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訣》全文閱讀

作者:太一生水  天神訣最新章節  天神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神訣最新章節第1711章永劫之路,屍毒與火海(18-05-19)      第1710章最終分數,空前絕後(18-05-19)      第1709章恐怖的天賦,塔壞了?(18-05-19)     

第1352章千秋萬載,有事發生


    雲氣散去,露出藍凝虛的身影,麵含微笑,望著眾人道:“大家好,都吃了麼?”

    “噗!”

    原本寂靜的四周,瞬間炸開了鍋,有幾人當場噴出血來,一個個怒罵道:“這什麼傻-逼,居然也能當十強擂主?”、“聽都沒聽過,怕是第一個被打死的擂主就是他了!”、“我敢打賭,這小子活不過三秒!”

    各種罵聲在人群中散開。

    但十座擂台上,楊青玄等人無不是感受到莫大壓力,警覺的盯著藍凝虛。

    還有觀戰的各大頂尖宗門世家,全都露出凝重之色。

    青丘之戰後,藍凝虛成為十強守擂之一,就引起了各方勢力的關注。

    但無論如何調查,都隻能查出此人來自低級位麵封瀾大陸,疑是封瀾大陸一方小國的國君之子,但又有諸多特征對應不上,特別是年齡,完全不符。

    除此之外,再沒查出任何線索。

    這使得整個人族頂層,都異常震驚。

    因為以他們的能耐,隻要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就沒有調查不出的事。

    但藍凝虛此人,就像是憑空而生,除了封瀾大陸外,再沒有任何線索。

    “這世上的事,就沒有不留下痕跡的。真有的話,也隻能是調查的人能力不夠罷了。”

    滄瀾海的虛空內,盤踞著一隻巨大的黑色蝸牛,生有四隻觸角,一對長觸角上兩隻眼睛慢悠悠旋轉,掃視著下方,短觸角則如手一般在眼下兩側,它背後的蝸牛殼如鋼鐵一般堅厚,山一般沉重,若一座移動的浮島。

    在蝸牛的一個觸手上,站立著五名男子,都抱胸而立,靜靜的望著雲虛古戰台。

    其中一名黑袍老者皺了下眉,似乎並不太認同這句話,卻又不好反駁,隻得抱拳道:“城主所言甚是,隻是想瞞過十強二十四家,這能耐未免太大了點吧?”

    前方一名中年男子身穿玄衣,五官堅毅,俊朗不凡,正是吞天城城主應天舒,淡然道:“並非查不出來,而是看你願出多少代價。而隨著蒼穹論武的繼續,藍凝虛的身份遲早會暴露出來。所以沒必要去消耗那個代價而已。”

    黑袍老者這才點頭,道:“原來如此。”

    應天舒道:“不過這一屆的論武,各方麵倒是有些出人意料啊。星宮有四人守擂,在情理之中。異族卻出現兩兩人,一妖一魔,甚至百強之內,還有幾名異族的存在,並且實力都不弱。這是異族要開始複蘇的跡象嗎?”

    黑袍老者笑道:“我族一統天下,武道強盛,異族想要翻起風浪,怕是極難的吧。”

    應天舒道:“世上沒有永遠的霸主。自遠古時代,精靈一族稱霸星域,再到後來的魔族,四聖靈,中古八族等等,無一不是時代的過客。即便是我人族,也不可能統禦萬載,千秋不滅。”

    黑袍老者道:“那也得人族削弱,亦或者有大事發生,才可能讓異族趁機而起。否則的話就得千秋萬載,待人族氣運到頭,才有可能改朝換代。”

    應天舒突然目光微微凝,盯著十座擂台之上,那盤虛而坐的楊青玄,突然開口說道:“萬一……真的有大事發生了呢?”

    黑袍老者一愣,另外三人也都露出詫異的神色,不明白城主為何突然這樣問。

    “天舒兄這個問題有趣。”

    突然虛空內傳來一道聲音,蝸牛的另外一隻觸手上,眼珠子鬆懶的向上翻,見到虛空內伸出一隻腳來,踩在蝸牛的眼皮上,將那大眼睛蓋住。

    蝸牛不滿的用力睜眼,並且晃動著觸手,想要將那人甩開。

    但那人的另外一隻腳也落下,穩穩的踩在蝸牛觸手上,怎麼甩都巋然不動。

    來人五官俊美,身穿玄袍,蓄著美髯,腰配三尺青鋒,雙眼含笑。

    黑袍老者幾人都是麵帶怒容,身上的殺氣一下就爆發出來。

    像這種隨意闖入別人禁地的行為,無異於挑釁。

    但眼前這人氣宇非凡,深不可測,幾人不敢妄動,都是警覺的盯著,將其鎖定。

    應天舒麵色淡然,並沒有太過吃驚,隻是冷冷說道:“原來是羽魁兄,在墳墓住的久了,當自己也是死人了,就連招呼都不會打了。”

    黑袍老者四人都是臉色大變,驚駭的看著蝸牛觸手上的那人,竟然也是十大宗主之一,塵邇十陵的主人陸羽魁。

    “,天舒兄這話說的,像是人話嗎?看來天舒兄也當自己是死人啊。”陸羽魁微微一笑,就懟了回去。

    應天舒道:“我有沒當自己是死人不知道,但羽魁兄是真的要成死人了!”

    話音落下,早已暴躁不安的蝸牛,眼射出凶芒,兩隻觸手在空中一晃,就化出千萬隻觸手,向陸羽魁抓了過去。

    黑袍老者四人,同樣身影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便出現在蝸牛的另外一隻觸手四周,將陸羽魁圍住,並且各自掐訣,將真元提升上來,準備一戰。

    “哈哈,許久不見,天舒兄做事還是這樣幹脆利落啊。”

    陸羽魁站在蝸牛觸手上不動,任由漫天的觸手將自己抓的嚴嚴實實,就連腦袋上都被觸手黏住,隻露出一張臉來。

    陸羽魁笑道:“是小弟錯了,還望天舒兄不要介意。”

    應天舒哼道:“我沒閑工夫跟你胡扯,有事就說,沒事就滾。”

    陸羽魁淡然一笑,道:“我一來就已經說了呀,萬一人族真有事發生呢?不知天舒兄是什麼立場?”

    應天舒臉色微變,眼中精芒閃動,似乎在沉思這句話的意思。

    陸羽魁也不急,就這樣被蝸牛觸手裹住,靜靜的等待。

    一陣後,應天舒才道:“那得看是什麼事了。但至少有兩點我是必然堅守的。一是吞天城的利益不能受損。二是人族的利益不能受損。此外,一切都好說。”

    陸羽魁臉上展開笑容,道:“我明白了。天舒兄,打攪了,後會有期。”

    說完,裹著陸羽魁的那些蝸牛觸手,突然全都變得僵硬起來,隨後“砰”一聲粉碎。

    陸羽魁的身體緩緩消失在虛空上。

    //下一章還沒寫出來,汗,爭取20點之前發出來。

    

Snap Time:2018-05-20 21:53:00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