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外交豁免權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外交豁免權

    阿諾德-施瓦辛格呢?

    林風舉目望去,法庭內原本屬於阿諾德-施瓦辛格的座位上空無一人,阿諾德-施瓦辛格音訊全無。林風命人打電話,卻是不在服務區。

    “老板,要我去找他麼?”李銳低聲問。

    林風搖搖頭。現在這種情況隻能說明一點,阿諾德-施瓦辛格肯定是被人喊出去了。而原因顯然不用多問,就是防止阿諾德-施瓦辛格為自己作證。現在電話已經打不通,李銳出去找肯定也找不到。

    “算了,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林風感歎一聲。既然布什總統這般處心積慮的針對自己,就算找到阿諾德-施瓦辛格恐怕他也不會為自己來作證。

    利益至上!——顯然, 布什給阿諾德-施瓦辛格開出了讓他無法拒絕的利益。

    的確,林風並沒有猜錯。阿諾德-施瓦辛格今天的確是來為林風作證的,但是卻臨時接到了布什總統的電話,讓其不要給林風作證。而條件就是幫助阿諾德-施瓦辛格連任下任州長。而如果阿諾德-施瓦辛格不同意,那麼他就會掀起早起阿諾德-施瓦辛格的一些曾經發表欣賞希特勒以及一些評述社會主義奧地利的言論,將其從共和黨內除名。

    麵對這種威脅和利益的誘『惑』,阿諾德-施瓦辛格在權衡再三之後,還是選擇了明哲保身。畢竟,這次這次他麵對的是布什總統,他一個加州州長還無法和其抗衡,尤其倆人都是同一個黨派。

    林,這次我幫不了你了,祝願你能夠逢凶化吉。——阿諾德-施瓦辛格長歎一聲,隨即離開法院回到自己的州長府邸。

    “林,此刻我們也隻能使用那一招了,這最後的辦法了。”羅恩無奈的說。

    林風點點頭。這次自己本就處於不敗之地,隻是這最後一招,也是保命絕招,隻有在自己陷入絕境之時才會使用的“絕招”。想到此,林風回頭望了一眼溫先生。不過林風並沒有從其眼中看出失望,反而是一種憤怒。顯然,溫先生也絕不相信自己會是那麼沒品的人。相信這是陷害,是偽造的證據。

    放心吧,小林,既然布什那麼無恥,我會代表國家支持你的。就算判你有罪,也不會讓你在美國坐牢。——溫先生心中篤定主意。

    關於這件事,他昨天已經和胡先生通話了。在一番討論之後,決定不管如何不讓林風坐牢,至於其他的到時可以用一些利益和布什來交換,大不了損失一些眼前利益罷了。而無論是溫先生,還是背後的胡先生都相信今天的付出,日後林風一定能夠數倍的返還給國家。他們堅信,林風是一個能夠改變中國現狀的人。而他們雖然位高權重,但是很多時候,並不方便,因為他們的“根係”太多,容易牽一發而動全身。而林風無門無派,卻擁有常人遠遠不及的財富和機智,加上他們在背後支持,林風足以改變中國現狀,去打造一個全新的現代化富強而鼎盛的中國。

    “辯方律師,你們現在可以盤問證人了。”此刻,法官吩咐說。

    羅恩冷笑幾聲,站了起來。

    “法官閣下,我們沒有任何問題想問。不過我想說一點,那就是這並不符合法律程序,這對我當事人是不公平的。還有關於這份證據的正確『性』,我們一定會再找專家進行確認。”羅恩說完坐了下來。

    亨特聞言冷哼一聲。說什麼不符合法律程序,這根本就是你們啞口無言,無法應對罷了。

    “那請檢控方做結案成詞。”法官吩咐。

    隨後在亨特一番感染力極強的結案成詞之後,輪到羅恩高級律師事務所的湯姆。

    “各位,首先我想說明一點,那就是關於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手中的所謂證據,其實我的當事人是有人證為其證明的,證明這一切隻是勞倫斯-h-薩穆斯捏造的,而這人的身份極其尊貴,極其顯赫,也是絕對不會說謊的。而他原本在這個法庭上,但是因為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此刻不在了。至於這個人是誰,我的當事人並不想說出來,也不想再去麻煩他,因為他既然現在不在這,肯定有其原因。”湯姆緩緩說。

    對於湯姆口中的這個大人物,大多數人都心中有數。剛才從法庭離開的隻有一個人——加州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而他今天一直坐在林風背後,顯然是支持林風的。現在他突然一去不返,顯然是如湯姆所說,有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讓他不能回來。至於是什麼不可抗拒的原因,眾人並不像去猜。因為,有些事知道太多並不好。

    而林風不讓湯姆說出阿諾德-施瓦辛格的名字,便是想順便賣阿諾德-施瓦辛格一個麵子。畢竟雙方換個位,林風也會如阿諾德-施瓦辛格那般選擇。畢竟自己現在和阿諾德-施瓦辛格還隻是朋友,雖然也達成了一些暗中的協議,但是還沒有到兩肋『插』刀的地步,雙方還沒有到這個地步。既然如此,林風又何必去說出阿諾德-施瓦辛格的名字,給其增加麻煩,憑空得罪他。相反,自己這次卻能賣阿諾德-施瓦辛格一個人情,這對以後雙方的交往可是大有益處。

    “在此,我也不想多說什麼,我隻是懇請陪審團能夠好好想一想,我的當事人身為世界首富,前途無量,而且和勞倫斯-h-薩穆斯之間並沒有任何仇怨,他有何理由非要這樣針對勞倫斯-h-薩穆斯先生。這是完全沒有道理的。畢竟任何犯罪分子作案,都要有一個動機,而我的當事人卻沒有任何動機,也沒有任何利益可以驅使他去做這些事。因此,我懇請各位陪審團能夠裁定我當事人無罪!”湯姆聲情並茂的結案成詞,老實說,就林風看來,足以得到100分。

    不過無論是林風,還是湯姆自己都知道,其實這結案成詞根本沒用。因為無論湯姆的結案成詞都好,但是從這些陪審團的表情和眼神就知道,他們是絕對相信勞倫斯-h-薩穆斯以及他手中所謂的“證據”的。

    15分鍾等待之後。

    陪審團和法官再次出現在法庭內。

    眾人呼吸不禁為之一促。如果這次真的審判林風有罪,那恐怕將會是第一位遭到判刑的世界首富。那麼林風究竟會被判有罪麼?

    在一番等待之後,法官從陪審團手中接過最終的審判結果。

    “經過陪審團一直裁定,被告林風——”法官看了眼林風,隨即淡淡的說,“有罪。”

    亨特握拳無聲的狂喜。同時眼睛掃了一眼羅恩,一臉的得意洋洋,他這次終於贏了羅恩。

    全場一陣驚歎。雖然喬布斯等人已經預測到這最終的審判結果,但是真正聽到法官口中說出——有罪二字,那依然是相當震撼的。林風,這個世界首富真的被判有罪了。

    而此時遠在白宮的布什總統,也是一臉興奮,不過其臉上卻有著異樣的光芒,似乎在期待什麼。

    不過眾人還是想看看最終林風會被判多久,是否會有緩刑。

    “被告林風策劃、教唆他人非法禁錮,破壞公共通信,毀壞公共設施危害他人生命三項罪名成立,共判處刑期12年,立即執行。”法官冷冷的念完。

    沒有緩刑!而且刑期長達12年!整個法庭內一片驚呼聲。這個刑期真的很重、很重。

    喬布斯等人一陣感歎之後,站了起來。一個世界首富就這樣毀了,而他們也失去了一個最為強勁的對手。

    溫先生此刻已經臉『色』鐵青。就算勞倫斯-h-薩穆斯那個所謂的“證據”是真的,但也不至於判罰如此高的刑期。溫先生也事先詢過熟悉美國法律的律師,像林風這三項指控,最高刑期也就是在12年。而根據現有證據,就算林風有罪,至多也就在3-5年,而且極有可能有緩刑,畢竟勞倫斯-h-薩穆斯本身並無大礙,並且林風也去醫院看望他,並且幫助其家人安排工作,好就近照顧他。不料,最終加州最高法院卻判了林風最高刑期。

    這簡直是本世紀最黑的一場冤假錯案。布什總統,你難道就非要除去林風而後快麼?——溫先生心中怒問。不過現在該他行使自己權利的事後了,利用國家的力量來保全林風。

    而溫先生所能給予林風的權利便是給其一個——外交豁免權。

    既然你布什能夠這麼無恥,那麼自己也不會再遵守所謂的遊戲規則。——不屑之中,溫先生拿起電話,開始聯係等候在外的外交大使。雖然行使這個權利之後,和美國的後續談判上,會吃不少虧,但現在也勢在必行了。畢竟他絕不能容忍林風在美國坐牢12年。

    來了!——布什總統無比期待。

    不料就在此時,羅恩卻突然說話了。

    “法官閣下,現在我的當事人的確有罪,但是你們卻無權對我當事人執行你們的判決。”羅恩說。

    法官一愣。

    “法官閣下,不要忘記,我的當事人可是大英帝國司令勳章爵士。”羅恩說。

    法官眉頭微微一皺,和身邊助理詢幾聲之後,冷聲說,“不錯,被告的確是大英帝國司令勳章爵士,但是這個爵士隻是一個榮譽稱號,並不具有任何外交豁免權。”

    羅恩微微一笑。

    “的確,大英帝國司令勳章爵士是沒有任何外交豁免權的。但是我的當事人同時也是馬爾代夫的旅遊大使,同時也獲得過馬爾代夫‘國民榮譽勳章’,而這個‘國民榮譽勳章’是具有外交豁免權的。這是馬爾代夫總統的簽署文書,上麵已經解釋了林風所擁有的一切權利。”羅恩將手中馬爾代夫總統發過來的文書遞給法官。

    法官接過一看,的確如羅恩所說,林風所獲得的這個“國民榮譽勳章”擁有外交豁免權。

    當場,法官臉『色』青了。而了解事情真相之後,檢控官亨特臉『色』也青了。

    外交豁免權,這豈不是說他們辛苦半天,折騰半天最後,雖然能夠定罪,但卻不能讓林風受到應有的懲罰?——想到這個結果,亨特要瘋了。他真的要瘋了。

    而要瘋的不僅僅是亨特一人。同時要瘋掉的還有遠在“白宮”的布什總統。他策劃如此之久,結果最後好不容易成功,看見林風被定罪,被判刑,可以說是布什本世紀以來最開心的一天。但是結果最後卻不能給林風定罪,這不是讓人空歡喜一場麼。而這種空歡喜一場的感覺無疑是最為難受的。

    而且更為難受的是,最後壞事的居然是馬爾代夫一個小國的外交豁免權。原本當溫先生強勢力挺林風之時,布什的思想就活動開了。他能成為美國總統,就不是迂腐之人,懂得什麼叫做審時度勢,更懂得什麼是因勢利導。因此布什已經料到到最後,如果林風坐牢,溫先生肯定會給林風外交豁免權,那樣一定無法給林風定罪。

    林風無法坐牢,的確讓布什非常不爽。但是布什卻能趁機從中國身上狠狠的敲一筆,這樣對他未來連任美國總統是大有裨益。而對於布什總統來說,能夠連任總統,遠比去懲戒林風更為重要。畢竟想要整林風,以後還可以再找機會。但這種從中國身上狠敲一筆的機會可不多,尤其關係到自己未來連任。

    不料,這一切,卻被一個小小的島國馬爾代夫所破壞。林風的確是獲得了外交豁免權,但不是中國的,而是島國馬爾代夫的,這無疑讓期待許久的布什總統吐血。

    麵對一個島國馬爾代夫,布什總統有種大炮打蚊子的感覺。因為馬爾代夫根本就不靠什麼貿易生活,其主要利潤是打漁和旅遊事業,美國就算再強大,再野蠻,總不能讓對方不能賣魚,禁止遊客去馬爾代夫旅遊吧!至於常用的說其是什麼恐怖國家,那更是笑話。馬爾代夫連軍隊都沒有,隻有國防軍,一種類似警察的存在,他能誣陷馬爾代夫是恐怖國家?

    就算他敢這樣誣陷,但誰信?

    鬱悶!布什總統再次鬱悶了。

    

Snap Time:2018-04-20 11:01:42  ExecTime: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