡之身邊的人再也按耐不住了,一個個都叫罵起來,團團將羅征圍住,眼看就要群起而攻之。
  羅征微微眯著眼睛,倘若對方要一擁而上,那他也隻能拚命了,既然要死,就拉著你們一起死,拚死一個是一個!
  就在此時,卻有人一聲厲喝:“你們幹什麼?今日是你們參加血色試煉的日子,不是讓你們來打架鬥毆的!”
  眾人抬頭望去,卻看到天邊又有三十隻飛天朝這邊疾馳而來,而發出那聲厲喝的人,則站在最前麵的那座飛天輦上,他身穿一身布衣,長著一個國字臉,正是負責血色試煉的監考導師,仲銘。
  仲銘從飛天輦上一躍而下,邁著雷霆步伐,朝羅征這邊走過來,大聲質問道:“方才誰在鬥毆?”
  “回監考導師,是他在鬥毆!”羅沛然恰到好處的跳出來指著羅征說道。
  “一個巴掌拍不響,另外一人是誰?”仲銘又問。
  “是我,”那位身材高大的王家子弟倒是坦坦蕩蕩的承認了。
  仲銘點點頭,說道:“很好,兩人都取消血色試煉的資格!”
  羅征的臉色當即就十分難看了,要是因為這事被取消試煉資格,那他就太冤了,“監考導師,方才是他們先挑事,我是被迫還手,為何要取消我的考試資格?”
  “敢在這鬥毆,就要有被趕出青雲宗的覺悟!”仲銘卻根本不聽羅征的解釋。
  那位身材高大的王家子弟卻說道:“監考導師,我已是青雲宗的內門弟子,並沒有參加這次血色試煉。”
  “內門弟子?”仲銘問道:“是哪一座峰的?”
  “回監考導師,我是天一峰的,”那王家子弟又說道。
  “嗯,你們天一峰的徐導師也來了,既然你是內門弟子,就扣除一百積分,以作懲罰!”仲銘迅速的判決道。
  聽到仲銘的這個懲罰,王衡之帶領的王家子弟臉上都露出了笑容,一百積分對於無依無靠的草根來說,可能算是一筆龐大的積分了,不過對於世家子弟卻並不費神。
  用一百個積分,把羅征趕出去,這倒是他們希望看到的。
  那一千多名試煉弟子,臉上卻露出不岔的神色,這懲罰不痛不癢,仲銘根本就是在偏幫這些士族。
  此時三十三座山峰的導師,也全部乘坐者飛天輦來到了現場。
  今日這些試煉弟子同過血色試煉之後,青雲宗三十三峰的導師就會根據成績的高低,表現的好壞,將他們收入自己的山峰。
  為了各自的山峰,有更好地發展,所有的導師自然都奉行擇優錄取的原則,選取最優秀的弟子帶入他們的山峰。
  羅征此刻非常的不甘心,他感覺這位監考導師分明就是有意偏幫,於是他決定據理力爭,“監考導師,剛才的確不是我先動手,在場這麼多人都看見了,你這樣處罰我,未免顯得不公!”
  “不公?我就問你,你剛才有沒有動手?”仲銘麵無表情的問道。
  “有!”羅征實話實說。
  “那就行了!你無需多言,把弟子牌交出來!滾出青雲宗!”仲銘將大手一揮,伸到羅征的跟前。
  羅征朝後麵退了兩步,正色說道:“監考導師,你這般處罰,太過於不公,別說我不服,在場這一千多位試煉弟子也不服!”
  仲銘沒想到小小一名試煉弟子還敢跟他這麼多話,竟然還敢質疑他,暴怒道:“大膽!”
  他抬起手,一巴掌就要朝羅征打過去。
  仲銘的這一巴掌並沒有運轉任何功法,可是他早已踏入先天秘境多年,一身力量突破肉體的極限。
  麵對這一巴掌,羅征也是勃然色變,就算他的身體堪比玄器,能夠化解掉大部分的力量,但他並不是金剛不壞身,這力量已經遠遠超出他身體的承受的極限,若是被他拍實了,就算不死恐怕也要重傷。
  但是就在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仲銘,你這是要幹什麼呢?”
  羅征與仲銘聽到這個聲音,兩人都望過去,便看到一位穿著碧色衣衫的絕美女子站在不遠處。
  羅征記得這個碧衫女子,昨日通過海試之後,曾經見過她。
  而仲銘看到她後,那張如同獅子一樣憤怒的臉,立即平靜下來,盡量用平淡的口氣說道:“沒什麼,教訓一個不守規矩的試煉弟子而已。”
  仲銘非常清楚,眼前的這位碧衫女子有多麼麻煩,他打死也不願意被這女人抓住自己的問題,轉念一想,就想把這事輕描淡寫的揭過去。
  其實剛才發生的事情,蘇導師已經全部收在眼底,倘若仲銘打的是其他的試煉弟子,這事情也就算了,她就算每天精力充沛也不會到處去多管閑事。
  可是仲銘偏偏正巧就針對的是羅征。
  這羅征可是蘇導師早早預訂的,她已經把羅征看做今年招收的弟子中最大的黑馬,就這樣被你仲銘趕出青雲宗?這是蘇導師絕對不會允許發生的事情。
  “不守規矩?他到底不守什麼規矩了?”蘇導師又問。
  “在這與人鬥毆,這已經觸犯了青雲宗門規,”仲銘的聲音又矮了兩分,他倒是聽出來了,這蘇導師就是擺明來找茬。
  “我沒有與人鬥毆,使他們先動手打我,我被迫還手!”羅征抓住這個機會,為了自己申辯。
  仲銘的臉色一變,卻是又想跟羅征動手,但是蘇導師的聲音卻冷冷的在仲銘背後響起來:“仲銘,你作為監考導師,要明辨是非,為何你連讓這位試煉弟子爭辯的權利都不給?莫非是心有鬼?”
  聽到蘇導師這冷冽的聲音,仲銘頓時暗叫壞了,這姑奶奶生氣了,他算是明白今天這事情蓋不過去了,隻有陪著笑臉說道:“蘇導師,我心哪有鬼啊,不過是小事一樁……”
  “小事一樁,就讓他說清楚!這位試煉弟子,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蘇導師問道。
  “是他們!”羅征一指王衡之和羅沛然一行人說道:“他們無端上來找我生事挑釁,其中那家夥就衝過來打我,我被迫還手而已!”
  仲銘卻冷笑道:“小子,這是你的一麵之詞,在場有誰敢跟你證明嗎?”
  現場頓時一片安靜,王衡之露出淡淡的笑容,而那羅沛然更是洋洋得意笑起來,士族子弟自然不會因為這點破事去得罪王衡之,而那一千多名草根出生的試煉弟子,又有誰敢出頭證明?
  就像他們所想的那樣,雖說這事情是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的,那上千名試煉弟子剛剛還頗為義憤,現在卻沒有一個人敢出來。
  現在站出來,就是把王衡之往死得罪,在場的草根們又有誰敢出這個頭,嫌自己的命太長?
  “我能證明!”
  

Snap Time:2018-10-24 07:09:49  ExecTime: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