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泱泱中華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泱泱中華

    勞倫斯-H-薩穆斯那番林風無德、無才、無能的言論徹底激怒了眾多哈佛學子。

    如果林風無德,怎麼會成立數個慈善基金,幫助中國的失學兒童;如果林風無才,那怎麼會寫出轟動全美的《越獄》劇本,還有艾薇兒、碧昂絲、瑪利亞-凱莉的三首賣出百萬銷量的冠軍金曲;如果林風無能那怎麼會在短短三年時間,便白手起家成為世界首富。

    無德、無才、無能,你勞倫斯-H-薩穆斯有德、有才、有能給我看看呀!——眾多哈佛學子牙尖嘴利的譏諷。

    勞倫斯-H-薩穆斯氣的直翻白眼。

    一時之間,原本一場哈佛學子的遊行示威運動,在勞倫斯-H-薩穆斯的挑釁下,演變成一場關於林風是否有資格在哈佛上課的公開辯論賽。正方則是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勞倫斯-H-薩穆斯,反方則是12240名哈佛學子。至於主持人,則是哈佛眾多旁觀的教授。而觀眾,則是聞訊趕來的記者,以及通過網絡視頻收看這場辯論賽的億萬全球觀眾。

    至於戰況很明顯,論口才,經過政界淬煉的勞倫斯-H-薩穆斯足以勝過這樓下12240名哈佛學子任何一人,但是他的對手不是一名哈佛學子,而是整整12240名哈佛學子,以一敵萬,那隻是玄幻小說才有的事,在現實世界當中,發生這種事,那“一”是永遠敵不過“萬”的。

    看著有點理屈詞窮,而滿腦青筋的勞倫斯-H-薩穆斯,林風得意的在遠處喝著咖啡,品著蛋撻。要知道,不管這場辯論賽最後誰勝出,自己都是最大的贏家。勞倫斯-H-薩穆斯勝出,自己這一天一夜為這12240名哈佛學子所做的一切,足以讓其感恩。這對林風以後的網羅人才計劃,大有裨益。而12240名哈佛學子勝出,自己不但能夠開始實施自己的“蠶食哈佛”的計劃,而且能夠在學術界打下自己的名聲。這讓以後林風麵對著那些什麼專家,教授之時,可就底氣十足。

    而且林風也讓自己的“YouTube”全程直播這場公開辯論賽,可以說拋開一切成敗不論,自己的“YouTube”已經開始逐漸成為美國,甚至全球最受歡迎的視頻分享網站。其市值價值也隨著近期各種勁爆的視頻而不斷在提升,外界預計“YouTube”市值至少超過10億美元。

    此時,辯論賽開始進入最後的高『潮』。

    “不錯,他在某些領域的確有點成就,但是不要忘記,未必人人都能成為一個好的老師。去年,他在中國北京大學的言論,可是差點被北京大學保安所驅逐,誰能擔保他在哈佛上課不會如此?不要忘記,他和美國學術界另外一個臭名昭著的人物——勞倫斯-埃森可是死黨,而這個勞倫斯-埃森當年可是在耶魯大發厥詞,被耶魯直接給趕走。你們誰敢擔保,我們哈佛不會成為下個耶魯!”勞倫斯-H-薩穆斯無奈之下,絞盡腦汁拿出了殺手。

    麵對勞倫斯-H-薩穆斯這番言論,所有哈佛學子有點傻眼。勞倫斯-H-薩穆斯此言,有點陰損,不厚道。“甲骨文”公司總裁勞倫斯-埃森在學術界的名聲的確不好,居然公然慫恿耶魯大學學生退學,這幾乎成為整個學術界的公敵。但是,這不代表勞倫斯-埃森的朋友林風也是一樣瘋狂。雖然倆人頗有點意氣相投的味道,但是這也不能作為攻擊林風的由頭。但是偏偏勞倫斯-H-薩穆斯就這樣做了,而且還將林風去年在北京大學的言論拿來抨擊林風。這可真的是有點陰損了。

    12240名哈佛學子雖然也就此爭論了幾句,但卻底氣不足。畢竟這是林風的死『穴』,如果林風真的在哈佛商學院上堂公開課,卻大放厥詞,讓哈佛大學成為下個耶魯,那可真的成為笑話了。自從勞倫斯-埃森事件之後,其他大學再聘請那些社會成功人士上公開課時,都會謹慎又謹慎。如果哈佛大學這次鬧出這麼大事件,不惜和校長公開對峙,而最終林風卻大鬧哈佛,那所有哈佛人可就都沒臉了。

    想到這個後果,12240名哈佛學生有點惶然,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黃書琪是想挺身而出,但是她和林風的關係卻是眾所周知的,她要是出來一說,反而會給人一個袒護的的嫌疑。畢竟你們都是中國人, 而且青梅竹馬。

    怎麼辦?——眾人抓耳撓腮,他們這次鬧出這麼大的事件,可真不是為了林風,而是為了哈佛學術自由而戰。是不能敗的,一旦敗了,哈佛大學恐怕將要“暗無天日”,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是絕對會趁機大肆抓權的。

    林風左右看看,知道眾人已經沒轍了。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絕對狡猾,本來是一場學術自由之戰,卻被勞倫斯-H-薩穆斯緊緊抓住自己不放,這場公開辯論賽也被勞倫斯-H-薩穆斯將話題全部牽扯在自己身上,讓眾多學子被其引入了他所預先設定的話題當中,最終來了個絕殺。如果自己再不出手,這些哈佛學子恐怕就敗了。

    林風一笑,將手中咖啡一飲而盡,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林風朗聲說。

    在12240名哈佛學子沉默的片刻,林風這聲“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格外響亮,格外的清晰。

    “誰!”勞倫斯-H-薩穆斯本已經占住優勢,他準備再借這個話題打壓一下學生,然後就來個懷柔政策,先將這些學生驅散,然後等日後再來慢慢收拾他們。不料,這個時候,卻又有人站了出來打破他的計劃。而這個聲音,分明就是剛才那個聲音。

    “,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初次見麵,還望多多關照!”林風卻微微一笑,說著客套話,走到廣場上的一個高台上。

    剛才12240名學生被勞倫斯-H-薩穆斯的氣勢壓住,除了因為勞倫斯-H-薩穆斯的狡猾之外,更大的原因是因為勞倫斯-H-薩穆斯占了一個地利的優勢。他站在二樓,眾多學生在廣場上,麵對勞倫斯-H-薩穆斯就必須仰視,這自然而然的氣勢就弱,而勞倫斯-H-薩穆斯氣勢就強。因此,林風刻意找了個高台,雖然不及二樓高,但加上空間距離等因素,看上去也就和勞倫斯-H-薩穆斯相持平,氣勢也就自然旗鼓相當。

    “林風!”勞倫斯-H-薩穆斯咬牙切齒的吐出林風的名字。

    12240名哈佛學子順著勞倫斯-H-薩穆斯的目光看去,林風此刻站在高台上,可謂玉樹臨風,風華絕代,仿佛淩駕於眾人之上的君王一般,是那麼的萬眾矚目,令人心『潮』澎湃。當然,這些都是林風自己的想法,不過對於眾多哈佛學子來說,這也是第一次親眼看見林風就站在眼前,而且在這個他們即將落敗的關鍵時刻,林風卻橫空而出,這自然令這12240名哈佛學子大生好感,甚至有點崇拜之心。

    畢竟,這12240名哈佛學子也不是傻子。他們不但不傻,反而個個都是天資聰穎之輩。林風這麼一出現,他們也就想明白這一天一夜這麼多吃的,喝的,還有帳篷都是來自哪了。想到此,12240名哈佛學子自然對林風充滿好感,也充滿了好奇。至於林風這麼幫他們,是否藏著什麼私心,上萬名哈佛學子並沒有過多去深思。他們隻是為學術自由而戰,就算林風再次之間得益,那也為林風的運氣使然。

    任何一名成功者,除了勤奮和天賦之外,運氣也是缺一不可的。林風有此運氣,該他成功!

    “想不到連哈佛校長都認識我,我真是萬分榮幸。”林風一臉感概說,“從小,我就對哈佛充滿了敬仰!一直夢想著在哈佛上學,可惜我在這方麵的天賦實在不夠。想不到哈佛校長卻也知道我的名字,我想就算我沒有在哈佛讀書,也沒有遺憾了。”

    林風這番話說的,讓勞倫斯-H-薩穆斯怎麼聽怎麼不是滋味。雖然明麵上聽著是恭維,但怎麼聽都像在奚落他,在嘲諷他。萬名哈佛學子雖然也有點弄不懂林風究竟何意,但是卻知道,林風肯定是向著他們的。因此,也默不作聲,在一旁看著林風準備怎麼對付這個勞倫斯-H-薩穆斯。

    既然雙方都不作聲,那林風就作聲了。

    “薩穆斯校長,雖然我非常敬仰哈佛大學,也非常尊敬你,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公然的,公開的侮辱我,誹謗我,詆毀我,要知道,我『性』格雖好,可是也會生氣的!”林風憤慨說。

    什麼?你『性』格好?——勞倫斯-H-薩穆斯聽聞林風這話,就差被氣的跳起來。你要『性』格好,你會在《華盛頓時報》大門門口毆打該報記者嗎?你要『性』格好,你會做出那麼多瘋狂的事麼,弄得美國IT界和電影界不得安寧麼?這種人,居然會說自己『性』格好,這還有天理沒有?

    至於一旁的上萬名哈佛學子,卻是忍俊不住。他們已經猜到,林風是在調侃勞倫斯-H-薩穆斯了。不過也是,剛才勞倫斯-H-薩穆斯將林風形容的那麼不堪,換作是自己,早就動怒了。

    “薩穆斯先生,既然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算了,你畢竟是我從小所敬仰的哈佛大學的校長,我大人有大量,也不和你計較了。”林風這番話說出來,哪怕是尊泥佛也要被林風給氣的跳起來,何況是一向強硬,蠻橫慣了的勞倫斯-H-薩穆斯。

    他站在二樓,指著林風,雙手顫抖,氣的說不出話來。他剛才是默認麼,那是被林風氣的說不出話來,結果林風就直接一棍子將他打打死,這還要人活不!

    不過不等勞倫斯-H-薩穆斯回過神,利用自己在政界打滾的經驗和犀利言語去駁斥林風,林風又開口了。

    “薩穆斯校長,你剛才說我不配在哈佛大學上課,不知你為何有此言論?”林風語氣強橫一分,當眾質問。

    “哼,你不學無術,無德無能,有何資格在這所譽滿全球的哈佛大學任教?在這無論是擔任老師的教授,還是前來上公開課的那些傳奇人物,無不是學識淵博,學富五車,人生閱曆豐富之人,你,大學未考取,踏入社會不過四年,隨賺取一點財富,但不過是僥幸憑借運氣使然。你有何資格站在這片土地上,給這些學子上課!”勞倫斯-H-薩穆斯義正嚴詞,將自己最犀利的言語發揮出來,專攻林風的弱點。

    “不錯,我的確沒有考取大學,而且踏足社會不過四年,也就憑借著一點運氣賺了一點錢,不過薩穆斯校長,你或許不知道,在我們中國,孔聖人曾經說過一句話——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林風也不動氣,慢條斯理的說。

    “什麼意思?”林風這句“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是中國文言文,勞倫斯-H-薩穆斯又不是中文係畢業,如何能懂,因此下意識問。而廠商12240名哈佛學子,除了少數中文係的尖子學生之外,大多也是不懂。畢竟,這句話在中國人聽來是再淺顯不過,但是對於這些外國人來說,卻是生澀難懂,比那最麻煩的化學方程式都難懂。

    林風眼睛『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同時還有一點驕傲。我中華5000年璀璨文化,豈是其他國家可以比擬。若不是遭遇滿清這個隻會騎馬砍殺的異族入侵,我中華大地豈會被這些洋人所超越。

    因此比文化,比背景,林風身為中國人,可不怵任何人。

    “薩穆斯先生,你剛才都還在說我無才無德,而此刻你這個曾經的哈佛博士,如今不也是要向我請教麼!”林風輕聲一哼。

    

Snap Time:2018-07-20 15:05:42  ExecTime: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