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舌戰布什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舌戰布什

    美國不懼怕任何挑釁!——布什總統這話,無疑讓這次林風事件上升到一個國際高度。這也讓溫先生一時有點僵住,沒想到布什的態度會那麼強硬。

    “布什總統,我再重申一遍,林風我是一定要帶走的,並且我們中國不惜付出任何代價。”溫先生強調說。這個時候,麵對布什總統的強橫,溫先生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硬著頭皮也要上了。何況林風也在身邊,他也必須強硬一點。

    布什總統聞聽溫先生如此強硬的聲音,也是一愣。沒想到溫先生依然那般強硬。要知道,在他的幕僚分析之後,斷定溫先生隻是強弩之末,是在使“空城計”,中國在這個時候,是絕對不敢和美國打貿易戰的。畢竟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現在每年的gdp增長速度阿國10%,隻要平穩發展,未來將會成為世界最重要的一個構成部分,一個足以和美國抗衡的國家。

    因此,這段時間,中國非但不會去招惹任何國家,反而會悶聲發展經濟。這從以前中國曆史上的屢次退讓就可以看出中國的態度。因此,布什總統的幕僚斷言,溫先生在使詐!所以,布什總統才有那番強勢的回答,並且不惜將事情上升到國家的高度。就是準備以強橫到不可一世的氣勢來壓住溫先生,『逼』迫其放手,不再管這事。

    不料,讓布什意外的是,溫先生卻依然強橫如斯,其強硬口氣絲毫不在他之下。大有,你要戰,我便戰的態度。這下,可是當場讓布什頭疼起來。目前美國經濟不容樂觀,尤其在網絡股泡沫經濟破滅之後,許多美國公司為了利益,都紛紛將公司轉移到第三世界國家,中國便是重點之一。這個時候,如果真的打貿易戰,雙方的損失都是極為慘烈的。美國固然憑借著絕對實力能夠笑到最後,但也不過是慘笑。

    “溫先生,你真的決定為了林風這麼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人得罪美國『政府』麼?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這次林風是無論如何也逃脫不了法院審判。任何想要幹擾此事的人或者國家,都會成為美國的敵人。”布什總統這個時候也沒時間去大罵那些分析錯誤的幕僚了,隻能依靠著自己的政治覺悟去應付這次意外的突發事件。

    “布什總統,林風不是沒有背景的,他是中國人。身為中國人,我就絕對不容許他受到不公正的待遇。還有,布什總統,如你所說,他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貴國何必為難這樣一個年輕人。要知道,一旦開戰,我們雙方肯定損失慘痛,徒然成為他人笑柄。”溫先生自然也知道雙方開始越說越僵,這在尋常來說可是絕對不正常的事。畢竟一旦牽涉到國家利益,尤其是兩個大國之間的利益,都不會輕易鬧僵的。尤其在目前這個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時代,大國之前除非有著絕對的不可調和的矛盾,否則都會盡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頂多也就是某一方稍微吃點虧。

    但現在卻不知布什為何非要讓林風坐牢,而自己卻又必須力保林風。結果,雙方就這樣鬧僵。

    ......

    雙方唇槍舌劍,言語之間也越說越重,但是雙方都不敢輕易開口,說出開戰的話來。畢竟那樣一來,可就真的無法調和了,這是雙方都無法接受的結局。

    林風在一旁聽了是想笑。都是年紀不小的人了,又都是手握重權的大人物,結果卻在這像小孩子一樣相互威脅。這就好比兩個小孩子,一個說,“你有本事上來。”,另一個說,“你有本事下來。”,這不是令人好笑麼!

    不過林風卻也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好笑的是。因為,至少雙方稍微控製不了火氣,就極容易談崩。雖然無論是溫先生還是布什,都是對自身有著絕對控製力的人,但是這種事一旦談久了,人難免情緒會上來,到時再好的控製力也控製不了。到時,隻有一個結果——談崩!

    而雙方談崩的結果,絕不是林風願意看見的。就目前實力來說,中國絕不是美國對手。林風可不希望中國好不容易發展起來的經濟,就因為自己而遭到美國的全麵打擊。這不劃算。

    想了想,林風給溫先生做了個手勢,意思是自己能否來接電話。

    溫先生眉頭皺了皺。這可是不合規矩的,畢竟林風無權無勢,是沒有資格接布什電話的。但是目前雙方幾乎談崩,都不肯退讓,也不能退讓,繼續談下去隻能談崩。而這件事,偏偏還不能提出暫時休止談判,下次再談。因為那樣,無疑是在示弱,那麼下次的談判也就不用談了,狡猾如布什這樣的人,是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的。那時,林風是肯定帶不走了。

    想到此,溫先生也是心一橫,就將電話交給林風。反正最多就是談崩,現在也差不多要談崩了,不如看看林風想要做什麼。這個外號“奇跡之男”的年輕人,究竟是否會再次創造奇跡。

    溫先生拭目以待。當然,也是膽戰心驚的拭目以待!

    “溫先生,我警告你,不要試圖去挑釁我國法律的公正『性』。否則,你和你的國家一定會遭到嚴重的懲罰。”布什總統繼續沒有任何營養的威脅說。

    “布什是吧,你總是說這些威脅話,有意思麼?有本事你就衝我來啊!我要是皺下眉頭,你就跟我姓!”林風大刺刺的接了一句,大占便宜說。

    嘶!崩潰了!溫先生要崩潰了。他縱橫官場數十年,生平做過無數決定,有無比正確的決定,有錯誤的決定,但是無疑這次是最、最、最錯誤的。自己怎麼會把電話給林風,自己怎麼就把電話給林風了。明知道林風和布什不和,這次的官司就是布什在背後『操』縱的,而以林風的智商和人脈,絕不會察覺不到這點。自己還把電話給林風,讓其能夠和布什總統直接對話,自己這不是找死麼!

    『毛』『主席』啊,我錯了!我就不該輕信這個『毛』頭小夥子在國家大事之上能創造什麼奇跡,以他那『性』格,不鬧得天下大『亂』才是怪事!——溫先生老淚縱橫。他此刻是真的想要將電話奪過來,但奪過來又有什麼用呢,到時弄不好布什總統還以為這番話是他說的,那更慘。

    林風啊林風,你可千萬要謹慎說話啊!——溫先生無語問蒼天。

    此刻那邊,布什總統再仔細咀嚼林風剛才那番話後,明白過來電話那人是在占自己便宜後,當場雷霆大怒。

    “你是誰?你居然敢占我便宜。不管你是誰,你完蛋了!不但你完蛋了,你背後的國家也完蛋了。”布什怒吼。

    “布什啊,你處心積慮的想要對付我,難道還聽不出我的聲音?”林風不屑的說。

    完了,這下真的完了!——溫先生感覺整個天空都黑了。他想不到林風居然還敢用這個語氣,這個口吻和布什總統說話,而且連個稱呼都沒有,這可是連他都不敢做的事。

    你小子膽子也太大了吧!——溫先生無語了。

    不過這個時候,布什總統卻反而冷靜下來。

    “你是林風!”布什冷靜的問。不過冷靜的語氣之中,卻聽的出其隱含的暴怒。想他何等身份,堂堂美國總統,正在和溫先生談話,林風有何資格和他說話。不過這個時候,他自然不會去掛電話。他要找一個絕對充足的理由去對付林風,對付溫先生,以及他們背後的國家。這次他已經動了殺心了,但是想要對付這麼龐大的一個國家,僅靠布什一人同意是沒用的,必須國會同意。所以他必須有個絕對充分的理由。

    要知道,僅僅因為林風而和中國大動幹戈, 國會那些議員不會同意。因為,這麵牽涉的利益太多,何況眾所周知他看林風早就不順眼了。那些議員可以容許他動用少許權利去對付林風個人,但是不能容許他因為想要對付林風,而和中國死磕。這不符合大多數人的利益。

    “不錯,布什先生,看來你總算知道我是誰了。我還以為有些人有膽子栽贓陷害,沒膽子承認呢!”林風笑著譏諷說。

    “林先生,你剛才的話是代表貴國『政府』麼?還是代表溫先生?”布什也久聞林風牙尖嘴利,自己未必是其對手,因此根本不理林風這話茬,而是直指事情核心。如果林風代表中國或者是溫先生,那麼就是中國在侮辱美國總統。這件事,可是足以掀起一場外交大戰。甚至兩國交戰了(貿易戰)。畢竟國外一些領袖罵美國總統的事例也不少,美國『政府』也不會因為這話而真的去派兵攻打對方,大多也就來點經濟製裁之類。

    “哈哈,我隻不過一個平民百姓而已,我能代表的也就是我自己。還有,布什先生,莫非你真的不敢承認你所做的一切?”林風譏諷一番,不等布什開口,接著說,“這次的事情是我個人事情,我會接受美國法律的審判。不過,我倒要看看,布什先生準備的證據是否真的能夠告倒我!”林風冷笑。

    布什總統聞言差點氣炸。不過這點卻是不能夠承認的。否則,那就丟人了。堂堂美國總統處心積慮去對付一個外國公民,讓美國民眾知道,他可是下不了台的。

    “林風,美國法律一直都是公正的,如果你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你就一定無罪。相反,如果你做了違法的事,就一定會收到法律製裁。”布什語透殺機。若是可以,他真的想現在一槍給斃了林風。

    現在林風已經將事情都攬走自己身上,他根本就沒有借口再向溫先生和中國發難。至於林風,在布什看來白白氣了自己一頓,卻根本沒有任何損傷。畢竟林風已經要坐牢了,他不可能讓林風坐時間更長的牢。

    該死的,下次不要讓我逮住機會。不然新帳舊賬一起算!——布什總統氣呼呼的掛了電話。

    “水,給我水!”布什總統大聲囔著,搶過一旁助理遞來的一桶水,不等其倒,便仰頭咕咚、咕咚喝了下去。良久之後, 肚子鼓脹起來之後,方才作罷。剛才他可真氣死了。偏偏遇見林風這個死豬不怕開水燙的人,他能如何?

    此刻,溫先生這邊。

    “小林啊,你剛才可真是嚇死我了。你也太無所畏懼了!”溫先生一副後怕的說。

    林風卻無所謂的聳聳肩。這件事,如同布什所說,自己可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反正布什要自己坐牢,那自己在電話罵他幾句出出氣也行,至少心痛快。至於布什會否因為此而向中國宣戰,林風根本不在意。

    這個世界,一切都是利益在說話。所謂戰爭,不過是政治的延續而已。而目前來說,美國『政府』也不會容許布什因為一個普通人的辱罵,而去派兵攻打對方,或者怎麼樣。那樣不但顯得美國太過小家子氣,也顯得美國『政府』無能。何況,如果沒有利益做前提,美國那些國會議員也是不會同意的。

    至於布什個人,在他眼,自己反正都是要坐牢的人了,他也不會再多生事端的去找自己麻煩。何況今天這個電話,他和溫先生在那威脅來,威脅去的,肯定是秘密電話,不會錄音,不然傳出去兩個大國首要人物也太丟臉了。因此,林風也不怕什麼。

    死豬不怕開水燙!就是這麼個道理。

    “林,那你三天後的官司怎麼辦?”溫先生此刻也從剛才的後怕當中恢複過來,想到林風三天後的官司就是皺眉。

    林風一笑。

    “溫先生,我自有辦法。放心,美國法律還治不了我的罪!”林風衝溫先生眨眨眼。至於為何治不了自己的罪,林風卻保持神秘,絕對不說。

    一切,三天後自然見分曉。

    三日之後,加福利亞州最高法院。這已經是林風第二次出現在加利福尼亞州最高法院了,上次來的都是商界巨頭,而這次除了商界巨頭之外,還赫然出現不少政界權貴。

    加利福尼亞州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就坐在林風的代表律師後麵。顯然,今天阿諾德-施瓦辛格是來為林風坐台的。這次的官司,阿諾德-施瓦辛格也清楚,就是個人恩怨,是布什和林風的個人恩怨。至於恩怨原因,美國『政府』內部是眾所紛紜,他也不太清楚。不過布什總統也是哈佛商學院畢業,林風這次整垮了哈佛院長勞倫斯-h-薩穆斯,在破阿諾德-施瓦辛格看來,恐怕多少有替勞倫斯-h-薩穆斯報仇的因素。

    不過這件事,在阿諾德-施瓦辛格看來,林風是相當無辜的。因此,他這次也是來為林風作個證。

    除了阿諾德-施瓦辛格之外,庭內還有不少美國政要人物,這些人大多都是哈佛畢業的,對於勞倫斯-h-薩穆斯,都是有著同情之心,因此是非常希望法院能夠給林風一個製裁,還這位勞倫斯-h-薩穆斯一個公道。雖然外界平民認為林風和勞倫斯-h-薩穆斯是朋友,隻是雙方發生了一點分歧,但是在這些政界“老油條”的眼中,林風那隻是在耍花槍。

    當然,除開這些人之外,還有一個重要人物出現在庭內,那就是——溫先生。溫先生出現在這,就是在暗中給布什施壓。警告他,不能太過分。雖然三天前,那次通話差點讓雙方談崩,但平靜下來之後,大家都知道對方的底限。溫先生在這,就是明確告訴布什,我雖然不願開戰,但不代表我不敢。

    遠在白宮的布什,對溫先生出現在這,不屑一顧。這次所有證據都已經準備充足,林風坐牢定了。不然,三天前,他也不會輕易饒過林風那電話當中大不敬之罪。

    在萬眾期待之下,林風在羅恩律師事務所四大金牌律師以及超級公關專家兼任羅恩律師事務所總裁羅恩的陪同下,來到加福利亞州最高法院。

    “嗨,大家好,讓大家久等了!”林風輕鬆的和諸多熟人打著招呼。

    眾人一陣側目。今天能夠出現在這個法庭之內的旁聽觀眾,基本上都是有身份,有背景之人。自然清楚這件官司背後所牽扯的大人物是誰,基本上來說,大多數旁聽者今天都是來看林風是如何被判刑的。結果現在,林風卻一臉輕鬆,仿佛必勝一般,著實令人費解。

    難道林風就那麼相信羅恩律師事務所能夠替他贏得這場官司?——眾人暗自想。

    溫先生在一旁卻是默然不語。他實在想不透林風究竟準備如何避過這場官司,這場牢獄之災。

    林風一臉的輕鬆的坐下,在和羅恩等人交談幾句之後,法官出席。在一聲莊嚴肅穆的“開庭”之後,這場牽動億萬人心的庭審終於開始。

    不過對於這場官司林風必贏,而且在來之前,林風接到“維基解密”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的電話,他坦言會在今天給林風一個大大的驚喜。

    

Snap Time:2018-07-20 22:42:33  ExecTime:0.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