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我已經很仁慈了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我已經很仁慈了

    羅伯特-穆勒權衡再三之後,終於電話約見了林風。他本不想和林風見麵,也不想和這個討厭的中國人有任何交集,但是形勢『逼』人強,目前的局勢下,如果他想繼續保住這個fbi局長的位置,他就必須盡快解決這次的風波。而想要盡快解決這次風波,林風是個關鍵人物。

    無論是94億美元的天價賠償,還是身為這場官司的“苦主”(想到林風居然是苦主,羅伯特-穆勒就一陣蛋疼,這種人怎麼看都不像苦主啊!),林風都是解決這場事件之中的重中之重。不解決林風這點,這場紛爭就不可能結束。本來羅伯特-穆勒想讓埃森做個中間人,但是卻遭到埃森的拒絕。

    埃森絕對不笨。這個時候,林風提出94億美元的賠償,肯定心中怒極。畢竟換做自己,遭人這般陷害,差點就深陷牢獄之災,肯定會暴跳如雷。這個時候,自己還去中間做斡旋人,雖然自己和林風關係極為親密,但是這個時候參合到中間,這不是找不痛快麼。何況,當初羅伯特-穆勒可是毫不留情的拒絕了他為林風說清,現在想讓他去為他說情,他才沒那麼笨。

    無奈之下,羅伯特-穆勒在咒罵幾聲之後,隻能自己親自給林風打電話。

    對於接到羅伯特-穆勒的電話,林風並不過於感到意外。畢竟,自己喊出94億美元的天價賠償,本身就是傳遞給對方一個信息,那就是自己願意息事寧人,隻是要求你付出足夠的代價而已。因此,隻要羅伯特-穆勒想要盡快解決此事,就一定會聯係自己。

    那麼見還是不見呢?自然要見。自己這次不但要得到這巨額賠償,還要狠狠的出口惡氣。被人這樣栽贓陷害,差點就讓自己真的要坐12年牢,林風心中可是憋著一口惡氣。但是,現在林風憑借自己的能力,頂多也就要求一筆賠償,懲戒一些那幾名小小的特工和專家,想要動幕後元凶,林風還沒那麼大能量。而想要揪出幕後元凶,唯一的可能就是借助“維基解密”那些黑客的厲害,給他們創造機會,讓其有能力爆出更大的黑幕。

    “穆勒局長,在這件事上,我遭受了貴局特工的栽贓陷害,讓我差點蒙受不白之冤,穆勒局長,貴局的特工真的好厲害啊!”林風和這位fbi局長約在一間極為普通的咖啡廳見麵之後,林風張口就是一通奚落。

    羅伯特-穆勒一臉的尷尬。被人這樣當麵指桑罵槐,這還是頭一次。

    “林先生,首先我必須向你道歉,雖然這隻是某一些害群之馬的個人行為,但我作為fbi局長,依然犯有失察之罪,在此,我代表fbi向林先生道歉了。”羅伯特-穆勒咬著牙,極為正式的向林風道歉。

    林風微微驚訝,沒想到這個高居fbi局長寶座的羅伯特-穆勒會向自己道歉。不過轉念一想,便釋然。現在外界壓力巨大,可以說整個美國社會對於fbi爆出這樣的醜聞都是極為憤怒的。這並不是因為當事人是林風這個苦主,哪怕是個普通人,對於fbi特工如此陷害栽贓他人,也會同樣的憤怒。隻是由於林風的特殊身份,才讓這次事件鬧得這般大。

    因此,羅伯特-穆勒想要盡快解決此事,就必須擺平自己。而想要讓自己平息怒氣,這個道歉是絕對必須的。可惜,對於林風來說,區區道歉是絕對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這就好比,我喝醉之後,駕車撞死你家人,本想駕車逃逸,結果被抓住,無奈之下向你道歉說是自己無心之過,你可以接受我的道歉,但你會原諒我麼?

    “穆勒局長,你的道歉我接受,但是這並不等於這件事就這樣算了。”林風一臉平淡的望著羅伯特-穆勒。

    羅伯特-穆勒見林風語氣似乎有所鬆動,心中微微鬆口氣。這次布什總統既要求最快速度平息此事,又不能讓fbi部門丟麵子,可真是難為他了。現在林風既然肯接受他道歉,就說明這件事有得談了。雖然讓他向林風親自道歉,甚是有點下不了台,但是這總好過於大庭廣眾之下向林風道歉吧。

    想到這點,羅伯特-穆勒心便舒坦了許多。

    “林先生,關於這次事情,的確是我部門某幾名特工逾越了他們的職權,給林先生造成了一定的損失。對此,我們深表遺憾,也願意給林先生做出一定的補償。隻是不知道林先生有何要求?”羅伯特-穆勒忍著心中對林風的厭惡情緒,心平氣和的溫聲問。

    林風一笑。

    “要求嘛,很簡單。我隻有2點。一是恢複我的名譽。”林風伸出一根手指說。

    羅伯特-穆勒連忙點頭。這一點,並不難辦。到時隻要發表一下聲明,將事情澄清一下就行。最多就將一切推到兩名特工和三名專家以及勞倫斯-h-薩穆斯的身上就行。

    “林先生,這點自然是應該的。不知林先生另外一個要求是什麼?”羅伯特-穆勒問。

    林風衝羅伯特-穆勒聳聳肩。

    “第二個穆勒局長應該知道,我也說過,就是要求貴局能夠賠償我所蒙受的94億美元的損失而已,這點我想對於穆勒局長來說也是很簡單的事情。隻需要簽簽字就行。”林風極為輕鬆的說。

    當!羅伯特-穆勒幾乎要暈倒在地。

    這還簡單?94億美元還是極為簡單的要求?老天,這可不是94美元,而是94億美元。自己隻需要簽簽字就行,當fbi部門是印鈔票的麼?要知道fbi部門一年的預算也就10億美元左右,94億美元,幾乎相當於fbi十年的預算。——羅伯特-穆勒瞪著林風,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原本,原本羅伯特-穆勒認為林風既然接受了自己的道歉,那麼就應該明白,這94億美元,fbi部門是拿不出來的,而且也不可能賠付林風94億美元。否則,這讓fbi情何以堪,以後還不成為全美的笑話。而林風身為世界首富,也應該明白這一點。何況自己今天如此誠心誠意來了,林風也應該拿出他的誠意來,提出一個fbi部門可以接受的條件才對。誰料,林風卻死咬94億美元不鬆開,這也太不上道了。

    “林先生,我們真人麵前不說假話。就算這件事fbi再錯,也不可能賠付你94億美元。何況,你的損失隻是股票市場上的波動所造成的,雖然給林先生造成了比較大的損失,但是隻要我們恢複你名譽,你的兩支股票股價一定會大幅上漲,林先生的損失不但可以全額回來,甚至還能大賺一筆。”羅伯特-穆勒冷冷的說。今天來,他可是有備而來。

    羅伯特-穆勒詢過數位美國最富盛名的金融分析家。其都給羅伯特-穆勒分析過林風的損失,均坦言隻要fbi肯公開恢複林風名譽,承認錯誤,那麼林風的損失就一定能夠挽回,股價不但能夠恢複原價,甚至還會上漲不少。因此,今天羅伯特-穆勒前來就是想要和林風和談的,讓其取消如此高額的經濟賠償,在其他方麵給予林風一點便利。

    林風聞言,癟癟嘴。

    “穆勒局長,這點我自然清楚。但是你也明白,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萬一你道歉了,我的股價回不來呢?那我放棄索賠豈不是很不劃算?我的資產現在是硬生生少了94億美元,但穆勒局長卻要用未來一個並不絕對的承諾讓我放棄索賠,穆勒局長,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好的事。除非穆勒局長能夠保證未來我的股價在三天之內,一定能夠重新漲回原來價位。”林風說。

    羅伯特-穆勒聞言氣的差點拂袖而去。林風這可就是不講理了。這世界哪有絕對的事,的確,fbi向林風道歉,可以刺激股價上漲,但是影響股價的事情卻有很多,他哪能保證其股價一定能夠恢複原來價位,中間萬一出點什麼小變動怎麼辦?可是要他賠償林風94億美元,羅伯特-穆勒寧願一頭撞死。

    “林先生,我希望你明白,在美國我們fbi欠你人情,總比你欠我們人情要好。”無奈之下,羅伯特-穆勒不惜威脅說。

    林風哈哈大笑數聲。

    “穆勒局長。似乎現在欠債的不是我,而是貴部門。怎麼,貴部門軟的不行,就想來硬的?不要忘記,我現在依然還是馬爾代夫旅遊大使,同時還擁有馬爾代夫國民榮譽勳章,是擁有外交豁免權的。”林風冷聲說。

    羅伯特-穆勒皺皺眉。

    “林先生,還望你能夠重新提出新的賠償要求。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94億美元的賠償,我們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如果真的鬧得大家魚死網破,我想對大家都沒有好處!”羅伯特-穆勒也談不下去了,再談下去他真的會被林風氣死。

    “穆勒局長,我話也說在這,除開94億美元賠償,我不接受任何其他形勢賠償。”林風也毫不示弱的反擊。

    第一次碰麵,雙方不歡而散。

    “林,就恕我對fbi部門的了解,94億美元他們真的拿不出來。你又何必那麼強勢。稍微退讓一下,豈不是更好。”這時,埃森走了出來。雖然他拒絕了充當羅伯特-穆勒的中間人,但是他還是趕了過來。他也是害怕雙方真的再次起了衝突,畢竟兩邊都是他的好友。

    “埃森,這不是我不肯放手,而是對方欺人太甚。埃森,如果不是‘維基解密’爆料,恐怕我就要麵臨12年的牢獄之災。雖然我有馬爾代夫的外交豁免權,但這並不是永遠的。隻要馬爾代夫總統收回我的‘國民榮譽勳章’,那麼我就立刻沒有外交豁免權。12年牢獄之災,這12年按照我現在‘第二財團’一年約22億美元的利潤,12年便是264億美元的損失。我隻找他賠償94億美元的股票損失,已經格外開恩了!”林風冷哼說。

    埃森一聽,想想也是,畢竟這次fbi實在下手太狠了點。也就不再做聲了。

    “林,下麵你準備怎麼辦?”埃森好奇問。

    這次事情鬧這麼大,他這個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瘋子都有點懵了。如果換做是他,都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很簡單,繼續鬧下去,一定要讓fbi賠償。老實說,現在對我來說,所謂的道歉,恢複名譽真的不重要,畢竟現在這件事全球皆知,都知道我的無辜。因此,我現在要的就是賠償。畢竟我是一個商人,商人逐利而已!”林風臉上一陣“金光”閃過。

    埃森點點頭,隨即告辭離去。

    望著埃森離去的背影,林風一陣微笑。其實這番話,林風不僅僅是說給埃森聽的,也是說給羅伯特-穆勒聽的。以埃森和羅伯特-穆勒多年好友的關係,這次事件上,埃森雖然選擇兩不相幫,但必定也不希望雙方鬧的太僵,因此肯定會將自己的話傳達給羅伯特-穆勒。而林風要借埃森的口傳遞給羅伯特-穆勒信息的用意,便是讓羅伯特-穆勒放心,自己並不是真的想要和其鬧翻,自己要求的僅僅是金錢賠償而已。頂多,自己相對於其他人來說,貪婪了一點而已。

    隻要羅伯特-穆勒不認為自己真的想和其鬧翻,那麼就不會做出太過極端的行為。就會一門心思想到和自己和談,那麼朱利安-阿桑奇他們,就應該會有機會看能不能找出更多的證據。

    不過一連數天,羅伯特-穆勒那邊都沒有任何消息。顯然,他絕對無法接受林風所要求的94億美元的賠償。

    看來是該繼續給他一點壓力的時候了!——林風嘿嘿一笑。

    

Snap Time:2018-01-17 15:03:54  ExecTime:0.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