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仙人板板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仙人板板

    勞倫斯-h-薩穆斯指著林風哆嗦的說不出話來。

    “薩穆斯校長,這台下哈佛學子至少過萬,難道你準備都開除?”林風一臉譏諷的笑容。

    勞倫斯-h-薩穆斯臉『色』鐵青。如果可以,他倒是真的想要將這些學生都開除,來換取這場賭約的勝利。因為這個林風著實太令人氣憤了,就看他那得意洋洋的樣子,若是可以,勞倫斯-h-薩穆斯真想一拳揍過去。不過他知道,自己肯定打不過這個曾經贏過業餘拳擊冠軍,擁有“最強之拳”稱號的中國人。

    “薩穆斯校長,你猜我會將這一億美元送給誰?”林風微微一笑。

    勞倫斯-h-薩穆斯知道自己已經敗了, 此刻正在考慮有什麼漏洞可以鑽,讓自己不用離開哈佛大學,不用離開校長這個寶座。但是,他思來想去,卻沒有任何辦法,他想不出任何辦法來,哪怕是最無賴的辦法,他也想不出來。

    他,輸定了!

    瞧著勞倫斯-h-薩穆斯臉『色』青紅變換不定,林風心中是得意極了。能夠用這種非無賴手段贏得這場賭約,贏了這個使詐的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林風痛快極了。一旦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下台,哈佛大學勢必要陷入一段時間的群龍無首。到時,身為前哈佛校長的助理莫頓,便會協助代校長工作,林風剽竊哈佛研究成果的機會就到了。想想哈佛實驗室那麼多,隨便林風弄幾個技術出來,稍微改頭換麵一下,也足以讓自己獲益良多了。就算自己不能得益,改善一下自己同胞的生活也是好的。

    要知道,雖然現在國內的高科技和美國相比,差的不遠。但是民用科技上,卻相差數十年。這個差距,林風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在不遠的未來將其填補,而自己也能通過填補這個差距,成為一代商界巨擎。

    要知道,這個世界發達國家的確很多,但發展中國家更多。而這些國家,都是自己未來商業帝國版圖內最重要的一環。當然,這一切還隻是剛剛開始,自己未來的路還很長。

    “請問普莉希拉-陳小姐在現場麼?”林風通過喇叭高聲問。

    眾人吸口涼氣,知道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個將幸運的成為億萬富翁的哈佛學生。隻是這個人究竟是誰,和林風有什麼關係,居然會成為這個幸運兒。不過聽名字是個女孩,難道又是一個極為漂亮的女孩麼?

    不過當眾人看見一臉愕然的走出人群的普莉希拉-陳時,都有點懵了。這個普莉希拉-陳,實在是其貌不揚啊。按照林風挑選女人的胃口來說,這個普莉希拉-陳應該絕對不合林風胃口啊。難道說倆人有什麼親戚關係不成?

    “林!”現場隻有馬克-紮克伯格和他兩個室友知道林風喊出普莉希拉-陳是為了什麼。

    林風衝馬克-紮克伯格眨眨眼。

    “薩穆斯,我今天要贏你,就一定贏的堂堂正正。我絕對不會將手中股份隨便給一個學生。但我可以告訴你,我依然可以讓你輸的心服口服。”林風冷哼一聲。

    隨即,林風整整儀容。

    “各位哈佛學子,我希望在座各位能夠見證一段美好的姻緣——馬克-紮克伯格先生還有普莉希拉-陳小姐。”林風一指兩人。

    倆人均是一愣。

    “馬克,你喜歡普莉希拉-陳小姐麼?願意守護她一生麼?”林風問。

    馬克-紮克伯格愣了愣,本能的點點頭。雖然倆人確認關係才2天,但是認識卻有許久。他是非常喜歡普莉希拉-陳的,並且願意和其相守一生的。

    “普莉希拉,你願意和馬克白頭到老麼?”林風又問。

    普莉希拉-陳臉頓時一紅,看看馬克-紮克伯格,生平第一次害羞的低下了頭,不過還是點了點頭。她注意馬克-紮克伯格很久很久了,或許馬克-紮克伯格還不是很了解他,但她絕對了解馬克-紮克伯格。

    “神父,你看,兩位有情人能否終成眷屬,就看你了哦?”林風一笑。

    一位神父走了出來,點點頭。

    “林先生,根據馬薩諸塞州法律,如果想要這段婚姻有效,最好還要一個見證人,具有一定影響力的見證人。通常一般都是公職人員。畢竟這不是教堂,所以麻煩點。”神父看看四周無奈說。

    林風正要推薦自己,不料一個男人大聲喊。

    “這個見證人就由我來擔任吧!”阿諾德-施瓦辛格走了出來。

    林風眼睛一亮。阿諾德-施瓦辛格州長擔任見證人那可是再恰當不過。

    隨後在哈佛數萬名師生見證下,阿諾德-施瓦辛格州長的公證下,馬克-紮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陳一臉害羞的完成了婚禮儀式,正式結為夫妻。

    “馬克,普莉希拉,新婚快樂!祝你們白頭到老!”現場上萬名哈佛師生情不自禁的為這倆人恭喜。要知道,這可是在哈佛舉辦的第一場婚禮,雖然有點簡陋,有點倉促,但是卻足夠隆重。

    “馬克,普莉希拉,這是一張一億美元的支票,就當作我送給你們的結婚禮物了。”林風將一張一億美元的支票遞給倆人。雖然這份禮非常重,但對林風來說,卻值得。因為這足以徹底網羅馬克-紮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陳的心,要知道未來全新的‘facebook’可要依仗馬克-紮克伯格。何況,這錢本就是靠“facebook”賺來的,林風花了也不心疼。

    所有人一陣驚呼。1億美元的結婚禮物,真的好重。就算不是史上第一,這也恐怕是足以載入史冊的結婚禮物了。一時之間,不知有多少人羨慕這對新人。

    這時,林風轉過頭來,望著勞倫斯-h-薩穆斯。

    “薩穆斯校長,根據美國法律,夫妻共享財產,馬克-紮克伯格的資產高達2.8億美元,現在普莉希拉-陳身為馬克-紮克伯格的妻子,也擁有1.4億美元的資產,不知這個賭約誰輸了?”林風嘿嘿一笑。

    勞倫斯-h-薩穆斯臉『色』已經鐵青。他還能說什麼?現在他大勢已去,這個校長的職務已經不再屬於他了。

    “薩穆斯先生,看你臉『色』,你應該也不想要離職。我這人呢,一向寬宏大量。我倒是有條明路指給你!”林風嘴角『露』出一絲促狹的笑容。

    勞倫斯-h-薩穆斯一愣,爾後不屑的搖頭。他怎麼會去請教林風,那樣他還有何麵目見人。不過耳朵卻豎了起來,想要看林風那究竟有什麼餿主意。如果可以,又不丟麵子,那或許他可以嚐試一下。這個校長職位,能不丟還是盡量不要丟的好。

    林風嘿嘿一笑。

    “薩穆斯校長,你可以問問大家是否願意留你當校長。如果他們非常迫切的留你,那你就勉為其難留下來唄!”林風一臉壞笑說。

    勞倫斯-h-薩穆斯一聽,可是氣壞了。自己在哈佛的名聲,他就算再2也知道啊,指望這些學生強留自己,那母豬都會上樹。

    “各位同學和老師,你們非常希望薩穆斯校長留任麼?”林風衝著台下所有師生大聲喊。

    勞倫斯-h-薩穆斯雖然知道自己名聲不好,但是還是忍不住瞅向下麵,渴望奇跡的發生。

    不料——

    “靠!”所有哈佛師生朝勞倫斯-h-薩穆斯豎了根中指。

    恥辱!絕對的恥辱!這恐怕是哈佛有史以來,第一位被所有師生當中豎中指的校長了。

    “我...放棄哈佛校長職位!”在說出最後一句勉強保留尊嚴的話之後,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氣昏倒地。隨即被哈佛校方救護車送往醫院。據聞,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被氣的腦溢血,雖然搶救及時,但事後卻神智大失,雖然可以生活自理,但再想要擔任類似哈佛校長的職務,卻是妄想了。這一生,也就能看看報,曬曬太陽了。

    當然,這是後話了。這個時候,林風自然和馬克-紮克伯格等人,以及自己的紅顏知己一起慶祝勝利了,至於請客方則是阿諾德-施瓦辛格州長。

    “總統閣下,薩穆斯不敵林風詭計,不但被迫辭職,同時還被氣的腦溢血,正在醫院搶救!”布什總統的幕僚匯報著這個慘烈的消息。

    “什麼!”布什總統聞言,一張臉氣的抽了。

    他精心設計,賣了無數人情,才換來將林風一軍的機會,結果卻還是被林風跑了,反而還將美國前副財長給氣的腦溢血,這豈不是在嘲諷美國『政府』的無能?

    看著臉『色』愈發平靜的布什,一眾幕僚知道自己的總統閣下是真的生氣了,很生氣。總統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就在布什總統準備發飆,將自己這些所謂的幕僚全部發配“邊疆”之時,一名幕僚趕緊說。

    “總統閣下,我們還設定了一個b計劃。”

    “b計劃?”布什總統一愣。

    幕僚隨即將這個b計劃詳細解釋一遍。

    “行,那就趕快執行。如果這次再出錯,我就派你們去俄羅斯當臥底!”布什總統陰陰的說。

    設計林風,結果三番五次失敗,這說明什麼?不是說明林風太強,而是他的這些幕僚太蠢。這種蠢貨,留著也是浪費,不如送給俄羅斯的好。弄不好要是俄羅斯的那個普京把他們當寶,那指不定在這些幕僚的幫助下,美國就徹底『政府』俄羅斯了。

    一幹幕僚聞聽此言,額頭變成“成吉思汗”。太恐怖了!去俄羅斯當間諜,那不是找死麼?要說這個世界有哪個地方最恐怖,除了中東那些仇恨美國的國家之外,就屬俄羅斯了。在中東那些國家,他們還可以請求支援,至少他們還是屬於強勢一方。但在俄羅斯,一旦被發現身份,那是跑都沒得跑,肯定被人給宰了。

    為了自己的生命,這次一定要整到林風。——布什總統一幹幕僚下定決心,開始執行在他們看來完美無缺的b計劃。

    而此時,林風在和阿諾德-施瓦辛格約好下次去加福利亞州詳談之後,便和馬克-紮克伯格這個剛剛結婚的新郎官創建了全新的“facebook”,當然為了和“google”拍下的“facebook”有所區別,林風改名叫“face-to-face”。

    對於“face-to-face”的成立,作為花了12億美元拍下“facebook”的“google”自然不依,揚言要控訴馬克-紮克伯格違反美國聯邦法律。對此,林風則公開在媒體上刊登一則宣言,宣稱,“face-to-face”是自己所創,馬克-紮克伯格隻是自己請來的一位員工,不是這家公司說的老板。希望外界某些公司不要太過敏感。

    麵對林風的宣言,拉-佩奇一陣蛋疼。什麼叫做太過敏感?任誰都知道這家所謂“face-to-face”的核心人物就是這個馬克-紮克伯格,林風隻不過是個出資人而已。簡單來說,這個出資人換成是誰都行。這根本就是李代桃僵。

    對於“google”的指責,林風回答更是簡單——我作為一個競拍失敗的人,沒有法律不允許我去創建一個類似的公司去和你競爭吧!

    無語!徹底無語!整個“google”上下因為這個“face-to-face”的成立感到蛋疼。當然,更讓“google”受不了的不是“face-to-face”的成立,而是自己競拍下來的“facebook”居然充滿了“地雷”。

    林風的烙印已經深深的打在了“facebook”身上。林風旗下兩家公司“魅影科技”和“起點快餐店”簽約“facebook”三年廣告合同,而且是最顯眼的位置,如果不是,“facebook”必須十倍價格賠償。還有,“騰訊”負責“facebook”的即時聊天工具軟件,擁有在即時聊天工具的自主廣告權。如果“facebook”替換即時聊天工具,中止合作,可以,不過要賠償10億美元。

    我日你個仙人板板!林風,你也太無恥了點!——拉-佩奇怨毒的聲音響徹整個“google”總部。

    

Snap Time:2018-07-18 14:31:04  ExecTime: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