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鼠輩而已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鼠輩而已

    關於“世紀之光”在《魔獸世界》上市公測之際,突然遭遇被人掐斷供電線路的問題,在座的這些個上海地頭蛇們大多清楚。當然,本來韓市長是三令五申要求保密的,但是在座的都是上海有頭有臉的人物,除開林風這個過江龍之外,個個都在上海紮了根,有著極為雄厚的人脈,稍微有點風吹草動都會傳到他們的耳朵。

    上海公安局雖然極為隱秘的明察暗訪,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這明察暗訪就如同大白天穿黑衣一般,再顯眼不過。因此,他們是非常清楚“世紀之光”的供電線路被人惡意破壞的。最初聞聽這個消息時,眾人是一驚。要知道林風如今是什麼人?

    世界首富?——錯!

    中國偶像?——更錯!

    未來it掌門人!——錯,錯,錯,大錯特錯!

    在上海這些富豪眼中,這些身份在外人看來或許非常榮耀,但是在他們眼中和林風現在所擁有的光環相比,就根本不算什麼了。現在林風擁有什麼光環?

    中國領導人眼中的當紅炸子雞!傳說中的某領導的私生子!——這個身份在上海這些富豪眼中,是遠勝什麼世界首富的。隻要背後有了這些大佬支持,可以說林風的財富累積速度絕對比現在還要快。隨便國家弄個什麼政策,提前支會你一聲,那就足以讓你賺個盆滿缽滿了。畢竟中國有13億人,一人每天讓你賺一塊錢,就足以讓你成為世界史無前例的超級富豪!

    因此,在初聽聞林風的“世紀之光”被人為惡意破壞之時,眾多富豪是真的愕然了。要知道,現在林風那12輛紅旗轎車接送的視頻還在網絡熱播當中,這個節骨眼上,在林風喊出《魔獸世界》跳票一天,賠償100元的震驚世界的口號時,居然有人敢跳出來去惹林風,這不是找死麼!要知道,以前林風還沒有這麼多大佬撐腰,你惹了他,他都敢和你玩命,讓你生死兩重天。現在林風有了那麼多大佬撐腰,那還不得翻了天呀!

    不過在初期的驚愕之後,這些上海富豪們轉瞬間就開始幸災樂禍了!要知道,林風如此迅猛的竄紅,成為世界最富有的人,是非常遭人嫉恨的。哪怕他們這些已經坐擁數千萬,甚至上億元身家的富豪們,對林風也是如同外麵街頭上那些老百姓一般嫉妒。不,他們要比外麵街頭上那些老百姓更加嫉妒林風。

    畢竟對於大多數老百姓來說,林風這幾百億美元的身家他們實在沒有多大一個概念,並不能確切的知道其是多大的一個數字,腦海就知道700多億美元這麼一個數字,其究竟能辦多少事,擁有多大魔力,那些普通老百姓壓根就沒有什麼概念。但是他們這些富豪卻知道700多億美元擁有多麼大的魔力,毫不誇張的說,700多億美元足夠改變一個小國家的未來,也足以讓你在一個小國家成為太上皇那樣的存在。

    當然,如果在非洲的某個小國家,那是足以讓你成為神一樣的存在。

    因此,這些富豪才更加嫉妒林風的成功。而現在有人去觸林風眉頭,這對他們來說也算是一個好消息。哼哼,古語說得好,樂極生悲,看你這次還怎麼歡騰!

    雖然隨後“世紀之光”就恢複供電了,但是能夠惡心一下林風,總是好事。

    至於究竟是誰整的林風,在場諸多富豪心中隱約猜到一個人,也是在座的一個富豪。也隻有這個人才有可能這樣去針對林風,也隻有他才有那麼一點實力可以和林風碰一下。畢竟人家再怎麼說也算是上海前首富,不像他們,隻不過是上海富豪而已。

    “老板,我們找到那個惡意破壞線路的人了!”李銳進來說。

    眾人皆驚。他們絕對沒有想到林風這麼快就找到凶手了,雖然這件事和大多數人無關,但是如果真的是前上海首富周正毅所為,那麼林風要是和周正毅鬥起來,那麼他們該幫誰?要知道,此前他們一直都是唯周正毅馬首是瞻,但現在林風的勢頭卻是一時無倆,那麼他們該選擇站在哪邊?

    幫周正毅大家是出於交情,但勝的了林風麼?幫林風,林風卻未必領情,而且林風從來就跟他們不是一國的。——這讓在座眾多富豪非常之糾結。

    眾人齊齊望向周正毅。想要看其究竟是什麼態度。

    此刻周正毅見眾人望向自己,是暗暗叫苦。你們這些人都看幹嘛,現在林風的人說找到凶手了,你們這麼一看我,還不是擺明告訴林風,這一切就是我幹的。自己選擇這種陰險手段,還不就是不希望被林風知道是自己幹的麼!結果你們倒好,這麼一起看過來,是豬也知道自己有問題了啊。

    雖然周正毅並不肯定這些人一定知道是自己幹的,但是這些人可不是林風,他們在上海的勢力或許沒有自己大,但是人脈和眼線卻極多,或許哪兒走漏了那麼一點風聲,被他們知道也並不為過。

    想到此,周正毅就是連連叫苦。要知道,這件事還真的就是他派人幹的。至於原因嘛,很簡單,他痛恨林風,非常想讓林風倒台。從林風來上海起,他就一直瞅林風不順眼,之後在韓日世界杯上倆人仇怨算是真正結下了,但是這樣還不至於讓周正毅去使用下三濫手段對付林風。不過後來林風為了一個完全不認識的老頭而讓他的妻子難堪,被眾多老百姓圍攻,這讓周正毅成為上海笑話。可以說,從那時起,周正毅就存了對付林風的心。

    但是林風卻從來沒有給過他機會。不,或者說林風實在太強大了,無論是自身的實力,還是人脈都遠勝他這個——前上海首富,殘酷的現實也讓周正毅一度曾經想要放棄報複林風的念頭。畢竟林風自從那個街頭路見不平事件之後,便沒有再和他過不去。但是,千不該,萬不該,林風的“第二銀行”,也就是原本的“渣打銀行”將他曾經做假賬找“渣打銀行”貸款的事給捅出來,上報給香港財政司。本來吧,按照潛規則,如果銀行查出來這些舊賬,告訴他一聲,自己保證不再犯就是。畢竟一點都時過境遷了,你扯舊賬可就不仗義了。哪知道,林風的“第二銀行”卻將這件事捅給了香港財政司。顯然,這一切是林風在從中作祟,不然“第二銀行”怎麼會如此做!

    其實這件事上,周正毅還真的是錯怪林風了。林風對於“第二銀行”的事並不太清楚,畢竟林風隻是董事長,不是什麼總裁。林風隻是過目一些極為重大的投資或者收購事情,其餘的那些行政處理都歸總裁管,而不是林風這個董事長管。但是“第二銀行”總裁,也就是原“渣打銀行”總裁皮特,在查出這件陳年老賬之後,原本想要按照潛規則處理的,畢竟這個世界哪個富豪不玩一點巧呢,已經是陳年老賬了,又沒有出任何錯,何必去得罪一個富豪呢!但是皮特卻聽說這個周正毅和林風有點不和,也曾聽林風嘀咕過幾句對周正毅的不爽,因此皮特就擅自做主的將其捅給了香港財政司,幫林風順便出口惡氣。

    結果這一捅出去,讓香港財政司聞之大怒。要知道,香港一直想要保障金融秩序的穩定,結果這個周正毅卻在香港弄虛作假,這種事要是放任下去,以後香港還不成為大陸商人洗錢的基地。因此,香港財政司決定徹查此事。而香港財政司的這番行動,讓周正毅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他感覺似乎自己這次恐怕過不了這個關了,要知道香港不比大陸,一旦香港『政府』查知到金融市場的舞弊行為,那是絕對一查到底的,是絕對不會有任何妥協的。哪怕他從中行賄都不行,沒人會收,因為都怕廉政公署請其去喝咖啡。

    這種情況下,周正毅在猜測到自己可能無法度過這個難關情況下,決定將林風也拖下水,狠狠的報複一下林風。

    但是林風那12輛紅旗轎車接送的視頻,給予了周正毅沉重的打擊。他知道,林風有這些大佬護身,他想果從正規渠道整倒林風,那是永遠永遠不可能鬥的過林風的。何況,他也根本不敢這樣做。畢竟,那些大佬隨便動動嘴皮,都足以滅了他了。不過,不知是不是上天垂憐他,恰好這次林風當中宣布,魔獸世界》跳票一天,就賠償100元的承諾。這讓周正毅看到了複仇的機會。

    他隻需要讓“世紀之光”一直停電,不說多的,讓其停電哪怕三天,也足以給林風致命一擊。三天便要賠償1800億人民幣,這足以讓“第二世界”賠的傾家『蕩』產,也會讓林風名譽掃地。

    因此,他才安排了人去掐斷“第二世界”的供電線路。誰知道,在明明有2條線路保證其絕對供電的情況下,“世紀之光”還準備了備用發電機,能夠自行發電。

    麵對這個結果,當時有點氣暈的周正毅一時頭腦發昏,下達了一個生平最錯誤的決定,他居然直接指揮自己手下的那些涉黑組織成員,懸賞1000萬,讓其進入“世紀之光”地下樓層,去破壞其服務器。隻要能夠毀壞其服務器,那麼林風就毀定了。

    當然,周正毅也知道發生這麼大事,自己也脫不了幹係,不過好在見過他麵的隻有那些混混大頭目,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們跟著的是周正毅。而那些大頭目,是絕對不會把周正毅咬出來的。因為他們身上所犯的命案太多,可都是周正毅一直幫他們隱瞞在,咬出周正毅對他們絕對沒有好處。因此,周正毅當時才敢那麼瘋狂,讓其去破壞“第二世界”的服務器。

    但是,現在李銳卻說抓到了掐斷線路之人,這讓周正毅一陣忐忑。不知究竟抓到了誰。要知道,當時懸賞1000萬時,周正毅是過於氣憤有點衝動。此刻冷靜下來,他也是有點後悔。尤其萬一香港財政司沒有想要一查到底,自己這麼和林風硬碰,豈不是很冤。

    想到此,周正毅情不自禁的望著李銳,想要看其究竟抓到了誰。是全抓到了,還是抓到了一些不重要的角『色』。按理來說,那幾個頭目應該不會親自動手的,畢竟手下那麼多,這種事也用不著親自動手。

    林風一看眾人神『色』,還有周正毅那想要隱藏卻情不自禁流『露』出來的擔心之『色』,便知道這件事肯定是周正毅幹的。想到此,林風就是一哼。這個周正毅,還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想要置自己於死地,這次自己可饒不了他。不過現在一切還沒有證據,如果沒有證據而強行去弄一個上海前首富,社會輿論壓力會很大的。當然林風可不怕什麼輿論壓力,但是上麵知道,自己多少有點不好交代。林風可不希望讓一個周正毅,來破壞自己和上麵現在的關係。因此,現在隻能希望李銳能給自己一個好消息。

    “李銳,抓到幾個?還有,主謀是誰?”林風說到此,故意瞅了眼周正毅。那滿臉殺氣,讓周正毅心頭一顫。

    “老板,剛才接到公司傳來的消息,有20多名不法份子衝擊‘世紀之光’大樓,意圖破壞服務器,不過卻被公司保安製服。但是這群不法分子極為狡猾,見勢不妙,就跑了。我們隻抓到一個。而公司內,由於事發突然,當時隻有4名保安,因此有一名保安受了輕傷。”李銳冷靜的回答林風問題。

    林風眉頭一皺。

    嘶!——眾多富豪卻是猛吸口涼氣。

    要知道周正毅手下那群不法分子,可是個個窮凶極惡,不少都是在他省犯有命案的,結果20多人對付4個保安,還被人打跑,還抓住一個,對方卻隻一個輕傷,天啊,林風請的什麼保安啊?這還是保安麼?特種部隊也不外如是吧!

    眾人望向林風,眼神突然一陣火熱。要知道,身份到了他們這個地位,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啊。

    “李銳,那名受傷保安沒有事吧?讓其立刻去醫院,並且暫時休假一周,由醫生定奪什麼時候合適上班,再來上班。還有告訴他,不管怎樣,我會替他抓到傷他的凶手。”林風卻不問其他,隻問受傷保安。

    這一幕,讓李銳格外心暖。其實他們如此追隨林風的原因,並在於林風並不僅僅是將他們當成下屬,保鏢來看待。雖然他們是拿林風錢來保護林風的,吃的就是這碗飯,但是但凡他們受一點傷,林風都會格外緊張,不但一定會給予他們最好的醫療照顧,並且還會替他們出頭。這種老板,如何不讓他們為之鞠躬盡瘁。

    當然,林風這番舉動,在一旁的眾多富豪看來,就是作秀了。

    “林董,當真有這種事!上海居然出了這種事情,簡直目無法紀!林董,這件事你交給我,我一定給你一個交代!”一旁的劉書記,此刻突然拍案而起,可謂須眉倒豎,一臉的怒不可遏。

    林風掃了一眼劉書記。一臉不屑。交給你,自己還擔心你和周正毅蛇鼠一窩呢。不過李銳卻衝林風點了點頭。想了想,林風衝李銳點點頭,讓其去交人。

    不管怎麼說,人家都代表著國家執法部門,而自己隻是一個平民,並沒有審問他人的權利。現在劉書記搶先開口了,林風就不好拒絕,也不能拒絕了。當然,如果沒有李銳點頭,林風此刻是怎麼也不會賣劉書記帳的。『奶』『奶』的,都有人要我命了,我管你是誰!大不了一拍兩散,到時去中央評理你!不過現在李銳既然點頭,就有其道理,林風就沒必要和劉書記硬碰硬了。

    “劉書記,現在人我是交給你了,但是你可一定要盡快給予我一個答複。我的公司不但被人掐斷線路,還有人想要衝擊公司,去破壞服務器,幸虧我公司的保安英勇,否則一旦真的讓這些凶徒得逞,劉書記,我不是恐嚇你,這造成的損失,恐怕把上海市『政府』賣了都賠不起!”林風冷哼。雖然交了人,但是林風話卻是要說明。這同時也是給劉書記施壓!

    這番話以前林風或許還不敢說,因為太囂張了。但此刻,林風也是氣急,居然有人敢去破壞服務器,這在林風此前是絕對無法想象的,想到這個後果林風便一陣後怕。因此,林風有多麼生氣可想而知,加上現在溫先生在背後力挺自己,國家需要自己,自己有什麼不敢衝上海市『政府』發火的。

    真要惹『毛』了自己,自己派人把上海市『政府』給圍了,誰敢說個不!——林風雙眼一陣凶光。當然,林風絕不會忘記那個元凶,雖然目前來說,還沒有任何證據。

    “各位,你們都是上海地頭蛇,我不管你們知道不知道這件事究竟是誰做的,但是幫我放個話,他想致我於死地,那麼我就絕不會讓他活。最好別讓我知道是誰,否則,天大地大,這個世界就絕對沒有他容身之所!”林風盯著周正毅威脅說。

    周正毅眉頭一擰。你現在無憑無據,憑什麼就認定是我。不過周正毅現在卻是真的有點怕林風,尤其林風當著上海市委書記說出這番威脅話來,劉書記卻屁都不敢放一個。這其中的意思可就太多了。要知道,他周正毅被稱為上海土皇帝,可也從來沒有敢在劉書記麵前如此橫的時候。

    麵對幾乎狂暴的林風,周正毅自然選擇了做個縮頭烏龜。反正隻要你沒證據,那就找不到我頭上。等我離席之後,立刻安排那些大佬離開上海,哼哼,到時看你怎麼找證據。想到此,周正毅心中陰笑不止。他倒要看看這次如果劉書記不能給林風一個滿意答複,林風究竟會怎麼樣。要是其真的砸了上海市『政府』,那就太好不過了。

    咂了上海市『政府』,不管你是誰呃“私生子”,都保不住你!——周正毅心中無比惡毒的怨念著。

    此刻,劉書記是連連苦笑。林風還把不把他這個國家幹部放在眼,當著他的麵說這話,也太不將他這個上海市委書記放在眼了吧。不過他現在能把林風怎麼辦呢?

    算了,還是趕緊回去審這個不法之徒吧。希望這次不會給上海帶來動『亂』。——劉書記心中默默一陣念想之後,趕緊起身告辭走人。

    而在劉書記走後,這座酒席自然也就不歡而散。畢竟發生了這麼大事,弄不好上海就要變天了,諸多富豪們,可都要回去準備一下。而就在周正毅準備離去之時,林風卻跨前一步,攔住周正毅。

    “林風,你想幹嘛?”周正毅本能的退了一步。現在周正毅可是驚弓之鳥,他還不知道究竟被抓住的是誰,萬一真的抓住某個不幸的頭目,萬一供出他來,他可真的要想辦法跑路了。

    而此刻還沒走的那些富豪們,見此一幕齊齊一嚇。他們看見了什麼?他們看見那個曾經在上海呼風喚雨,有上海土皇帝之稱的上海前首富周正毅在上麵被人嚇退一步,天啊,這可是周正毅,他在上海,他的地頭,都被人嚇退了一步,這個林風也太恐怖了吧!想到此,眾多富豪對視一眼,均是一臉的懼意。萬一這次林風找不到凶手,要遷怒眾人,他們怎麼辦?連周正毅都被林風嚇退一步,他們豈不是要嚇的屁滾『尿』流。

    林風冷冷一笑。他可是沒心情去猜這些上海富豪的心情,他現在隻是想警告一下周正毅。

    “沒什麼,周先生,我隻是想告訴你一聲,人在做,天在看!”說完,林風不理在哪不知是嚇的還是氣的全身顫抖的周正毅,轉身傲然離去。

    “老板,你的茶...”林誌玲剛剛給林風泡好茶出來,卻發現眼下人似乎都走了。

    “算了,與做事不敢人的鼠輩同桌,不喝也罷!”林風甩甩手。

    

Snap Time:2018-08-18 02:37:40  ExecTime: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