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訣》全文閱讀

作者:太一生水  天神訣最新章節  天神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神訣最新章節第1711章永劫之路,屍毒與火海(18-05-19)      第1710章最終分數,空前絕後(18-05-19)      第1709章恐怖的天賦,塔壞了?(18-05-19)     

第807章小天位試手,你是不是欠揍?


    “怎麼,想笑著討好我?隻是這張臉,怎麼笑的如此古怪呢?讓我很不爽啊!”

    白衣人臉孔陰沉了下來,眼中殺氣更盛。

    “不不不,都這個時候了,我怎麼會笑呢。”楊青玄輕輕笑道:“我隻是被嚇得嘴角有些抽筋而已。能告訴我,達生長老為何要對我下格殺令嗎?”

    “你嘴角抽筋的樣子,真令人討厭呢,等我將你的嘴角撕了,再來好好跟你說!”

    白衣人寒聲一喝,就欺身上來,雙手結印,將楊青玄所在的空間鎖的死死的,力壓下來。

    這一擊並未用全力,倒不是他好心,而是怕把楊青玄拍的粉身碎骨了,辨認不出,沒法交任務。

    “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想辦法撬開你的嘴,收取訊息吧。”

    楊青玄迎麵而上,雙手上荒氣暴起,呈螺旋狀飛升,拍了過去。

    “!”

    雙掌相擊之下,可怕的勁氣震的兩人衣袂翻飛。

    白衣人臉色驟變,失聲叫道:“怎麼會……這麼強?!”

    楊青玄的掌力不僅在他之上,而且那可怕的荒氣,一下就腐蝕了他掌中真元,如大片的粒子壓入氣場內,令他雙手手臂迅速風化脫水,直線幹癟下去。

    “不可能!”

    白衣人大駭,想要收回手來,卻被楊青玄用荒氣死死鎮住,無法脫手。

    震駭之下,隻能以攻為守,將體內真氣源源不斷的灌入雙掌,手臂上青筋根根暴起,這才將荒氣隔離出去。

    “笑話!碎涅境的修為,居然要跟我拚真力,這可是你自己找死!自作死,不可活!”

    白衣人獰笑一聲,隨著他小天位中期的力量爆發出來,一下就扳回頹勢,心境瞬間穩定下來,滿臉的嘲諷,譏笑道:“天位之下,盡皆螻蟻。雖然你這隻螻蟻有些強橫,但也逃不脫被碾死的命運。”

    小天位中期的力量,源源不絕的灌入到雙掌上,壓得楊青玄掌心的荒氣不斷縮小。

    楊青玄並不吭聲,隻是深吸了口氣,手中訣印一變,左手和右手間的荒氣一滯,呈反方向旋轉,在空中化成兩道漩渦,彼此獨立,將白衣人的雙掌吸住。

    同時在白衣人強悍的真元壓製下,荒氣急速消散。

    白衣人又“嘿嘿”的冷笑了幾句,一力破萬法,隻要壓製下去,對方隻有力盡人亡一途。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刻鍾後,白衣人臉上的譏笑,很就變成了震驚,一名碎涅境強者和他拚修為,竟能扛這麼久。

    每次見到那兩道漩渦顫抖,以為對方不支的時候,便增強掌心力度,想要一舉擊潰對方,但無一例外,全被扛了回來。

    雖處弱勢,卻未露半點敗績!

    “怎麼會這樣?”白衣人心中不免有些慌亂了,額頭上冒出冷汗。

    楊青玄早已被汗水浸透了衣裳,眉宇之間,更是汗如雨下,臉色也略顯蒼白。

    又過了一刻鍾,白衣人心弦忍不住顫了下,手中真氣隨即一抖,自己嚇了一跳,急忙將心神穩住。

    這種比拚境界真力,一旦被擊潰,就是萬劫不複的下場。

    楊青玄的氣息雖弱,卻始終十分穩定,如一塊磐石,堅韌不拔。

    白衣人顫抖了一次心弦後,心境上就出現了裂縫,之後接二連三的真力不穩,雖然都及時調整過來,但氣勢上明顯不如先前了。

    “小子,看你一身修行不易,本座也有愛才之心。你將掌力收回,然後跟我去見達生長老,我便饒你一命,並且在達生長老麵前替你求情。”又過了一刻鍾,白衣人的臉色已如紙般,突然開口說道。

    楊青玄依然不語,默默的運轉著虛無荒天訣。

    白衣人又急又怒,喝道:“該死!”手中真力再增強幾分,狂壓過來。

    楊青玄左右手心的漩渦一下劇烈旋轉,荒氣在體內瞬間就紊亂了,沒忍住一口血從嘴角溢出。

    “硬拚小天位中期,還是差了一點啊。”

    楊青玄張開口來,歎息一聲,滿口都是鮮血。

    白衣人狂喜,雖然這個時候提升真元,對他也是極大的負荷,五髒六腑都被真氣擠壓在一起了,嘴角同樣溢出鮮血,但卻勝利在望,讓他狂喜不已,“哈哈,這下知道自己是螳臂擋車了?晚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下輩子記得,千萬不要惹比自己強大的人!”

    掌心的真元再增強幾分,壓了過去。

    兩人幾乎是雙掌相抵了,楊青玄悶哼一聲,氣勢頓時弱了下來,忍不住後退一步,卸掉些許身上的壓力。

    “不過這次比拚,倒是讓我認清了自己和小天位中期之間的境界差距。若是放開手腳來一搏的話,憑借我的神通和武魂,應該能勝,但也要自傷八百。”

    楊青玄似乎並未聽見白衣人的話,而是自顧自的說著。

    白衣人聞言,大怒,正要大罵,卻突然渾身一顫,駭然見到對方身後出現一道人影,衣冠楚楚,風度翩翩。

    “你、你是……!”白衣人大駭,心境陡然不穩,手中真元也大受影響,竟有些要潰散的跡象。

    那人影並不理他,而是總結一般的對楊青玄說道:“千萬不要過於自負了。修為越高,神通秘法,亦或者武魂,肯定也是萬中無一的厲害。比如那詩玉顏,會心一擊的武魂,就算是跨越幾個等階,都可以一擊必殺。任你神通再強,也難扛那可怕的一斬。將來你多吃幾次虧就明白了。”

    楊青玄苦笑道:“我已經明白了,出手吧,就扛不住了。”

    那人影正是花解語,淡然道:“讓你不要玩,非要固執的試試硬拚小天位中期,自找苦吃,我看你就是欠揍。”

    說著,翩然一掌,就向白衣人拍去。

    白衣人嚇得魂飛魄散,這種狀況下,哪還扛得住花解語一擊?而且兩人的對話,直接就讓他心境奔潰了,居然是在拿我練手?!

    “住……住手!!”

    白衣人都要嚇哭了,大叫一聲。

    花解語的掌法未落,他就渾身真氣紊亂,再難維係壓製楊青玄的掌力。

    

Snap Time:2018-05-20 21:51:32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