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請溫先生上庭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請溫先生上庭

    加福利亞州最高法院,氣勢威嚴,整個會場一片肅穆,法庭內所有人均是一臉嚴肅,唯獨一人除外,林風一臉笑意,無論是麵對聯邦檢察官亨特雷霆萬鈞般的審問,還是麵對各種不利自己的證據,林風都滿麵春風,笑意盎然。

    是個人物!——在場眾多美國政界權貴不由讚歎一聲。換做是他們,他們絕對沒有林風這般沉得住氣,能夠依然談笑風生。

    不過目前法庭上的所有證據對林風極為不利。第一項關於林風策劃和教唆哈佛學生禁錮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的指控,檢控方有四名哈佛學生供認為林風指示他們煽動學生采取極端的遊行示威行動,以達到禁錮哈佛校長勞倫斯-h-薩穆斯的行為,報複勞倫斯-h-薩穆斯不讓林風在哈佛商學院授課。而每個人因此獲得了林風5萬美元的酬勞。

    無恥!——阿諾德-施瓦辛格心中暗罵一聲。要知道林風和勞倫斯-h-薩穆斯此前可真沒有任何仇怨,而無論是誰,也不會因為不讓自己授課而去煽動學生去遊行示威去攻擊校長。這種事情實在太過無厘頭,恐怕隻有豬才會如此做。

    “林先生,請問你現在還能解釋你沒有策劃和教唆哈佛學生禁錮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麼?”亨特得意的掃了一旁的羅恩一眼。

    布什一陣輕笑。這招不錯,有人供認和指證林風,每個人賬戶上還多了5萬美元,沒有比這更有利的“證據”了。

    “對了,這四名學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布什擔心問。

    “總統閣下,這四名學生絕對沒有任何問題。他們四人不但是哈佛學生,而且正是當時最早計劃進行遊行示威的學生團隊之一。四個人在接受了我們每人五萬美元酬勞,並且允諾將在日後給他們一份好工作之後,便答應了。至於那些最初一同策劃進行遊行示威而不配合的學生,現在都暫時下落不明。等法庭宣判之後,他們才會回來。”幕僚說。

    布什豎了個大拇指。這招妙!麵對這個證據,任憑林風生有千張口,也無法替自己辯解。

    真的無法辯解?——林風冷笑數聲。

    這個莫須有的罪名,自己的確無法辯解,但是旁人卻可以。隨即,羅恩大手一揮,羅恩律師事務所四大金牌律師之一湯姆迅速上前,開始傳喚相關證人。

    “請問你們哈佛學子當初為何要去進行遊行示威?是抗議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不讓林風上課麼?還是因為什麼別的原因?”湯姆微笑問。

    “呃,關於遊行示威這件事,雖然可以說是抗議薩穆斯校長不讓林風為哈佛商學院上課,但是實際上卻是為了抗議薩穆斯校長違背了哈佛學院的傳統——學術自由,他強橫無禮的幹預哈佛商學院的教訓決策,這是‘暴君’行為,所以我們才要去遊行示威。因此,可以說,既是為了林風,但其實也不是為林風,而是為了我們自己,為了整個哈佛。”一名當日參加遊行示威的哈佛學子說。

    “那麼剛才有四名學生指證說是林風策劃和教唆他們,讓他們煽動學生去遊行示威,以達到禁錮哈佛校長的陰謀,你如何看?”湯姆繼續問。

    “這不可能!要知道,這都是我們自發的。何況,我們遊行示威並沒有去禁錮薩穆斯校長,反而我們不斷呼籲薩穆斯校長下來和我們公開對話。但是他拒絕了,他自己不願下來。這何談禁錮一說。”哈佛學子驚呼說。顯然無法接受這個言論。

    隨後湯姆又接連傳喚了八名哈佛學生,問題和答案基本上都是一致。

    “法官閣下,如果想要,我這還能傳喚1萬名哈佛學子來為他們當日的遊行示威活動的原因進行解釋,我相信他們的答案都一樣。相反,我懷疑剛才那四人是在做偽證。”湯姆眼『露』精光說。

    亨特此時,眉頭一皺。原本他得到的資料隻是這四名學生的證詞,他也和他們談過,確認四人的證詞正確『性』。不料,現在卻有更多的哈佛學子出來證明林風無罪。就目前狀況來看,無論是陪審團還是法官都傾向於林風無罪。至於那四人的行為,顯然在說假話,恐怕是背後有人做了手腳。對此,亨特雖然氣憤,但是他身為檢控官,這場官司無論如何要進行下去,而且他一定要贏羅恩。

    “法官閣下,關於林風是否策劃和教唆他人禁錮薩穆斯校長,我想這要看林風有沒有動機和目的,或者是否做過類似的行為。我這有份證據,可以證明在當天晚上哈佛大學校園內的公共通信信號遭人幹擾過,這是找到的一個幹擾器。來源地則是中國,而且是中國軍方。眾所周知,林風的保鏢可都是中國軍方退役部隊的特種兵。”亨特也不會給湯姆去追查下去的機會,反而將事情扯到破壞公共通信這條罪上來。

    林風眉頭不屑的譏笑一聲。的確當然自己是命李銳等人幹擾了哈佛學校的通信信號,但是時候一切都已經被李銳處理了,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證據。而現在亨特卻說有證據,顯然這又是一個捏造的證據。

    對於這個證據,羅恩律師事務所早就胸有成竹。僅憑一個來自中國軍方的信號幹擾器就能認定這是林風的?是林風下令人幹擾的?顯然證據不足。至少在美國,還沒有法律能夠用來證明林風有罪。因此,在湯姆的辯論下,這個證據也就不攻自破。不過,來自中國軍方的信號幹擾器,的確很麻煩。

    “陪審團,關於來自中國軍方信號幹擾器這個證據,你們可以不予采納,但是可以綜合整件事當作一個參考。”法官說。

    亨特一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隻要陪審團拿來參考,那麼他憑借著後麵的手段就能夠慢慢的將林風置於死地,最終讓他能夠贏下羅恩。

    湯姆無奈的衝林風聳聳肩。他已經盡力了,隻是這個來自中國軍方的信號幹擾器,的確有點麻煩。因為當時,理論上隻有林風一個人能夠拿出來自中國軍方的信號幹擾器。

    “還有,這是哈佛大學電櫃箱遭人破壞的報道。原因是因為一隻老鼠因為天寒爬了進去造成短路。但實際上,這有份dna報告,證明老鼠是被人放進去的。”亨特再次扯到第三項指控上,並呈上報告和帶來一名學生,利用dna證明這名學生就是放老鼠的學生。

    “請問你是怎麼想到放老鼠進電櫃箱來造成電箱短路,讓薩穆斯校長一夜沒有暖氣可用的?”亨特厲聲質問。

    “呃,我...我...我....”這名哈佛學生看看林風,一臉的猶豫。

    “你應該知道,在法庭上做假口供是違法的,是會受到嚴懲的。”亨特提高音調。

    “這個,這個,當初我是聽林先生說如果有個雷把電線劈斷就好了,因此我就想到將電櫃箱弄短路,讓薩穆斯校長沒有暖氣用。不過這完全是我個人的主意,和林先生完全沒有關係。他也絕對沒有指示過我,而且我也隻是想要惡作劇,開個玩笑,讓薩穆斯校長能夠早點下來和我們和談,畢竟當天晚上零下8度,我們也是很冷的!”哈佛學子解釋說。

    “哈,真的和林風無關?要知道用老鼠放進電櫃箱來造成短路,卻讓旁人無法看出這是人工破壞的,這招可是書本上學不到的,何況你也不是電氣學係的畢業生,你更不可能知道!”亨特喝問。

    “這有什麼難的,所有看過《越獄》的人都知道。麵‘邁克爾’為了救他哥哥‘林肯’就是用的這招。我想,現在至少全美5000萬人知道這招!”哈佛學子麵對亨特的質問,大聲抗議。

    他知道亨特想將這一切賴在林風身上,但是當初林風的確喊了這麼一聲,有這個嫌疑,但是畢竟林風沒有多說,是他自個願意去做的。而他的目的就是看那個薩穆斯不爽罷了!

    “不錯,因為《越獄》的熱播,的確全美有超過5000萬人知道這點,但是我提醒陪審團,有一點不要忘記,這部《越獄》的劇本正是林風所寫。因此,林風是完全知道這招的。而且電視鏡頭上,僅僅隻有這麼一個片段,並沒有關於如何放老鼠的詳細說明,請問這位並不是電氣係的學子是如何感冒著觸電身亡的危險,放進去的?沒人人教他,他敢麼?至於是誰教的,我想沒有比寫這個劇本的人更清楚了。”亨特大聲說。

    法庭內一片議論之聲。的確,這件事要說起來,還真和林風脫不了幹係。要知道,就算你知道結果是什麼,但你知道怎麼去做麼?庭內不少政界要員或者達官貴人,可是絕對不敢的。

    陪審團也是彼此交換一個眼『色』,顯然非常認同亨特的話。

    “放屁!你在胡說八道。我知道,你就是想要栽贓嫁禍給林風,但是這件事本就是我一人所為,我就是想要惡作劇一下而已,整整薩穆斯。還有,如何放這還需要人交麼?捉個老鼠認清地線,火線不就可以放進去了!”哈佛學子不屑說。

    “你並不是電氣係學生,你如何認識這些電線?法官閣下,各位陪審團,請問你們認識麼?還有,你們平常家中電器壞了,是不是請專業的電器維修人員進行維修呢?這名學子分明就是收了林風的錢,在這替林風欲蓋彌彰。”亨特一臉譏諷的看著這名氣急敗壞的哈佛學子。這名哈佛學子已經『亂』了,開始有點急了,那就是他進攻的時候。

    “放你媽屁,我...”哈佛學子被亨特氣的破口大罵。

    “如此素質也配稱為哈佛學子,看來,你的確可能是收了林風的錢,才替他承擔一切。”亨特繼續打擊。

    “我...”那名被氣急的哈佛學子還要罵,但已經被法官製止。

    “證人,請你注意你的言辭,否則本法官將要告你藐視法庭之罪。”法官冷聲說。

    “法官閣下,我抗議檢控官無證據的推斷證人和我當事人之間存在任何交易行為。”湯姆此時趕緊站了少來製止這一切。剛才發生的太快了,不等他反應過來,那名哈佛學子已經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這讓湯姆極為意外。

    “檢控官,你必須注意你的言辭!陪審團,關於檢控官剛才的言論你們可以不予考慮。”法官說。

    湯姆無奈的坐下。雖然可以不予考慮,但是看陪審團神『色』便知道,現在對林風印象很壞。因為剛才那名哈佛學子的行為,實在有點愧對“哈佛”二字。

    “法官閣下,關於是否隻有電氣係學生才能夠認清線路,我能否說明一下?”此時,溫先生突然舉手說。

    現場目光齊齊望向溫先生。

    法官眉頭皺了下,對於溫先生的身份,他自然再清楚不過。可以說,對方代表的可是一國之主,自己可不能輕忽,不然就是一場國際糾紛。不過在這個法庭內,還是他說了算。

    “溫先生,你身為旁聽者,並沒有發言權。希望你能注意這一點。”法官和顏悅『色』說。不過語氣卻極為生硬,顯然並不買溫先生帳。

    溫先生眉頭一皺。他自然已經看出檢控官利用那名哈佛學子沒有經曆多少大場麵的那種自控能力在打擊對方。這實在有點太卑鄙了。但是在這個法庭內,他卻必須遵守法官的話。否則,他一樣也要被驅逐。

    林風卻是心思一動,衝湯姆打了個眼『色』。湯姆也是心領神會。

    “法官閣下,關於電子線路問題,我想請一位特別證人給予說明。”湯姆突然說。

    亨特一愣。不知道湯姆想要請何人。

    “法官閣下,這位證人就在庭上,就是來自中國的溫先生。”湯姆恭敬說。

    法官沉思一番後,允許溫先生上庭作證,畢竟這是辯方的權利,他無權幹涉。隻是林風居然請溫先生來為他自己當證人,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溫先生會為林風來當證人麼?

    這顯然是所有人好奇的。畢竟貴為一國首要人物,卻要上庭給人作證,這在曆史上,可是沒有先河的。因為從來沒有誰的麵子有這麼大,可以讓一國首腦為其作證。如果真有這麼大麵子,通常他也不會上庭當被告了,直接在庭下解決了。

    

Snap Time:2018-04-22 18:43:07  ExecTime:0.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