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眾叛親離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眾叛親離
  勞倫斯-H-薩穆斯不可謂不慘。一夜的饑腸轆轆,到最後更是連暖氣也沒有,他也不知是怎麼熬過這一夜。總之,很淒慘。而更讓勞倫斯-H-薩穆斯絕望的是,原本他指望那些前來上班的老師們手中能夠帶來一點點食物,可是全部兩手空空而來。而麵對勞倫斯-H-薩穆斯的質疑,所有老師,教授都是一臉委屈。
  “薩穆斯校長,天氣這麼冷,我們都在家吃完了才來。誰知道你還沒吃東西啊,要不我這就給你打電話叫外賣?”一幹教授一臉委屈。
  “如果可以叫外賣的話,我還需要你們麼?”勞倫斯-H-薩穆斯憤慨說。他已經可以斷定這肯定是有學生搞鬼,利用什麼信號屏遮器將哈佛辦公樓這一塊的手機信號給屏遮了,不然絕不會出現手機無法打通的情況。要知道,在哈佛這些學子當中,這方麵的人才太多,太多了。
  不過讓勞倫斯-H-薩穆斯大跌眼鏡的是,眾多教授打電話叫外賣卻是一打變通。但是隨後勞倫斯-H-薩穆斯卻徹底傻眼了。因為所有外賣聽聞是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叫外賣,全部拒絕。所有什麼披薩店,漢堡店全部拒絕給勞倫斯-H-薩穆斯送外賣,至於理由則是所有送外賣的夥計自發的抵製,哪怕是為此丟了工作也在所不惜。因為這附近的所有送外賣的夥計大多都是附近勤工儉學的學生,而這些學生卻是一致團結的支持這場為學術自由而戰的哈佛學生。
  所有教授一臉默哀的看著勞倫斯-H-薩穆斯,如果這件事要是解決不好,恐怕以後勞倫斯-H-薩穆斯在這附近吃東西就甭想有好臉『色』了。而勞倫斯-H-薩穆斯已經怒到極點,這些學生太放肆了!
  “難道你們就不能管好你們的學生麼!”勞倫斯-H-薩穆斯將所有教師召集到一起,將這些學生昨晚的罪行數落了個遍。
  屏遮信號,斷掉供電係統,嘲諷校長...,一項項罪名落在這樓下12240名哈佛學子頭上。
  “這就是你們所教育出來的學生?”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指著樓下的12240名哈佛學子說。
  眾多教授看了看,聳聳肩,“薩穆斯校長,這都隻是你的猜測,如果沒有真憑實據,你不能這樣汙蔑我們的學生。不要忘記,你是哈佛的校長。”
  “你們...”勞倫斯-H-薩穆斯指著一幹教授氣的說不出話來。沒想到在昨天自己的助理背叛自己之後,這些教授也在這個時候不支持自己,反而去支持那些學生,氣的勞倫斯-H-薩穆斯將這些教授全部給趕了出來,讓他們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其實也不怪這些教授如此敵視勞倫斯-H-薩穆斯,這全都是因為勞倫斯-H-薩穆斯上台之後的一係列強橫而粗暴的行為,讓眾多教授有點同仇敵愾。尤其那種帶點種族主義的言論(歧視黑人),曾經將一名黑人終生教授氣的憤然辭職。要知道,在哈佛終生教授的待遇可以說是達到教授所能夠享受待遇的極限,但是那位黑人終生教授依然憤然離職,要知道整個哈佛隻有17名終生製教授。可想勞倫斯-H-薩穆斯有多麼可惡,這自然也引起其他教授的不滿。
  而這次,勞倫斯-H-薩穆斯強行幹預哈佛商學院的決定,更是讓眾多教授不滿。對於眾多學生舉行遊行示威行動,他們不但采取了默認的態度,甚至還暗中指點一二。不然,這12240名哈佛學子也不會在短短一天時間就聚集起來,而且如此團結。
  在趕走這些教授之後,勞倫斯-H-薩穆斯猶自忿忿不平。沒想到昨天自己還是呼風喚雨的哈佛校長,但一夜過去,自己就幾乎眾叛親離了。該死的,都是這個林風!他肯定在下麵!不是他,這些學生早就散了!
  勞倫斯-H-薩穆斯也不笨。昨晚的晚餐,夜晚的帳篷,飲料和食物,還有今天的早餐,12240人的開銷,如果不是林風,誰能負擔的起!——我跟你沒完!——勞倫斯-H-薩穆斯心中大吼。
  “校長閣下,暖氣已經恢複供暖,原因確實是因為老鼠鑽進了控電櫃。”電工這個時候跑來匯報檢查昨晚突然斷電的結果。
  “什麼?真的是因為老鼠的原因?”勞倫斯-H-薩穆斯臉『色』一黑。在他看來,隻要控電櫃昨天是被人為破壞,那麼他就絕對會借此理由將這些學生重罰。不錯,自古是有法不責眾這個說法,但是哈佛並不是隻有這12240名學生,而且就算隻有這12240名學生,他們全部離校,也會有更多的學生擠破頭要進入哈佛。因為哈佛,是這個星球最好的高等學府。
  但是,電工卻證明這真的是老鼠鑽了進去,就讓勞倫斯-H-薩穆斯傻眼了。
  “你說有沒有可能是人為將老鼠放進去的?”勞倫斯-H-薩穆斯想了想問。
  “這個...一般來說書本上都沒有這方麵的介紹,這種事情屬於經驗。畢竟不是經常發生。這些學生應該不知道!不過的確存在這種可能。”電工想了想說。
  勞倫斯-H-薩穆斯點點頭,讓電工退了下去。
  這個時候,外麵的口號聲越來越大了,而他也越來越餓了。想了想,勞倫斯-H-薩穆斯打了幾個電話,隨後拿著麥克風憤然的走出辦公室大門。他今天就來會會這些學生,不要以為上了幾年哈佛就目中無人了,和自己比,這些剛剛上哈佛的學生還嫩的很。
  勞倫斯-H-薩穆斯來到二樓,然後推開窗戶。
  “各位同學,你們將我困在這,禁錮我自由,不讓我吃飯,甚至還掐斷我的暖氣,要知道,一旦我出了什麼意外,你們這就是謀殺!”勞倫斯-H-薩穆斯一上來就給眾人安了個謀殺的罪名。
  眾多哈佛學子雖然天資聰穎,敢作敢為,但畢竟社會經驗還嫩,被勞倫斯-H-薩穆斯這麼一嚇唬,都有點愣了。尤其一些法律院係的更是臉『色』鐵青。他們此刻已經開計算如果這些罪名落實,該由誰負全責,會有多少刑期。要知道在美國,禁錮他人自由是相當嚴重的罪刑。
  眾多教授看見12240名被勞倫斯-H-薩穆斯一人的氣勢壓住,不由一歎。這些學生還是經驗太少。不過不管這次遊行示威的成敗,他們都將獲得人生當中最寶貴的經曆,這將對他們的未來有著無法估量的好處。
  勞倫斯-H-薩穆斯哼哼一笑。這些學生想和他鬥,還嫩呢!他在這餓了一天,凍了一夜,就是為了此刻。隻有這些遭遇,他才能理直氣壯的質問這些學生,打『亂』這些學生的方寸。當然,勞倫斯-H-薩穆斯這番話也是被『逼』的,在飽受學生的“摧殘”之後,自個安慰自己的話。
  “哈哈~~~”一陣笑聲刺破沉默的哈佛校園。
  “薩穆斯校長,都說你野蠻強橫,如今一見果不其然,聞名不如見麵,見麵更甚聞名啊!你說我們禁錮你,可是我們有不讓你出門麼?相反我們卻大聲要求你下來,是你自己不下來。你說不讓你吃飯,我們有不讓你去吃飯麼,是你自己不下來吃飯,你說我們掐斷你的暖氣,你可有證據說明是我們掐斷的,一切都是欲加之罪。薩穆斯校長,你這樣汙蔑你的學生,你還配當哈佛校長麼!”一個飄忽不定的男聲在哈佛校園上空激『蕩』。
  “誰,是誰,有種說話,難道沒種站出來麼!”勞倫斯-H-薩穆斯氣的大叫。從這聲音響起之時,他就在找這聲音主人,但這個聲音卻是通過麥克風傳出來的,他根本就找不到這個人在哪。而麻煩的是,剛才有點被嚇住的眾多學生,此刻紛紛回過神來。而哈佛大學這些學生一旦回過神,那可不得了。
  “對,薩穆斯校長,你這是對我們赤『裸』『裸』的汙蔑。你身為校長如此汙蔑我們這些學生,你愧對你校長的職務。而且你這是赤『裸』『裸』的誹謗,若你不道歉,我們就要去告你。我相信這12240雙耳朵,都聽見你對我們的誹謗。”一名法律係的學生站了出來高聲大呼。
  “不錯,薩穆斯校長不道歉,我們就集體去告他。”其餘12239名哈佛學生異口同聲說。
  混...賬!——勞倫斯-H-薩穆斯被這12239人的聲音氣的差點沒一頭從二樓栽下去。居然要他堂堂校長,向這些狗屁沒有學到,就學會鬧事的學生道歉,這不是扯蛋麼!
  不過讓勞倫斯-H-薩穆斯更氣的是,剛才說那番話的人,如果不是那人,他就完全震住這些學生了,之後他就能趁機將這群學生哄散,更能借機將哈佛各大分院原本的“分權而治”變成“中央集權”。
  可惜,這一切都讓那個該死的人破壞了。那個人,一定是林風!——勞倫斯-H-薩穆斯怨恨的詛咒著。
  不錯,剛才說那話的人就是林風。在哈佛學子被勞倫斯-H-薩穆斯那番帶有威脅味道的言論所震住後,林風知道如果自己這個時候不出麵,那是肯定不行了。不然勞倫斯-H-薩穆斯在氣勢上壓倒這些學生,那恐怕就完了。林風可想借此機會,和哈佛眾多師生學生打好關係,為自己未來的商業帝國打下一個人才儲備基地。
  當然,林風也不是嫌棄國內的學府不好,不過和哈佛大學比起來,清華,北大的確差了那麼一點點。當然,作為炎黃子孫,林風自然不會忘本,等在哈佛打好關係之後,林風自然會將哈佛的那些好的東西都給弄回去。不過林風是肯定不會將其交給國內那些大學或者什麼部門了, 這些相關部門的不作為那可是有名的。再好的東西給他們,都會被糟踐。林風的目標就是成立真正屬於自己的學校,為自己的商業帝國培養人才。當然,這都是以後的事了,目前來說,想要完成這樣一個宏偉目標,還有點遠。
  在林風思索未來之際,12240名哈佛學子再次和勞倫斯-H-薩穆斯對上了。12240張嘴VS一張嘴,哪怕這張嘴曾經擔任過美國副財長,在政界打滾過,也不是12240張嘴的對手,勞倫斯-H-薩穆斯被氣的就差沒從二樓跳下去和這群學生來個單挑。當然,他一人單挑12240名哈佛學生。
  “我再重申一次,林風這種人根本就不配在我哈佛上課。他無論是人品,學識,道德,能力統統不夠格。讓他上課,隻會讓你們變得更差!我絕對不允許榮譽滿身的哈佛被這種人所玷汙。”勞倫斯-H-薩穆斯聲嘶力竭的說。
  這件事的源頭就是林風。而勞倫斯-H-薩穆斯對林風可是恨透了。作為一個狂熱的美帝國主義右派人物,當年上任伊始就碰見了“9.11”事件,那件事當中,雖然紐約的雙塔因為林風的原因而勉強保住,但是林風撞壞自由女神像,弄毀白宮的事情卻是勞倫斯-H-薩穆斯完全無法接受的。當時,哈佛大學內還曾經就此展開過一場辯論,就林風在此次事件當中究竟是英雄還是肇事者進行了激烈辯論。
  原本,最後的辯論是林風是英雄,而且美國『政府』應該反省自身。但是勞倫斯-H-薩穆斯卻突然強加幹預,以“不要以為你們不是這個國家的一部分”的言論去堵那些認為林風是英雄的師生的嘴,結果勞倫斯-H-薩穆斯就因此被戴上了一個盲目的愛國份子的頭銜。這讓勞倫斯-H-薩穆斯對林風可是恨上。
  這次,又是因為林風,才導致哈佛大學在3年之內,兩次爆發學生遊行示威運動,上一次導致當時的哈佛校長離職。這次,難道他也要離職麼?他才不!他不但要徹底擊潰這些學生盲目的自由主義思想,更要借機整一下林風。
  現在林風公然在美國挑起兩場“世界大戰”,他絕不介意在這個機會,趁機將林風狠狠的踩一下,為美國自由女神和白宮報仇!
  

Snap Time:2018-10-17 17:56:35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