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布什總統想找平衡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布什總統想找平衡

    聽著窗外呼呼直吹的北風,看著窗上已經有了窗花,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嘿嘿直笑。

    我要你們和我做對,我看這次你們怎麼堅持。現在室外溫度零下8度,北風4級,這種氣候條件下要是在外站一夜,肯定讓這些傻X學生凍僵。哼,我就不信你們是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能夠對抗這種嚴寒。——勞倫斯-H-薩穆斯心中一陣得意。他可是政治上打過滾的人,深諳心理戰。今天這些學生將自己堵在這,居然連外賣都不準送進來,就是想讓自己在饑餓難耐之下,自動服輸,出麵認錯。

    但是他勞倫斯-H-薩穆斯是何人,別說區區一頓晚餐不吃,就是一天不吃,他也受得了。但是這些學生受得了在這種嚴寒天氣麼?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人都是脆弱的,尤其這些天之驕子,更是何曾受過這種苦。勞倫斯-H-薩穆斯深信最多再堅持一會,這些學生就會自動散了。而他們今天鼓足勇氣,下定決心想要『逼』迫自己認輸的打算就此落空。

    而這個計劃一旦落空,下次雙方再談判也好,這些學生再遊行示威也好,氣勢都會落上許多。以勞倫斯-H-薩穆斯的強勢手腕加上一點懷柔政策,他深信對付這些學生將不費吹灰之力。

    可以說,這場僵持,誰先堅持不住,誰就輸了。

    “咕...咕...”就在勞倫斯-H-薩穆斯一臉得意的等著眾多學子退去之時,肚子再次不爭氣的叫了起來。『摸』『摸』肚子,勞倫斯-H-薩穆斯大恨。心中篤定,隻要這次事件解決,他一定要狠狠的教訓一下哈佛商學院的那些個老師還有學生,居然敢這樣來挑釁他校長的權威,不整治、整治,還翻了天了!

    隨著氣溫的不斷下降,哈佛學子的這場遊行示威開始逐漸牽動萬千美國人的心。畢竟這些都是哈佛學子,都是美國的驕傲,對於他們堅守了這,大多數美國人都是心疼不已,尤其那些有孩子的美國家長,更是心疼。至於這些學子的父母,那更是急的不行。紛紛打電話讓自己的孩子回去,就算要遊行示威,也可以明天再來。

    但這次,參會的總數1萬2240名哈佛學子卻異口同聲的拒絕了父母的要求,選擇堅持自己說的信念,為理想而戰!

    這個林風究竟有什麼魔力,居然讓這1萬2240名哈佛學子這麼為他出頭?——外界無比的震驚。無論是比爾-蓋茨,還是喬布斯,都是非常不解這其中究竟是什麼原因。哪怕是曾經在哈佛綴學的比爾-蓋茨,也不了解自己這些哈佛的學弟、學妹們究竟在想什麼,為什麼會為了林風這樣一個人而如此堅持,甚至不惜自己的身體。

    不理解的不僅僅是比爾-蓋茨等人,這件事由於哈佛學子的異常堅持,也驚動了美國高層。

    加福利亞州的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聞聽這消息,愣了足足有數秒之後,哈哈大笑——這個小子有趣,有趣,太有趣了。

    “嗨,瑪麗亞,你不是說最近想回波士頓老家看看麼,走,我們現在就回去。”阿諾德-施瓦辛格看看自己行程,這兩天沒什麼事,頓時興之所至,立刻決定去波士頓,看看這百年盛況。同時,他老婆也一直想會老家波士頓,也就是肯尼迪家族看看她的母親還是伯父等人。但是施瓦辛格卻很少願意回去。畢竟施瓦辛格是共和黨人士,而肯尼迪家族卻是民主黨,可以說雙方政見經常不和。阿諾德-施瓦辛格也是盡可能的不回自己妻子瑪麗亞-施萊佛的家。不過這次,波士頓發生了這麼有趣的事件,阿諾德-施瓦辛格倒是非常有興趣去看看。同時,也能讓妻子回家,免得自己妻子總是嘮叨自己,這可是一舉兩得。

    相對於施瓦辛格看熱鬧的輕鬆心情,美國“白宮”,在原“白宮”遺址上重新修建了一個更堅固,更現代化的白宮,而美國的總統布什先生就在這個全新的白宮辦公。不過此時,我們的美國總統布什先生卻是一張臉氣歪了。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布什指著電視上,1萬2240名哈佛學子在嚴寒之中不停打哆嗦的畫麵怒吼。

    一旁的幕僚看見這一幕,也明白自己的總統閣下為何那麼生氣。他不是生氣這些學生的遊行示威行為,而是生氣他們居然是為林風而遊行示威。而他們的總統閣下和林風之間的關係,他們可是一清二楚。他們的布什總統可是一直想找林風麻煩,但是受困於美國的法律是奈林風不得。如今,林風居然還引起哈佛學子的集體“暴動”,就為讓其上一堂課,而遊行示威,公然和校方對抗,這種行為,對於布什來說,無疑是一種刺激,很大的刺激。

    “總統閣下,根據我們情報員現場收集的情報,這些哈佛學子雖然是為林風出頭,但究竟根本卻是因為其校長勞倫斯-H-薩穆斯的獨斷專行,激起了這些學生對自由的渴望,因此最終才鬧到如此地步。”一旁的幕僚冷靜分析說。

    布什總統也不笨,瞬間就想通。不過不管這些哈佛學子的出發點是不是為林風,但最終得益的卻是林風,這讓布什怎麼想怎麼不舒服,心堵的慌。而且如果這件事仔細一深想,可就大條了。現在這12240名哈佛學子為林風出頭,不管是不是名義上,那在這場對峙當中,林風隻要稍微使點手段,就能輕易獲得這些哈佛學子的好感,等到幾年之後,這些哈佛學子一旦畢業,林風的公司豈不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將這些哈佛學子,美國未來的經營網羅在旗下。

    這、這、這可不行!我美國未來的棟梁豈能被林風一網打盡!——布什怒眉而起。

    一旁的幕僚聞言頓時一臉菜『色』。他們的布什總統閣下這個考慮可就真的有點杞人憂天了,不說這些哈佛學子是否會因此對林風有好感,就算有好感,難道就一定會去林風公司麼?林風公司養的了那麼多哈佛學子麼?別忘記,哈佛學子的平均年薪可是7萬美元起,這麼多人,林風養的起麼!再退一萬步說,就算林風養的起,可美國有高等學府3600餘所,一流大學也有幾十所,什麼麻省理工學院,普林斯頓大學,耶魯,賓夕法尼亞大學等等,這些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足有數十萬,美國的未來棟梁豈會被林風給一網打盡。

    當然,布什總統的擔憂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要真的哈佛大學的學子被林風給一網打盡,而對美國來說多少也是一個大大的損失。眾人紛紛望向布什總統,等待布什總統有什麼指示。

    “給我調查這個林風,隻要他在其中有那麼一點參與,就告他一個教唆哈佛學子辱罵、誹謗他人之罪!”布什總統冷哼。

    眾人一驚。這個罪名可有點過了。而且林風有罪,那麼這些哈佛大學學子會沒罪麼?這要真的為了找林風一個人的麻煩,而牽連整個哈佛大學學子,那事情可就真鬧大了。

    “你們這群白癡。我們隻需要將所有罪名推到林風一個人身上就行。告他一個教唆之罪,至於那些學子我們根本就不用定罪,交於校方自行處置就行。”布什胸有成竹說。隻要將事情控製在一個小範圍內,就不用擔心事情鬧大。雖然這個罪名也不大,辱罵、誹謗嘛,能有多大的罪。如果林風肯認罪,也就一些社區勞動以及公開道歉之類的微不足道的懲罰。不過借此,布什卻能讓林風低頭,接受教訓,那就足夠了。布什總統現在要的僅僅隻是出口惡氣而已。

    自己的白宮,還有自由女神像都因為林風而毀,他隻是想要小小的報複一下林風,讓其在美國栽一次,這個願望很過分麼?相信任何人都不覺得過分,哪怕是林風,都時常覺得小布什總統這個總統坐的有點憋屈。上任沒多久,美國的象征自由女神像和白宮都遭到破壞,這可是美國兩百多年曆史來,首位這麼衰的總統。可以說,林風心中都隱隱對布什總統感到抱歉。

    可惜,一個人覺得這一切沒什麼,或者說覺得布什總統受這麼點憋屈沒什麼,這個人就是上帝!

    眾多幕僚仔細研究一番之後,發覺事情還是頗有可為的。何況,如果堂堂美國總統都無法懲戒一個總是挑釁美國『政府』的外國人,這也顯得美國『政府』太無能了點。

    隨後,一串串命令從白宮傳遞出去,一群一群FBI特工進駐波士頓,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開始詳細的收集這次事件的一切始末。

    而此時,天氣更為嚴寒了。眾多學子已經開始抗不住了。

    “哈哈,各位同學,外麵的滋味很不錯吧。我告訴你們,想要抗爭那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在零下8度的室外忍受四級北風的肆虐,我想明天或許就有很多人病倒,不但會給家庭帶來額外的一筆醫療開支,同時還會讓父母擔憂,進而影響學業,最終讓自己美好的前途因為這件事而受牽連。各位同學,我身為哈佛校長,本著教育大眾的責任,在這奉勸各位一句,都回家吧。這件事,是校方的決定,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因為他,林風不配在哈佛大學上課!一個不學無術,靠著運氣和一些卑鄙手段而成功的來自東方的無恥之徒而已。你們何必為了這個完全不相幹的卑鄙小人而做出這麼不理智的行為。同學們,想想你們美好的未來,你們都將是美國的中產階級,享受著高薪,開著豪華轎車,吃著最可口的食物,住著最舒適的房子,還有一個溫馨的家庭,而這些都將因為你們今天這種不理智的行為而化為泡影,你們覺得值得麼!”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那令人無比討厭的聲音回『蕩』在哈佛校園內。

    林風必須承認勞倫斯-H-薩穆斯這番話說的可是相當高明。從哈佛學子的身體健康著手,然後扯到他們的父母,還有未來的前程,可以說其心理戰術相當成功。尤其更是點出自己和這些哈佛學子之間可謂無親無故,為了自己這樣一個人搭上前途值得麼?——捫心自問,林風自己是絕對不會為一個從來沒見過的人搭上自己的前途。

    可是,這位勞倫斯-H-薩穆斯校長這番話卻說的相當錯,可以說完全沒有抓住重點。對於這群哈佛學子來說,他們的出發點固然是想要讓林風上堂公開課,但是其真正讓這些哈佛學子團結一致的還是因為勞倫斯-H-薩穆斯的獨斷專行,以及在學術上的禁錮思想。不管林風是否虛有其表,是否言過其實,但是他是哈佛商學院決定邀請的成功人士,其是非功過自然該由哈佛商學院的學子來評判,而不是勞倫斯-H-薩穆斯,哪怕他是哈佛校長,他也沒有資格代這些哈佛學子決定林風究竟是否有資格。可以說,勞倫斯-H-薩穆斯這次打心理戰找錯方向了,如果換個語氣,換個方向,或許事情就不會繼續朝著他所無法承受的方向而去。

    因此,廣場上12240名哈佛學子回應勞倫斯-H-薩穆斯的是大大的一根中指——草!

    混賬!去他媽的,這些傻X學生,我日你們老母的XXXX....——看見12240根中指,自認為苦口婆心的勞倫斯-H-薩穆斯氣的當場罵了起來。可惜他再次忘記,他剛剛可是開著麥克風的,他還有些話還沒說完,準備讓學生稍微回味一下他說的話後,再說,結果現在看見這12240根中指,勞倫斯-H-薩穆斯氣急敗壞,也就渾然忘記這麥克風的事了。

    結果可想而知!在波士頓寂靜的夜空,猛然間響起了來自12240人的怒罵聲。這一夜,勞倫斯-H-薩穆斯母係親屬的名字響徹整個波士頓的上空。

    這一番怒罵,那可是酣暢淋漓,熱血沸騰,原本冰涼的四肢在這一刻,都瞬間回暖,全身暖洋洋的。不過罵完之後,卻趕到愈發的寒冷了。

    罵,我要你們罵,看今晚怎麼冷死你們!——勞倫斯-H-薩穆斯在樓上冷冷的盯著下麵這群剛剛問候了自己全家母係親屬的學生,眼神之中閃過無比的怨毒和殘忍。他決定,現在開始,他就和這些學子卯上了。

    

Snap Time:2018-06-20 23:34:39  ExecTime:0.761