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我說是就是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我說是就是

    勞倫斯-h-薩穆斯一臉驚怒。

    昨天黃書琪找他時,哭哭啼啼的痛斥他的惡行時,勞倫斯-h-薩穆斯在旁若無人的情況下,自然對這些事供認不諱。在他看來,四下無人,又是麵對一個無權無勢的學生,他有何不敢認的。但是誰會料到,林風居然讓黃書琪將自己這番話錄音了,想到此,勞倫斯-h-薩穆斯一雙牛眼狠狠的瞪了林風一眼。

    台下一片議論之聲。要知道此前眾人隻是推測馬克-紮克伯格等人被哈佛大學開除,是因為林風的賭約。但這畢竟是猜測,是無憑無據的事,現在這份錄音可以說是鐵證如山。

    哈佛師生望向勞倫斯-h-薩穆斯的眼神,充滿了鄙夷和不屑。

    勞倫斯-h-薩穆斯臉『色』鐵青。

    “薩穆斯校長,剛才的話可是你說的?”林風揚眉問。

    “哼,現在法庭上都不采納錄音作為證據了,你這份錄音又能證明什麼!”勞倫斯-h-薩穆斯輕哼一聲,不屑的說。這種事是打死不能承認的,一旦承認,就算他贏得了賭注,也必定要被哈佛董事會辭退。所謂眾口鑠金,他一人之力難堵悠悠眾口。

    台下一片鄙視之『色』。不過勞倫斯-h-薩穆斯不承認,這份錄音還真的不能作為呈堂證供,自然也不能幫林風來推翻這個賭約了。想到此,眾多哈佛學子一陣唏噓。不管林風是個什麼人,是否張揚跋扈,對於哈佛師生來說,其就是一個商界傳奇,是一個值得他們推崇的人。尤其這次3天之內,讓“facebook”賣到12億美元,這絕對是前無古人的壯舉。但最後,創造如此多奇跡的人,最終卻敗在勞倫斯-h-薩穆斯的齷齪伎倆之下,著實讓人唏噓。

    “看來薩穆斯校長是敢做不敢認了!”林風卻渾然不覺自己失去推翻賭約的計劃,反而笑嘻嘻的說。

    “林先生,還有45分鍾,在45分鍾之內如果你不能完成賭約,希望你能遵守賭約,不要被世人取笑。”勞倫斯-h-薩穆斯根本不在這事上和林風多費唇舌。畢竟,他已經贏定了,和林風爭這一時口舌之利,實在得不償失。況且言多必失,和林風這個牙尖嘴利之人辯論,要是再失言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那到時可是有幾萬名現場證人了。這種低級失誤,是勞倫斯-h-薩穆斯絕對不會犯的。

    林風看看手表,眉頭一皺。

    “唉,看來我真的要輸了。碰上薩穆斯校長這種高人,我這次就算輸,也不冤了。”林風突然仰天長歎。

    台下哈佛師生也是一聲歎息。雖然他們和林風無親無故,隻是單純的崇拜林風在商業上所創造的奇跡,但是這樣一個傳奇人物以後將永遠不能再踏足世界金融的中心,這絕對是世界的損失。可是賭約,就是賭約,如果林風不遵守,在他們心中,林風的形象那就瞬間全毀,他們是絕對不屑於去理會這種不守信諾的人的。但是,偏偏這次賭約是被人耍了手段,若是不遵守也應該。但是...

    一時之間,哈佛師生心中是糾結萬分。真不知道是希望林風遵守賭約的好,還是不遵守賭約的好。

    “林風敗了,居然敗的這麼離奇。而且他的傳奇似乎也就此終結了。”此刻,遠在歐洲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祖宅內,一頭銀發的戴維德-羅斯柴爾德男爵感歎說。

    “祖父,就算林風永遠不能再踏足美國,那又如何。他的公司仍在,事業仍在。他完全可以委派其他人為他處理在美國的事宜。”曾經和林風打過交道的加-羅斯柴爾德皺眉問。他想不通,林風就算不能再踏足美國,又有何關係。

    “加,你看事情應該從多方麵看,從長遠看。這個林風崛起如此之快,一路順風順水,雖偶有波瀾,但卻能逢凶化吉,不管麵對任何對手,都能取得自己想要的利益。這些事情,讓他身上披了一層名為‘上帝眷顧’的光環。這讓和他競爭的對手,往往未戰先怯。這次林風的失敗,就是讓其這層無敵光環破碎,帶來的連鎖反應是不可估量的。而且,他被禁足不能再踏足美國,那他就遠離了世界金融的中心。他以後就算再怎麼努力,也成就有限。”戴維德-羅斯柴爾德男爵替自己這個最為看重的孫子,未來羅斯柴爾德家族掌門人分析說。

    “何況現在林風接連挑起幾場‘世界大戰’,沒有他的坐鎮,必敗!而他的資金可以說現在一半都在美國,一旦輸掉,他必將元氣大傷。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一個‘第二世界’的遊戲部門,你看過什麼公司僅靠遊戲就能夠統治一方領域的。”戴維德-羅斯柴爾德男爵說。

    加-羅斯柴爾德點點頭。

    “可如果他不履行賭約呢?”加-羅斯柴爾德問。

    “一個不能信守承諾的人,還會有人和他合作麼?”戴維德-羅斯柴爾德男爵反問。

    “可這個賭約本就是薩穆斯使詐在先!”加-羅斯柴爾德情不自禁的替林風爭辯。因為他自問,就算自己也會被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所算計。畢竟誰也不會想到堂堂哈佛校長會這麼無恥,使出這種下三濫手段。

    “那隻能說林風太笨!既然敢去挑釁哈佛校長,就應該有這種覺悟。輸了怪不了別人,隻能怪自己太笨!”戴維德-羅斯柴爾德男爵冷哼。

    原本他非常看重林風,但是沒想到林風卻敗在這種事情上。令他大失所望。

    不同語氣的歎息之聲,在全球各地響起。林風這一敗,實在讓很多人失望,原本眾人還以為林風能夠有起死回生之術,但是現在看來難了。

    而此時,哈佛校園內。

    “對了,薩穆斯校長,如果我輸了這份賭約,但是雙足不踏足美國本土,不知算不算履行賭約?”林風突然嘿嘿一笑。

    李智友推來一輛輪椅,林風大馬金刀的坐在上麵,雙腳果真沒踏足美國本土。

    所有人一愣。仔細看看林風,似乎還真的就是沒有踏足美國。隻要林風在美國,不下輪椅,雙腳不踩地,那就不算毀約。

    “你這是在耍詐!玩文字遊戲!”勞倫斯-h-薩穆斯雙眼圓瞪。

    哈哈~~~,台下眾多哈佛師生大笑。沒想到林風居然用這種辦法來破這個必輸之局,雖然有點不大光明,不過勞倫斯-h-薩穆斯本就不光明,林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不為過。要怪,就怪勞倫斯-h-薩穆斯自己笨,沒有和林風將賭約內容限定死,被鑽了空子。

    “這個林風還真是...”戴維德-羅斯柴爾德男爵頗有點哭笑不得的說。要知道,林風這辦法可真是有點無賴的味道在麵了,不過必須得承認,林風沒有毀約。而且勞倫斯-h-薩穆斯使詐在先,外界也不會多說林風什麼。這可真是一報還一報了!

    全球各地又是一陣感歎聲,當然,味道依然各是不同。

    不過就在哈佛學子為林風而歡呼時,林風站了起來。原本笑嘻嘻的臉突然冷了下來,驚人的氣勢從林風身上散發出來。這是一股久居上位,指揮千軍,一往無前的氣勢。

    “勞倫斯-h-薩穆斯!”林風大喝一聲。

    勞倫斯-h-薩穆斯也不是常人,見過的大人物隻會比林風多,不會比林風少,這種氣勢嚇唬旁人可以,但嚇唬不了他。

    “林風,你既然認輸了,雙腳就不能沾地,否則就算你毀約!”勞倫斯-h-薩穆斯冷聲說。就算林風耍無賴的比過這一劫,但他隻要在美國,就必須在輪椅上。一個明明能夠走路的男人,卻必須以輪椅為伍,這種感覺也絕不好受。

    “薩穆斯,認輸?我林風頭可斷,血可流,可以敗,可以負,但絕不會認輸!”林風大喝一聲。

    好驚人的氣勢!——戴維德-羅斯柴爾德男爵暗驚,心中一陣猜測,難道這個林風還有變招不成?

    “好大的口氣,那你就在30分鍾之內,給我變一個億萬富翁出來看看。還有,不要想用資產轉移這招,對我沒用。”勞倫斯-h-薩穆斯冷哼。

    要知道,這場賭約的最終結果是由“高盛”來裁定,除非林風將手中上市公司股份轉移給某位陌生學子,否則任何東西“高盛”公司都能將其評估為一億美元之下。但林風手中上市公司股份就七種——“網易”股份,“第二世界”股份,“騰訊”股份,“沃爾瑪”股份,“東亞銀行”股份,“第二銀行”股份,“快餐店”股份。

    而這七種股票,無論哪一種,林風舍得平白給一名哈佛學生。就算林風肯給,這也需要時間來轉移。而當初的約定,是三天之內造就一位億萬富翁。但是這種股份轉讓,隨便哪一種都要一周左右時間。因此,當初勞倫斯-h-薩穆斯才和林風賭這種賭約。

    至於現金轉移,很抱歉,勞倫斯-h-薩穆斯身為美國前副財長,在背後大人物的支持下,已經暫時監控了哈佛大學的學子銀行賬戶,林風想要轉賬,行,等賭約過後銀行才能將資金到賬。當然,林風也能取出1億美元現金,親自給某位哈佛學子。不過想要取一億美元現金,行,過了今天隨時能取。

    可以說,現在林風根本就沒有其他招數。除非在剩下的30分鍾之內,林風再找出一個“facebook”來,並且還能在30分鍾之內將其拍賣到1億美元以上。可能麼?絕無可能!哈佛根本就沒有第二個“facebook”。

    勞倫斯-h-薩穆斯一臉的譏諷,也不多言,一副勝利者的姿態望著林風。

    林風淡淡一笑。

    “薩穆斯,你一定認為我輸定了吧。的確,我找不到第二家‘facebook’這樣的公司,何況就算找到,我也沒有能力在30分鍾之內找到那麼多公司來競拍。不過薩穆斯,你忘記了一點,‘facebook’可是已經拍出了12億美元,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林風冷冷一笑。

    勞倫斯-h-薩穆斯眉頭一皺,心中本能的感覺不妙。

    “薩穆斯,你或許還忘記了一點,那就是‘facebook’是馬克-紮克伯格所創立的,但是並沒有注冊公司,也就是說這家公司的股東是由馬克-紮克伯格說了算,也根本不用去美國證監會啊,商務部之類的備案。”林風臉上浮現出一絲戲謔的笑容,他知道勞倫斯-h-薩穆斯已經聽明白自己的話。

    “你想要讓馬克-紮克伯格現在現場增加一位股東!”勞倫斯-h-薩穆斯一臉青白,語句都有點打顫。

    “不錯,薩穆斯校長,我現在隻要添加一位股東,給他10%的股份,他就是億萬富翁了。而且根本不用去備案,隻要我說他是股東,就是股東。你那些所有拖延時間的招數都沒用!”馬克-紮克伯格一臉得意的走上台來。

    在聽聞自己被哈佛大學開除之後,馬克-紮克伯格就想要狠狠的出口心中惡氣。現在,他可以出了。看見對麵勞倫斯-h-薩穆斯那一臉扭曲的表情,馬克-紮克伯格開心極了。現在他可是什麼仇都報了。痛快,痛快!

    “哼,可是和你們所有有關係的人,我想現在都不再是哈佛學生了。我看你能給誰!”勞倫斯-h-薩穆斯雖然懊惱自己忘記這件事,但他們有關係的人都開除了,自己看他們將這價值一億美元的股份給誰。當然,馬克-紮克伯格可以隨便指一個學生都能完成這個賭約。但他絕不相信馬克-紮克伯格會那麼大方的將1億美元送給一個毫無關係的同學。

    林風大笑。

    “薩穆斯校長,有件事我忘記說了。其實在拍賣之前,我就已經買下了‘facebook’75%的股份,可以說‘facebook’本就屬於我和馬克-紮克伯格他們共同擁有。按照股份計算,我現在也有權指定任何人成為‘facebook’的新股東。”林風一副戲謔的口吻。

    “還有,我可是世界首富,少那麼區區1億美元,對我來說,隻不過九牛一『毛』而已!你說呢,薩穆斯先生!”林風譏諷說。

    

Snap Time:2018-01-18 18:01:49  ExecTime:0.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