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訣》全文閱讀

作者:太一生水  天神訣最新章節  天神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神訣最新章節第1873章道影之戰(12):符文之海(18-07-17)      第1872章道影之戰(11):與命相爭(18-07-17)      第1871章道影之戰(10):曆代傳承的意誌(18-07-17)     

第1148章開山武館,黃筌


    “唔……唔唔……!”

    中年男子捂著嘴,嗯嗯唔唔的,隻剩下半截舌頭,說不出話來。

    此刻躺在地上的薑易和蘇夜,也投來震驚的目光,隨即兩人相繼一笑,都是發出“嘿嘿”的聲音,雖然重傷的無法動彈,但卻說不出的開心,臉上十分輕鬆。

    蘇夜掙紮著撐起身體,斷斷續續道:“你,你來了。,去武場!”

    中年男子滿嘴是血,但卻獰笑道:“哈哈,武、武場已經完蛋了,哈,哈哈……”

    他每說一口話,就噴出一口血來,而且吐字含糊不清。

    楊青玄隨手一抓,中年男子就被攝入手中,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像這樣小天位初期的垃圾,中央大世界滿街都是,隨手就用五指插入中年男子腦門,施展搜魂之術。

    “啊啊!”中年男子劇烈的哆嗦著,口中噴出血來,很就雙眼無神,倒在地上變成了白癡。

    楊青玄眼中射出無盡的怒火和殺氣,向薑易抱拳道:“薑長老,我去去就來!”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隻剩下目瞪口呆的武館眾人。

    就連薑易和蘇夜,也駭然不已。

    當初楊青玄和六老分開的時候,不過是輪海境後期。

    六老和蘇夜等人,依靠大羅商會的力量,從低級位麵來到中央大世界,原本以為通過自己努力修煉,已經縮小了和楊青玄之間的差距。

    特別是蘇夜等人,紛紛踏入碎涅境,修為直逼天位,更是信心百倍。

    蘇夜還夢想著有一天再遇楊青玄,可以與之一戰。甚至這一戰的場景,無數次在腦海中浮現。

    但此刻眼前的一幕,讓他徹底呆若木雞。

    雖然也想到過以楊青玄的天賦,可能已經踏入天位了,但他身懷妖龍血脈,變身之後能夠增幅戰力,即便楊青玄踏入天位,也依然有一戰之力。

    但那中年男子如垃圾一般被收拾的場景,讓他徹底絕望了,知道兩人之間的差距已是鴻溝,這輩子怕是都無法追趕了。

    蘇夜苦笑不已,劇烈的咳嗽下,又噴出數口鮮血。

    薑易明白他的心思,搖頭歎道:“他,真的是妖孽啊。我們與他的差距隻會越來越大,不存在縮小的事……”

    錢小魁也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急忙過來檢查蘇夜和薑易身上的傷。

    柚寧直至此刻,才明白是那青年救了自己,她緊張的神經慢慢鬆開,衣襟早已濕透,忙問道:“薑易長老,那人是誰?”

    另外七子也都豎起耳朵,十分震驚和好奇。

    薑易苦笑道:“你師傅和陸江鵬經常會提及一個人。”

    “啊!”

    柚寧張大嘴巴,驚道:“是他!”

    另外七人也滿臉呆滯,隻有錢小魁,露出欣慰的笑。

    不僅是卿不離和陸江鵬,還有大量從天琮學院過來的弟子,總是會在不經意間說起這個人,並且每個人臉上都是無限的向往和敬意。

    隻有武館新招的弟子,對那個名字從來不屑於顧,十幾歲的年紀踏入原武境,在中央大世界比比皆是,誰也不會當做一回事。

    特別是天琮八子這樣的佼佼者,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對那位原武境的傳奇學長,更沒有什麼敬意。

    想不到今日一見,甚至都沒見他怎麼出手,就秒殺了天位境界。

    而八人想起剛才與之對敵,對方在同樣境界的力量下,施展出來的八音弦指,無不秒殺自己,這才意識到自身的局限性。

    自己那點可笑的天賦和力量,無異於井底之蛙,貽笑大方了。

    柚寧突然驚道:“長老,學長,楊……楊青玄學長他一個人,應付的過來嗎?對方可是整個開山武館,背後還有禦虛宗的靠山啊!”

    薑易也臉上露出憂色,對錢小魁道:“扶我起來,我去大羅商會找幫手!”

    錢小魁和天琮八子急忙扶著薑易和蘇夜兩人,往大羅商會奔去。

    ……

    夢靈城外,在一處平原之上,坐落著各種建築。

    這些建築有大殿閣樓,有修煉場、藏書閣還有一些教學樓,總占地五百多畝,是個小型學校的雛形。

    雖然規模不大,但功能齊全。

    比武台上,有兩名少年在切磋,周圍圍了一圈弟子觀摩。

    那兩名少年打的難舍難分,其中一名藍袍少年,手中握一杆銀槍,忽而足下發力,欺身而上。

    他手腕翻轉,銀槍在手中劃了一個半弧,一聲尖嘯自槍尖鳴響,直刺而去。

    少年人英姿颯爽,笑道:“吃我一招!”

    對手也被激起戰意,身後有武魂之光亮起,附著在雙臂上。

    “!”

    冷器交接,氣勁勃發。

    兩人都隻是真武境的修為,很鬥得不可開交。

    突然空中一陣悶響,如同打雷,“轟隆”一聲,隨後便是天空變暗,剛才還明日朗朗,突然一下就昏暗無光,像是日食一般。

    主持比武的是一名青年男子,急忙往天空上望去。

    隻見層層烏雲壓下,麵蘊含著強烈的殺氣,直透下來!

    “哈哈!卿不離,天琮武館的渣渣們,出來受死吧!”

    從烏雲中內傳來囂張的狂笑,殺氣猶如實質落下,籠罩在每一名武者心頭,幾乎凍結骨髓。

    “是開山武館的人!”

    擂台上相鬥的兩名少年停了下來,一臉驚恐。

    四周的學生也都炸開了鍋,喧嘩起來,一個個驚恐萬狀,那股殺氣凝聚下來,蘊含著無窮的死亡氣息,像是要殺了他們一般!

    那名主持比武的青年男子怒喝道:“黃筌!現身吧,鬼鬼祟祟的算什麼狗東西!”

    烏雲之中傳來怒吼聲,罵道:“陳真,你他媽-的才是狗東西呢!任你嘴硬,我今天要將你們一個個撕的粉碎!”

    烏雲之中異光閃過,十餘道身影飛射下來。

    來者皆是一身暗紅色的衣袍,氣勢強盛。為首一個瘦削男子,顴骨突出,三角眼,嘴角噙著冷笑。

    正是開山武館的館主黃筌!

    在武場的一棟建築內,伴隨著厲喝聲響起,同樣是十餘道光芒飛射而出,一下就來到擂台上空,與開山武館的眾人對峙!

    

Snap Time:2018-07-18 13:11:50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