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訣》全文閱讀

作者:太一生水  天神訣最新章節  天神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神訣最新章節第1950章脫困而出,釋暝石的流星雨(18-08-15)      第1949章此一時彼一時,五倍的價格(18-08-15)      第1948章救治卓鉞然,沒錢免談(18-08-15)     

第1353章傳承過往,就這樣吧


    黑袍老者四人頓時覺得壓力消散,全都是鬆了口氣,不知覺間,已是冷汗涔涔。

    黑袍老者驚道:“城主,那陸羽魁所言的‘有事’,指的是……”

    應天舒瞳孔微縮,盯著擂台之上的楊青玄,緩緩說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隱約之中,似乎十分可怕啊。”

    “可怕?”

    四人麵麵相覷。

    應天舒道:“能讓陸羽魁來充當說客,探聽各大掌門的態度,怕是人皇要有什麼動作了,難道真有大事要發生?”

    他的麵容沉凝,陷入了沉思。

    ……

    雲虛古戰台上。

    洞虛收回望向藍凝虛的目光,轉向戰台上的其餘武者,開口說道:“十強守擂,就差一名擂主了,就沒人願意上了嗎?”

    擂台上數十名武者,都是麵露難色。

    除非有絕強的信心和實力,否則誰也不敢冒然上去。

    此刻,楊青玄、藍凝虛、楊無心、徐威龍、風嫣然、路一帆、月奇、蒼顏、鍾頡等九個名字,皆呈燦爛的炫金色,高懸在水幕的頂端,壓得眾人透不過氣來。

    每一個名字後麵代表的力量,都震懾人心。

    洞虛的目光在剩餘的武者當中掃過,似乎帶著一絲輕蔑的神態,被他目光掃過之人,全都羞憤的低下頭。

    蘭斯陰沉著臉,十指掐入肉中。

    以他的實力,守擂怕是勉勉強強,若是保存實力,留至最好再戰,還有一線希望衝入十強,所以不願過早的出去守擂。

    還有一些強者,如公輸慶等,都是相同的心思,保存實力,最後上場,是他們獲勝的希望。

    至於最先守擂的好處,一枚完美級的道紋丹,對他們而言吸引力並不是太大。

    “既然諸位都不肯,那這第十個擂主,就由我殷幻歌來充當吧。”

    人群中走出一名青年,不過十七八歲年紀,五官深邃,麵龐白淨,絕美之中鋒芒畢露。

    “殷幻歌,天殷家的人!”

    “好美的男子,據說是殷家幾千年來最天才的弟子。”

    “天殷家是六世家中最低調的一個,但每一位出來的弟子,無不是驚才絕豔的存在。”

    滄瀾海上,一座巍峨的白玉宮殿,在虛實之間不斷衍變出來。

    其上金碧輝煌,散出無限清光,彩雲飄飄,數名身影立在宮殿的望台上,目光遠望。

    “殷家出了個了不得的天才呢。”

    澹台冥手搖金扇,盯著遠處的擂台,慢條斯理的說著。

    二十四家之間,彼此都是競爭的關係。

    澹台家雖然不在中央大世界,但同屬於二十四家,對於六世家的一舉一動,都異常關注。

    “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上去當擂主,讓他受點教訓也好,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殷旋宇麵無表情,平靜的說道。

    “殷家此次隻派一人參加比武,但卻殺入了百強,果然弟子貴精不貴多啊。依我看,二十四家年輕一輩中,這殷幻哥怕是可以排到第一了。”

    公輸策目光閃動,緩緩說道。

    樓宇之上,不少宗主族長都是瞳孔微縮,眼中難以察覺的掠過精芒。

    殷旋宇臉色微變,冷冷道:“製造傀儡的人,心思算計都是如此周密嗎?公輸家主,你一句話就替我殷家拉了不少仇恨呀。”

    公輸策微微一笑,便不說話,隻是臉色並不好看。

    他們公輸世家原本天才雲集,現在幾番比試下來,殺入百強的居然隻有兩人,公輸慶和公輸行。

    而且以兩人的實力,進入前十都希望渺茫,隻有公輸慶還存一絲可能。

    雲虛古戰台上。

    洞虛看著殷幻歌,微笑道:“好,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

    說著,便彈出一枚完美級的道紋丹,同時單手掐訣,打入水幕中。

    殷幻歌三個大字,立即光芒大放,直接升至水幕的頂端,化作絢麗的金色,與楊青玄等九個名字列成一排,如萬古星辰中,最為耀眼的新星。

    殷幻歌身影一閃,就飛躍而起,落在最後一座擂台上。

    至此,十大擂主全部誕生。

    滄瀾海上,雲起雲湧,但頃刻間卻陷入了寂靜,全都等待著那百強爭鋒的時刻。

    這一百人,代表著的是人族武道,年輕一輩中的最強力量。

    不僅三十三天所有的世家宗門,都親臨滄瀾海。同時,卷縮在各大位麵,甚至是六大水域的異族強者,也都悄然而至,關注著這震驚天下的十強守擂。

    真空地界外,某個虛空點內,霍爾盯著擂台上十人,歎道:“珀西長老,您看蘭斯有機會進入十強嗎?”

    珀西一臉的凝重,微微搖頭,隨即又點了點頭,道:“有機會,但看他自己把握了。”

    霍爾點頭道:“人族且不說,那鍾頡和蒼顏,身上都隱藏著可怕的力量啊。魔族和妖族這是要複蘇了麼?我夜叉一族的路,何時才能接連不斷的誕生出這樣的天才強者啊。”

    兩人都是一陣唏噓。

    “諸位,自第一代人皇開辟出千秋萬載的格局後,我人族便在武道的道路上超脫百族,登頂巔峰。而正是在這雲虛古戰台上,誕生出一代代傳承過往,連接未來的強者,和鎮壓數個時代的霸主。”

    洞虛的聲音,在萬長空上飄蕩,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都是熱血澎湃,戰意激昂。

    雲虛古戰台上,以及十座擂台上的擂主,無不是雙手握拳,滾燙的血在體內流淌。

    洞虛微微一笑,道:“對於蒼穹論武的感悟,我想有一個會比我領會更深。便是上一屆的魁首,如今星宮十二天君之一的葉重遠。下麵,就讓葉重遠跟諸位,以及即將展開十強爭奪的天才們說幾句話。”

    無數目光,頓時落在洞虛身後的八位天君上。

    其中一名長袍男子,負手上前,走至擂台中央,麵色平靜如水,微微閉上雙眼,迎著那雲海之上的罡風,任其吹拂在臉上。

    一陣後,葉重遠才微微睜開雙眼,嘴角揚起一絲輕蔑的譏諷,道:“諸位,恕我直言,你們都是垃圾。我沒什麼好講的,純浪費我時間,就這樣吧。”

    說完,便直接回到了天君的位置上。

    

Snap Time:2018-08-22 03:19:38  ExecTime:0.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