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小蜜蜂賣不賣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小蜜蜂賣不賣

    南夢宮社長高須武男,昨天晚上在談成《坦克大戰》的版權之後,心情格外爽快之下,找了個援交妹high了一夜。畢竟《坦克大戰》這種已經老掉牙的遊戲,就目前全球遊戲發展來說,已經沒有市場了。而沒有市場的遊戲還能賣出10萬人民幣,在高須武男來看,那是相當劃算的一筆交易。對他而言,這足以緩解董事會對他所施加的壓力。

    本來嘛,利用公司的流動資金去投資房地產,這是日本遊戲界很普遍的行為。“konami”,“sony”、“卡普空”等公司不都這樣做麼,而最後虧空的又不止“南夢宮”一家,去年日本股市遭遇全線崩盤,進而被林風抓住機會狠狠的撈了一票,還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要按高須武男來看,“南夢宮”還算幸運的,至少沒有像“卡普空”那樣債務累累,被林風趁機給收購了。

    因此,今天一大早起來,正逢公司董事會,一番梳洗之後,就要去公司開會,給那些該死的董事會們匯報一個好消息。

    咦,岩田聰(“任天堂”社長)的電話?——打開電話,高須武男赫然發現手機有一個來自“任天堂”社長岩田聰的未接電話。想了想,高須武男並沒有回撥過去。雙方現在早就不是“fc”和“sfc”時代的那種親密合作夥伴關係了。自從“南夢宮”和“sony”合作之後,雙方的關係就已經降到冰點,這個時候岩田聰打來電話,想要幹什麼?

    高須武男一陣狐疑。不過想了想,也懶得去給他回個電話。他可是記得上次“南夢宮”遭遇債務危機時,找上“任天堂”希望對方能夠搭救自己一把,作為回饋,“南夢宮”將會在日後推出更多的“任天堂”旗下遊戲平台的獨占遊戲(也就是隻有在任天堂遊戲主機上可以玩到的遊戲)。可惜,卻換來的是岩田聰的冷嘲熱諷,譏諷“南夢宮”已經江河日下,所謂什麼獨占遊戲,也不過爾爾。

    本來吧,岩田聰也沒有說錯。“南夢宮”自從高須武男的投資失敗之後,公司是風雨飄搖,最近一年來也沒有什麼賣座的遊戲上市,加上之前是“南夢宮”先背棄的“任天堂”(當然,這方麵有多方麵原因),由於更看好“ps”係列主機的前途,而開發出一係列的“ps”係列(包括“ps”和“ps2”)的獨占遊戲,尤其是當初“南夢宮”為“ps”開發的《山脊賽車》,在“ps”最初發售之際,銷量平平的時候,《山脊賽車》可是拯救了“ps”,隨後的《鐵拳》係列,更是讓“ps”起死回生。可以說,沒有“南夢宮”,“ps”或許就此夭折。因此,岩田聰這個時候譏諷“南夢宮”幾句,實屬正常。

    也因此,高須武男此刻才不想去回岩田聰電話。甭管岩田聰想幹嘛,總之他現在不想和岩田聰說話。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先去取悅董事會的那些人。想到董事會的那些人,高須武男就想到昨天晚上林風的那囂張氣焰,想到林風的囂張氣焰,高須武男的蛋疼。

    憑啥啊!你是“第二世界”總經理,首席執行官,我也是“南夢宮”的社長,雙方職務相當,雖然說雙方的市值相差甚遠,一個已經破千億美元,一個如今僅僅才市值幾億美元,但是要搞清楚的是,是你的“第二世界”要買我的《坦克大戰》,是你買我東西,為啥你要比我凶呢?還掛了自己兩次電話!——想到這些,高須武男就淚奔。

    人比人,氣死人啊!不過歸根結底,就在於一點,他高須武男隻是一個社長,而林風身為“第二世界”的首席執行官的同時,還兼任董事長。唉,就差這麼一個頭銜,雙方的地位就天差地遠了。

    林風可以為所欲為,他卻必須看董事會那些家夥的嘴臉。想到此,高須武男就感覺悲催。不過好在今天他可以讓這些整天囔著自己這個社長不作為的董事們稍微消停一下了。

    不多時,高須武男到了公司,見到各位董事,將《坦克大戰》賣出10萬人民幣的消息知會了眾人。當然, 高須武男自然不會說是自己可憐兮兮的近乎求著將《坦克大戰》版權賣給林風,而是添油加醋,向眾多董事陳述了一番他自己如何和林風唇槍舌戰,最終將《坦克大戰》的版權從1萬人民幣提高到10萬人民幣的“豐功偉績”。

    “哈哈,太棒了。《坦克大戰》這麼一個已經老掉牙的遊戲版權居然還賣了10萬人民幣,雖然錢不多,但是能夠賺一下林風那個支那人的錢,很爽!”一名董事喜滋滋的大叫。

    “不錯!就《坦克大戰》這遊戲,早就不值錢了。現在市麵上隨便一個遊戲公司,都能推出類似的遊戲。林風居然還買我們公司的版權,實在太蠢了!哈哈,高須武男社長,你這次真是替我們大日本帝國出了口惡氣啊!”另外一名董事也是鼓掌大叫。

    對於這些董事來說,10萬人民幣實在沒什麼值得高興的。他們高興的是《坦克大戰》這款垃圾遊戲,如今在日本已經沒人玩的老掉牙遊戲,居然還能賣出10萬人民幣,而且還是賣給日本公敵林風,這種感情實在很爽。可惜,不知他們知道如今《坦克大戰online》全球超過1000萬人的在線率會是如何表情。

    高須武男聞聽眾多董事的誇獎,一片飄飄然。雖然他剛才的那番描述,實在有點惡心。不過沒辦法,現在公司風雨飄搖之際,需要英雄出麵拯救公司,自己就勉為其難當這個英雄好了。何況,隻要能夠讓這些董事信任自己,然後讓他們再投點錢,“南夢宮”就能再度雄起!

    不過就在“南夢宮”董事會議內一片頌歌之時,岩田聰的電話再次打來。

    “高須武男社長,你是不是將《坦克大戰》的版權賣給‘第二世界’,賣給林風了?”岩田聰的聲音傳來。

    高須武男本能的皺皺眉。岩田聰這個帶有質問的語氣可是令他相當不爽。

    “怎麼,岩田社長,對於我們公司將《坦克大戰》這個19年前的遊戲版權有何指教麼?”高須武男不無得意的說。

    “那不知高須社長多少錢賣掉《坦克大戰》的版權?”岩田聰又問了一句。

    “這個19年前已經幾乎被人忘記的遊戲,還能賣多少錢,不過我依然將其賣了10萬人民幣!”高須武男自豪說。

    要知道如今別說19年前的遊戲版權,就是10年錢的遊戲版權,但凡如今已經被人遺忘掉的遊戲,其版權能夠賣個50萬日元都算不錯了。而50萬日元不過相當於4萬人民幣左右。而他高須武男將《坦克大戰》的版權賣到10萬人民幣,已經相當之不錯了。

    “什麼?隻賣了10萬人民幣?”岩田聰一聲驚呼。

    高須武男本能的心中一跳,聽岩田聰這口氣,似乎有點不妙啊!難道他賤賣了?可是《坦克大戰》這款遊戲都是19年前的了,而且現在日本都沒什麼人玩了,能賣10萬人民幣不錯了。

    “高須社長,我也不多說了,你現在登錄網絡,進‘第二世界’官網去看看!”岩田聰沒好氣的掛了電話,“這次你可是虧大了,讓林風狠狠的賺了一票了。”

    什麼!讓林風狠狠的賺了一票?——高須武男一驚。隨即顧不得各董事的驚疑,連忙打開電腦,登錄“第二世界”官網,點進去一看,頓時昏了。

    此刻,“第二世界”官網上以碩大的紅『色』字體,熱烈慶祝著《坦克大戰online》最高在線人數全球突破3000萬人!

    轟隆!——高須武男隻覺天雷陣陣。

    《坦克大戰online》,聽名字似乎和本公司的《坦克大戰》一樣。點進去看介紹,高須武男更暈了,這分明就是《坦克大戰》,隻是其畫麵變得更華麗了,遊戲趣味『性』更強了,當然也變成網絡遊戲了。

    林風不是說買了自己玩麼,無聊才買個版權,怎麼會將其開發成網絡在線遊戲了,而且居然還會那麼受歡迎,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高須武男感覺自己似乎被林風耍了。

    當然,昨天聽聞林風說自己買個遊戲耍來玩時,高須武男也懷疑過林風此話的真實『性』。不過想來這個《坦克大戰》已經是19年前的遊戲了,老掉牙遊戲了,“南夢宮”都幾乎快要忘記這個遊戲,在高須武男看來林風買來除了自己玩還真沒什麼用。當然,喜歡玩一個遊戲,就要買其版權,這屬於瘋子才會做的事。但是林風在國際上的風評不就是一個瘋子麼。因此,高須武男也就沒有多想。

    不料現在看來,林風隻是把他當白癡耍而已!——想到此,高須武男就蛋疼。

    想想全球最高在線人數突破3000萬,那是個神馬概念啊!——高須武男點進《坦克大戰online》的官網,搜索到收費標準,看見《坦克大戰online》采用“投幣型”收費模式,玩家每玩一盤隻需要“投幣”一次便能一直享受遊戲的樂趣,一直到玩家game-over。

    當時,高須武男就算開了。按照《坦克大戰online》的收費標準,每次遊戲0.1元人民幣,那3000萬人便是300萬人民幣的收入。也就是每天玩家玩一次遊戲,《坦克大戰online》便要為“第二世界”進賬300萬人民幣,那便是3700萬日元。想到這個數字,高須武男就犯暈。

    要知道,這還是玩家每天隻玩一次的情況下。但是按照目前的火爆程度,玩家怎麼可能隻玩一盤。就算玩家的技術相當過關,可以一個“遊戲幣”通關,但是這還有“玩家對戰模式”。眾所周知,在街機遊戲廳內,最為吃牌子的遊戲便是對戰類遊戲。通常這種對這類遊戲都是格鬥遊戲為主,不過《坦克大戰online》的“玩家對戰模式”相比之下,無疑更為吸引人。

    想想,一盤“玩家對戰模式”,一次最多可容納64名玩家同時進行遊戲,這就是6.4元人民幣收入。而一局,快點5分鍾結束,慢點10來分鍾也能結束。這一小時就能來個四、五盤,這樣算下去還得了。

    就這麼粗略一算,高須武男就感覺鈔票就不斷在往“第二世界”飛啊飛的。再想想“南夢宮”現狀,那個淒慘就不用說了。雙方一對比,高須武男徹底無語了。

    而此時,眾多董事也透過高須武男的異常舉動,知道了《坦克大戰online》的事情。和高須武男一樣,在盤算了一下“第二世界”將至少利用《坦克大戰online》賺上數千萬美元之後,眾多董事頓時拍桌子了。

    “高須社長,如此賺錢的一個遊戲,你居然就以區區10萬人民幣的價格賣給了林風,你讓公司為你這個愚蠢的行為承擔了多大的損失!你要為此負全責!”一名董事厲喝。

    “不錯,高須社長,你上次投資房地產失敗就不說了。現在居然還犯下這麼嚴重的一個失誤,一個足以拯救公司的遊戲居然就這樣被你給賤賣了,你必須給董事會一個交代!”另外一名董事也拍桌子斥問。

    一時之間,董事會群雄激憤,仿佛高須武男此刻乃是人民公敵,正在開他的鬥爭會。

    懵了!高須武男徹底懵了。剛才這些董事還人人誇耀他賣的對,轉眼間現在卻如此質疑他,抨擊他,這變化也太快了吧。何況就算《坦克大戰》不賣給林風,“南夢宮”也無法去複刻如今《坦克大戰online》的奇跡。因為,“南夢宮”沒有人擁有林風這樣的意識,不僅“南夢宮”沒有,恐怕整個日本都沒有。因為在日本,網絡在線遊戲並不是那麼受歡迎。尤其林風曾經狙擊日本金融界,讓日本遊戲界掀起了一股抵製網絡在線遊戲的運動,這也讓網絡在線遊戲更不受日本玩家的歡迎。

    這種情況下,《坦克大戰》不賣又能如何?

    高須武男很悲催的兩眼望著天花板,自動忽略了這些董事的話。而就在這時,電話響起。

    “喂,高須武男,我是林風,不知你們南夢宮旗下的《小蜜蜂》賣不賣?一口價,5萬人民幣。”林風那欠扁的聲音淡淡飄來。

    

Snap Time:2018-07-21 17:40:18  ExecTime: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