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總理的歡迎儀式歡迎誰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總理的歡迎儀式歡迎誰

    “小林啊,你這專家可真夠豪華的,恐怕不亞於美國的空軍一號。”溫先生躺在林風專機“風之翼”的觀景層,打開飛機頂蓋,望著深邃的夜空,一陣感歎。

    這次去歐洲,原本林風是準備和溫先生各乘各的飛機的,畢竟自己的專機上有這麼一尊大神,林風還真的不習慣。你想啊,溫先生什麼身份,上了林風飛機,那還得了。林風怎麼著也要照顧周全才行啊。不然,稍微有點閃失,得,林風以後就甭用想在中國混了,那些個官員還不跳出來把自己掐死。就算掐不死,口水也能淹死自己。

    何況,自己的“風之翼”裝修那個豪華,可是全球聞名的。上麵什麼高科技都有,尤其隨著林風財富的增強,對於自己這個“空中別墅”,林風可沒少投錢進去,現在溫先生上去一看,得,那麼豪華,那麼奢侈,以後還不把自己往死宰啊!

    可惜,溫先生卻直接打發自己的專機走了,轉而上了林風的專機,美其名曰參觀參觀。溫先生要參觀,林風能不讓麼?這不,溫先生一上林風的“風之翼”,便是感慨萬千。大歎林風的專機豪華足以和美國的“空軍一號”相媲美。

    “溫先生,您說笑了。人家那是美國總統坐的,我這隻不過是自己為了工作方便,才買下的,這哪能比!”在林風心中,“空軍一號”未必比自己這架“風之翼”要好,至少“空軍一號”沒有這頂層觀景台吧。當然,自豪歸自豪,但是要謙虛,謙虛。謙虛是中國人的美德,尤其在溫先生麵前,那更是要謙虛。

    溫先生掃了眼林風,拍拍林風肩膀。

    “小林啊,不要那麼緊張,我隻是感歎一下。你要放心,隻要合法賺錢,國家是絕對會保障你們這些超級富豪的資產的,是絕不會做出外界傳聞中的”殺豬“行為的。”在林風專機上,溫先生也沒有在外麵那麼謹小慎微,畢竟這隻有他和林風。而林風,這個小家夥,聰明的緊,知道什麼話該聽,什麼話不能聽,隻能左耳進,右耳出。

    林風嘿嘿一笑。心知溫先生這是在向自己解釋之前自己那個所謂的“殺豬榜”言論。不可那可不能怪林風,畢竟凡是登上胡潤富豪榜的人,十有八九都出了事,林風要不擔心,才不正常呢。

    “溫先生喝茶,老板喝茶!”就在這時,林風專機上唯一的空姐——蒼井空穿著空姐製服端著茶杯走了過來。

    溫先生上下一打量,等蒼井空走了之後,衝林風瞅了瞅,無奈的感歎一聲:年輕就是好啊!

    林風當場石化。自己和這個蒼井空可真沒什麼啊,她一直在自己飛機上擔任空姐,自己可真的和其沒有任何關係啊。不過看溫先生那眼神,林風知道,自己無論怎麼解釋都沒用了,在溫先生眼中,自己肯定是“飛機藏嬌”了。

    好在溫先生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不然林風可真要無地自容了。不過在溫先生這隱隱有點羨慕(當然是羨慕林風年輕)自己的目光之中,林風也開始考慮這個蒼井空mm了。要知道,蒼井空mm,可是前世無數宅男的偶像啊,也是無數yy少年的夢中情人,無數個夜就夢想著和蒼井空mm來頓浪漫的燭光晚餐,然後找顆那藍『色』的小『藥』丸,隨後去做愛做的事。

    而現在,這麼一個大眾情人上了自己的飛機,成為自己的專屬空姐,可自己卻一直這麼荒廢在家,林風感覺自己似乎很失敗啊!不,應該說暴殄天物啊!『奶』『奶』的,找個機會將其吃掉,反正現在自己那麼多紅顏知己了,也不在乎多吃一個。當然,艾薇兒那『性』格知道肯定會大鬧一場,不過眼前這個蒼井空應該和風間繪麗莎一樣,就算自己吃掉也應該不會聲張才是。畢竟日本人嘛,天生奴『性』較重。

    當然,眼下自然是不行了。現在溫先生在飛機上,自己可不能吃掉蒼井空mm,不然萬一溫先生恰好找自己有事,那可就尷尬了。就在林風尋思著什麼時候吃掉蒼井空mm時,林風的“風之翼”到了倫敦。

    剛下飛機,林風便發現一排儀仗隊站在自己的專機前排隊等候。當艙門打開時,頓時鑼鼓喧天,號角齊鳴。

    呃,這是個什麼情況,難道自己現在在倫敦那麼受歡迎了?——林風聽著震耳欲聾的聲音,一陣納悶。

    不過就在林風納悶之時,所有的奏樂全部停了。下麵的指揮官看著林風愣住,而兩排的儀仗隊也是一頭霧水,不知自己這個指揮官在搞什麼飛機,剛剛奏響就讓他們停住。若不是他們久經訓練,恐怕要給弄得大出洋相。

    “市長,那個不是林風麼,不是溫先生啊!”指揮官認識林風,趕緊跑到倫敦市長耳邊低語。今天他們是來歡迎溫先生訪問倫敦的。當然,溫先生並沒有這個行程,但是為了陪林風走一趟歐洲,當然主要是“押解”其回國,所以才有了倫敦之行。但是溫先生並沒有訪問倫敦的議程,因此也就沒有支會倫敦市『政府』和英國『政府』。

    但是中國大使館卻知道這個消息,他害怕溫先生在這出什麼意外,因此還是通知了英國『政府』。畢竟雖然林風有“狼牙”安保公司的保鏢保護,按理來說保護溫先生應該不成問題,但是這個世界上誰不怕出個萬一呢,就算沒有萬一,還有一萬啊,因此本著小心無大錯的原則,中國駐英國大使還是支會了英國『政府』。

    原本英國『政府』首相布萊爾準備親自迎接,但一想溫先生是秘密訪問,自己這樣去迎接,似乎於理不合,但不去迎接又有點說不過去。因此就派了倫敦市長利文斯通去迎接溫先生。所以,今天利文斯通市長也帶領著儀仗隊,前來迎接溫先生。隨便讓其旁敲側擊一下,中國如今對待歐盟和美國的態度。

    不料,看見艙門一開,立刻奏樂,出來的卻是林風。這可是有點烏龍了。雖然林風是英國的大英帝國司令勳章爵士,和王室關係不錯(主要是和威廉王子關係不錯),但是也不值得他派儀仗隊來迎接。指揮官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因此就讓儀仗隊停了奏樂。不然用接待一國首腦的儀式去接待林風,這個烏龍可就太大了。

    而就在此時,溫先生緊隨林風身後出來。看看四周,一臉的淡定。

    “市長,現在怎麼辦?奏樂還是不奏樂?”指揮官看著前麵林風,後麵溫先生,可是真不知奏樂好,還是不奏樂好了。

    利文斯通此刻也有點愣住。以中國禮儀來說,不是應該長者為先麼,何況溫先生還是中國的首腦,怎麼這個林風卻在溫先生前麵出來了。這也太不合邏輯了。

    其實利文斯通沒有想錯,本來無論從哪方麵來說,都應該是溫先生先下飛機,林風也確實是這樣做的。但是溫先生卻以客隨主便,而且自己隻是陪同林風順便逛逛歐洲為由,堅持讓林風先下飛機。林風推脫不得,在溫先生堅持之下隻好先下飛機。本來吧,溫先生這也是想要低調,不想太張揚,誰知英國倫敦市『政府』卻來這麼一出,這下想低調都難了。

    而這時,利文斯通左右一想,決定還是奏樂的好。畢竟溫先生來了,他不奏樂實在說不過去。至於林風在前麵嘛,他相信自己奏樂一響,林風肯定會讓開,溫先生肯定會走在前麵。

    頓時,奏樂響起。

    驚愕!聽著耳邊傳來的震耳欲聾的奏樂聲,林風可是真有點傻住。這種情況,他可是第一次見到。趕緊往旁閃。

    “溫先生,您先請!”林風微微躬身說。

    溫先生笑著搖搖頭。他這次可真是陪同林風前來,而不是來做什麼國事訪問的。如果他今天接受了倫敦市長的迎接禮儀,那出於禮節他就要去倫敦市『政府』做客,到時又難免一陣應酬,甚至又會牽扯到國事。可現在,並不是和英國『政府』商談國事的時候。畢竟兩國相交,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也不是企業之間談判,可以說不談就不談的。兩國相交,那可是一針一線都絲毫馬虎不得的。而現在,溫先生並沒有做好這方麵的準備。尤其對於歐盟和美國之間的關係,溫先生更是不敢有絲毫馬虎。

    歐盟和美國之間的關係,可是錯綜複雜,沒有完全準備,溫先生是不會趟這麵的渾水的。

    所以,溫先生笑著搖搖頭。

    “小林啊,我還是那句話——客隨主便。我隨你的專機來的,就是客人,你是主人。哪有客人走在主人前麵的道理。”溫先生輕輕在林風腰部一推,將林風推到前麵。

    林風徹底無語了。林風也不傻,也隱約猜到溫先生為何不願走在前麵的用意,但是把自己頂在前麵,這不是把自己架在爐子上烤麼。你想想,溫先生在自己後麵,自己走在前麵,而倫敦市『政府』的儀仗隊在奏樂,這到底是在迎接自己呢,還是在迎接溫先生呢?

    說好聽點,林風請了個高級陪同,說不好聽點,林風是在狐假虎威。當然,說林風狐假虎威都算好的,這要是在國內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看見,還不得說自己“謀朝篡位”、“居心叵測”啊!

    但是溫先生一臉淡定的神情,清楚的告訴林風——你走前麵,我跟後麵。

    得,那自己就就走吧!——林風也是膽子大,既然你溫先生都讓我走了,那我有什麼不敢走的。大不了,挨頓批,有溫先生在自己背後撐腰,怕個球!

    想了想,林風頭一抬,氣宇軒昂的踩著節點,領頭一個慢慢走下飛機,溫先生則在後麵亦步亦趨,緊隨其後,仿佛真的是林風的陪同一般。

    這、這、這是個什麼情況?——利文斯通市長看著林風當先一個走下來,可是當場傻眼。他原以為林風會讓位的,哪知道林風就這麼大馬金刀走了下來,這不是扯淡麼!他們是來迎接溫先生的,不是來迎接林風的。雖然林風是世界首富,但也不配這個禮儀。

    “市長,現在還奏樂不奏樂?”指揮官也看出事情不對勁,趕緊問。

    “奏,現在要是不奏樂,可就有失國體了。不管是林風走在前麵,還是溫先生走在前麵,總之我們奏我們的樂,甭管他們誰在前,誰在後,總之我們不失禮數就行。”利文斯通無奈說。

    行!那就奏樂吧!——指揮官既然得令,也就不再考慮,專心的開始指揮自己的樂隊。

    而林風,就在兩排儀仗隊的奏樂下,生平第一次享受到如此高規格的迎接儀式。雖然這個迎接儀式不是為他而來,但是卻讓林風依然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獨特感覺,這種有權的感覺還真的讓人很爽。麵對這種儀式,就算你是那種沒有權利欲望的人,都會被激起心中對權利的渴望。當然,這種權利欲望也就僅僅在林風心中過了那麼一過,隨即林風就拋卻。畢竟對林風來說,還是賺錢更快樂,而且更有成就感,也更容易點。

    權利鬥爭,林風自問不是自己所能參合的。憑借記憶,林風可以在商海縱橫,但想要在宦海生存,可不是僅僅有記憶就足夠的,那需要的政治覺悟,還有厚臉皮和足夠的觀察力,以及一顆足以承受一切羞辱、責難的堅強的心。

    政治覺悟,林風自問很低。至於厚臉皮,林風倒還行,觀察力嘛,林風倒是有,但是並不是官場那種洞悉領導的那種觀察力,至於承受一切羞辱、責難的堅強的心,林風就更沒有了。以林風這種『性』格,若是遭到他人的潑黑水,背黑鍋,還不鬧翻了天。因此,林風隻能做個成功的商人,而不能進入宦海,否則會死的很難看。

    除非林風有著什麼大羅金仙的特殊能力。

    這時,林風終於走完了生平最為榮譽的一段路,雖然明知道這些儀仗隊啊,奏樂啊,什麼的都是假的,都是衝溫先生而來,但林風依然很爽。若不是林風還有那麼一點克製力,恐怕林風已經向四周揮手示意了——同誌們好!

    “溫先生,我是倫敦市長利文斯通,歡迎溫先生訪問倫敦。”利文斯通市長一開口,就想要將溫先生此行往訪問上靠,好借機探尋中國『政府』對歐盟是什麼態度,對歐盟和美國之間的關係又是個什麼態度。

    不過溫先生可不是官場菜鳥,對於這種事,那是早就見多識廣。

    “利文斯通市長,你好,初次見麵,甚感榮幸。不過我今天隻是陪同林先生前來觀看一場足球賽,並不是國事訪問。所以隻談足球,不談國事。”溫先生說。

    利文斯通眉頭一擰。他今天的任務可是要趁機套套溫先生的話,但溫先生一開口就將一切話題堵死,那可不行。想了想,利文斯通又有了借口。

    “溫先生,林先生在英國投資的‘第二無限快遞慈善公司’可是解決了英國的一個大難題,現在許多英國流浪漢均成為這家公司的員工,不如由我帶領溫先生一同參觀一下!”利文斯通說著,就要來拉溫先生的手。

    不料,中途利文斯通的手卻被林風握住。

    “利文斯通市長,許久不見啊,上次見麵還是一年前,在那個慈善拍賣會上!”林風一把握住利文斯通市長的手,熱情的打著招呼。

    今天溫先生既然不願接受對方的歡迎儀式,又揚言隻談足球,不談國事,林風自然不會讓利文斯通市長帶走溫先生。這個時候,賣溫先生一點順水人情,對林風以後的事業發展來說,可是大有裨益。有溫先生當靠山,那在國內還不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利文斯通市長被林風握住雙手,隻能無奈的和林風寒暄著。要知道,雖然林風不夠資格接受這種歡迎儀式,但林風畢竟是世界首富,而且身為大英帝國司令勳章爵士,他可不敢對林風過於怠慢。不然林風可是可以去王室申訴他一個怠慢王室欽封的爵士之罪,那他可要吃不了兜著走。因此,利文斯通市長隻能無奈的一邊和林風打著招呼,一邊心中咒罵王室給林風這個爵位,讓其在英國隻要不犯法,幾乎可以橫著走。

    溫先生在一旁暗自偷笑,對於林風如此機敏也是暗自點頭。看來,這次他和胡先生真的是沒有找錯人。未來中國想要大變樣,真的隻能依靠林風這樣的人才了,而他們隻能在一旁幫其鎮住那些宵小之徒,畢竟大多數情況下,他們不適合親自出手。這也是為何今天溫先生非要林風走前麵的道理。其一是回絕利文斯通的邀請,不談國事;其二,也是讓國內的那些人知道,林風背後有人,而且很挺他。

    “利文斯通市長,我還要去球場,再過一會,就是我的托特納姆熱刺vs西漢姆聯的比賽了。我今天可是專程衝這場比賽而來,所以不能錯過,那我們就先走了。”林風一拉溫先生,趕緊上車走人。

    “溫先生,稍等...”利文斯通還想喊住溫先生,但其已經隨林風上車走人,隻剩一屁股煙塵。

    “市長,現在怎麼辦?”秘書在一旁問。

    “走,跟上去!”利文斯通絕不死心,咬咬牙,決定跟上去。

    

Snap Time:2018-01-22 22:35:58  ExecTime:0.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