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州長消失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州長消失

    溫先生會願意為林風當特別證人麼?雖說剛才溫先生想要解釋,但那是在旁聽席上,現在上證人席,那可是完全不同的意義。而對於絕大多數一國政要來說,都是絕不願上法庭的。不管是不是證人席,都沒有人願意去。

    因為不吉利!通常來說,上證人席的,隻有那些倒台的政要,被人控告才會上去。所以,通常來說是絕對沒有人會自己主動觸這眉頭的。現在溫先生願意麼?

    溫先生麵對四周的好奇目光,淡然一笑,坦然的走上證人席。

    嘩!——這次,所有人齊齊看向林風。

    丫的,你忒有麵子了。居然讓一國政要為你上證人席,為你當證人,你太有麵子了,太有麵子了。——所有人心中狂喊。這些人捫心自問,他們可是沒有林風這等麵子的。想要布什為他們作證,那無疑是在做夢。哪怕他們因此死了,也別想布什為他們上法庭作證。

    羨慕嫉妒恨!——所有人看向林風的眼光充滿了羨慕,充滿了嫉妒,充滿了恨。羨慕林風的麵子大,嫉妒林風能有一國政要的護,恨林風的好命,居然這個時候還能有這樣的貴人來幫助他。

    林風對此事,也是一陣感動。老實說,剛才也是一個念想而已,沒想到溫先生真的會同意。可以說,溫先生這個麵子賣的大了。這以後恐怕要麻煩了,自己可就真的抹不開麵子了,唉,自己這次回國,不折騰出一點事來,能行麼!能對得起溫先生麼?顯然對不起!——唉,命苦,命苦。

    如果此時法庭內眾人知道林風居然因為溫先生替他作證而叫苦,那恐怕眾人殺了林風的心都有了。這不是明顯的得瑟和顯擺麼。他們想要一國政要這般護他們而不可得,結果林風還在這挑三揀四,這不是得瑟是什麼!

    此時,溫先生已經走到證人席上。在一番宣誓之後開始作證。而在作證之前,溫先生特地看了眼林風。從其臉上看見林風那一副糾結的模樣,溫先生心中一陣想笑。的確,他這次作證在外人看來犧牲很大,但是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忌諱。不要忘記,他可是絕對的無神論者,怎麼會去信這些。

    而這次的作證,非但能夠讓林風欠下一個天大的人情,而且同時也宣告世人林風背後不是沒人,而是背景深厚,深厚到連一國政要都願意為其上庭作證的程度。這對以後林風在國內的行事來說,大有裨益。要知道這次國家願意如此力保林風,就是看中林風的能力和實力,希望他能夠在國內如同他在國際那般大展拳腳。尤其有些事上,他們做沒有林風做方便,而且林風也沒有他們那麼多顧慮。

    不過以前林風欠缺一點身份,一點背景。這次,正好借機讓眾人知道。可以說,這次溫先生此舉可是一舉多得。

    “之所以我站在這,我隻是想要為剛才的亨特檢察官和各位政要解釋一件事,那就是關於電線路線的問題。其實關於電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可怕,如何認清地線和火線也沒有大家想的那麼難。認清它們非常簡單。”溫先生在證人席上侃侃而談,將電線路線解釋的清清楚楚。

    “大家看見我這麼侃侃而談,一定認為我是電氣係畢業,但實際上我是地質係畢業。”溫先生解釋說,“可能大家會奇怪我為何清楚這些?很簡單,在我們中國有句俗話——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因為我們窮,所以我們不能事事求人,因為那樣是要付出代價的,可能是金錢,也可能是一些別的,我們隻能自力更生,一切靠自己。”

    溫先生歎了口氣。這番話雖然是在說電線線路,但何嚐不是在說如今的中國。中國就是一個一窮二白的國家,一切都隻能靠自己,靠別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一番感歎之後,溫先生繼續說。

    “而那位哈佛學子,看其穿著也知道不是富裕家庭的學子,而這種學子自然和我一樣,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我想他了解這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或許在座的各位可能並不以為然,但是我說的卻是事實,而這點是所有窮人家孩子都知道的事情。”溫先生說。

    一片掌聲。

    整個庭上不僅僅是旁聽者,連陪審團和法官也情不自禁為溫先生的發言而鼓掌。仿佛這並不是溫先生在法庭上作證,而是在進行一番窮人家孩子早當家的演講。

    唯一沒有鼓掌的便是亨特檢察官。而麵對溫先生這番言傳身教,他還如何能夠去質疑溫先生的話。而關於林風破壞公共設施的罪名,自然也就不成立了。因為有溫先生這番發言,沒有人會再去質疑這點。畢竟溫先生的身份不同,而目前亨特檢察官這邊,絕對沒有能夠和溫先生身份相抗衡的人。

    該死的!他就那麼護這個林風麼!——布什總統在白宮氣的要死。他沒想到自己精心布局最後會被溫先生所破壞。要知道,剛才若是溫先生不出麵,那麼那名哈佛學生就會被擊潰,到時陪審團就會聽從亨特所說的,認為是林風唆使的。再加上之前破壞公共通信的幹擾器是來自中國軍方,這又是一個質疑。加上之前四名哈佛學生對林風的指控,這多番質疑下,林風有著絕對避免不了的嫌疑。最後,再加上一點,便是鐵證。

    而這一點就是林風在哈佛學生進行遊行示威期間,為1萬多名哈佛學子提供餐飲和帳篷。這點更是證明林風策劃和唆使哈佛學生抗議薩穆斯校長的鐵證。

    可惜,現在全被溫先生所破壞。溫先生的一席話,讓那名哈佛學子解困,也解了林風的危局。至於林風為1萬多名哈佛學子提供餐飲和帳篷,雖然亨特檢控官最後還是提了出來,但是林風就用一句——我不忍心目睹12240名哈佛學子挨饑受凍,所以才對其進行資助就將其解決,讓亨特根本啞口無言。

    看來,林風這次又逃脫牢獄之災了。——法庭內,眾人望向林風的眼神充滿了感歎。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世界首富,運氣實在太好了,居然會有一國政要來為其解困。這種運氣實在非常人所有。

    難道我又要輸了麼?——亨特受不了這種打擊。他無法接受自己再次擺在羅恩律師事務所手下。

    布什也接受不了。自己精心布局,難道就這樣被林風破壞?他受不了!

    “總統閣下,放心,我們還有一招後手。”幕僚沉著說。他們為了能夠幫布什整倒林風,可是費了苦功,想盡了一切辦法。

    就在此時,亨特檢控官接到一條短信。當即一喜。

    “法官閣下,我還有一個證人,一個絕對重要的證人。”亨特說。

    法官正要讓檢控官和辯護律師進行結案成詞,不料亨特卻突然大喊還有一個證人,可是有點不合規矩。不過這件事,他也清楚是上頭想要對付林風,因此也就給亨特開了方便之門,讓其可以立刻上庭,以免隔日再審,給林風緩衝時間。

    可以說,這次除了陪審團是無法幹預之外,無論是法官,還是檢控官,都是對林風絕對不利的。當然,陪審團也不是絕對公正的,至少他們選的都是白人,隻是在羅恩抗議幾次後,才換了幾名黑人,不過想要的華裔陪審員卻是一名都沒有,就是不給林風任何可能。

    隨即,就在眾人等待之下,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出現在法庭內。

    勞倫斯-h-薩穆斯!——所有人一陣驚呼。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不是重病在療養麼,不是沒有恢複神智麼?怎麼可能出現在這?

    林風眉頭僅僅是輕輕一皺。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出現在這,頂多也就破掉自己說和其是朋友的一句謊言而已,但對這個庭審並沒有任何關係。因此,林風是極為輕鬆的。

    “哼,林風,你恐怕是永遠不希望我恢複過來吧!”勞倫斯-h-薩穆斯厲聲說。

    眾人皆望向林風。

    林風無所謂的聳聳肩。

    “薩穆斯先生,你可是自己肚量小,自己氣暈過去,與我何幹?不過我還是恭喜你康複!”林風不屑的說。

    “哼,的確,我是自己氣昏過去。但是我卻清楚的記得,在我陷入神智不輕的時候,你為了表達一下你虛偽的善良麵目,特意去探望了我。當時,你還記得你在我耳邊說了些什麼嗎?”勞倫斯-h-薩穆斯咆哮。

    林風想了想,當時也就隨口說了幾句祝勞倫斯-h-薩穆斯早日健康的屁話,其他也沒有說什麼。

    “哼,可惜你不知道我當時已經恢複神智了,隻是看見你來才故意裝失智而已,但是卻讓我聽見一個重大的秘密。哈哈,林風,你想不到我當時沒有失智吧!你更沒有想到,我當時身邊還有一個‘魅影’mp3播放器,將你說的話都錄下來了。而這個‘魅影’mp3播放器可是你公司的產品,哈哈,真可真是報應!”勞倫斯-h-薩穆斯厲笑的開始播放“魅影”mp3播放器麵的音頻內容。

    “薩穆斯,我告訴你,那些哈佛學生遊行示威是我策劃和唆使的,而你當晚打不了電話也是我叫人進行幹擾的,至於你那晚停電,也是我讓人放的老鼠,薩穆斯,一切都是我做的。誰叫你居然敢反對我在哈佛商學院上課。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反對我。和我做對的下場,就是你現在這幅模樣。不過很可惜,這些話你聽不見了,薩穆斯,你真失敗!”林風略微有點含糊不清的聲音從播放器麵傳了出來,整個法庭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所有人頓時齊齊望向林風。

    林風臉『色』鐵青。這番話自己是絕對沒有說的,因為根本就是無稽之談。顯然,這是有人利用電子合成音采納了自己的聲音樣本,然後合作剛才這番發言。

    “林,這聲音來源有問題。”羅恩也不管林風是否有說過這番話,第一時間告訴林風這聲音來源有問題。他是林風的辯護律師,自然一切要站在林風這邊。

    林風重重點頭。

    “法官閣下,我懷疑這份音頻的來源有問題,我懷疑這是人工合成的。”湯姆大聲抗議,“我要求請專家進行確認。”

    四周眾人一陣議論。對於這件事持有兩種看法,有的認為林風不會說這番話,而有的則認為這肯定是林風所說。而認為這番話是林風所說的,都是那些美國政要,和薩穆斯相好的人。相反,認為不是林風所說的,則居然是喬布斯等人,這些林風的商業對手。其實在喬布斯等人來看,林風如果真的是這種小雞肚腸,這般卑鄙之人,也創不下這等家業。

    何況,往日他們和林風在商業競爭之時,林風的手段雖然層出不窮,常常劍走偏鋒,但也都是正道,不像這樣子是歪門邪道。所以,他們相信林風的為人。

    “確認聲音來源?羅恩,現在門外就有三位美國最權威的聲音辨認專家。”亨特得意說。以往都是羅恩等人找專家來辨認,這次是他先請了專家打羅恩一個措手不及。

    隨後,三位專家出席,信誓旦旦保證這份音源樣本絕對屬實,就是林風的聲音。

    整個現場一片嘩然。羅恩等人也是臉『色』鐵青,一時頗有點不知所措。至於溫先生,卻依然保持淡定。這件事在他看來,絕對是誣賴林風,因為林風還不會那麼沒品。如果布什真的要這樣栽贓林風,那麼他絕對會將林風帶走。哪怕撕破臉也在所不惜。頂多雙方打場貿易戰,然後再該談判的談判,該協商的協商。隻要過了這段風頭,一切都會風平浪靜。

    而現在還有一人非常淡定,那就是林風。因為當初和他一起去探望勞倫斯-h-薩穆斯的,不是別人,乃是加州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有加州州長的證詞,林風就能證明這份證供是假的。到時,林風還能倒打一耙,告勞倫斯-h-薩穆斯一個誣告之罪。

    今天阿諾德-施瓦辛格來,就是林風以防萬一,在勞倫斯-h-薩穆斯家屬那邊出現什麼意外,才特地請來了加州州長。沒想到還真的出了意外,隻不過這個意外不是勞倫斯-h-薩穆斯的家屬,而是他本人。

    不過讓林風驚愕的是,加州州長卻突然在法庭上消失了。剛才還在的阿諾德-施瓦辛格,此刻卻不在座位上了。

    林風臉『色』一沉,事情不太妙。

    

Snap Time:2018-04-21 13:56:03  ExecTime: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