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驢象之爭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驢象之爭
  “哈哈,這可是本世紀豪賭啊。不如就讓我來做個中間人如何?”一個男聲豪邁說。
  眾人側目望去。看清來人,頓時一驚。
  “阿諾德——施瓦辛格州長!”所有人大吃一驚。
  “哈哈,各位哈佛大學的同學,你們好啊!今天我能在這看見這麼一幕,可是三生有幸!”阿諾德-施瓦辛格大笑的衝著廣場上12240名哈佛學子熱情的打著招呼。
  眾多同學一陣熱情歡呼。阿諾德-施瓦辛格可是有一個美國夢的締造者。一個健身選手出身,不但成為最優秀的健美選手,還成為好萊塢最具知名度的影星,最後更是成為加媞盓Q亞州的州長,而且更令人驚駭的是,阿諾德-施瓦辛格本身還是商學和經濟學碩士,這樣一個人物,眾人無法不崇拜。
  “,勞倫斯-H-薩穆斯先生,林先生,既然你們訂下這麼一個有趣的賭約,那麼就讓我來給你們做個中間人,幫你們見證一下如何?”阿諾德-施瓦辛格一臉嚴肅說。
  阿諾德-施瓦辛格剛剛從加媞盓Q亞飛到波士頓,在送妻子回肯尼迪家族祖宅之後,便趕了過來。沒想到,剛剛進來,便看見這麼有趣的一幕,興之所至也就情不自禁的走了出來。
  聞聽阿諾德-施瓦辛格此言,林風是一喜,勞倫斯-H-薩穆斯卻是眉頭一皺。林風喜的是有阿諾德-施瓦辛格作中間人,那麼高盛公司想要在其中作假勢必要考慮一下阿諾德-施瓦辛格州長的態度。何況自己還有艾比-科恩這個曾經的高盛公司首席分析師在旗下,這也是剛才為何林風提議由高盛公司進行評估的原因。
  而對於勞倫斯-H-薩穆斯來說,阿諾德-施瓦辛格的出現絕對是個意外,也是一個變數。因為他是民主黨,阿諾德-施瓦辛格卻是共和黨,倆人本就屬於不同黨派。而現在這個共和黨的美國傳奇人物阿諾德-施瓦辛格的出現,著實讓這個賭約開始變得有點危險起來。不過此時,木已成舟,他也無法再去改變。隻是希望,這幕後之人能夠幫助自己。
  當然,他心中也著實不相信,哈佛校內究竟有什麼人物,值得起億萬美元的身價。畢竟,不是每年都能誕生一個比爾-蓋茨。難道他就這麼倒黴,偏偏他在任的時候,會誕生有一個比爾-蓋茨的人物。
  “那就有勞施瓦辛格州長了。”林風故意喊出阿諾德-施瓦辛格的州長身份,而不是其名字,便是告知眾人,這個賭約的中間人是阿諾德-施瓦辛格,加媞盓Q亞的州長。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罷了。那林先生,我就預祝你取得勝利了。等你勝利之後,我給你擺慶功宴。”阿諾德-施瓦辛格絕不隱藏自己對林風的好感。畢竟勞倫斯-H-薩穆斯是民主黨,他是共和黨人士,大家本就驢象(民主黨的黨徽是驢子,共和黨的黨徽則是大象)不兼容,他支持林風本屬正常。如果讓他去支持勞倫斯-H-薩穆斯,那才是不正常。
  “既然阿諾德-施瓦辛格,那我也來湊個熱鬧。”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眾人深吸口氣。這個人不是別人,乃是波士頓市市長梅尼諾,而他就是民主黨人士。
  “施瓦辛格州長,不介意我也當個中間人吧?”梅尼諾微笑詢問。
  “哈哈,樣更好,免得有人說我不公正。”阿諾德-施瓦辛格大笑說。
  就這樣,林風和勞倫斯-H-薩穆斯的賭約有了兩個中間人,加媞盓Q亞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和波士頓市市長梅尼諾。
  “我說同學們,既然林先生和你們的校長已經打了賭,那麼你們現在是否可以先散了?畢竟這樣下去,也會影響你們的學業不是麼?”梅尼諾大聲說。
  眾多學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便自行散了。因為現在他們已經對大局無關重要,一切就看林風和勞倫斯-H-薩穆斯誰能獲勝了。而這獲勝關鍵點便是,哈佛大學內存在身價一億美元的人物麼?
  眾多哈佛學子絞盡腦汁,也不認為現在的哈佛大學內存在這樣的人物。可林風既然敢打賭,而且一直獲勝,那麼林風肯定就有備而來,絕不會空口說白話,要知道這要是輸了,可是會死人的。當然,說會死人,那有點誇張,但是林風輸掉半數身家那卻是極有可能的。永遠不能踏足美國,那多麼嚴重。
  “林先生,我現在就不打擾你了。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多事要忙,三日之後,我在我的餐廳給你慶功!”阿諾德-施瓦辛格和林風握手之後離去。這個賭注如此之大,可以說將改變林風一切,一旦林風失敗,甚至有可能讓這顆商界奇才就此沉淪,因此阿諾德-施瓦辛格絕不想在這個時候去過多打擾林風。他今天擔任這個公證人,便是不想讓林風吃虧。
  勞倫斯-H-薩穆斯,美國前副財長。何等身份,作為加媞盓Q亞州長的阿諾德-施瓦辛格再清楚不過,而賭注的關鍵便是林風能否在三天之內早就一位億萬富翁,而偏偏是和勞倫斯-H-薩穆斯有著千絲萬縷聯係的高盛公司負責評估,施瓦辛格真的害怕林風吃虧。因為他需要林風這個朋友,甚至說,是這個盟友。因為,他阿諾德-施瓦辛格絕不隻想當一個州長。他渴望獲得更多,更多。但是想要獲得更多,更多,就需要更多,更多的朋友。
  林風,雖然不是美國人,但其影響力和未來的前途,卻已經不亞於任何美國人。說簡單點,就是——他看好林風!
  “施瓦辛格先生,那就承蒙你吉言了!”林風大笑,和阿諾德-施瓦辛格握手而別。
  此時,另一邊,波士頓市長梅尼諾也來到勞倫斯-H-薩穆斯的辦公室。
  “勞倫斯,來,這是我特地帶給你的早餐。你呀你,可是前美國副財長,居然被一群學生弄得一天一夜不吃東西,還凍的仿佛速凍餃子一樣,你可真是越活越轉去了!”梅尼諾和勞倫斯-H-薩穆斯是多年好友,因此今天特地趕來為勞倫斯-H-薩穆斯救駕。
  “唉,別提了,那群混賬學生,居然那麼輕易的就被林風利用,真是一群頭腦簡單的傻X。”勞倫斯-H-薩穆斯一邊狼吞虎咽,一邊咒罵著。
  “對了,勞倫斯,這次賭約你就放心,肯定能贏。因為這次已經不是你和林風的鬥爭,而是我們布什先生和他之間的鬥爭。”梅尼諾嘿嘿一笑說,“你今天受的這些氣,三天之後,都能討回來。”
  “嗯,三天之後,我就看林風那個混蛋如何給我道歉!”勞倫斯-H-薩穆斯眼珠冒著綠光。
  梅尼諾望著窗外林風遙遠離去的背影,嘿嘿一笑。這次可是林風自投羅網了,居然要和勞倫斯-H-薩穆斯打這種賭約,那可是找死了。原本布什正愁沒有借口對林風下手,這次林風正好給了布什總統一個機會。而且,絕不僅僅是讓其永遠不再踏足美國那麼簡單。
  這次,布什總統要將林風在美國的產業連根拔起。當然,布什雖然身為總統,也沒有沒收林風所有財產的可能,因此自然不會是親自下令凍結林風所有資產,而是利用“Google”之手,利用“奧斯卡聯盟”之手,將林風在美國的資產連根拔起。因為,隻要林風在牢中呆三個月,隻要三個月,那就足以讓林風在美國的一切煙消雲散。
  “總統閣下,一切已經安排妥當,所有證據也收集完畢,這次林風應該跑不了了。”白宮內,布什總統的幕僚沉聲說。
  “嗯,那記得給我請美國最好的檢控官。還有,讓他們給我仔細的推理一番,看林風究竟有沒有可能再翻案。要知道,羅恩律師所的那些人可不簡單。”布什冷聲說。
  林風已經數次逃脫他布的局了,這讓布什大丟顏麵。這次,他絕對不能再讓林風逃脫。
  “還有,這次那個健美的也加如進來,你們可要小心一點,他可是一個變數。”布什皺眉說。阿諾德-施瓦辛格的出現,絕對是一個變數,而且他的身份更是讓布什頭疼。加媞盓Q亞州的州長,肯尼迪家族的女婿,還偏偏是共和黨人士,頭疼啊!不過不管怎樣,絕對不能讓林風再逃脫了。
  隻是希望這次不會演變成驢象之爭!
  而此刻,林風自然渾然不覺自己真正惹上的是美國總統布什。否則,林風也不會那麼悠哉悠哉的拉著黃書琪的手說著悄悄話了。
  “林大哥,你怎麼不急啊,我都要急死了。三天之後,如果你不能造就一位億萬富翁,你可就要永遠不能來美國了。那你在美國的投資,可就全部浪費了。”黃書琪一臉的焦急。她就不明白了,林風怎麼會如此輕鬆,這麼重要的一場賭局,居然還有心思和自己輕鬆的說話,這可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了。
  林風一笑。
  “書琪,不用急,現在時間還早,這個時候,我們急也沒有用。”林風笑說。
  黃書琪無奈搖搖頭。林誌玲也是如此,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這老板究竟在想什麼,怎麼會這麼悠閑。當然,以林誌玲對林風的了解,林風應該打定主意是“Facebook”了,應該就是這次哈佛之行的目標。原本收購“Facebook”並不困難,但是馬克-紮克伯格卻一直在追求黃書琪,而屢遭拒絕。而黃書琪拒絕的原因便是因為林風,而現在林風想要收購馬克-紮克伯格手中的“Facebook”,馬克—紮克伯格會同意麼?他會讓林風收購麼?
  將自己辛苦創立的東西賣給情敵?——林誌玲覺得這個世界很多男人都不會如此做。尤其是哈佛的天之驕子。
  可是,林風卻一點都不著急。不明白,林誌玲真的不明白。
  就在這時,林風電話響了。
  “林大哥,你和那個什麼哈佛校長打賭了,你一定要獲勝。”李智友在電話堣j聲加油。
  “林,需要我們做什麼嗎?需要的話,就說。”艾薇兒搶過電話。
  “對,林,我們雖然能力有限,但也會盡力。”傑西卡-阿爾巴說。
  林風聞聽三個女人一番搶白,心中一暖。
  “,你們不用著急,這件事在我掌控之中。三天之後,你們來觀摩我在哈佛演講吧!”林風大笑著掛了電話,繼續和黃書琪品著咖啡,說著笑話。
  不多時,李銳等人回來。
  “老板,那個馬克-紮克伯格已經查到其行蹤,正在宿舍睡覺。他昨晚和宿舍兩個死黨一起在外宿醉,現在三人都在睡覺。根據他們昨晚的酒量來看,預計今晚才能醒來。”李銳早就被林風派出去查詢馬克-紮克伯格的行蹤。經過一上午的追查,李銳總算將其行蹤調查清楚。
  “嗯,那現在就繼續等吧。等這個馬克-紮克伯格醒來。不過有沒有辦法,先將他的兩個室友弄醒?”林風問。
  “可以。”李銳簡短說。
  “那就走吧。”林風轉頭望著一臉驚訝的黃書琪,想了想,“誌玲,書琪這身衣服都舊了,你陪她去逛逛,買幾套衣服。”
  林誌玲點頭。知道林風肯定有什麼事要辦,而這些事並不想黃書琪知道,或者說也不想自己知道,畢竟林風是男人,而這次的事肯定有那麼一點卑鄙,因此才讓自己二人回避。
  “書琪,我們走吧,我陪你去買幾套衣服。你知道麼,我以前可是當模特的哦,我一定幫你挑幾套最漂亮的衣服。”林誌玲拉著仍然一臉驚訝的黃書琪說。
  “林大哥,我和馬克之間真的什麼關係也沒有...”黃書琪此刻仍然還不清楚林風究竟和馬克-紮克伯格之間的關係,見林風如此關心這個馬克-紮克伯格,還怕是因為他追求自己,而惹來林風不快,要去警告他。
  “哈,你個傻丫頭,想什麼呢。放心吧,我不是想去教訓馬克-紮克伯格,而是看中他這個人和他創建的‘Facebook’,要知道,這個馬克-紮克伯格可是三天後的億萬富翁哦!”林風大笑說。
  馬克-紮克伯格會是三天後的億萬富翁?——黃書琪愣住。這個有點呆滯,說話甚至有點結巴的男人就是林風口中的億萬富翁?黃書琪有點不信。不過隻要不是去找馬克-紮克伯格的麻煩就行,畢竟大家同學一場,而且倆人之間真的什麼關係也沒有,她隻是擔憂林風會誤會自己,既然林風沒有誤會自己,那其他的就無所謂了。
  隻是這個“Facebook”真的價值上億美元麼?——黃書琪一臉的疑問。畢竟她也是哈佛商學院的高材生,“Facebook”也使用過,對其價值大概也有個底,其市值說有幾十萬美元,她信,但是價值上億美元,那就太過了。不過林風一直都是她心中神一般的存在,這幾年的成就實在太過驚人,因此,黃書琪也就沒有多想。反正,林風說是,那就肯定是了。
  想通這點,她也就沒有任何顧慮,欣然和林誌玲去逛街購物。
  望著一臉雀躍的黃書琪,林誌玲一臉感慨。還真是一個天真的小丫頭,也太相信林風了。“Facebook”價值上億美元,這可能麼?至少以林誌玲的經驗來看,絕不可能。她原本還以為林風會是另有辦法,比如將旗下某個不為人知的公司秘密轉給黃書琪,那樣到時再將其買下來就行。這可以說是穩贏的辦法。可是林風卻篤定“Facebook”,那也太冒險了。而且林風有什麼辦法,能夠將一個目前市值也就在十萬美元左右的“Facebook”,變成上億美元呢?
  林誌玲自問沒有辦法。在她心中,哪怕是屢次創造奇跡的林風,也辦不到。因為時間太短,三天之內,怎麼可能?——越想林誌玲越是頭疼。最終,也隻能學黃書琪一樣,不再想這,將這一切交給林風,不然自己一定會瘋掉。
  老板,我就看你這次再如何創造奇跡吧!——林誌玲心中暗自說。
  不多時,林風和李銳來到馬克-紮克伯格的宿舍,在李銳等人的幫助下,林風輕鬆的進了宿舍,並且“喚醒”了宿醉之後的馬克-紮克伯格的兩位室友。
  “你...們是誰?”剛剛宿醉被人強行喚醒,大腦還是一片空白,倆人望著林風一臉茫然。
  “,我是林風。我來此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Facebook’,我現在想知道,你們倆人占有‘Facebook’多少股份?”林風笑著問。
  林風?——微微回過神的倆人大吃一驚。這不是昨天剛剛來過的那個世界首富麼,沒想到他今天又來了,而且是衝“Facebook”而來。想到此,倆人望了眼躺在床上依然宿醉的馬克-紮克伯格,這個昨天回來就拉著自己倆人狂喝的朋友,說他失戀了。沒想到,今天他的事業卻迎來轉機。被林風看上,他可注定要飛黃騰達了。
  都說情場失意,賭場得意。果不其然啊!當然,這不是賭場,而是事業,不過一樣,一樣。在馬克-紮克伯克兩位室友心中,這是完全一樣的。
  “兩位,請問能回答我的問題麼?”林風微笑問。
  倆人一個驚醒,連連點頭。
  “我們由於經常協助馬克編寫一些程序,因此他給了我們每人10%的股份。”倆人說。
  林風點點頭。自己問他們二人是否擁有股份,也是想看二人在馬克-紮克伯格心中是什麼地位。現在看來,顯然屬於非常要好的朋友關係。不然也不會將自己親手創建,並且投資(當然,根據李銳的調查,馬克-紮克伯格在這其中一共也就投資了1200美元左右)的網站,還分給二人10%股份。
  “現在兩位,我想要收購‘Facebook’的股份,和其合作開發‘Facebook’。但是呢,我和馬克-紮克伯格之間有那麼一點小誤會,擔心他會因此拒絕我,因此我想你們幫我勸一下他和我合作。”林風微笑說。
  誤會?馬克-紮克伯格和林風之間會有什麼誤會?倆人的身份可天差地遠了,而且林風的語氣也太客氣了點,要知道,他可是世界首富啊。別說自己等人,就算是哈佛校長,林風也可以完全不放在眼堸琚C
  倆人還不知道,林風剛和他們口中的哈佛校長打下一個賭,而且還真的就沒把哈佛校長放在眼中。
  “林先生,不知你能否告訴我們馬克和你之前有什麼誤會麼?如果不是什麼大誤會,我們一定幫你解釋。”倆人異口同聲說。要知道,對於他們來說,林風能看上“Facebook”,那可是“Facebook”的幸運,有了林風的資金,“Facebook”一定能夠在最短時間成為全美最知名的社交網站。而他們也能在最短時間內實現人生的自我價值。因此,他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
  “,其實也沒什麼誤會。”林風笑著將自己和黃書琪之間的關係,還有馬克-紮克伯格和黃書琪之間的關係解說一遍。
  倆人聽完,驚愕的說不出話來。情不自禁呃看看仍然在酣睡的馬克-紮克伯格,無奈的搖搖頭。馬克啊馬克,你這個萬年處男,居然第一次追求女生就是追求的是世界首富青梅竹馬的女人,真不知說你是運氣好呢,還是運氣差。你怎麼能夠和人家爭!不過所幸的是,經過昨天宿醉之後,馬克-紮克伯格也放下了對黃書琪的感情。畢竟馬克-紮克伯格和黃書琪之間根本就沒有開始過,而且麵對的競爭對手是黃書琪青梅竹馬的玩伴,還是世界首富,馬克-紮克伯格也知道自己完全沒戲,自然會放棄。
  “林先生,這個誤會根本就不會誤會。因為昨天馬克已經告訴我們,他不會再去喜歡黃書琪,而且他有個新目標。”倆人欣喜的說。
  林風也是一愣,沒想到事情這麼好就解決了。
  “對了,林先生,不知你準備多少價格收購‘Facebook’?”其中一人好奇問。
  林風一笑。
  “兩位,如果馬克-紮克伯格願意將‘Facebook’完全賣給我呢,並願意和我演一出戲,同時還願意在以後繼續擔任‘Facebook’的總裁的話,我將出資一億美元收購‘Facebook’!”林風伸出一根指頭。
  什麼?1億美元?林風要出資1億美元收購“Facebook”?——馬克0紮克伯格的室友『揉』了『揉』耳朵,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見的,然後又掐了掐對方的臉,確信自己不是在做夢,最後當確認自己剛才絕對沒有聽錯之後,倆人猛的跳了起來,抱在一起又是笑,又是叫。
  一億美元,一億美元,而他們每人擁有“Facebook”10%股份,也就是說他們現在剛剛在哈佛上了一年學,什麼都還沒有做,就成為了千萬富翁了,超過他們父母一輩子的薪水總和了。
  天啊!我們居然是千萬富翁了!——倆人狂呼。
  林風被倆人這番狂態有點嚇到。要知道自己當初賺到人生第一個千萬時,可沒有這麼興奮。也就在賺到人生第一個百億美元時,才略微興奮了點。這倆人也太沉不住氣了!——林風搖頭說。
  其實這不是馬克-紮克伯格的兩位室友沉不住氣,而是林風這話太過駭人,太刺激了一點。想啊,你本來還隻是一個普通人,剛剛又喝著最廉價的啤酒大醉一場,結果醒來,卻突然發現有個人告訴你,將給你千萬美元,這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會像這倆人那般瘋狂,甚至更加瘋狂。
  千萬美元!這在全球任何一個國家,都足以躋身上流社會了,可以過著住著別墅,開著跑車,喝著香檳,摟著美女的富豪生活了。而現在,就如此輕鬆的降落在他們頭上,他們會不瘋狂麼?
  至於林風當初那麼“淡定”,那實在很簡單。因為這一切都是林風自己賺來的,一步一步走來的,而且一切都是那麼的水到渠成,因此可以說,林風根本就沒有驚訝的必要,因為一切都在預料之中。何況,林風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重生。他可是重生而來,擁有未來的記憶,這種成功,在林風的骨子堙A本就根深蒂固,認為自己本就該成功!因此,自然就沒有多少驚訝在媊恁C
  而馬克-紮克伯克的兩位室友,可不是重生人士,而且也不是生在富裕家庭,猛然間獲得千萬美元,沒興奮的抽過去,已經很自得誇耀了。
  

Snap Time:2018-10-23 09:51:57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